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末世黑暗纪 > 正文 031 毛骨悚然
    高峰不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但他注重一点,凡是一起杀敌,一起挨刀的人都是战友,对战友他从不吝啬,交给豁牙的疗伤药能救多少人他不知道,至少他心里舒服。

    坐会到床铺上的高峰抱着盘曲的脚腕发呆,面前就是那支被分解的手枪,手枪的型号却与他记忆中所有的型号都不一样,这支手枪的威力奇大,后坐力也不小,精度却有些强差人意,他在战场上开的那几枪,每一枪都爆掉一个荒人战士的头盖骨,但他清楚的看到,自己瞄准的是眉心,爆开的位置大多偏离。

    这支让他愤恨,让他纠结的手枪已经成为废铁,相反,军刀的重要性便显得紧要起来,可一想到那血色飞溅,人头滚滚的战场,他心里总有几分压抑,高峰可不是冷兵之王,更习惯在渗透作战才会用军刺,他永远忘不了在远距离将威胁清理干净的那种畅快。

    “如果想不出别的办法,以后就难办了…。”高峰望着散开的手枪喃喃自语,眼神扫过军刺,脑中闪过他之前拿着军刺去冲数百人的阵线,立刻被那种自杀式的冲刺给吓回了现实,这不实际,他可不想死的太快。

    又看向放在不远处的獠牙刀,獠牙刀的外形粗犷威猛,是整根野兽的独角,刀刃锋利无比,能轻易的斩断石头和树木,自身的重量轻盈,拿在手中能在高速度下,轻易将人体斩为两端,但獠牙刀的长度让他摇头,比军刺强不到哪儿去。

    可用什么办法来提高自己的战斗力?不由地想到投枪上,投枪的威力不小,在十米之内,很少人能躲开,最初便是用投枪打开缺口的,随即他想到了投枪的重量,不由地苦笑,一个人最多能投出六根投枪,之后就必须休息,而且单兵的携带量不可能太多,他总不能找人给自己背吧?

    “要是有狙击弩就好了…”高峰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一把黝黑的狙击弩便浮现在他心中,狙击弩的威力不比枪支小,三百米之内百发百中,还有可以回收利用的弩箭,在这个世界是最好不过的武器。

    “可我不会造啊?”高峰丧气的垂下脑袋,狙击弩的零件可比手枪的零件复杂的多,对环境也很挑剔,如果射冷箭还好,正面战场还是找死啊。

    “木蔸花?”高峰刷地抬头,想起了他杀掉夜魔的手段,夜魔是他心中比黑爪更强大的魔王,从没有想过能杀死他,就算子弹射到脑门也会被弹飞,但是那毫不起眼,只准备当做毒气弹的木蔸花精粹液体竟然能杀死它,这便说明木蔸花有着超乎想象的威力。

    在他的身边还有除疗伤草的各种杂草,木蔸花也有,提取一滴木蔸精油并不麻烦,很快那滴木蔸精油便浮现在他手指之上,碧蓝而通透,散发着让人不爽的味道。

    凡是被他提取的液体都能被他操纵,最远可以射到三十米之外,但想要控制,便只能在他身边一米之内旋绕。

    很快高峰便熟悉了这种诡异的操作方法,让木蔸精油旋绕在身边,转的不亦乐乎,犹如卫星一般。

    “火…”高峰想到发挥这滴精油的另外一个方法,拿起军刀,摸出一块燧石,用刀背敲打着燧石,很快便敲打出火花,火花在空中迸溅,挨上木蔸精油的瞬间就被点燃,空气中的温度在这颗小小的火焰周围升腾,让高峰也感受到这拇指大小的火团所散发的灼热。

    “有点意思”高峰有了兴趣,滑动着指尖,让蓝色火焰在身边小心的旋转,计算着精油燃烧的时间,直到五分钟之后,只剩下绿豆大小的火苗凭空消散于空中,让高峰欢喜的跳了起来,又疼的龇牙咧嘴的坐下,望着一堆木蔸花发出傻笑,他终于有了应对这个世界的手段。

    “可我怎么才能搞到火?”难题再次出现,敲一次燧石还可以,但是在战场上,埋头生火有些不现实,他不可能随时举着个火把吧?

