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末世黑暗纪 > 正文 004 沙暴
    豁牙的叫喊嘈杂难听,犹如小公鸡打鸣,高峰眉头微皱,他真心不喜欢这个粗俗而简单的家伙。

    慢慢起身推开房门,看着熟悉的红色天空,心中再无茫然和失落,也再无忐忑与不安,心情不由地放飞出去,他突然很想去看看围墙外面的世界,随即,他的好心情被豁牙那口缺了门牙的大黄牙消散的一干二净。

    整个部落都知道,今天是随侍们最重要的日子,每每看到高峰和豁牙,都会向他们点头示意,不管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目光,豁牙都洋洋得意的挺起胸脯,至少在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已经是个人物了,哪怕之前他还在想考核失败之后,成为高峰的亲奴,但此时,仿佛部落勇士的光环已经落到了他的头上。

    豁牙亢奋的状态没有影响到高峰,比起之前,现在他能更加冷静的内心去接受周围的事物,不再向以前那样排斥,但也别想高峰对这里亲热,看着那一个个五大三粗向他袒露胸怀的母大虫们,高峰就有一种行走于猛兽之间的惊骇。

    不提缺了两颗门牙,机灵却猥琐的豁牙,高峰可真真是一表人才,那俊俏的小摸样,和一群粗鄙的部落勇士比起来,就像香草冰激凌一样可口,女人向来比男人难感性,更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盯着高峰冷漠的俊脸,真想一口将小正太连皮带骨的吃下去。

    无数大妈级奴女的窥探中,高峰只感到这炎热酷烈的空气中阴风阵阵,不由地加快了步子,想早点离开这群眼神不对劲儿的女人们,豁牙则歪斜着眼睛贪婪地盯着每一个大妈的胸口,即使这些女人从没有掩饰的习惯,也看的他口水垂涎,也不知他这辈子是不是欠奶吃?

    突然一个从旁冲来的小身板一下撞到高峰怀里,高峰虽然没有成年,壮实却如石墩一般,让那小身板横着飞了出去摔在地上,就听豁牙大骂一声:“作死啊,耽误三爪的大事儿,剥皮抽筋都不够……。”

    “算了,赶时间……。”高峰拉住作势欲打的豁牙,看了一眼卷曲着躺在地上脏兮兮的小契奴,带着骂骂咧咧的豁牙离开,豁牙却由嫌不够,还说着契奴的不是,最关键的原因却是契奴冲撞了高峰可能带来的晦气。

    高峰这时没有露出不耐的神色,脑中不由地回忆起刚才小契奴胆怯而纯净的眼神,这是他第一次在荒野人身上看到这种纯净的眼神,在黑爪的部落中,契奴的眼神是空洞而麻木的,勇士是疯狂而暴躁的,女人则是贪婪的,就连小孩子都是凶悍的,唯有这个小契奴不一样。

    “对了,听说发放武器的勇士是奎土,奎土是大爪的老表,大长老死了,还有很多部落勇士站在大爪这一边,这一次恐怕不顺当,都怪那个小崽子,出了事儿看我不锤死她……。”

    豁牙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呐呐地说出他心中的担忧,高峰眉头微皱。

    豁牙算是他倒这里之后最熟悉的人,豁牙的嘴巴闲不住,很多情报都是豁牙自己告诉他的,其中就有大爪母亲和奎土的姑侄关系,奎土是大长老的儿子,相对来说,大长老一系的勇士都是支持大爪当首领的,这也是三爪小时候被大爪欺负的根苗,三个嫡系后代中,只有三爪来历不明,从小就没有母亲,

    “你若是怕连累,自己走就是,我到要看奎土敢怎么刁难我?”高峰不再是昨天那个茫然不可终日的他,有了熟悉的武器,有了熬过痛苦的坚韧,还有那不知用途,却与常人不一样的古怪能力,他有了足够的自信。

    “哈,谁不知道我和三爪是一起的?你是黑爪的儿子,再怎么也不可能刁难吧?”豁牙说的很坦然,但那眼中的忧虑怎么也消散不了,黑爪部落的水很深,有些东西不像表面上的那样简单。

    抚摸着插在裤袋上手枪温热的枪柄,高峰眯起了眼睛,不再理会豁牙的忧虑,加快了步子向前走去,直到他们到了随侍领取装备的地方,在哪里,百多名少年相续达到,一些人已经领取了装备和武器,看着一个个拿着武器跃跃欲试的少年们,豁牙所有的担心都飞走了,赶紧冲过去,想要早点摸到属于自己的装备。

