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末世黑暗纪 > 正文 017 破阵
    无数枪雨点般坠入黑爪部落阵营,将一个个因为恐惧而惊惶的亲奴和随侍刺穿胸口,瞬间将逃散的人群清空一片,在密林似的投枪面前,在无数被刺穿要害,嘶吼垂死的同伴身前,大多数都绝望了。

    高峰望着向他们逼迫过来的荒人勇士,心中突然升起一个古怪的念头,如果这些人都愿意听从他的安排,荒人战士松散的阵型不堪一击,但这个念头刚刚闪过,他便被撞了出去。

    三四十个部落勇士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犹如一头头蛮牛无畏的向拦截他们的部落勇士冲去,在他们的身后,先前被吓呆了的亲奴和随侍们也疯狂跟进,只要有人带头,他们并不缺乏决死一击的勇气。

    豁牙也陷入狂热的盲从状态,不计体力的挥舞着獠牙刀,犹如磕了药的小混混,忘掉所有的战技,直直地冲了上去。

    高峰也冲了上去,却死死的盯着前方火把,他不能留在后方,更多的部落勇士和亲奴冲了过来,在暴躁的人群中,如果不能随波逐流,便只能被撞倒踩死。

    投枪仿佛无穷无尽,一波波的向他们投掷过来,至少在那些部落亲奴眼中是如此,他们就像撞在礁石上的浪花,一波波的散开倒下。

    “六只……。”高峰心中默数,猛地挥刀将向他飞来的一只投枪荡开,顺势劈飞另外一根向豁牙落去的投枪,下一刻,他和豁牙的身前身后几乎被清空。

    荡开投枪后,高峰猛地扑倒豁牙,抱着他在地面上翻滚,呼啸声中,猩红的火球在他们之前站立的位置爆开,溅飞无数火星。

    豁牙剧烈的咳嗽着被高峰从地上拖起来,就在刚才,高峰撞到了他的肺部,却救了他的小命,这个瞬间,火光下的豁牙用期望的眼神看着高峰。

    高峰曾在沙暴中救下了豁牙,让豁牙打心眼里佩服高峰,现在又救了他一命,不由地从狂热状态中清醒,想要高峰带着他找出活路。

    接二连三的火球砸在人潮的前锋,高峰心知,荒人部落投石机的瞄准方向已经改变,从后方移到了前方阻断,也就是说,荒人部落想要留住大部队,整个的歼灭。

    “退后,让你阿大退下来,不能再冲了…。”

    部落勇士已经和荒人战士绞杀到了一起,每一秒钟都有人倒下,刀光枪影中,血水与人头齐飞,黑爪部落的勇士身经百战,即使一时失利,他们也不缺乏死战的决心。

    可高峰能在瞬间判断出整个战场的形势,黑爪部落被荒人部落的伏击打破了心里防线,又被两面夹击,此刻一起说是奋勇杀敌不如说是在垂死挣扎,而黑爪始终没有出面,则让部落勇士门群龙无首,一盘散沙。

    高峰是黑爪的三子,但他毕竟不是部落的继承人,身份已经确定为勇士,却并没有在战场上得到认可,所以他不可能一呼百应,只能希望豁牙的阿大能够听自己的建议。

    前面的杀戮残酷而血腥,不断有人倒下,从个人战力上来看,部落勇士要强于荒人战士,在绝望的战线上杀出一比一点五的战损比,但这并不能挽回什么,部落勇士的数量太少,而大多数部落勇士正在后方牵制荒人部落的战士。

    如林的长枪正从队伍两边畏惧过来,形成巨大的包围圈儿,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荒人部落准备前后夹击,然后两边包围,将部落勇士全歼在这里,他们没想打算打一场击溃战。

    亲奴们的长矛大多数都被扔下,随侍们表现的也好不了多少,若不是豁牙惦记着獠牙刀的价值说不定也扔了,落下的火流星宛如催命的阎王,在队伍中加深众人的恐惧,豁牙赶紧冲到前线想要找到阿大。

    高峰从身边的尸体上拔起两只投枪,从趴在地上抱头的亲奴和随侍们大声吼道:“都起来,趴在地上死的更快…。”

    没有人听他的,在这种绝望的战斗中,就算站起身也需要勇气,高峰再次跳到一边,躲开了一枚落下的火球,捡起一跟点燃的长矛,狠狠地抽在地上的随侍屁股上,让他惨叫着跳了起来。

    “把他们都抽起来,不听话的给我杀…。”

    高峰在这一刻,犹如前线指挥官,拳打脚踢的将一个个亲奴和随侍拉起来,塞给他们一根根投枪。

    在豁牙还在寻找阿大的时候,一支十多人的投枪队被高峰在战场上给建立了起来。

    “跟我冲。”举着手中的投枪,高峰呐喊中,向前冲去,十多个亲奴和随侍在头领效应下,也一起随高峰冲了上去,更多的亲奴和随侍们也纷纷从地上爬起来,找到身边能够使用的武器,紧跟其后。

    “我朝哪儿扔,你们就朝哪儿扔……。”在肉搏的人群之后,高峰冲身后的众人吼道,这时已经有了数十人的队伍齐声呼喝,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有人带头,他们就找到了主心骨。

    “扔…。”大吼中,高峰将投枪扔向了左侧的长枪林中,瞬间让一根长枪扑到在地上,下一刻,数十根投枪纷乱的冲进去,让更多的长枪混乱。

    “再扔…。”又是一声怒吼,整齐了许多的投枪将长枪大阵打出一个活口。

    “全部扔出去…。”这一次不用高峰示范了,看到荒人战士倒在投枪之下,所有的亲奴和随侍都找到了些许信心,纷纷助跑,抛出手中的投枪。

    就在长枪大阵被轰出缺口的瞬间,满脸血水的豁牙阿大被拉到高峰身边。

    不等高峰说话,打老了仗的部落勇士一眼看出破绽,大吼一声:“突破了,突破了.”

    突破对部落勇士来说就是胜利的奇迹,他们已经在荒人战士杀之不尽的数量下支持不住,听到呼喊,同时爆发出欢呼,以最快的速度脱离,向高峰这边冲来。

    在部落勇士冲来之前,高峰和豁牙的阿大已经杀近长枪林,在长枪阵里,獠牙刀比长枪好用,军刀却右臂獠牙刀好用。

    甩出最后一根投枪,刺穿了一名荒野战士的颈子,侧身让过斜刺过来的长枪,部落勇士的獠牙刀替他挡住第三根长枪,他借机挤入了长枪大阵与荒人战士近距离接触,不等荒人战士横过长枪向他压过来,闪身便从那人身边晃过,喷洒的鲜血字荒人战士的颈部动脉扇面铺开,极度的眩晕让荒人战士歪倒在了地上。

    高峰犹如贴面舞死神,每每从荒人战士的缝隙中挤入,就像鱼儿一般灵巧,而他的军刀却能准确的切在荒人战士手筋或动脉上,让一根根长枪脱落,越来越多的人冲入长枪阵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