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末世黑暗纪 > 正文 033 现身?
    “你真的有把握…”黑爪拍了拍土蜥左边的颈子,不相信的询问着,眼神中的轻视让人恼火,高峰只是沉默的打开小木瓶子,手指牵动,摄空转动着一滴蓝色的木蔸花精油,用自己不知所谓的新能力向黑爪证明他已经不再是曾经颤抖的随侍。

    黑爪看到那滴悬浮在高峰指尖的木蔸花精油脸色陡然凝重,深深地看了高峰一眼,不再说话,挥手让混乱的人群全都集中在红云高温辐射的地段。

    不管是高峰还是豁牙,再怎么呼喊,那些人也不会听话,但黑爪不许要说话,便将所有人集中到了一起,这就是部落首领的权势,这就是黑爪的威望。

    豁牙小心的趴在土蜥巨大的尾巴上,望着身下晃动的地面,心中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

    山谷滚乱的人群纷纷与土蜥交错而过,一些小孩子在奔跑中,还好奇的盯着抱着尾巴晃动的豁牙。

    山谷不宽,只有三十多米,其中碎石散落,与无数的碎尸混杂在一起,犹如碎尸地狱,土蜥沉重的脚掌狠狠地踩在尸体上,爆出一层层红白相见的碎骨肉末,黑爪凝重地观察着四周,随时准备动手,高峰却盯着土蜥上的面粉。

    部落勇士和契奴还有女人孩子无声的盯着土蜥上的两人,

    在惨叫声消失的一瞬,容纳千多人的山谷静寂无声,犹如暴风雨前的宁静。

    “到底在哪儿?”没有了惨叫声,黑爪心里却涌起了不安,这意味高峰的判断准确之外,还意味着他和高峰都在恐怖死神的视线之下。

    “你搞清楚要面对什么东西么?”在着让人压抑的窒息等待中,黑爪终于忍不住开口,望着保持姿势,宛如雕像的高峰说道。

    黑爪先开口,算是一种妥协,在他对高峰让步的同时,也产生了要压过高峰的想法,无关其他,只是父亲看着儿子成长之后不服老的心思。

    高峰最大的特点是,在战场之外会胡思乱想,会纠结各种东西,但一旦上了战场,他比老鹰更敏锐,比毒蛇更有耐心,比猎豹更有爆发力,在耐性的角逐中,黑爪输了。

    “我管它是什么东西?只要能会喘气,我就能杀掉它…”高峰的双眼专注的观察四周光线的变化,寻找着未知的敌人,嘴里却说出这番对黑爪忤逆的话。

    “狂妄!!”黑爪冷哼一声,不再想和高峰说话,突然间,心里希望恐怖死神快点降临,让高峰吃点苦头,然后他再威风凌凌的将高峰救下,凸显出他作为父亲的伟岸。

    “不对劲儿…”高峰喃喃之语,在他的设想中,恐怖死神应该很容易上钩才对?那么多人都敢肆无忌惮的袭击,证明它们对鲜血的贪婪,可为什么,现在还不来?

    “那可是恐怖死神,是荒野最恐怖的传说之一,凡是遇到恐怖死神,就算庇护者都会死,何况你这个半吊子庇护者…”黑爪不屑地说道。

    黑爪说的随意,却在高峰心中引爆了炸弹,猛地转身盯着黑爪,不敢置信的问道:“我什么时候成了庇护者?”

    “庇护者很少出现,不意味不会出现,每一千个人会出现自然庇护者,你是我的儿子,身上有庇护者的血脉,成为庇护者又有什么惊讶的?”

