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末世黑暗纪 > 正文 007 继承人竞争
    “继承人竞争?”奎土无意中说出的情报让高峰心中一跳,继承人竞争的消息不是豁牙和一般部落勇士有资格知道的,这意味着,黑爪已经开始准备接班人了,虽然他清楚这一点,却并不在乎,但是涉及到他和大爪就不一样了。

    奎土扭头对大爪说出这话时,眉眼之间别有所指,眼睛阴寒冷酷,这才是他冷静下的真面目,大爪年纪太小,不能理会奎土另外的意思,但奎土是他最大的支持者,不由地迟疑。

    高峰盘腿坐在地上,斜视一脸愤慨的大爪,轻轻弹动匕首的刀刃,很讨人厌的说道:“要动手就快动手,错过这地儿,可就没这么好的机会,我看不上继承人的位置,但我就要比你多拿一颗人头,你们能怎么样?”

    高峰说出这话,让奎土脸色一变,他的试探无疾而终,大爪告诉他在试炼大厅里,高峰因为颤抖而被黑爪轻视,一度以为高峰不足畏惧,不想将高峰逼入死角反戈一击,没想到高峰会毫不妥协,让他的后续计划破灭。

    大爪想要杀死高峰是年轻人的冲动,但奎土不是年轻人,没有一些心机,他掌握不了大长老一系的勇士,他知道高峰不能死在这里,至少不能死在他的房子里,黑爪不会饶过他,所以才想虚与委蛇,在以后寻找机会动手,眼下脸皮撕破,反而让他无从下手。

    “看来,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蠢?”高峰慢慢从地上站起来,顺便拉起小契奴,心中难免古怪,他还不知道小契奴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若是个男孩儿?不由地感到一阵恶心,难道在这个世界的初吻就这样被男人夺走?

    “你……,我要杀了你……。”不等奎土从高峰锋利的言辞中辩过味儿来,大爪首先失控,早已经撰出汗水的手心紧抓刀柄向高峰狠狠地斩下,高峰在大爪肩头动弹的瞬间,推开了小契奴,猛地反冲。

    双方都没退让,犹如两头年幼的蛮牛相互碰撞。

    大爪想不到高峰能通过他肩部的变化得知下一步动作,措手不及之下,獠牙刀发出呼啸,劈在空出。

    颈子一凉,钢铁军刀特有的冰冷触感让大爪颈子上汗毛竖起,高峰嘴角微笑地望着520小说要瞪出来的大爪,心头微微发冷,造型粗犷的獠牙刀同样架在他的脖子上,刀柄正在奎土的手中。

    高峰对自己的速度很有信心,要不然他也不可能从沙暴中活下来,但奎土的速度也不慢,在他变化身形的瞬间,凭借直觉,将刀锋架在他的脖子上,形成三方的掷鼠忌器。

    大爪第二次离死亡这么接近,上次是他十二岁的随侍考验,但那次也没有这么凶险,大长老事先给他装备由尨角做成的护手,刀牙兽的利牙才过关,而这一次,比野兽獠牙更加锋利的军刀嵌在颈上。

    汗水顺着鼻尖一滴滴滑落,大牙强忍着恐惧不让自己颤抖,恐惧哪怕一丝丝颤抖,也会让刀锋划开颈子,高峰嘴角始终掀起微笑,一滴滴从划破的皮肤上渗出的血珠此刻在他身上滑落,与颈子上被割裂的血水混在一起,他所遭受的痛苦比大爪多一千倍,但他始终控制自己身体的每一分。

    “你放了他,我放了你……。”奎土干涩的咽下唾沫,用尽可能平和的声音说道,不想给高峰任何刺激,眼神却闪烁不定,一会儿咬牙切齿,一会儿纠结万分。

    “让他扔下刀……。”高峰眼中扫过大爪颤抖的右手,獠牙刀的分量不轻,十多斤的重量让大爪的手臂有痉挛的趋势,若不是大爪心中憋着一口气,恐怕早就被獠牙刀带出去。

    不等奎土说话,当地一声,獠牙刀重重落地,大爪就像扔掉了千钧重担,奎土心中一动,松了一些力道,他看出高峰没打算要大爪的命,匕首始终没有割破大爪的皮肤,不像他的獠牙刀,已经让高峰的颈子上流出蜿蜒的鲜血。

