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末世黑暗纪 > 正文 013 出征
    红沙虽然年纪小但懂事儿,早上天还是黑的,寒风依旧刺骨,偷偷高峰的床底下钻出来,翻出昨天剩下和石头一般硬的面饼吃掉,拍了拍小肚皮,便开始打水准备伺候高峰起床,不知何时,部落的围墙上响起鼓声,一阵阵压迫性的鼓点撞在心头,让红沙扔掉了盆子,转身向围墙眺望。

    整个部落的人在最黑暗的黎明走出房门,就连小孩子们也光着身子,站在寒风中望着装备整齐的父亲跨出大门,接受通宵忙活的女人准备的食物和水囊。

    应和着鼓点声,一队队部落勇士在这苍凉雄浑的鼓声中,踩着整齐的节拍,吟唱相传几百年的战歌,缓缓地向围墙出口走去,孩子们在黑暗中相互奔走,追赶着父亲的脚步,更多的部落勇士沉默的加入了队伍,默默向前走去。

    在整个部落鼓动的氛围中,高峰不知不觉加入,披着小契奴给他改制的大氅,背着獠牙刀和肉干水囊行进在队伍中,中间遇到加入队伍的豁牙,豁牙没有像往常那样与高峰打招呼,扛着硕大的獠牙刀,跟在他阿大的身后,沉默的向前走去,犹如被队伍的肃杀给同化。

    在围墙出口的空地上,一队队部落勇士相续到达,高峰一眼看到站在最高处,被熊熊火焰照亮的黑爪,黑爪全身都在火光下闪耀,但那面孔却在阴影之中,看不清,却能感受到黑爪散发冲天战意。

    除去大长老之外的六名部落长老都站在黑爪身后,一起检阅着七百五十名部落勇士,和一百二十七名随侍,之前在考核大厅里站立的黑爪勇士纷纷上前,将一组组勇士编队,形成两个巨大的方阵,一方三百五十名,一方四百名。

    高峰站在随侍中间冷眼观察,却发现,那四百名部落勇士向黑爪鞠躬之后,站在靠近二长老那边,剩下的三百五十名部落勇士站到了随侍这边,之后又有接近四百名拿着长矛的亲奴加入到随侍这边,显然,出击的兵力就是这些人。

    当三百五十名部落勇士准备完毕之后,一面有着沧桑历史的古老战旗被竖起,屹立在黑爪的身后,这枚战旗是一颗嵌在巨型兽腿骨上的狰狞骷髅,这枚骷髅长着绵羊似的盘角,却有猛兽的獠牙,四根獠牙锋寒锐利,与盘角一起在火光下闪现着金属质地的光泽。

    当部落最魁梧的勇士高傲的举起战旗之后,部队终于开拔了。

    没有演说,没有战前动员,催战鼓就是部落勇士行动的号角。

    三百五十名全副武装的部落勇士,四百名亲奴,一百二十七名装备简单的随侍走出围墙的瞬间,围墙上光明大作,一个个屹立在火光下的雄壮身影同时举起兽角,吹奏凄凉悲壮的长号……。

    单纯的步行军在三个小时红云大亮的时候,便消磨了大多数随侍的兴奋和紧张,整个队伍都在闷头行军,他们向着同一个方向默默行走着,四百多人的队伍并不壮观,却单调。

    走过外围的沙枣田,走过一个个有着人类活动痕迹的地方,高峰终于到了真正的西部荒野,没有任何生命痕迹的西部荒野,除了沙子,就只剩下沙子的西部荒野。

    最开始的兴奋消退之后,随侍们便感到无聊,他们永远只能看到身前同伴的屁股和左右苍凉暗红的沙地,偶尔一些在部落里司空见惯的杂草都能让他们耳目一新,别的随侍都是这样,一向闲不住的豁牙更是这样。

    走在队伍中,任何人在最初的时间都会被队伍的庄严与肃穆同化,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豁牙只感到嗓子眼发痒,很想说两句,度过最初的纠结,他小声对高峰说道:“看见前面没有?杆子也来了,这一次他被剥夺了职位,以后就只能在战场上找功劳了,小心他在背后捅你刀子。”

    豁牙的小人之心没有得到高峰的附和,他此刻沉静在特别的情绪中,在队伍中行进,似乎让他在熟悉的感触中,多了一些找回自我的线索,仿佛只差一个契机,他就能打破心中的那层膜,真正的找回自己,那个坚强而无畏的自己。

