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末世黑暗纪 > 正文 012 房产
    杆子不敢投降,战败的勇士,还能在战场上重新挣会家产,投降的勇士则自动失去勇士的身份,也不敢将大爪母亲的事儿说出来,三爪可以不怕大娘,他却不能不怕那来自后背的利刃。

    “还是不肯说么?”高峰有些惊讶,他没想到杆子竟然情愿失去一切,也不敢说出真相。

    “啊…。”杆子一声爆喝,用劈出的刀刃回答了高峰的问题,这一刻,油滑似鬼的杆子宛如睡醒的猛虎,爆发出强大而刚猛的气势,矫健而沉重的向高峰压过去,只要接近,他的獠牙刀便能闪电般斩到高峰的持刀的手臂。

    “哼…。”高峰眼中寒意闪动,脚尖一戳足弓猛地挑起,行云流水,散起层层沙土,蓬松如浪。噼里啪啦的向杆子罩过去。

    在豁牙嗔目结舌的震撼眼神中,杆子让沙子弄得措手不及,那猛虎下山的气势也为之停顿,高峰却一往直前的避过那微顿的獠牙刀,狠狠地靠在杆子的怀中,那弓形的后背,结实如岩石的肌肉攻城锤一般,狠狠地撞在杆子的心口,让杆子一声闷哼,不等杆子后退,高峰灵活的双手便攀住杆子持刀的手臂,猛地扭腰,那敦实的杆子就像被掀起的皮褥子,狠狠地摔在高峰身前的沙地上……。

    “这…,怎么能这样?没教过啊?”豁牙惊异的看着不停叫唤的杆子,高峰没有收手,别着杆子的胳膊肘不停的向上抬,杆子龇牙咧嘴,感觉胳膊肘快要被高峰给掰断了。

    高峰用的不是部落里传统的战技,部落对敌更倾向于用长矛和刀盾,一些臂力强健的人则兼修投枪,但用双手格斗的毕竟是少数,在战场上,双手再厉害,遇上五支长矛就得变成筛子,但是一刀一盾就能攻破长矛。

    “给了,什么都给你,想要什么就拿什么,要我儿子女儿都没问题,快点,要断了……。”杆子始终不提幕后是谁,高峰看到远处的人都向这边看过来,不由地松开杆子,狠狠一脚将他踹到一边。

    杆子趴在地上大声喘息,双眼死死的盯着高峰手中倒持的獠牙刀,高峰至始至终没有动过刀,让他心里微微放松,至少,高峰没有杀他的打算。

    高峰望着杆子脸色阴晴不定,事情超出想象之外,看似野蛮而单调的黑爪部落也不简单,杆子肯定不是为了和奎土的基情才想到要下毒杀他,要不然,杆子不可能出现,那么杆子身后的人到底是谁?

    能让杆子失去一切也要维护的人肯定不简单,一般人不可能有这个身份,难道是黑爪?

    想到这里,高峰悚然而惊,黑爪能压制数百个凶悍的部落勇士一定不简单,这个世界对他来说,一直都是一团迷雾,黑爪那畸形而强悍的右臂,他能从植物中萃取精华的手段,甚至连小红沙都能在极度的窒息中,向他供给氧气,这个世界绝对有他想象不到的秘密。

    高峰因为想不通而呆滞,小红沙却没有任何迟疑,走上前捡起了杆子的獠牙刀,又准备去脱杆子的裤子,让高峰赶紧叫停,打人不打脸,杆子已经这样了,没必要再作贱。

    豁牙却兴奋的对高峰喊道:“哈哈,都是你的了,这下都是你的了,要不你再去抢几个?”

    看着红沙和豁牙的张狂,杆子一脸悲愤,此时他不恨高峰,也不恨豁牙或者红沙,他心中只恨大爪和大爪他妈,正是他们的连累,才让自己失去了一切,那枚被他握在掌心里的尨角,刺破了皮肤,被鲜血沁湿,他恨不得高喊一声,发泄心中的抑郁,眼中无力的看着豁牙和高峰三人走进他的屋子,挑挑拣拣。

    杆子的东西都是高峰的,他也不会客气,在黑爪部落里,随侍没有财产,一穷二白的他连养个小丫头都有些吃力,豁牙更不会客气,虽然还达不到红沙拔人家底.裤的境界,但任何东西都不会放弃,那些悬挂在木梁上的熏肉什么的,他一块都不放过。

    红沙则像掉进米仓的小耗子,快要幸福的晕倒过去,杆子的沙枣饼是用麻袋装的,沙枣饼干燥紧实,容易储存,半年都不会坏掉,那堆积在地上的沙枣饼几乎形成和红沙一样高的小山,她抱着有自己三分之一体重的沙枣饼第一次发出傻笑。

    杆子的女人和孩子全都缩在角落里,看着强盗一样的豁牙翻箱倒柜,在西部荒野的部落中,财产就是食物,刀枪,女人,还有孩子,这些东西现在全都不再属于杆子,高峰可以任意的安排他们。

    高峰心思不在这些上面,他也不准备倒卖人口,豁牙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熏肉上,眼中也没有只会消耗食物的人口,而红沙…,她只是头疼怎么将面饼搬走,就在他们忙活的时候,部落终于做出反应。

    豁牙胆怯的将身后成堆的熏肉挡住,但总有熏肉从他屁股后面露出来,而红沙则聪明的将自己藏在面饼后面,不敢露头,高峰提着獠牙刀与脸色阴沉的黑爪对持,那双桀骜而淡漠的眼神与黑爪眼中的疯狂暴戾相互碰撞。

