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嫡谋 > 正文 第41章 彩头
    小白河位于白鹤镇南郊,任家的马车驶抵时岸边的暖棚已经于前一日搭好,任家也已经派人在河面上竖起了无数彩棋,围出来一个广阔的空间,将闲杂人等都隔离在外。

    任瑶期等女眷下马车时,看到外头已经围了许多的看热闹的民众。还有一些半大的孩子用粗麻绳拖着木板拼成的平底小板车在没有被围起来的冰面上来回跑,或是穿着自制的冰鞋呼啸着来回,大声笑闹。

    任家的管家嫌他们太吵,派家丁去驱赶了几次,可是人一离开别的孩子又跑了回来,怎么也驱赶不尽。最后还是任家大少爷任益言发话说今日出府本就是为了玩乐,热闹些更好,才作罢。

    今日来的除了五老爷任时茂和五太太林氏,其余都是任家的小辈。五老爷夫妇在众人出行前说有事情要先去办,不与他们同路,所以暂时由大少爷任益言与大少奶奶赵氏做主。

    任瑶期与任家众姐妹都跟着赵氏去了暖棚,才一落座便见又有一行人走了进来,竟是那位轻易不出门的韩家小姐。

    任瑶期往外看去,果然看见韩家少爷韩云谦正与任益言,丘韫几人一边说笑一边朝这里走来。

    “咦?这位是?”东府的七小姐任瑶亭看着朝她们走来的韩家小姐疑惑地问道,她之前并未见过韩攸。

    任瑶音笑道:“这是韩家小姐,她的兄长与三表哥他们是云阳书院的同窗好友,所以表哥给韩家送了帖子。”

    韩攸笑着上前来见礼,大少奶奶赵氏安排她在任瑶音和任瑶期身边坐下了。

    “那日听表哥与大哥商量要给韩家送帖子的时候我还担心你来不了呢,还好你来了。”任瑶音朝韩攸友好地笑道。

    韩攸眼睛亮亮的打量着四周,听到任瑶音的话她有些羞怯地小声道:“上月接到你们的帖子,我,我母亲她正好病了,所以……这次是母亲与哥哥说动了祖母,我来能来的。”

    韩攸的解释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不过韩家的情况她们之前听韩攸提过,所以心里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不由得对她又多了几分同情。

    韩攸虽然因很少出门性子有些腼腆,却是温顺知礼,所以任家的几个姐妹与她接触了之后都不排斥她。

    众人坐着喝茶吃点心,外头的比赛却迟迟没有开始,大少奶奶赵氏解释说要等五老爷和五太太来。

    又等了许久,大少爷任益言一边派了人回去外头寻五老爷和林氏,一边宣布这边的比赛开始。

    这时候云文放,韩云谦,丘韫,任家的五少爷任益健四人穿着单衣出来了,几个婆子正往他们腿上绑绑腿和冰履。

    冰履是用铁制成的,以带子绑覆在脚上。

    “五弟他们要上场?”大少奶奶赵氏一愣,看向任家姐妹,显然她之前不知情。

    任家姐妹几个都面面相觑,倒是韩家小姐道:“在路上的时候我听丘公子与哥哥说,他们几人每人带一队家丁。”

    果然众人看到他们腰上绑了四种不同颜色的腰带。

    任家的几位少爷以前也是玩过这个的,不过从未亲自上场比赛。不过是看个热闹罢了。

    赵氏闻言有些着急,五太太和五老爷没来,这里就是她与大少爷作主。她很害怕若是出了什么事情她没有办法与任老太太和大太太交代。于是她急急起身去找大少爷任益言商量去了。

    任瑶玉撇了撇嘴,抱怨道:“大嫂就是胆小,什么事情都不敢做主。若是我娘在场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任瑶音皱了皱眉,轻声为自己的嫂子辩护:“大嫂也是担心表哥他们的安危,听说去年就有人因为冰嬉比赛摔断了脖子的。”

    大少奶奶赵氏也是出身名门望族,性子温婉,循规蹈矩。她与大少爷任益言新婚第二日去给任家的长辈敬茶,因外头下雨路滑,在上台阶的时候任益言不经意的当着众人的面扶了她一把,结果羞得她差点从台阶上摔下来,脸红了整整一日,半个月不好意思出房门。

