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末世黑暗纪 > 正文 036 分裂 3/5
    “这…,这就是你们说的苦坳子?”越过低矮的山头,高峰看着下方的洼地惊诧的不能自已,豁牙可能看不出来下方凹地的名堂,但高峰被震撼到了,震撼的无以复加。

    这个名为苦坳子的地方是西部荒野的诅咒之地,并不是这里有多么危险,而是这里的地面与其他地方的赤红不一样,完全的焦灼,就像被大火烧烤过,那下方的泥土细看却又不是纯粹的焦,而是一种莫名的东西不断从下方渗透出来,散发着油脂的光泽,向最中心的地方蔓延,最终汇聚成一片沥青沼泽。

    黝黑的沼泽散发着浓烈的恶臭,让这里的环绕着一种焦灼的恶臭,但这不是关键,让高峰惊讶的是在沥青沼泽边上的遗迹残骸,那倒塌之后的楼房建筑,还有半面墙壁上洞开的窗口。

    千万计细碎的反光折射着红云的赤色,犹如万千的星辰坠落,将废墟折射出五彩的光华,坚硬的地基就是黑爪讲述的石头地面,这里并非荒凉贫瘠,各种杂草和植物生长在沥青沼泽的边缘,在那冒着气泡的沥青边际,还能看到一只只黝黑的巨大骨架沉在沥青中。

    “原来苦坳子也有沙驼茅草啊,这下可好了,又可以弄疗伤药了…”相比高峰对遗迹的震撼,豁牙的眼睛却盯着沼泽边缘成百上千,犹如茅草似的疗伤草,在西部荒野的正式名称就是沙驼茅草。

    “这里以前是什么地方?”高峰看着下方的遗迹残骸呐呐说道,豁牙已经跃跃欲试的想要下去,却被身边的勇士拉住,摇头说道:“那里是死亡之地,你没看见那么多的骨头么?”

    人类习惯于联想,对于未知的东西总是充满敬畏或者恐惧,就像他们害怕恐惧死神一样。

    高峰没有这种顾虑,别人的未知不是他的未知,主动向下方走去,豁牙甩开了部落勇士的手很鄙视地扫了他一眼,哼了一声,仰头屁颠颠的跟在高峰的后面。

    “三爪,你不知道,你给我的那些东西,用了的人都说好,二爪想多要一点,说是拿回去帮你卖,卖掉的东西一起分,我呸…,可不能让他占了便宜…”

    豁牙永远是乐观的,眼界不宽,智商不高,被高峰定下弱智的标签,却没有心思去了解猜测,只看眼前的一些东西,不管未来怎么样,只要现在他还活着,就足够了。

    豁牙的话高峰一般都不接,感兴趣的东西就听,不感兴趣的东西,他理都不理,表现的有些孤傲,但豁牙的乐观让他忽略了这些东西,自顾自的找着乐子。

    高峰不懂豁牙的快乐,就像豁牙不懂高峰的烦恼,两个性格绝对矛盾的人却难得的融洽,说不上是性格互补,只不过心中都有着一份坚守的东西。

    站在苍凉萧瑟的废墟前,高峰脑中犹如3dmax构模图形般,将这片地方原来的建筑群呈现出来,想着脑中的样子,高峰不由地痴了,无数碎石砖瓦从地面浮起,一起回到原来的位置,将一栋栋楼房填充,散落四处的玻璃碎片也散发着晶莹的光泽,从泥沙或者地下钻出来,在空中凝聚成整片的玻璃镶嵌到了黑洞洞的窗口上。

    一排排整齐的楼房下,宽阔的道路两旁绿荫遮日,一辆辆汽车在街道上奔驰,行走在绿荫下的行人脚步匆匆,偶尔有老人在绿荫下悠然畅意的下着象棋,或端着保温杯相互说着过去的岁月。

    再次睁眼,所有的前世记忆全都消散一空,只剩下犹如悬崖的半面墙壁和虬枝弯折的钢筋断头,还有满地的沙石碎玻璃。

    眼前的一切让高峰心中的压抑更加沉重,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这里便成这样,遗迹是历史的尸骸,他在尸骸边寻找过去。

    “三爪,快来啊,好多…”远处传来豁牙欢快的叫喊,即使温度炙热如火,也挡不住他发现新大陆的激动。

    黑爪让高峰试试,却并不抱有太大的希望,半天的迁移中,黑爪也是抱着旁的心思,用这些人的性命实验心中的想法,得出一个,恐怖死神真的不会在高温环境动手的结论,至于扔掉物资什么的,他也没有做将东西带回去的准备,还不如支持一下前途不可限量的儿子。