    “啪……”毒蛇般的鞭影狠狠地抽在豁牙的背上,让他凄厉的惨叫打断了高峰的沉思,不由地愤怒的扭头,却看到豁牙龇牙咧嘴的蹦着向前窜,在他身后不远处,巡视队伍的一个部落勇士凶神恶煞的盯着豁牙,眼神中还多了一丝恨铁不成钢的怒火。

    看到这个曾经抽打过豁牙的部落勇士,高峰无趣的转头,目无斜视的向前继续走,人家父子之间的勾当,他不用插手。

    狠狠抽了儿子一鞭的部落勇士却如他儿子小心的看了一眼四周,上前一步与高峰错身而过,很隐秘的将一件东西塞进了高峰的手中。

    高峰不动声色,犹如本能的遮挡了所有的破绽,在部落勇士走远之后,低头看到掌心有一枚巴掌大小的拳盾,很精致,很小巧,由六片尨角拼凑而成,戴在拳头上,既能当做拳套,又能抵挡锋利的獠牙刀,是一种隐蔽的防护手段。

    突然间,高峰明白是豁牙的阿大感谢自己送给豁牙獠牙刀,獠牙刀的宝贵并不是豁牙所能了解的,一柄獠牙刀就是一只獠牙兽的独角,而獠牙刀就是部落勇士一辈子的武器,很可能是传给孩子的宝物。

    高峰掂量着拳盾的分量,在与豁牙交身而过的瞬间,又塞进了豁牙的手里,有时候,这枚拳盾就是一条命,高峰受不起。

    有了部落勇士狠辣的鞭子,随侍们也安静的走到中午,在两座山峰中间的峡谷等待一天最热的时刻过去。

    大爪手中抓着水囊,狠戾的眼神一直盯着不远处的高峰,如果能以眼杀人,高峰此刻应该成了蜂窝煤。

    高峰的直觉在想象之上,第一时间感受到大爪恶意的眼神,毫不躲闪的毁瞪了回去,并且在脖子下做了一个横切的手势,让大爪脸色骤然煞白。

    大爪不由地转身,看向身后某个山峰,却不知道,黑爪一直盯着他,在他忍不住转身的一刻,黑爪也在向那个方向眺望,半晌之后,黑爪阴冷的面容上浮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

    豁牙终于到了解放的时刻,赶紧跑到高峰身前惊奇的问道:“阿大连摸都不我摸的宝贝怎么到了你手里?”

    高峰斜视豁牙一眼没搭理,继续低头用石头在沙地上刻划出一个个线条优美的符号,豁牙得不到回应,自顾自的说道:“难道不是我阿大的那一个?可你又从哪儿来的,你床下的宝贝我…。”

    “唰…。”高峰猛地扭头,凶神恶煞的盯着豁牙,那眼神中的狠戾吓得豁牙心里发毛,赶紧说道:“你忘了,上次你带我偷豆花娘的裆布,后来对我说不见了,还让我自己去床底下找……。”

    “嗖…”高峰再次转头,专注地在地上刻划,心中却在流泪,三爪到底做了些什么勾当啊?现在全都算到他头上了,对于这些少年的青春萌动,他已经无数次无语了。

    “你在画什么?有点意思…。”豁牙很快就忘了高峰狠戾的眼神,好奇的望着地面的文字符号说道。

    “高山,大海,沙漠,豁牙…。”高峰疑惑的望着这些方块字符号半是解说,半是回思。

    “我的名字?”豁牙脸色程亮的指着豁牙的方块字询问道,仿佛找到了最新奇的玩具。

    “嗯,豁牙,这个字念豁,是缺口的意思,这个字念牙,是牙齿的意思,獠牙刀的獠牙也是这个牙,獠牙被称之为野兽最锋利的牙齿…。”

    比起那些闪现就会痛疼的记忆,文字上的记忆高峰张口就来,一点迟钝都没有,连他自己都感到惊奇。

    “哈,原来我的名字就是这个意思?缺了口的獠牙?啧啧,难为阿大给我取这么好的名字,比他二棍子的名字还要好……。”

    对于豁牙他爹是不是叫二棍子,高峰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豁牙的偷换概念实在让他不知道怎么解释,其实豁牙的意思,就是没有门牙。

    “这个叫什么…。”豁牙很聪明,虽然这些字都没有见过,却能敏锐的发现,高峰这两个字出现的频率是最多的,比其他的字加起来还要多。

    “高峰,很高的山峰,旷达而寂寞……。”高峰脑中突然闪过这么一个解释,似乎是对他很重要的人说的,但具体是谁,他又说不清,心中泛起悲戚的酸涩,好像他离这个人很远很远,就像地狱到天堂那么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