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末世黑暗纪 > 正文 023 被困
    高峰瞬间发现周围阴影的变化,就像在记忆中的战场发现炮弹爆炸之前的生路,甩出的军刀刺在毒肠人的胯下,只差一分就刺穿了毒肠人的老二,望着裤裆上的军刀刀柄,毒肠人发出凄惨至极的惨叫。

    毒肠人也是男人,男人都会都自己裤裆里的东西看重,这是雄性生物的本能,所以被剧痛吓的失去了冷静。

    “杀了他……。”不用多说,剩下的亲奴和随侍们先后挥舞着獠牙刀向他冲去。

    眼看毒肠人就要被分尸,众人和毒肠人之间的空间发生变化,就像被撕开的纸张,产生一种恍然的分裂,却是另外一个毒肠人用悬浮在半空的绞索制造了一个视觉幻觉,用阴影盖住了自己的同伴。

    受伤的毒肠人伸出颤抖的左手摸到自己的裤裆,这在他触摸到那坨鼓囊的东西之后,不顾受伤的剧痛,露出一丝失而复得的惊喜,但随即便凶神恶煞的浮现狰狞,嘶吼一声,右手狠狠地拽出刀柄一扯。

    悲剧了。

    锯齿军刀有将伤口扩大的能力,毒肠人与那川剧中变脸一般,瞬间由狰狞凶恶变成痛苦至极却有不能发泄的极度压抑表情,就像菊花被超过口径之上的物件暴力破解。

    “嗄!!!!”严重变形的惨叫声从他的嗓子眼里挤了出来,溅落着鲜血的军刀旁边是一截拇指粗细,黑咕隆咚的东西,而他的下身破了一个正中靶心的大洞,犹如水泵似的,一抽一抽的向外喷血。

    那话.儿掉在地上,与尘沙混在一起,喷出的鲜血在地面撒出一个大的圆圈,毒肠人慢慢地举起右手,看着自宫的锯齿,发出更加凄厉的哀嚎,狠狠地将军刀扔掉,抱着自己的裤裆蹦跶这哀嚎,另外一个毒肠人骤然出现在他身边,抓住他的脖子便拖进了黑暗,只有凄厉至极的哀嚎声响彻。

    毒肠人善于阴人,这种躲在黑暗中看别人在恐惧中死亡的手法是他们最大的乐趣,但在高峰误打误撞的过激反应之下,将毒肠人刺伤,创造了一个奇迹,要知道,任何一个毒肠人在夜晚都能独自杀死一队部落勇士。

    高峰不管那把军刀切掉了什么,捡回到手中,对惊讶的众人喊道:“赶紧走,要来不及了……。”

    “哼,已经来不及了……。”极不合作的二爪从地上站起身,抓着獠牙刀便向冲过来,表情诧异的荒人战士迎过去。

    “四面都是…。”其他的人也相续喊道,在他们周围,荒人战士到处都是,有些人发现了他们,有些没有,只是检查自己的帐篷有没有着火。

    “跟我冲…。”高峰二话不说,朝毒肠人消失相反的方向冲去,刚刚冲过一个帐篷,就和一个荒人战士撞在一起,分开的瞬间,荒人战士心口喷着血水倒下,而高峰越过他,顺势将军刀捅进另外一个荒人战士的腰部。

    肾脏是男人的要害,虽然不致命,却会让人失去战斗力,高峰已经不再追究一击毙命的杀伤力,所过之处,只要有机会,他就下刀子,在他近乎于卑鄙的冷刀子下,一个个荒人战士倒在地上哀嚎不止。

    其实高峰也想杀死这些荒人战士,在这个黑暗而混乱的夜晚,哀嚎的荒人会暴露出他们的位置,但因为毒肠人的耽误,荒人在回援中,终于恢复了秩序,可以说,现在部落勇士再没有一点机会扳回胜机,就连平局都做不到。

    高峰已经没有了其他想法,只想保住自己的小命,所以必须最快脱离,原本他有十七个人,加上二爪有十八个人,损失了两个,还剩下十六个,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这十六个人能够完好无损的跑出去。

    事实上,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三千人的部落实在太大,当初他们攻破部落轻而易举,但要逃出去就不这么容易了,你永远想不到,在下一个转弯遇到的荒人战士是一个还是一堆,若是人数超过五个以上,对他们的行动就是致命的危险,稍微停顿一下,便会被招呼来的其他荒人勇士围攻。

    高峰一直冲在前面,复杂的部落里帐篷杂乱,最适合短兵相接,他的擒拿和军刺最适合,但是他之前就受过伤,后来一些列的动作中,有没有足够的时间休息,就算铁人也会累。

    剧烈的奔跑中,高峰感到呼吸都不顺畅了,可相比身后的几个人,除了二爪之外,其他人还不如他。

    终于,高峰没有一鼓作气的冲出去,他们选择的方向不好,前方有数十个女人和契奴以及少数的荒人战士在救火,他犯了一个错误,以为着火的地方会更加混乱,但他没有想到,这里是荒人的家园,看到家园着火,荒人首先想到的是挽救家园。

    不得已,高峰和身边的人被逼入一个硕大的帐篷中,只要他们不出去,暂时不会被人发现。

    帐篷里不是荒人的起居室,而是满了藤条框的仓库,框子里也不是面粉或者兽皮,是一些白色的红色的天然涂料,显然,这里是荒人的化妆间。

    荒人的叫喊声与跑动在帐篷周围越来越密集,让被堵在帐篷的众人心中越发的焦急。

    高峰蹲在帐篷口小心的向外张望,豁牙慢慢地爬到高峰身边,小声问道:“能跑出去么?”

    这句话也是所有人的心声,不由地向高峰围聚起来。

    “跑不了,至少有三四百人在这一块,都是女人和契奴,还有一些孩子……。”

    “杀出去,见人就杀……。”身后传来一声冷厉的话语,不知道是随侍还是亲奴。

    “不行,我们只有这么点人,他们反应过来,死的就是我们。”高峰用另外一个理由说服着其他人,其实,现在杀出去正好,这些人都被火焰所吸引,一门心思的救火,措手不及之下,他们会再次慌乱,哪怕身边只有十五个人,也能轻易的杀出去。

    高峰一直在观察,之前还能见到的荒人战士现在已经不在了,应该被召集到还有部落勇士的地方,所以现在正是机会。

    可是高峰并不想屠杀这些女人和孩子,他内心是个经历过血火的战士,但他也有自己的底线,所以他骗了身后的同伴,就像一开始欺骗他们完成那些战略目标一样。

    高峰能带领他们到现在,并不是靠着自己的威望或者战绩,而是一个个欺骗,用欺骗的理由来达到自己的目标,最开始高峰没想太多,但现在,十多个人将自己的生命交给他,却为了心中的底线,欺骗他们,高峰也有些无奈。

    豁牙不知高峰心中所想,愤恨地说道:“可我们躲到什么时候啊?很多荒人都被冲散了涂料,一定会进来重新画骨头的,这群棒子…。”

    豁牙的话犹如大山压在众人心头,荒人对身上的图腾非常重视,专门腾出一间仓库才装这些涂料,豁牙的话很可能成真,到时候整个部落的荒人战士都回过来。

    高峰却被一道惊雷披在思维上,呆滞的望着豁牙,又看了一眼那成堆的藤条框子,突然跳了起来,大声吼道:“有办法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