    说道这里,黑爪脸色有些难看,话虽然如此,但也要看对象,为什么大爪和二爪没有成为庇护者?为什么当年他自己没有自然觉醒?是因为自然庇护者太珍贵了,珍贵到他都开始嫉妒的份儿上,若不是高峰是他儿子,确定的第一刻,他就会杀了高峰,以免留下夺走权利的隐患。

    “你也是自然庇护者?”高峰哪壶不开提哪壶,让黑爪恨不得一脚踹过去,脸色更加难看,却还是耐心的解说道:“自然庇护者出现的几率很小,但一旦出现,就会被别的庇护者杀死,这是为了防止留下潜在的对手夺权,一个部落只要一个庇护者就够了,如果你不是我儿子……。”

    高峰没有听懂话中的意思,自然庇护者出现的几率很小?会被杀死,这根黑爪是不是自然庇护者有什么关系?

    “鬼啊…”突然听到豁牙的尖叫,高峰黑爪猛地向那边望去,却见趴在土蜥尾巴上的豁牙指着凭空出现在面粉上的脚印大声叫喊。

    “来了…”高峰大声吼道,抽出军刀和燧石疯狂碰撞,心里狂呼:“为什么这里是原始社会?打火机在那儿?”

    “嗖…”黑爪猛地冲了上去,五根利爪噌噌噌地探出,犹如巨大的团扇向出现脚印的地方抓过去。

    “碰…”一声巨响,巨大的震动在黑爪身前的空气中爆发,掀起的面粉犹如迷雾将黑爪罩住,将空无一人的空间染出一个身高两米多的模糊形象。

    “让开”高峰在怒吼中,挥手甩出了点燃的木蔸花精油,之间那颗晃晃悠悠的火苗飞快的向黑爪身后落去,黑爪猛地闪身,让过火苗。

    “轰…”空去再次震动,火苗却被震动的气浪吹灭,让高峰目瞪口呆。

    “昂……”剩下的土蜥爆发出低沉长远的嚎叫,一团黑色的血花在颈部破开,又凭空消失。

    高峰没有想到自己的杀手锏竟然被吹灭,不由地拿着燧石和军刀呆滞,但黑爪可是身经百战的庇护者,既然恐怖死神显出身影,他就不用再客气了,利刃在此挥出,向那东西抓过去。

    “咚咚咚…”土蜥被另外一只恐怖死神给伤到,不由地挥舞着大尾巴,向山谷出口奔跑,卷动的尾巴让上面的豁牙剧烈的甩动。

    “叮叮当…”黑爪无坚不摧的利刃被那面团似的恐怖死神挡住,相互碰撞,爆出点点火星,高峰突然醒悟一般,咬牙向那边扑过去。

    豁牙在晃动中,观察着土蜥背上的战斗,在纷乱飞扬的面粉中,他看到另外一个隐约的影子出现在高峰身后,急的想要大喊,却在剧烈的晃动中,只能发出咯咯的嘶吼。

    黑爪与恐怖死神打出了火头,即使一时不能制敌,黑爪心中也依然亢奋,恐怖死神最让人害怕的不是杀戮中的疯狂,而是那无形无影的恐惧,恐惧不知道什么时候,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杀死。

    荒野人不怕战斗,就怕死的不明不白,高峰眼中只有和黑爪对战的恐怖死神,却没有注意到身后在空气中扭动的半透明面粉生物。

    另外一只恐怖死神粘上的面粉不多,只有三分之一被覆盖,给人的感觉就像面粉被风吹乱,自然的舞动,除了角度最好的豁牙之外,没有人能发现。

    就在黑爪与恐怖死神再次分开的,瞬间,高峰猛地向前扑去,但他刚刚动身,肌肉刚刚收紧,一支呼啸而来的獠牙刀便向他的眉心砸过来,不由地扭头,怒视胡乱扔东西的豁牙。

    “叮…”獠牙刀撞到什么东西上,发出脆响落下。

    高峰心中陡然惊骇,抓起身上的木瓶子就像身后砸了过去。

    装满了木蔸花的瓶子在空气中碎裂,形成无数滴精油,又被高峰控制,全都落向那向高峰扑来的无形怪物。

    “快走…”黑爪气喘嘘嘘的冲到高峰身边,抓着他的手臂就向土蜥身下跳去,在这之前,豁牙扔出了獠牙刀,便再也抓不住尾巴,惨叫着划过饱满的弧线落到地上摔的伤口崩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