    这时,穿着全身皮甲的大爪走到高峰面前,炫耀似的展现胸口上由十多片小三角黑色鳞片平凑的护心镜,看到那护心镜,高峰双眼骤然微寒,那是沙地尨额头上最坚硬的鳞片构成,在部落中称之为尨角,是可以作为货币的贵重物品,豁牙不止一次地念叨想要尨角买个奴女。

    十多片尨角是一笔很大的财富,至少在他们这群少年中间,很多随侍都羡慕的望着大爪,低声交谈着什么,那闪烁的眼神有着各种不甘和无可奈何,炫耀永远是小孩子的把戏,高峰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孔雀开屏似的大爪,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让大爪更加洋洋得意,仰首望天,准备给他可怜的弟弟说两句假惺惺的肺腑之言。

    一低头,身前空荡荡的卷起三两颗沙粒,却不知高峰去向,豁牙宝贝似的抱着自己的护甲和长矛找了一大圈儿,在最边缘的地方找到了蹲在一棵歪脖子丑柳树前不知道干嘛的高峰。

    高峰没有去领武器,光着肌肉微虬的上身,仰着脖子望着丑柳树上,仿佛癞子头的枝叶,那左手就像抽筋儿似的,老是晃来晃去。

    “三爪,你先用这些武器吧,我再去领一次,奎土那王八蛋早就准备好了一套废弃的护甲,连手指头都能捅穿,可惜了那把獠牙刀,为了整你,他硬将整个刀刃都磨平了,连沙鼠都砍不死,也难为他舍得……。”

    豁牙裂开他的大黄牙说道,还是那难听的变声期,但高峰却没有了之前的反感,不管豁牙品行如何,有多么的猥琐,多么的不讲卫生,至少他讲义气。

    抬手想要拍拍豁牙的肩膀,而豁牙也眯着眼睛,摇晃着膀子准备承受高峰的鼓励,可高峰看到那膀子上油腻腻的污渍,头皮刷地炸起,最终没有勇气落下去,转而拍着豁牙怀中的护甲武器说道:

    “我是谁?我是三爪,奎土那些鬼点子算计不到我头上来……。”豁牙呆滞地望着意气风发的高峰,裂开了大黄页,好一会儿才呐呐地说道:“三爪,你变了,和以前不一样了……。”

    “变得不是我,是这个世界……。”突然间,高峰眼神深邃而悠远,多了几分凝重的沉稳,即使他依旧没有完全的找回自己,却不再茫然,就在这时,豁牙张开了大嘴巴露出大黄牙,望着高峰的身后结结巴巴地喊道:“沙……,沙……,沙暴!”

    “沙暴?什么沙暴?”高峰不明白,又看到所有随侍全都惊惶失措,纷纷向周围的房屋冲去,猛地转身,一眼看到殷红天空多了一层东西,如翻滚的阴云般向这边席卷过来,在那层阴云中间,还有密密麻麻的小黑点飞舞翻滚,下一刻,围墙之上报警的金属敲打音便响彻部落。

    “跑啊!!!”惊恐的豁牙爆发出的怒吼严重走音,高峰却能听的明白,二话不说,转身就向他住的地方跑去,跑出三两步,豁牙抱着一堆装备,犹如高抬腿一般飞快从他身边冲了过去,能将性格散懒的豁牙逼成这样,可见那沙暴显然不简单,高峰心中一沉,猛地加快速度向前冲去,身后跟着零散的十多个少年随侍。

    三爪留下的身体刚劲有力,爆发力十足,每一次跑动,都能跨出让人惊讶的距离。

    更让人惊叹的是他们的速度,从小就作为勇士后背力量培养的随侍犹如一阵旋风,从狭窄的街道上跑过,在他们身边,一栋栋房屋纷纷关上房门,卡上窗户,只在缝隙中露出一双双惊惶的眼睛。

    跑动中的高峰大脑有些缺氧,身体能适应,但他的思维不能适应,有种恶心的感觉弥漫在心头,前面的豁牙也慢了下来,似乎也有坚持不住的迹象,这时一个少年随侍猛地推开高峰,超过他向前冲去,突然传来一声呼啸,人头大小的石头从天而将,宛如炮弹砸在高峰身边的墙壁上,炸开无数碎裂的石片。

    数十片碎石片犹如炮弹一般向四周溅射,在这瞬间,高峰下意识的扑到在地面上,险险躲过这许多的碎石片,就像在战场上躲避炮弹一般,而他身前身后的少年们却不懂得卧倒,瞬间被卷入碎石片中间,爆出一声声惨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