    几十个部落勇士脸色不善的站在黑爪身上,用充满敌意的眼神望着高峰,奎土只是一个意外,因为奎土的死亡,黑爪用考核来代替惩罚,没想到高峰竟然钻了空子,将杆子也打败了。

    高峰的行为引起了部落勇士的众怒,高峰的行为对他们的既得利益造成极大的损害,如果放任高峰无限制的挑战,他们不知道,到了明天,他们会不会和杆子一样,趴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财产被人夺走。

    勇士们愤怒,随侍们羡慕,这一刻高峰成了他们的偶像,没有任何一个随侍能打倒这些身经百战的勇士,高峰创造了一个奇迹,黑爪严厉的眼神没有让高峰屈服,反而激起了高峰心中的桀骜。

    “为什么要这么做?”黑爪摩擦着刀锋似的利爪,发出咯吱的刺耳噪音,没有人能猜出黑爪心中的想法,高兴了,黑爪会磨爪子,愤怒了,黑爪会磨爪子,哪怕沉思了,黑爪同样会磨爪子,摩擦爪子就是黑爪掩饰内心的方式,也是众人猜疑的根由。

    “别告诉我烤肉的事儿你不知道?有人想我死,不管是谁,只要我不死,总得让他不得安宁……。”高峰不屑的回答,又被黑爪眼中的惊诧给郁闷到了。

    “难道不是黑爪想要杀我?”高峰一直以为只有黑爪才有这个资格让杆子守口如瓶,却没有想到,占据部落至高强悍的黑爪想要杀他,只是一爪而已。

    “有谁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儿?什么烤肉?又是谁想要杀三爪?”不管黑爪对三爪的感情如何纠结,三爪毕竟是他儿子,只要他的儿子没有犯错,任何人都不能动三爪。

    黑爪的怒吼让杆子全身颤抖,他望着地面心中纠结无比,扯进黑爪和大妻的纠纷,他应该处在什么位置?此刻他对大爪和那个女人恨到极点,也很黑爪为什么要出现?如果扯进了继承人的纠纷,将会犯黑爪部落的大忌,到时候不死也要脱层皮。

    部落勇士们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些,一起惊疑不定,一些人看向另外一些人,这些人便是大长老一系的部落勇士,三爪杀了奎土,他们有理由动手。

    “杆子,别人不知道你应该不知道吧?只要你说,你的财产我丝毫不要…。”高峰心思机巧的站出来说道,将自己从部落勇士的对立面扯开,人不可树敌太多,不然一辈子都不会安稳,他可不想睡觉都要睁眼睛。

    “杆子,是你给三爪送烤肉的?是谁让你干的?”黑爪询问者杆子,眼睛却死死的盯着高峰,他在怀疑高峰是不是他的儿子,为什么转变的这么快,昨天还可以说是奎土与大爪联合暗害三爪,今天却是三爪有理有据的找上门,仿佛一夜之间,三爪的智慧便提高了十倍。

    “黑爪,我没有想要杀三爪,东西是别人让我给的,我只能说这些…。”杆子受不住压力,终于松了口,在场大多数部落勇士脑袋都是一根筋儿,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黑爪却已经知道了,而高峰也隐约知道了。

    “这件事到此为止,三爪回去闭门思过不准出来,明天早上参加勇士考核。”

    黑爪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开,留下一众人呆滞地望着高峰和杆子,这就没了?

    高峰取过红沙紧抱的獠牙刀,也许红沙知道他要干什么,竟罕见的没有第一时间松手,让高峰的眉头皱起,才顺利的让高峰拿过去,眼睁睁的看着高峰将獠牙刀甩刺入杆子面前的沙地,让杆子不由地一震。

    “不要有下一次…。”高峰说完转身离开,豁牙心中大急,但看到眼神不善的杆子,鼓起勇气,提了两块熏肉紧跟高峰身后,在他身后是抱着面饼的红沙,他们终于不用再纠结了,至少,贼不走空。

    不管是熏肉还是面饼,杆子都不在乎,他神色复杂的盯着高峰的背影,心中一动,大声喊道:“小心大爪,特别是在明天考核的时候…。”

    高峰身体一顿,仿佛没有听到似的继续向前走去,豁牙没有就杆子的提醒有太多的想法,只是在暗自盘算:“已经拿了三爪一把刀,又吃了他一块肉,手里的两块肉我到底是拿呢?还是拿呢?真是难办啊……。”

    “到底埋哪儿好呢?这么大一块沙枣饼,一定会让所有契奴疯狂的,我是一个人吃呢?还是一个人吃?嗯,刚才看到草根和干粪除沙,晚上给她们也送一点吧,我有了主人就不怕没吃的…。”红沙终于下定决心,有些戚戚然的看着怀中的沙枣饼,仿佛看到一小块,一小块的面饼慢慢地飞走,最后一点也没有剩下。

    感觉有张无形的大网向自己罩过来,高峰心里有种窒息的沉重,脑中回想着黑爪,杆子,大爪的身影,他不知道到底是谁想要暗算自己,大爪那个懦弱而容易激动的家伙在他眼中更本无足畏惧,准确的说,杆子都比大爪强,但不是黑爪,难道同为随侍的大爪就有能力让杆子听令?

    思来想去,他站到了自己在部落中的房产门前,望着自己单薄的敞篷别墅,不由的苦笑起来,不管是杆子还是奎土,和他们的房子比起来,高峰的房子就像茅房,即使如此,高峰也感到由衷的满足感,至少这是属于他的,今天是,明天是,以后也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