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末世黑暗纪 > 正文 026 杀回去
    夜魔的凶戾不止体现在对外战斗中,更体现在对自己人的暴虐,一个个荒人战士像玩具被抓住扔飞,一些人砸在人堆里毫发无损,一些人则摔在地上筋骨尽折。

    夜魔是霸道的,是蛮狠的,正是这霸道和蛮横让脑子里只有强者的荒人战士欣赏,他们大声欢呼,疯狂嚎叫,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对夜魔的敬畏,却不管战友犹如雪花从夜魔身边飘散。

    荒人战士即使崇拜夜魔的暴力,也不愿意送到他手边飞出去,纷纷躲避,唯有高峰站在原地,520小说似专注的想要去杀死黑爪,实际上脚步每每错位,让其他的部落勇士挡他身前,看似运气不好,总是恰到好处的被别人挡住。

    夜魔很快便冲到高峰身后,挥手便准便将这只挡路的小蚂蚁扔出去,在这瞬间,高峰转身,微笑,扔出瓶子。

    巴掌大小的木头瓶子在空中翻滚,错过夜魔的手掌,砸向他眉间。

    夜魔爆喝一声,脸颊全被那鳄鱼皮似的甲胄包裹,低头向瓶子撞去,高峰却借机犹如鱼儿滑进人群,和荒人战士混在一起。

    “碰……。”木头瓶子骤然破碎,溅射无数刺鼻粘稠汁液罩住夜魔的脑袋。

    没有预想中的杀伤力,只有那股难闻的味道让夜魔晕厥,夜魔爆发出惊天东西的怒吼,他感觉自己被侮辱了,高贵的他竟然被一个隐藏在荒人中间的小东西给戏弄。

    全身披甲的夜魔就像暴躁疯狂的猛兽,冲进荒人战士中间,挥出双臂震飞十多个荒人战士,是震是砸,却不是抓,恐惧的力道和坚硬的手臂宛如巨木砸在荒人身上,第一时间骨头碎裂,喷出着鲜血横飞出去。

    每一个飞出去的荒人就是一枚人体炮弹,砸在荒人中间人仰马翻。

    一片片地域被清空,暴露出夜魔就像发疯的野兽六亲不认。

    荒人战士的防线被夜魔自己给打散,剩下的部落勇士借机为黑爪打通了防线。

    高峰在人群中如鱼得水,飞快窜到离夜魔百米之外的地方,眺望夜魔和黑爪,此刻黑爪的阻挡已经被破开,他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至始至终,高峰都没想过杀死夜魔,黑爪给他的阴影太重,让他没有与之敌对的勇气,就算手中的枪支他也不相信,虽然他有过挑选,但谁能保证那些过期不知道多少年的子弹不坑爹?

    木蔸花提炼的精粹,在这里没有任何仪器能分析处成分,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作用,到底是外服还是内服都不知道。

    但有一点他知道,这东西和空气接触会产生刺激性的味道,任何人在接触的第一时间都会受不了,所以才有他冒死一掷。

    黑爪的危机在高峰和豁牙等人的配合下接触,只要黑爪愿意,他能随时扔下追随者逃出生天,一切都按照高峰的计划完成,运气和隐忍缺一不可。

    所以此刻,高峰正向豁牙那边挤过去,想要借机救出豁牙,不管豁牙刚才弃他而去,他还是不愿意豁牙死在眼前。

    夜魔制造的混乱还在扩大,没有能制止发疯的夜魔,高峰眼中只有搏杀的豁牙等人,十四个人只剩下九个人,原本就人人带伤,能坚持到现在,除了黑爪的帮衬之外,还有他们必死的决心,正是这决心让他们意外的坚持下来,拼着一股信念,想要多杀几个荒人战士。

    战局已经明了,黑爪部众彻底失败,就算荒人战士死的再多,战略上已经失败了,不可能有任何机会挽回,当初离开部落的近千战士能有五十个人逃回去就算奇迹,高峰想不到那么多,只想带着之前随他一起闯营的战友回家。

    黑爪撞开两个荒人战士,挥爪斩断一根长矛,左手闪电般将最后挡在他面前的荒人战士颈子捏住,望着空无一人的黑暗旷野,不由地微微一愣,左手猛地收紧,荒人战士的颈椎犹如爆米花一般脆响不停,僵直的身子软如面条。

    “黑爪,我们活了,跑吧……。”杆子半张脸都被钉满兽牙的狼牙棒给挂飞了,只剩下血色的肌肉和那没有眼皮的眼眶,犹如厉鬼一般,他望着黑爪发出会心的微笑,却在疼痛中肌肉痉挛,更显出凶狠恶煞的暴戾。

    “杆子,三爪从你那儿拿走的东西,我十倍还给你,你还敢和我杀回去么?”黑爪抬起只剩下一根爪刃的右手,指着发疯的夜魔说道,血红色的眼神没有杀出重围的庆幸与后怕,只有更浓郁的疯狂。

    “敢,只要你带着我们……。”杆子在这一刻感觉不到身上的痛楚,如当他从随侍成为部落勇士时那般激昂,到底是血战过的勇士,即使手掌已经颤抖的捏不住刀柄也无惧生死,挑战无数敌人。

    “我们也敢……。”只剩下七个人的豁牙和最后九个部落勇士冲了出来,第一时间不是欢呼,而是站到了黑爪的面前。

    “看到大爪,二爪,三爪没有……。”黑爪眉头一皱,豁牙张嘴却说不出话。

    “是三爪让我们来的,装成荒人也是他教的,别人不知道,他一定在里面……。”突然冲过来的荒人战士轻易绞飞了几个人的獠牙刀,回身将一名紧跟着的荒人战士一刀两端,猛地扯下了血淋淋的人皮面具,露出一个硕大光头。

    “哈哈哈!!!好,杀回去,我们还没输……。”黑爪放声大笑,爆喝一声,反身杀回了拥挤的荒人战士中间,豁牙和杆子紧追其后。

    黑爪犹如推土机爆发出惊人的战力,将挡在前方的荒人战士杀出一个缺口,身后的十八个勇士将缺口扩大,形成锐利的三角,向暴躁的夜魔杀过去。

    对别人来说,失败已成定居,但对他来说,不是。

    除非黑爪死,不然他不会失败,庇护者的战斗从来都是不死不休,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如果他反身逃走,即使还能回到部落中,黑爪部落也是任何人都能垂涎的美食,所以,他必须赢。

    杆子和豁牙心中已经没有其他任何想法了,生死,财富,女人,后代都无关紧要,他们只为战斗而战斗,他们眼中只有黑爪的背影,为了部落的未来,洒出最后一滴鲜血。

    高峰在人群中急的跳脚,这算什么?他所有努力都白费了?这群人脑袋难道进水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