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嫡谋 > 正文 第40章 出行
    任瑶期没有过多的纠结去不去冰嬉比赛的事情。

    这些天她不过是借口天冷很少出紫薇院,丘韫就当着众人的面提了她一句,若是刻意避开云文放和丘韫两人反而会引人注意。

    冰嬉是燕北人在冬日里常玩的一项活动,任瑶期虽然没有自己玩过,却也看过几回。

    她们这些女子不过是坐在岸边临时搭建的暖棚里观看。男子们则分成几队穿着冰鞋在结了一尺来厚的冰层的河面上竞技。

    当然观看之人也有各自出些彩头博哪一队的输赢,只不过出的都是些碎银子,且即便是押对了,那些银钱也是用来打赏那些上场的家丁仆从,没有真靠这个赌钱的。否则就不是风雅而是有辱斯文了。

    这日出门之前任瑶期先去了李氏那里,原本想着等与任瑶华一起请了安然后去乘车,不想任瑶华已经先一步去了荣华院了。

    李氏让周嬷嬷拿了一个绣花钱袋出来递给任瑶期道:“这里面是些碎银子,给你当彩头和打赏用的,你交给丫鬟收好了。”

    任瑶期接在手里,抬头冲着李氏笑道:“知道了,母亲。”

    出来的时候,任瑶期却是把钱袋又给了周嬷嬷:“我的月例银子一直在箱子里没动呢,加上年节收到的打赏少说也有两百来两。前几日父亲又给了我两张一百两的银票让我添置自己喜欢的书籍和笔墨。这银子还是嬷嬷收着吧。”

    周嬷嬷忙道:“这是太太让奴婢给小姐备的,三小姐也有呢,您还是收下吧。”

    任瑶期还是将袋子递了回去,温和地道:“我知道母亲是不想委屈我和三姐,我也不想辜负她的心意,所以之前当着她的面收下了。不过嬷嬷您是一直替母亲管着账的,紫薇院的情形你比我要清楚。母亲她要用钱的地方还多着。”

    李氏嫁进任家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嫁妆,每个月也不过是领着任家三十两的月例。

    好在任时敏每个月那三十两的月例银子在李氏回府之后又发到了她手里,而任时敏是不在意这点银子的,这钱他从来没有问李氏要过。

    任家不缺钱,任家的几位爷每年可以从外院的帐房支取两千以内的银子作为应酬费用。已经成亲的大少爷任益言每年也能支取一千两。

    只不过超过了两千两就需要从任老太爷那里拿到盖有他印章的批条。除了在京城的二房老太爷和四老爷,其他几位爷很少有需要任老太爷批条的时候,毕竟两千两银子不是小数目了。

    李氏每月六十两银子,除了要打赏下人还要时不时的补贴娘家,经常捉襟见肘。

    “五小姐……”周嬷嬷愣愣的看着任瑶期,眼睛不由得微红。

    这次回来之后任瑶期的表现太出乎她的意料了。任瑶期笑了笑,转身走了。

    从正房出来之后,经过西跨院的时候任瑶期想了想还是去了一趟书房。

    任时敏正坐在他的大书案后一边喝茶一边鉴赏几方他新买的砚台。

    见任瑶期推门进来,他放下了茶杯招手笑道:“瑶瑶快来看看,这几方澄泥砚是爹爹新得的,都是出自名家之手。”

    任时敏的笑容带着些小孩子的纯粹欢快,每次他得了好东西的时候都是这么毫不掩饰他的喜悦心情。

    以前任瑶期会暗自腹诽她这个爹爹太过洒脱淡薄,不通庶物,现在却不会如此。

    任瑶期上前与任时敏好好赏玩了一番砚台后问道:“今日我们府里有冰嬉比赛,爹爹不去么?”

    任时敏兴趣缺缺:“冰嬉有什么好看的?一群莽汉推来撞去的!有辱斯文!你要去?”