    赵氏成亲两年,肚子一直没有动静,让她在任家更加的谨小慎微。好在任益言性子温和,夫妻两人一直琴瑟和谐。

    片刻后,赵氏有些沮丧的回来了,显然那边几位少爷不肯听劝一定要上场。

    任益键还穿着他那身行头跑了过来挤眉弄眼地拱手道:“各位嫂嫂,姐姐妹妹们,一会儿给彩头地时候一定要认准了我这条红色地腰封啊!都大方些,任家可就只有我出场了。”

    说任益健得意洋洋的在众人面前转了一圈,让大家看清楚他系在腰上地红色腰带。

    丘韫在一旁笑话他:“技不如人认输就好,照你这般做法,今日坐在这里的可大都都是任家人。”

    众人不由得都笑了,任意键脸上一红,做了个鬼脸跑走了。

    丘韫冲云文放眨眼:“我们要不要也学学那小子上去攀攀关系?不然待会儿没人捧场可如何是好?”

    云文放往女眷的方向看了一眼,视线在任瑶期身上微微一顿才又转开,扯了扯嘴角打趣:“好啊,输了你还要学他哭鼻子?”

    丘韫“噗哧”一笑,想起来他之前打趣任益健小时候下棋输给他,哭鼻子耍赖的事情。

    外头响起了敲锣声,这是比赛要开始了。几人都往外头走。冰面上已经列好了四队人,每队八人。

    首先是“抢等”,这一项比赛是不分队的。鼓鸣三声后所有人穿着冰鞋在河面上疾驰一个来回,最先抵达的那一人获胜。

    听到外头的欢呼声暖棚里的人也都坐不住了,纷纷涌到棚口处观看。今日没有长辈在场,连赵氏也轻松了许多,被任瑶玉强拉着去了。

    任瑶音见韩攸也很想去看,便主动邀请她一起,两人问任瑶期要不要去外头看,任瑶期摇头:“你们先去,我再坐会儿。”

    见任瑶华也没有走,任瑶期笑问:“三姐不去看看么?管家已经派了好些矿上的壮丁将外头围了,暖棚外还守了不少婆子,闲杂人等进不来的。”

    任瑶华平日里不是很好相处,任家的姐妹们三三两两的出去并没有人招呼她。

    任瑶华不知在想什么,闻言抬头。还没来得及回话就听见外头响起了一阵敲锣打鼓声,接着几个丫鬟每人捧着个笸箩来回穿梭着找众人讨要彩头。她们腰上分别系着红,黄,蓝,青四色腰带,分别代表着那四位少爷的队伍。

    在任益言和赵氏的带头下,众人纷纷解囊捧场。

    任瑶期转头吩咐雪梨道:“拿一角银子给那个红腰带的小丫鬟。”又问任瑶华道,“三姐呢?要选谁?”

    任瑶华对自己的丫鬟芜菁吩咐:“给五弟那个红腰带的。”

    雪梨与芜菁两人高高兴兴的去了。

    任瑶期见自己身后另外两个丫鬟都探头探脑,蠢蠢欲动的样子,便笑着道:“你们也去吧。这里有香芹她们伺候。”丫鬟婆子们也可以给些彩头,就当是讨个吉利。

    香芹是任瑶华的丫鬟,不过任瑶期身边的那几个丫鬟玩心重,闻言便兴高采烈的退下了。

    “你太纵着她们了!”任瑶华看不过去,皱眉道。

    任瑶期笑了笑,她身边的丫鬟暂时还是方姨娘给的那些,性子比较跳脱,以后大都要换出去的。

    这时候,一个系着青色腰带的丫鬟往这边来了,捧着手中的笸箩端正的行了一礼,目光在任瑶期和任瑶华两人身上一扫,之后看着任瑶期笑吟吟道:“奴婢是来给文公子讨彩头的。”

    任瑶期微愕,给谁彩头和给多少都是各人自愿的,怎么还有主动讨要的?

    一旁的任瑶华看了那丫鬟一眼,又皱眉看向任瑶期。

    任瑶期笑了笑:“我身边的丫鬟都看热闹去了,等下一场我让人给你送去。你是哪个院子的?我以前怎么没有见过?”

    那丫鬟抿嘴笑道:“奴婢是我家老夫人打发来伺候我家公子的,不是任府的人,因此五小姐才不认得奴婢。”

    想了想,那丫鬟又道:“彩头不过是讨个吉利,并不拘银钱,五小姐给别的也是一样……”

    她话还没有说完,任瑶华就沉着脸道:“即便你不是我们任家的丫鬟,难道府上没有教过你规矩吗?主子打赏用的着你来指手划脚!”

    *****************

    已完结文:

    [bookid==《名门闺杀》]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