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末世黑暗纪 > 正文 010 有毒?没毒?
    “还不去谢谢你杆子叔?以后你能当上首领,一定要记得杆子叔的好处……。”

    杆子脸颊皱成一团,都快笑出花了,面对大爪魁梧的母亲,他一个劲儿的谄媚,眼前这个长相严苛,不苟言笑的女人是黑爪部落地位最高的女人,杆子不怕她,但也不会得罪她,再说,今天也只是帮了一个小忙,收获大爪的感激也算是意外之喜。

    大爪没有昨天对高峰的嚣张与疯狂,脸上木讷呆板,向前一步,伸出右手便塞了一些东西到杆子手里,杆子一抹形状和硬度,眼角的笑意更多了几分,一枚尨角已经算的上厚报了,画蛇添足的说道:

    “三爪吃了您给他的烤肉,一定会感激的,以后我会找机会告诉他,是大娘给他的烤肉,让大爪和三爪的关系亲密一些……。”

    “呵呵……。”大爪的母亲皮笑肉不笑的干笑出声,那声音犹如脱水的老树皮,比老乌鸦的叫声更难听,让杆子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不用了,我自己会告诉他的,不管怎么说,他也要叫我一声大娘,以前亏待他了,以后一定要好好的补偿他……。”

    最后几个字是咬牙挤出来的,带着难以言喻的恨意,杆子缩起了脑袋,心中暗自忌惮,这个女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小心眼,想到毫不知情的高峰,他心里犹如鳄鱼的眼泪,暗道一声可惜,手心里却死死的抓着那枚尨角,有些东西不是他能管的。

    “为什么要给那个杂碎送烤肉……。”等杆子走了之后,大爪不由地发起脾气,将桌子上的水果和点心全都扫到地上,在他发怒的同时,站在周围的奴女和契奴都流着口水望着在大爪脚下摔烂的食物,这些可都是外面难以见到的好东西。

    “怎么?不甘心?”大爪的母亲拈起兰花指,撰着一条土蓝色的手绢擦拭着脸颊并不存在的汗水,看那五大三粗的体型,就像一只大猩猩绣花,她却自以为优雅,让大爪都有种脑门黑线的冲动。

    “他杀了奎土,就与我们势不两立,你以为,我的烤肉是那么容易吃的?不管他吃多少,都得十倍,百倍的给我吐出来……。”女人阴毒的嘶吼让人毛骨悚然,大爪却不愿意。

    “那还不如杀了他来的痛快,大长老不是有两个亲奴死士么?让他们……。”

    “住口……”女人厉声阻止,让大爪脸色一变,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母亲如此模样,就在他搞不清楚状况的时候,身边阴风阵阵,下一刻,站在他们周围的四个奴女和四个契奴颈子上同时喷出鲜血,两个四肢修长,全身乌黑,犹如厉鬼的两人站在尸体中间冷眼看着这边,让大爪的喉咙干涩无比,双腿也开始颤抖。

    “孩子不懂事,对不起了,我会送一对纯洁的婴儿给您们享用的,请不要在意……。”

    大爪的母亲站起身,向两个厉鬼似的家伙行礼,这是大爪的思想已经混乱了,当两个厉鬼消失之后,被黑爪抽过的脸颊又被他妈狠狠地抽了一巴掌,让他惨叫不止。

    “不准在外人面前提起他们,你父亲一直在怀疑,我不想让你父亲知道……。”

    “原来是下毒啊?有点意思,这个地方的人也不简单么!”

    先前还在冒着油水的烤肉已经像干粪一般枯涸开裂,而高峰的指尖漂浮着一层黑黝黝的油脂,散发着杏仁的味道,身边的小契奴望着那盘烤肉带着一些可惜,烤肉对她来说,就像传说中的宝藏,看到宝藏被高峰毁灭,不心疼是假的。

    小契奴眼中只有烤肉,对高峰这古怪的能力视而不见,高峰很满意小契奴的表现,这个脸上被红斑盖住,看不清具体长相的小气怒越来越合他的心意,至少,他多了一个听话的能干保姆。

    “红沙,去给我打盆水。”高峰悬空操作者油脂做各种扭曲形状,随口吩咐道,被取名为红沙的小契奴转身就出了门,分分钟不到,便端着水盆放到高峰面前,高峰将油脂融于水中,便看到整盆清水都散发着黝黑的颜色,一股恶臭也将屋子充斥。

    “混蛋……。”高峰一声大骂,双眉倒竖,眼中蓄积的怒火几乎喷发,若是他没有这能力,恐怕就被人暗算了,杆子到底和他有什么仇恨,这么害他?

