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末世黑暗纪 > 正文 030 不对劲儿
    “咯咯咯…,三爪,杆子叔服了你了,以后你看上什么,杆子叔就给你弄来,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竟然才是杀死夜魔的人…”

    半睡半醒之间,突然一阵惨人的笑声从高峰身边响起,那熟悉的声音和恐怖的面容,让高峰怎么也不能和之前被他扭住关节哀嚎哭求的杆子扯上关系。

    “打住打住,我不想让别人知道…”高峰没好气的瞥了杆子一眼,此时他和杆子一样,都是重伤员,同样被包裹成了木乃伊,唯一不一样的是,他还能行动,只能躺在担架上无聊。

    脸皮都被拉掉小半的杆子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有露在亚麻布之外的眼神炯炯善良,别人不知道夜魔是怎么死的,他是看的清清楚楚的,夜魔将他拍出去,落点恰好看到高峰扣动扳机,甚至连子弹闪耀的火花都看个仔细,至此之后,他对高峰心服口服。

    “有什么怕人知道的?你救了整个部落,救了所有人啊,我要是你,巴不得所有人都知道,反正你是黑爪的继承人,以后…”杆子忍受着身体强烈的痛楚,借说话来转移注意力,但他的话题高峰不爱听。

    高峰想到成为部落继承人,然后和那个肥美的大胖妞生一堆孩子,在贫瘠的西部荒野度过一生,立刻感受到比决战夜魔还要大的恐惧,面对夜魔只是一死而已,面对这样的女人,他恐怕生不如死。

    “杆子叔,你说怎么才能让阿大把这个女人收回去?”高峰想到那个让他不寒而栗的女人,立刻没了活下来的庆幸,呐呐地询问道。

    “这是你的战利品啊,怎么能给黑爪呢?黑爪又没有杀死夜魔,就算他是首领,也不能夺走别人的战利品!”

    杆子的思维方式是荒野人特有的思维方式,勇士的战利品任何人都不能夺走,这是铁律,也是维系荒野部落生存的法则。

    “我不要还不行么?”高峰有些着急,杆子却艰难的摇着头,在牵动肌肉的痛楚中,沉声说道:“除非你把她杀了,要不然,没有人敢要的,再说,像这样的美人也没有人敢买,她可是能让部落之间打仗的绝色佳人啊…”

    “我呸,就她?佳人?”高峰急了,猛地坐起身,杆子说了这么些话累了,闭上眼睛最后嘀咕道:“还有一个法子,有人向你挑战,然后赢得你的一切…”

    “好办法啊”高峰心中的纠结一散而空,立刻左顾右盼,寻找着将他打败的人,一眼便看到不时在路边拔着枯草的豁牙。

    “三爪,你看,全都是…”豁牙欢快的跑到高峰面前,献宝似的将疗伤草堆到高峰的面前,这些都是队伍中的勇士寻找的,听说是高峰要,没有人会拒绝。

    看到疗伤草,高峰立刻纠结了。他不想在别人面前展现这种能力,只有,躲在秘密空间里,才好提炼,但那个地方现在正被那个让他胆颤的女人所霸占,难道…

    “豁牙,你愿意帮我么?”高峰英俊的脸上严肃冷峻,认真的盯着咧着大嘴秀黄牙的豁牙。

    “三爪,你可不准坑我,每次你这么说话,我的下场都没好过…”豁牙为难的挠着脸皮说道,眼神躲躲闪闪,犹如即将被欺负的小羊羔。

    “怎么可能坑你?”高峰打起哈哈,躺在他身边的杆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那只露出亚麻布外面的眼睛,意味深长的看着两个少年。

    “黑爪给我的女人你喜不喜欢?”高峰用诱导的方式问到,豁牙顿时裂开大嘴,露出只有男人才懂的傻笑,就见他的哈喇子都挂在了嘴边。

    “你打败了我,那个女人就是你的,来吧,给我一拳,不用太重,就一拳”高峰终于露出了他的目的,豁牙条件反射的举起脏兮兮的拳头,却在最后一刻清醒过来赶紧摇头。

    “哈哈哈…,三爪,你这个坑太大了,先不说你是黑爪的继承人,挑战你就是挑战黑爪,就算你不是继承人,豁牙打败了你,恐怕连那美人的手都摸不到,就会被几百个勇士轮流挑战…。”

