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末世黑暗纪 > 正文 025 能赢么?
    黑爪狠狠地喘着粗气,不断与蜂拥而上的荒人战士搏杀,在他身边,仅剩的几十个部落勇士每一刻都有人被砍倒。

    不知道战斗了多久,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

    长时间战斗,让每一个部落勇士伤痕累累,也耗尽体力。

    夜魔站在战场不远处,掀起讥诮的嘴皮子望着垂死挣扎的黑爪。

    倒在黑爪脚下的荒人战士数不胜数,但他始终不能清空源源不绝的荒人战士,夜魔打定主意,用荒人战士来消耗黑爪的体力。

    黑爪在搏杀中,眼睛始终盯着夜魔的方向,血红的眼睛怒火中烧,因为他看到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地犰部落的二长老。

    每年一次,十三个部落都会相互走动一次交换资源,交换情报,甚至交换奴隶,黑爪早就认识这个叫做犰毛的家伙,一个胆子不大,但心思不小的家伙。

    地犰部落的二长老出现在夜魔的身边,他部众所遭到的伏击幕后主使不言而喻,这一切都是地犰部落的阴谋,难怪他的斥候会这么容易就在号称鬼打转的野外找到这个荒人部落,难怪这里的荒人数量超过他所知的三倍数量。

    “黑爪部落的一切物资都是我的,女人,粮食,还有奴隶。”夜魔志得意满的对身边的犰毛说道。

    二长老犰毛脸上隐隐闪过嘲讽,却表现出谄媚的表情,恨不得将脑袋低到裤裆下,恭敬的对夜魔说道:“都是您的,早就说好了的,我们不会反对,再说,也没有人敢想你动手,你可是杀死黑爪的显锋啊。”

    “哈哈哈,这话说的好,杀了黑爪,我就是显锋伽罗,以后我还会成为憾军伽罗,庇护伽罗的名头满足不了我。”

    夜魔更加高兴,似乎忘了,黑爪并没有死,就算死了,也不是他单对单杀死的庇护伽罗。

    “是啊,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但是黑爪部落的水源和沙枣田是我们的……。”乘着夜魔心里高兴,犰毛终于抛出了以前提出的要求。

    “哈哈哈,你自己也说了,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那就包括水源和沙枣田,还有黑爪的部落,想到将黑爪的女人压在身下,我就迫不及待……。”

    夜魔并没有答应,眼神中的寒意并不只是针对黑爪,同样也针对着犰毛,他没有想到,一场必胜的伏击战会损失这么大,算下来,他的部落毁灭了三分之一,荒人战士损失了快有三分之二,还有被杀死在荒野中的女人孩子以及跑散的牧畜,这些都让他怒火中烧。

    “可……,可我们之前说好的……。”犰毛猛地冒出冷汗,赶紧提起以前的协议。

    夜魔猛地转身,向之前那样卡住犰毛的脖子,将他惊恐扭曲的脸颊凑到自己的身前,盯着犰毛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反悔了,你没告诉我,会让我的损失这么大。”

    说完便将犰毛狠狠掼在地上,让犰毛喷出一口鲜血,绝望的看着巨人似的夜魔。

    “滚回去告诉地犰,想要拿走水源和沙枣田,就得给我五百个奴隶,一千筐沙枣面,不然…,哼…。”

    “可我们给了你五百个翠叶钱,是能在绝望城堡换取灵药的翠叶钱啊……。”五百个翠叶钱的价值远在高峰的想象之外,对地犰部落来说,也是一笔恐怖的巨款,却没有想到夜魔会这么无耻,让他们的打算血本无归。

    “不够,远远不够…,我要更多…。”夜魔不是个讲道理的人,他的道理在拳头之上,在他强盗似的宣言中,犰毛面如死灰,他不知道这么回去,地犰是否会将他撕了…。

    就在夜魔和犰毛纠缠的时候,杆子带着豁牙伪装成荒人战士向黑爪靠近,前面的尸体已经阻碍了通道,他们站在血水中焦急的望着黑爪。

    黑爪的利刃只剩下一根,但在这根利刃之下,没有任何一个荒人战士能挡下绝命一击,哪怕黑爪的身上也同样布满伤口,但他依然坚持不屈。

    杆子等三个部落勇士有头发,他们不能伪装成荒人战士,在豁牙等人假意的追杀下,他们冲入了战场,瞬间就被畏惧黑爪所以散布周围的荒人战士杀死一人。

    杆子眼中只有黑爪,心中只有黑爪部落,像他这样的人本不该有这种觉悟,但在荒野中,几百年的磨难中,所有的荒野人都有一种惯性的取舍精神,在取舍之间,即使杆子这样私心严重的家伙也会付出想象不到的东西。

    杆子大喊大叫,疯狂的劈砍着獠牙刀,犹如一头疯虎,在身上添了十多道血口子之后,他终于冲到了黑爪身边,进来的三个人,只剩下他一个人,黑爪猛地转身,挑飞杆子身边的敌人,大声吼道:“你进来干什么。”

    “黑爪,我死,你活…。”

    杆子并没有多话,高声嘶吼,便替黑爪开路,下一刻,十四个荒人战士突然反戈,疯狂的砍杀着周围围聚的荒人战士,让荒人中间产生了混乱。

    “是豁牙?”黑爪对豁牙有些影响,之前还曾考虑过杀死豁牙,隐藏高峰会文字的秘密。

    “跑出去,活下去,给部落留火种…。”

    杆子凄厉嚎叫,猛地扔掉了獠牙刀,不再防御,敞开胸口向那如林的武器迎上去,用胸口去为黑爪挡下这些武器。

    “杀啊……。”就在杆子即将身死的瞬间,一个血淋淋的荒人战士再次反戈,向周围的荒人战士反击,但杆子却认出那不是高峰,接着那个荒人战士猛地撤掉脸上连着头发的人皮,露出光滑的脑袋大声吼叫。

    “瞎麻子…。”杆子一眼认出那个家伙,是个独眼的部落勇士,没想到他竟然穿着荒人战士的人皮。

    “三爪让我来的。”瞎麻子很简短的告知了一切,下一刻,他的光头便被一根巨大的兽腿骨给砸开,

    “杀啊…。”又是一声呐喊,再有一个荒人战士倒戈,身上同样鲜血淋淋,却不知人皮之下是谁。

    “送黑爪回家…。”另外一个声音从战场中吼起来,却是仅剩的十多个部落勇士,在他们的口号声中,一个个惊惶的荒人战士相续倒下。

    “都让开,全都给我让开。”就在战场出现变化的瞬间,夜魔冲进战场,将挡在他身前的荒人战士抓起抛开。

    高峰一直隐忍不发,与周围的荒人战士相互猜忌不同,他的眼睛始终盯着最中心的黑爪,挥舞着獠牙刀发出古怪的呐喊,再没有比他更像荒人战士的家伙了,所以他身边的荒人战士都将视线对准了同样眼神闪烁,惊疑不定的战友,随时准备防备突然砍过来的兵器。

    当夜魔出现在战场上时,高峰的眼神已经将夜魔锁死。

    面对夜魔,高峰的心跳瞬间加快一百,就如火箭一般,蹭蹭的向上窜,之前才喝过水的喉咙也干涩起来,夜魔可是比黑爪更加强大的庇护者,他能赢么?能给豁牙或者杆子争取一线生死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