    “怎么啦,怎么啦?是不是小契奴不听话?用鞭子抽啊……。”豁牙皮青脸肿的走进来,那把獠牙刀被他威风凛凛的抗在肩头,犹如霸气的猛士。

    高峰扫了一眼豁牙,挥手让红沙端着水盆出去,豁牙却望着和化石差不多的烤肉瞪圆了眼睛,吞了一口唾沫说道:“三爪,你发财了?”

    “狗屁啊,什么事儿?”先骂一声,后来想起豁牙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由地按下怒火,如今豁牙是他在这个部落的耳线,还是要好好笼络一番滴。

    “这是狗屁的烤肉?我怎么没有听说叫狗屁的沙兽?”豁牙心不在焉的说道,眼睛却死死地盯着烤肉,不管那东西的色泽怎么不对,都不影响这是烤肉的事实,但这属于高峰的,所以他只能流口水。

    “不怕被毒死就吃吧,看着就心烦……。”看到豁牙这个样子,想起之前自己也望着烤肉流口水,高峰更加反感。

    “这是你说的……。”豁牙是没成年的孩子,可不管那么多,嚷嚷着便抓了一块烤肉塞进嘴里,高峰惊讶的张着嘴巴望着饿死鬼投胎的豁牙,突然扯着声音吼道:“有…,有…,有毒。”

    “…………。”豁牙一听有毒,也不嚼烂,扯着脖子将嘴里的干肉整个的咽下,又抓起两块转身就跑,嘴里还喊道:“我到外边去死……。”

    “真的有毒…。”高峰猛地惊醒,赶紧追赶着豁牙,大声吼道。

    红沙费力的将黝黑的毒水倒在沙窝子里,又抓起一把沙子磨洗着陶盆儿,不时摸摸自己饱饱的小肚皮,纯净的眼睛闪现着幸福的光泽,对于小红沙来说,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吃沙枣饼吃到饱,好像这辈子已经没有什么追求了。

    突然脑中浮现起那盆烤肉,眼睛顿时眯起,好一会儿红沙摇晃着小脑袋,专心的打磨盆子,不敢去想那份难以企及的奢望,打磨到一半,突然停下手,左右看看有没有人注意她,起身走到房子后面,用满是伤痕的小手挖掘沙子,好一会儿,她痴痴看着沙子最下面埋藏着那块没吃完的沙枣饼。

    沙枣饼上沾满了沙子,不大,只有拳头大小,但在红沙眼中,这是她最贵重的宝贝,痴痴傻傻的望着沙枣饼怎么也看不够,突然一个机灵,她警惕的转身,脸色陡然变得煞白,只见豁牙连自己的獠牙刀都不要了,手里抓着两块干牛屎似的肉干,嘴里鼓鼓囊囊的向这边跑过来。

    一道矫健的身影犹如猛虎扑食,扑上豁牙后背,在豁牙含糊不清的惨叫声中,高峰骑在豁牙的胸口,凶神恶煞的抓住豁牙的脖子,大声吼道:“吐出来…,快吐出来…。”

    红沙僵直的身子一动也不敢动,就这么看着高峰折磨豁牙,豁牙却像不怕开水的死猪,鼓着死鱼眼望着天空,死命的咽下卡主喉咙的肉干,好一会儿,他裂开大黄牙得意的对高峰说道:“只能拉出来了…。”

    “红沙,埋在土里的沙枣饼不能吃了,以后想吃自己拿…。”

    高峰颓废的松开笑的很欠揍的豁牙,扭头看到红沙,随意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开,他不再管豁牙的死活了,对这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家伙,他真的很无语…。

    “看这是什么?”豁牙裂开黄牙像红沙炫耀着手中的肉干,红沙淡漠的望着豁牙不出声。

    “这是肉哟,嘿嘿,三爪还说有毒,骗谁呢?哼,我就吃给他看…,哈哈,他上当了吧?”

    豁牙没有分红的打算,炫耀似的向外边走去,红沙不由地鼓起嘴角形成两个小包,恨恨地盯着豁牙的背影,那肉干可是她主人滴,豁牙是坏人…,从此之后,豁牙便在红沙心中定位成一个坏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