    “好大一个坑啊…”豁牙只是下意识的感到不对劲儿,听杆子说话,立刻颤声后怕的说道,高峰脑子转的快,也想明白了,立刻有些丧气。

    “三爪,你不喜欢那个女人么?”豁牙有些傻傻的问着高峰,像这样一辈子可能都见不到一次的美人,高峰竟然不要,这让他很不理解。

    “我喜欢的不是这样的,我喜欢的是菲儿…”高峰说着说着,便说出一个陌生的名字,让他立刻痴了,他知道那个对他说‘抱着我,吻我’的女孩儿叫什么了。

    当他说出菲儿的名字之后,情绪便无端端的变得低落,脑中不断回环着那句话,还有殷红芬芳的嘴唇。

    梦游似的,高峰回到了属于他的,有着遮尘罩的疗养床上,对面露惊喜的胖女人说道:“给我出去,我要一个人呆着,你想去哪儿去哪儿…”

    “我说吧,那孩子只是脸嫩,男人哪有不好这一口的?这孩子就是你的种啊。”那名长老望着走进黑纱帷幔的高峰,眉开眼笑的对黑爪说道,黑爪也点了点头,男人就该大气,扭扭捏捏的算什么?

    “不过他还在养伤,不能让那个女人胡来…”部落长老老成持重,说出一番话,让黑爪裂开嘴角,他突然想起,自己年轻时大战之后,挂着满身的伤口,将最美的女人压在身下,高峰突然和他以前的自己重叠,让他感到一丝欣慰。

    “不过,年轻人还是要多多鼓励啊,免得以后没了信心落下病根子…”部落长老惊讶的望着向外爬的女人,心中猜测着高峰第一次的时间,小心的扫了一眼阴沉的黑爪,该不会,黑爪第一次也是被秒杀?

    “哼…,他把女人赶出来了。”黑爪半是证明,半是气恼的说道,荒野人就该有荒野人的操性,种一片沙枣,杀得了仇敌,养的出儿子,高峰对这么漂亮的女人都不上心,难道他喜欢男人?

    想到这里,黑爪眼中的怒火立刻转移到了无辜的豁牙身上,让豁牙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回归的部落虽然损失惨重,但总体呈现出一片热烈激昂的氛围中,荒野人不怕死亡,只怕失败,伤亡惨重什么的只有高层才关心,他们只是盘算着自己能分到多少东西,多少努力。

    就在绵延的队伍后面,两个躲躲藏藏的人影一直跟在后面,当大队伍走进两座山峰之间的峡谷,其中一人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对另外一人说道:“就是这儿了,前面不能再去了,诱饵就是在这里死绝的。”

    话语冷厉而激动,说话的人全身微微颤抖,看着千多人走进死亡之路的感觉,让他有种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成就感。

    “只有两只,能杀的光么?”另外一个人有些怀疑的看着消失在谷口的队伍。

    “呵呵,这东西可不是按照数量来算的,就算只有一只,只要还有一个人活着,也是不死不休,以前荒野有那么多的部落,现在只能找到废墟,但你能看到活人么?”先前那人有些得意洋洋的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受的脸上湿漉滚烫,扭头惊讶的发现,同伴的脑袋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只有断颈却诡异的没有喷出血水。

    “咚……”滚圆的人头在他尖叫发出来之前,砸到脚边的地面,顺着坡度咕噜噜向下滚去。

    “啊!!!”惨叫声在无垠的旷野中凄凉的想起,刚刚响起不到一秒钟,就如被扼住喉咙的打鸣公鸡,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有些不对劲儿…”黑爪右手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的利爪痉挛似的摩擦起来,让他冷峻的脸上多了些凝重,不由地说出心中担忧。

    “是不是地犰部落的探子?”部落长老也严肃起来,他知道,地犰部落想要算计黑爪部落,绝对不会只有荒人一张底牌。

    “不像…”黑爪站在高达的土蜥背上,向四周眺望,特别关注两侧的山峰,在那嶙峋陡峭的奇峰怪石上,连野草都不长一颗,根本看不出异常,山谷的阴风吹来,撩动着他黑白斑斓的发丝,让他身上的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