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末世黑暗纪 > 正文 029 只是序幕?
    高峰从起伏不定的土蜥背上跳了下去,那一往无前的气势,让所有听见动静看过来的男人们心中暗自喝彩,能从重伤中醒过来就很不容易,但在醒来的第一刻,便生龙活虎的跳下来,便更不容易了。

    “三爪……。”豁牙从队伍中冲过来,扶住踉跄的高峰,却被高峰一脚踹开。

    “你不是跑了么?那就永远别来找我,我不是三爪,我是……。”

    “你想是谁?”一声凌冽至极的训斥让高峰住了嘴,在他身边的巨大土蜥上,黑爪犹如岩石端坐其上,冷冷地看着他,心中也涌出一些火气,这个孩子太不知好歹了,多好的女人啊,送给他不忙着谈情说爱,一个劲儿的瞎闹腾什么?

    “主人……。”一声娇呼,让所有看向这边的男人骨头都酥了二两,对那个手肥脖子粗的女人瞪出炯然的目光。

    “你们是从哪儿找到这……。”望着肥胖而臃肿,却有着动人眼眸的女人,高峰始终喊不出剩下的话:“头猪……。”

    “她是夜魔的女人,是整个西部荒野最漂亮的女人,至少……,我这辈子没见过这么美的女人……。”

    豁牙忘了高峰给他的那一脚,也忘了高峰对他的冷眼相向,翘首三十度度,痴迷而灼热的盯着这个一嗔一笑都万种风情的白嫩女人。

    在荒野男人贫乏的词库中,回眸一笑百媚生,美目盼兮,明目善睐等词汇通通不存在,他们心中唯一的审美标准就是胖,白,嫩,看那肥硕饱满的胸口雪色,看那水灵诱人的眼睛,还有那能掐出水儿来的肌肤,他们觉得每多看一眼,都是人生的极乐,要是能摸上一把,就算剁了爪子也愿意。

    “谁爱要谁要,我不要,别叫我主人,我受不了……。”高峰大声嚷嚷着,便向另外一头栽着伤员的土蜥走去,但到了那两层楼高,犹如巨龙一般长满狰狞角质鳞片的土蜥面前又犹豫了。

    土蜥温顺,却恐怖狰狞,让第一次看到的高峰心虚,可想到身后那个含羞娇怯的肥婆,高峰突然有了勇气,一咬牙便顺着尾巴向上爬去,希望这东西只吃素。

    “三爪,你到底闹什么?恨我以前冷落你么?”黑爪的怒吼让高峰身子僵直,慢慢回头,却看到那个神色凄迷的白胖女子正凝视着他,一个机灵,赶紧向攀爬,直到挤进伤员中间之后,才安逸下来,也不说话,闭目装死,反正他是不愿意回去的,即使身边这群臭烘烘,有着浓烈血腥气的大男人都比那个女人可爱。

    “看这事儿整的?”黑爪身边的一个长老苦笑着摇头,对面色很是不善的黑爪劝道:“小孩子闹闹脾气不是大事儿,再说,他还是个未经人事的雏儿,等他尝到滋味儿,就不是这个样了……。”

    “哼,以前管的少了,现在敢跟我蹬鼻子上眼……。”黑爪不是真心想要从惩罚高峰,不管他心里待不待见这个三子,毕竟给部落立了大功,别人不知道夜魔的死因,归于老天,他是看的清清楚楚的,那根小管子一喷火,夜魔就着火了。

    “你孩子有不少,能成为继承人的只有三个,其中两个被你废了,三爪就是唯一的那个了……。”

    长老看的比黑爪明白,黑爪的奴女是勇士中最多的,生下的孩子也不少,不过都是普通的随侍,不能成为勇士就是亲奴,继承人就不一样了,哪怕不能成为勇士,还是可以作为和亲的对象,所以,能被正式承认的儿子到目前只有三个,当然,为了防止继承人候选人惫懒,和亲的事儿只有黑爪和几个长老知道。

    大爪母亲是部落大长老的女儿,二爪的母亲是边缘部落首领的女儿,只有三爪的母亲没有人知道,在黑爪离开部落后的第三年才被带回来,本不该被立为继承人,是黑爪力排众议坚持三爪的身份,这也是大爪为什么怨恨三爪的原因,继承人少一个,竞争的把握就会大一些。

    长老从侧面告诉黑爪,目前唯一有资格成为继承人的儿子就是三爪,让黑爪不由的挥起一拳砸在土蜥的鳞甲上,震得土蜥发出吼吼的呻吟,他不是恨三爪,而是恨另外两个儿子没出息。

    “三爪的阿嬷是谁?”长老此刻终于问出了整个部落都想问出来的问题。

    “他没有母亲,不要在我面前提起来,不管是谁问,我都会说,他没有母亲……。”黑爪焦躁的挥着爪刃,似在威胁着什么,长老脸色惊异,即使黑爪没有说出来,但母亲这个词不是西部荒野惯用的,若是没有记错的话,那些活过四十五岁的老年人曾经说过外面的世界,在绝望城堡后面的繁华之地,那些真正拥有权势的家族才会这么称呼?

    “这次回去,我要把地犰部落夷为平地,这群只会钻洞的耗子也想吞并黑爪部落?做梦……。”黑爪的怒火需要发泄,所以他转移到了地犰部落的头上,长老却看着只剩下两百多人的远征军忧虑。

    “这下可好了,我们都是勇士了,不管以前怎么样,以后我也是勇士了……。”

    高峰在这群伤员中并不孤立,随他冲营的百多人只活下来包括豁牙在内的三个人,所以他的功绩只有黑爪和一小撮人知道。

    部落会战打下来,惊险跌出,灭亡只在顷刻,最后黑爪决死反击赢得了胜利,所有活下来的人不管亲奴还是随侍都成为了勇士,成为激励士气的一剂良药,而高峰的功绩真正算下来,即使黑爪都不一定能比得上,至少,夜魔是死在他的手上。

    躺在伤员之中,听着伤员们聊天打屁,高峰整个人突然轻松下来,他不知道黑爪部落被人出卖,不知道另外一个部落黑手在暗中策划,也不知道战争没有结束,只是开场的序幕,此刻,他安静的听着其他人的欢喜,想着自己未来的路。

    高峰从没有想过取代黑爪,成为部落首领,这不是他想要的,之前他只想着找回自己,但在战场上最后的反击中,他觉悟了,就算找回自己又能怎么样?他还是必须活在这个世界上,为不可测的明天继续杀戮,继续在生死中煎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