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末世黑暗纪 > 正文 021 失败的努力
    “就是现在。”高峰猛地向后退去,让过一把獠牙刀,再次急冲,一脚踹在荒人的裤裆,在他挡住自己人的进攻路线是,大声叫喊起来,要脱离,现在正是机会…。

    “援兵来了…。”到了嘴边的话再次变化,高峰猛地振奋起来,反而加速向前冲去,一把抓住那名荒人的头发,抬腿重重地磕在那人的脸颊上…。

    一声声熟悉的呐喊声中,清理了外围荒人的部落勇士终于想起来他们的目的是进攻部落,自发的向这边涌过来,瞬间吸引了大多数的荒人战士。

    “他在哪儿。”一声熟悉的呐喊,高峰恍惚中听到了大爪的喊声,但他并没有关注,此刻他全身心的投入到杀戮中,没有了武器,双手便是他最好的武器,搏击擒拿术用在这里最好不过,一个个荒人战士被他拧断关节,掰断颈椎,杀人的手法熟练而精准,就像上演一场强烈的视觉盛宴。

    高峰不知不觉,成了这支随侍和亲奴组成的队伍中心,他的一举一动都让其他人有种盲从,高峰上去了,他们也急吼吼的上去,先前坚持不住,是他们不想毫无价值的死在这里,但现在,有了支援之后,那怕他们面前的荒人数量依旧比他们多,他们也毫无恐惧的迎上去。

    高峰开了一个好头,没有人承认高峰不如自己,更何况,在部落的时候,高峰实际上就已经有了勇士的身份?所以他们更在高峰身后势如狂潮,竟然打出一个小高潮。

    大爪憎恨的望着杀疯了的高峰,全身不由地颤抖,并不是他气愤,而是高峰那疯狂的气势让他害怕,就像当日他看到高峰杀死奎土一样。

    曾经鄙视过三爪胆小的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被三弟落到难以企及的低度,和高峰一比,他简直什么都不是。

    为了这次考核,他妈动用了爷爷留下来的绝对底牌,两个号称西部荒野禁忌种族的毒肠人,这两个毒肠人最喜欢的食物就是婴儿纯净的血液,和鲜嫩的肉质,哪怕部落的生死大敌,荒人也不待见他们,只要看到他们,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杀死。

    高峰不知道,他看到的荒人战士所携带的婴儿骨头并不是荒人部落吃掉的,而是被幽灵一样的毒肠人给吃的,他们就像游走在荒野中的幽灵,能轻易潜入别人的部落,在母亲沉睡的时刻,偷走婴儿吃掉,并将骨头留在摇篮中让母亲感受时间最大的悲伤与痛苦。

    他们相信,婴儿的血肉和母亲的痛苦能给他们最强大的力量,而在荒野中流传的迷信则是,想要将婴儿的灵魂解脱出来,便要将留下的骨头随身携带,感化骨头中所蕴含的怨气。

    在各种传说遍布的西部荒野,毒肠人是排在前十的恐怖使徒,是让所有女人做梦都会吓醒的邪恶之人。

    这两个以吞噬婴儿为享受的毒肠人就站在大爪身边的阴影中,他们本身的皮肤黝黑,只有在夜晚才是他们的主场,就算有火光照明,他们也能敏锐的找到阴暗之处将自己隐藏。

    大爪能活到现在,毒肠人居功至伟,他们将所有跑到大爪身边的荒人战士和奴女契奴统统杀死,唯一的例外是那些抱着婴儿的女人,他们只会抢走婴儿,却将女人留下,也许在以后,女人生下其他的孩子又能让他们品位到人间最极致的美味?

    大爪望着高峰心中愤怒而纠结,但当他听到身后嘎嘣脆的咀嚼声,却能感到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连转身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就在刚才,两个毒肠人竟然像疯狗一般争夺着一个岁大的婴儿,当他的面撕开两半,让他的心都是凉的。

    “我们去不去?”大爪望着人群中奋战的高峰心怀杀意,但对两个毒肠人不敢造次,也不再像部落中对人颐指气使。

    “不要着急,他迟早会被我们吸干鲜血的,要是他就这么死了,不是更好,免得暴露我们。”身后传来阴寒恐怖的话音,就像刀片在磨刀石上磨砺的声响,大爪打了一个机灵,不再开口,他情愿去听叫声最难听的荒野燎猫叫春整夜的睡不着,也不愿意听身后那种阴森到骨子里的话语。

    就在大爪准备旁观的时候,两道身影犹如劈开巨浪的舰艏,直直地向部落那边冲去,一前一后的两个人让大爪脸色大变,他看到一向威风十足,凶狠狂躁的黑爪竟然被一个巨人追杀。

    黑爪看上去很凄惨,左半身血淋淋的,几乎将下半身给染红,而那威风霸气的黑爪犹如被锤子砸过千百遍,两根爪刃扭曲,一根爪刃断裂,只剩下最后两根爪刃凄零孤单。

    追杀着黑爪的夜魔发出畅意的大笑,似乎很享受这一刻追杀黑爪的快感,身边的族人在哀嚎,在死亡,他的部落在燃烧,但这一切都不在意,他的心中只有黑爪,他要用黑爪的右臂装饰自己的房间。