    “这算是燧发枪么?要是有打火机就好了…”幻想中,高峰手脚不停,一滴滴提纯木蔸精油,当他刚刚将一个三寸高的小木瓶装满时,一声凄厉的女人尖叫从黑账外面传来。

    下一刻,尖叫换成了男人的惨叫,高峰抓过军刀便冲了出去,居高临下的他看到在队伍的中部,几个契奴四分五裂的倒在地上,散开的内脏洒落的到处都是,更多的契奴想要逃离,但他们都被绳索窜到了一起,犹如一根绳子上的蚂蚱,纷乱的扭动。

    部落勇士的反应速度奇快,瞬间冲过去几个人,手起刀落,便将一颗颗人头砍下,制止了慌乱。

    “啊!!!”那个绝色美人娇嫩的尖叫还在身边吼着,让高峰心中火起,转身就准备一巴掌抽过去,可看到那张梨花带雨的肥脸,强忍着心中的怒气,严厉的指着身后吼道:“给我滚进去,别在这儿瞎嚷嚷…”

    说话间,又是一声惨叫,却是驱赶着契奴回到位置上的部落勇士,只见部落勇士身边爆开了一阵尘沙,随后就化作十多截的碎尸,这下混乱再也止不住了,一些早在半路上就有所行动的荒人契奴挣脱了绳索,呼啦一片向两边的山头爬起,还有一些人则犹如没头的苍蝇,哪儿黑,往哪儿钻。

    这些人的混乱在高峰眼中只是一场闹剧,如果是他的话,他一定不会去爬都快有八十度的山峰,也不会钻偏僻的嘎达,他会混到人员最多的地方,先搞清袭击者的身份,再寻找机会逃走。

    所以契奴们的混乱在悲剧中结束,勇士们也不去管爬上去又滚下来的契奴,只是小心的防备四周,就在这片混乱中,黑爪也冷漠的望着下面的人群,丝毫没有出手的打算,就像高峰所想的那样,他也准备先搞清楚再说,

    袭击犹如浪潮,一波接着一波,一个个慌乱的契奴或者冷静的勇士都凭空四分五裂,洒出漫天的内脏碎肉以及凌乱的白骨。

    “血?血到哪儿去了?”经历过部落战场的高峰见的最多的不是残尸碎肉,而是血,那铺天盖地能将脚脖子淹没的血水,不管是敌人的,还是他的,都见过不少,但是在这里,整片峡谷就像超大号的卫生巾,将所有的鲜血吸纳的点滴不剩。

    人体就像水囊,破开之后,血水就像雨点飞溅,拦都拦不住,但在这里,诡异的消失于空气中,仿佛有无形的吸尘器在吸纳。

    “无形?”高峰再次察觉新的问题,当他想明白之后,毛骨悚然的惊悸从他的尾椎骨一直到了头顶。

    “沙鼠操的…,什么玩意儿?连长角糜都不放过…”隐约传来二爪的呼喊,高峰恍惚的精神重新回到当场,却看到一只角糜同样四分五裂的落到地面上,和人类的碎尸混在一起。

    “不单独对人下手?是要杀掉所有的活物么?”不知道为什么,脑中涌现出一个陌生的词汇:吸血鬼。

    雪白的肌肤,深陷的眼眶,优雅的仪态和英俊的面容就是高峰记忆中的吸血鬼,但这东西只会出现在那不断播放着画面的显示屏里展现一个个虚构的故事,可不是眼前由胜似绞肉机的无形杀手。

    “三爪,三爪…,到底是什么东西你知不知道?”土蜥下面的豁牙仰着满脸汗水的大脸,裂开那张饭渣都没擦干净的大嘴,用那缺了门牙的大嘴冲高峰喊道,他是真的着急了,看不见的恐怖最让人害怕,如今他能指望的只有高峰。

    “不知道…”高峰显然没打算让豁牙上来,随意打发到。

    “三爪太不够意思了,有了女人就不要兄弟了…”豁牙望着高高在上的高峰有些胸闷,也有些心酸,暗自嘀咕着,握着獠牙刀,苍凉的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上哪儿去?就在这儿呆着…”高峰看到豁牙想要离开,赶紧着急的吼道。

    “你管我,这里的地面烫脚板,我找个凉快的地方死去…”豁牙委屈而骄傲的挺着胸脯,一副不要高峰管的摸样。

    “狗屁,你站这儿就不会死,没看见死的都是站在凉快地方的家伙么…”高峰的话让豁牙楞傻,扭头一看,还真是那么回事儿,所有的袭击都是他刚才要去的方向,立刻跳了起来,大声冲对面吼道:“快过来,不想死的就过来…”

    “死毛孩子叫囔啥?把那东西叫过来就舒服了?”一个声音骤然在豁牙身后不远处响起,扭头便看到杆子正拿刀迟钝,蹲在高峰身下的土蜥脚跟前儿,如果豁牙能看穿高峰心中的记忆,他一定会认定,杆子是从《神鬼传奇》里穿越的。

    “杆子叔,你见多识广,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豁牙气愤高峰不让自己上土蜥,自动走到一起拼杀过的杆子身前询问。

    “不知道,也许黑爪和长老知道…”杆子睁着那只露出亚麻布的独眼,不放过身边的任何东西,心不在焉的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