    任瑶期点头:“好久没有出门了,姐妹们都去。”

    任时敏从书案下的抽屉里翻出来一个檀木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两张一百两面额的银票递给任瑶期:“去找你母亲换成银裸子拿去当彩头吧,随便帮爹爹选一队。”

    任瑶期笑眯眯的接了,收到了自己的荷包里:“那我押红色腰带的那队好不好?”

    任时敏偏头认真想了想:“红色忒俗气,还是选白队吧。”

    任瑶期鄙视道:“就快过年了,谁家系白腰带啊?也不嫌晦气!”

    “那就蓝队?”

    任瑶期做了个鬼脸:“偏要押红队!我就喜欢红色!”说完就得意的起身走人。

    “小孩子就是任性,输了又要哭。”任时敏摇了摇头,满脸无奈的叹气道。

    出门的时候,任瑶期与四小姐任瑶音同乘一辆马车。

    前后几辆马车坐的都是任家的几位小姐,任瑶期还能听到后面那一辆马车里隐隐传来的任瑶玉叽叽喳喳的声音,以及嬷嬷小声劝阻她放下帘子的声音。

    相比之下,任瑶期这辆马车就安静的多了。

    任瑶音坐在马车上的小几后沏茶,动作熟练优雅,笑容沉静,摇摇晃晃的马车也没有让她的手有丝毫不稳。

    任瑶期撑着下颌坐在她对面欣赏她的动作。

    “之前表哥还特意问了一句五妹妹会不会去呢。”任瑶音用紫砂杯倒了一小杯茶递给任瑶期,微笑着道。

    任瑶期稳稳的接过,笑着朝她道了一声谢。

    任瑶音的表情温和与平日无异,任瑶期感觉不到她的话语里有半分不悦。

    任瑶期不知道任瑶音知不知道任家有将她作为与丘家联姻的人选,也不知道她对这件事情持有的态度。

    她前世与家中的几个姐妹来往都不算密切,任瑶音相比任家其他几个姐妹要好相处的多,虽然在老太太那里受宠,也没有因此在其他姐妹面前摆姿态,对谁都是一副好脾气,因此任瑶期与她算是走的比较近的。

    但是,也因此任瑶音在任家没有特别要好的姐妹。

    “哦?这倒是难得,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了。”任瑶期冲着任瑶音眨了眨眼,调侃了一句。

    任瑶音“噗哧”一声,笑嗔道:“你就爱顽皮。表哥想必是很少见你出来,以为你身体不适才特意问的。他这也是出于关心之意,你等会儿见了他还是道一声谢。”

    任瑶期扁了扁嘴:“知道了。”

    任瑶音摇了摇头,收敛了神色小声道:“五妹妹,别说三表哥在丘家身份尊贵,就是在我们任家也是备受长辈们看重,祖母更是对他如同自家孙儿一般。你与他交好,他待你友善,以后若是有事,他替你在祖母面前说一句好话抵得过别人说十句。”

    任瑶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多谢四姐姐提点,我知道了。”

    任瑶音笑着点了点头,将任瑶期面前地茶杯端了回去,将里面地温水倒在了小瓮里,换了一杯热的放了回去。

    任瑶期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心里却是在想着任瑶音与她说这话的意思。

    任瑶音这是在鼓励她与丘韫多接触,以得到任家老太太或者任家的重视?

    前一世她这么大岁数的时候确实是每日都在想着怎么让任老太太喜欢她这个孙女,也与任家其他同辈一样想与丘韫搞好关系。

    任瑶音这话说搔到了痒处。

    只是任瑶音这个时候与她说这些话……

    是因为她当真关心自己这个妹妹,还是有其他的什么心思?

    *******************************

    谢谢席德列斯,丑丑的暖冬,芝颜芝宇的打赏~

    感谢阿鎏娜娜的长评~

    也谢谢给文捉虫的几位好妹子~

    见有亲抱怨人物太多弄不清楚谁是谁,等我明日得空的时候给任家的人列一个人物关系表发到书评区。

    ^^~

    `眉南已完结文:

    [bookid==《名门闺杀》]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