    当他们到达苦坳子这块被荒野人厌恶的诅咒之地,意外发生了。

    沥青沼泽不为荒野人喜欢的原因并不是那让人反感的粘稠黑胶的物质,而是刺鼻的臭味会让人发生头昏、头胀、头痛、胸闷、乏力、恶心或咳嗽、心悸、耳鸣等不适。

    西部荒野没有汽车尾气,没有工业排放,也没有各种添加剂和人工色素加工的食物培养身体抗性,对这种东西,他们闻到之后的反应更大,认为自己被未知而恐怖的力量所诅咒。

    突然的变化比恐怖死神更让人惊惶,不止那些契奴和女人,就算部落勇士与黑爪也慌了,害怕他们身上沾染疾病,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

    “不行,我们必须离开,不等恐怖死神出现,就会…”小眼睛长老焦急的向黑爪恳求道,在他们下方,一个个慌乱的人群都在恐惧的奔跑,恨不得离得越远越好,就连部落勇士也不敢留在那里。

    “可是…”黑爪心里也有犹豫起来,闻着刺鼻的味道,他的胸口都有发闷的感觉,让他之间的坚定开始动摇。

    “恐怖死神来了,我们都活不了,现在能跑一个是一个…”小眼睛长老那狭小的眼睛充斥着恐慌,对未知的害怕让他有些语无伦次的慌张。

    黑爪望着正试图安抚其他人的三爪,回头看向身后,此刻天空的火烧云已经暗淡,要不了多久温度就会降下来,到了那个时候,恐怖死神必将出现。

    “黑爪,部落还在等着我们…”小眼睛长老的话终于打动了纠结的黑爪,他长叹一声,说道:“还是照之前的计划吧…”

    “什么?抛弃契奴和女人?”高峰不敢置信的看着黑爪,黑爪却不是用商量的语气,直接命令道:“这里是灾难之地,我们都会死在这里的,马上离开…”

    “哈,可笑,这儿绝不是灾难之地…”高峰气极而笑,他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也知道,其他人为什么会出现各种症状,只要度过最初的不适,后面就会好起来的,好不容易到了这里,就这么放弃,让他心里如何甘心?

    “你想违背我的命令么?”高峰一而再,再而三的忤逆黑爪,让黑爪心中压抑的怒火猛地爆发,深邃的眼睛恐怖吓人,高峰咬紧牙关一字一顿的说道:“不能离开,温度降下来,那些东西很快就会追上来,到了夜里,没有人能发现它们,就算有面粉也不管用…”

    “所以才不用带女人和孩子,他们留在这里,至少能争取一夜的时间,到了白天,我们加快速度,炎热又能给我们争取一天的时间,这样…”

    “这样你就能活下去,至少部落勇士能活下去一部分?”高峰打断了黑爪的话头,嘲讽的说道。

    “你不用管那么多,现在你还不是部落首领,你的想法等我死了之后再说…”黑爪不是来商量的,而是来下通牒的,让高峰后面的话卡在喉咙里。脸色一下阴沉不定,黑爪哼了一声,转身就向聚集在一起的部落勇士走去。

    高峰望着黑爪的背影,心中陷入沉沦,他可以拒绝离开,但部落勇士不会,指望一群刚刚战败,被当做畜生使唤的契奴可能么?

    “三爪,快点,那边在催了…”豁牙抱着一捆疗伤草,向高峰喊道,眼神略有焦急,显然他不想被扔下,而那些契奴和女人们则开始绝望的四处奔逃,在这种情形下,高峰更不可能将他们凝聚在一起。

    “你走吧,我留下。”有些事儿能做,有些事儿不能做,高峰一直以来都是按照本心行事,不计成败,不计利益,要不然他不会救红沙,不会转身去救黑爪,也不会抱着两个孩子走到这里。

    “三爪,你…”几乎将豁牙脸颊遮住的疗伤草掉落到脚边,豁牙惊讶的望着高峰,想要喊他疯了,但之前高峰就已经疯过一次,后面的话说不出口了。

    “滚,带着那个肥女人滚吧,滚到部落一辈子生孩子种沙枣吧…”高峰暴怒的狂吼着豁牙,涨红的脸颊快要滴出血来。

    “跟我走…”黑爪看到高峰没有动弹,走过来大声喊道,豁牙看看黑爪,又看看高峰,有些难以抉择。

    高峰不接黑爪的命令,转身向沥青沼泽边缘冲去,竟不顾其他人的呼喊。

    高峰心中没有悲哀,只有荒谬,人类竟然会被铺路的沥青吓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