    刀锋松开瞬间,匕首骤然从大爪脖子上移开,奎土这时犹豫起来,到底要不要杀死三爪?但这一瞬间的犹豫换来的是高峰闪电般的反击。

    大爪扔刀的同时,高峰试探性偏了偏脑袋,幅度不大,没有引起奎土的警觉,但在匕首收回的瞬间,犹如闪电一般,高峰让开獠牙刀,手肘狠撞在奎土持刀的手臂上,獠牙刀嗖地脱手,尚在抛飞,锯齿军刀便狠狠地刺进奎土的颈侧,丝毫没有迟疑,丝毫没有留手。

    整个过程可能只有零点一秒不到,大爪只是眨了一下眼睛,奎土便鼓涨着双眼,发出咯咯的叫声,双手握住高峰的右手,慢慢地向地上跪下。

    “啊!!!”大爪像见了鬼一般,大声尖叫起来,高峰冷漠而狰狞的形象宛如刀刻似的印在他眼中。

    “轰……。”大门被黑刃利爪洞开,下一刻如脆饼般崩碎,露出黑爪和一众部落勇士的身影,下一秒,他们全都呆滞的望着刺穿奎土颈部动脉的高峰。

    高峰冷厉的眼神扫过大门口的众人,猛地踢脚踹在奎土的心口窝,一下抽出锯齿匕首,锋利的锯齿如锯子一般,切断了奎土的脖子,将奎土的人头和十根手指一起锯断。

    飞起的人头和断指洒落黑色血浆落到地上滚动,无头尸体倒在地上如水泵,一波一波喷出鲜血冲刷地面的尘埃,滚出无数沾满灰尘的小圆柱。

    “阿大,救救我,三爪要杀我……。”大爪一个机灵,竟不顾高峰就在身边,连滚带爬的向黑爪冲去,惊恐的脸颊毫无人色,伸出双手抓向黑爪身下的皮裤,想要求的父亲的庇护。

    “通……。”黑爪一脚将大爪踹开,上前一步用暴戾冷酷的眼神直刺高峰,那如同实质的杀意宛如刀锋,但高峰根本就不看他,自顾将刀刃上的鲜血在奎土的身上擦干净。

    黑爪出现的瞬间,躲在角落里的小契奴骤然颤抖起来,整个部落至高无上的首领在下层人心中就是不容置疑的神,不管是小契奴,还是黑爪身后的部落勇士都在担心高峰,害怕黑爪生气将高峰撕碎。

    “你怎么说?”身下就是奎土的无头尸体,奎土的人头脸上还有最后一刻凝固的惊诧与恐惧,黑爪的质问也是其他部落勇士的疑问,黑爪部落制度森严,最反感的就是内部人自相残杀,这会给其他部落机会。

    “我无话可说……。”高峰真的没话可说,此刻的他再不是在大厅里为未来担忧的迷失者,杀了就杀了,如果黑爪不来,他还会杀死大爪,点上一把火让整个房屋化作灰烬,至于后果什么的,他没有考虑过。

    “奎土是大长老的儿子,三爪弑杀部落勇士,应该怎么做?”黑爪没有在继续逼问,他对三子的回答惊讶,高峰此刻的形象很惨,全身大部分肌肉都被沙子磨穿,一滴滴鲜红的血珠在那破布片似的肌肤上凝结,还有那大块大块的黑紫色,显然是从沙暴中挣扎出来的,但那眼中的凶悍与桀骜让他不由地感到一种由衷的惊喜,到底是他的儿子,同时,心中闪过一个女人的容颜,他的心又对高峰有了些厌恶。

    在他心中,奎土是不是死在高峰手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高峰的变化这么大?

    黑爪的询问让身后部落勇士讶然,很快,年纪最大,伤疤最多的部落勇士走上前,望着高峰和地上的尸体皱起眉头,这个部落勇士是二长老,掌管部落的武器制造和装备管理,同时也监管了一部分律法。

    二长老善于观察,他首先看了看奎土死后的样子,又看了看地上散落的两支獠牙刀,最后看到高峰颈子上,被刀刃划开的口子,摇了摇头,凑到黑爪的耳边述说着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