    黑爪出现打破了战局的僵持,荒人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士气,狂猛如虎,部落勇士这边则被这变化惊吓的连连退缩,先前勉强维持的阵势也有崩溃的迹象,很多战斗到现在的亲奴已经放弃了继续战斗,转身向黑暗中逃走。

    高峰满身血浆,有些是荒人的,有些是他自己的,但他的战意从没消减,不断的带领剩下的十多个人一次次的向荒人反击,在他们的身后,累累的尸体堆积在数百平方米的地面上,燃烧的火焰将这里衬托出一片人间地狱。

    高峰的脑中早就没有以前为什么战斗之类的纠结问题,在他面前,除了战斗就是被杀死,没有其他路,若是有机会逃走,在那么多的帐篷里,食物和水源都不缺,搞到一些补给离开不是问题。

    但他内心的高傲拒绝了这种逃避的思想,那划过夜空的火球,那刀光血影的壮烈,还有撕心裂肺的喊杀声,让他和记忆中某些被尘封的角落重合,此时此刻,他不是迷失者高峰,而是战士高峰,他是战士,不用去想正义还是邪恶,他只想在战斗中生存下来,这也是一个战士的本能。

    黑爪的溃败影响到了部落中的战斗,原本已经占据了优势的部落勇士看到黑爪这样,突然间像失去了全身的力气,挥刀也不果决,鏖战也不壮烈,有些像小脚女人跳探戈,扭捏起来,更多的人都在估摸继续战斗是否值得?

    “快去帮忙,阿大要败了…。”大爪焦急的请求着毒肠人,但他们两个却都舔着嘴唇看戏,其中一个人说道:“要是你阿嬷看到,绝对不会想去救他,他死了,你就是黑爪……。”

    “他死了,我就是黑爪?”大爪心中突然感觉一股前所未有的悸动,让他整个人陷入恍惚状态,他仿佛看在部落中,所有的部落勇士都在向他恭敬的行礼,他的话就是神谕,没有人敢违背,无数的女人等着他宠幸,就算石头勇士也得将自己的女人乖乖的献出来……。

    “不,还有三爪,还有三爪,三爪不会让我当首领的,一定不会。”唯一能打破梦幻的人就是高峰,高峰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实在太严重了,严重到对三爪的恐惧还在对黑爪之上。

    “杀了就是。”毒肠人显然并不在乎高峰的死活,之前不想动手,是他们认为暴露不值得,但是现在,又是另外一种考量,他们有能力护送大爪返回黑爪部落继承首领位置,而高峰就必须死,当然,前提是在黑爪必死的情形下。

    大爪心头收紧,两个毒肠人准备出手了,一旦高峰死了,他心里压抑的巨石就会被搬开,但这需要他的父亲黑爪也死,这就让人纠结了。

    大爪恨不得高峰死一千次,但对黑爪还是有着感情的,哪怕荒野人对父子之间的感情淡薄,只有成为勇士,才被承认父子关系,但即使再淡薄,他也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父亲被人杀死。

    “准备动手吧,先杀三爪,再找机会杀了黑爪,完成就走。”

    两个毒肠人没有将大爪当回事儿,当着他的面商量着怎么行动,让大爪脸色煞白,右手不由地紧握刀柄,但在最后一刻,他也不敢抽出獠牙刀与两人决裂。

    毒肠人的手段大爪都知道,能清无声息的解决任何靠近他三十米之内的荒人和部落勇士,现在让他对抗,就算杀了他都做不到。

    眼看着两个毒肠人隐入黑暗,消失的无影无踪,大爪心中却被窒息的压抑逼的快要发疯,一方是部落首领的位置,一方是黑爪的生死,这让他在纠结中煎熬。

    高峰的战场嗅觉非常敏感,第一时间发现黑爪溃败的严重后果,想也没想,带着剩下的十六个人冲进燃烧的部落深处,小心的潜伏起来,并开始做撤离的准备。

    他对黑爪的感情不像大爪那样纠结,黑爪的死活与他无关,也因为身边的人都是亲奴和随侍,若是换做部落勇士,哪怕是豁牙的父亲,都不会准许高峰离开,一定会争先恐后的想要营救黑爪,因为黑爪是黑爪部落的唯一庇护者,黑爪没了,黑爪部落也就没了。

    正是抱着这种思想,高峰毫不犹疑的转身,他和身边的人为了这场战役已经做到了极限,若是需要他为黑爪部落献身,对不起,他还没有这么伟大的情操,高峰的决议让一些人迟疑,但他们最终还是默然的遵从高峰,没有人站出来,其他人也没有可以追随的目标,心中未尝没有逃避的打算,所以下意识的跟随着高峰的背影向部落深处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