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嫡谋 > 正文 第32章 上钩
    朱嬷嬷从任瑶期房里出来之后,见青梅和雪梨两个丫鬟正站在不远处的廊下,两人似乎正在小声争吵。

    朱嬷嬷眉头一皱,走了过去,压低了声音训斥道:“做什么你们!半点儿用处也没有,尽会胡闹!明儿我就禀了姨娘将你们卖出去!”

    青梅斜斜看了雪梨一眼,冷笑道:“就怕有人得了新主子几句好话,就不将旧主放在眼里了!人家可早就另攀了高枝儿了。”

    朱嬷嬷闻言狐疑地看了雪梨一眼。

    雪梨急的眼泪都要掉了:“嬷嬷您别听她胡说,奴婢没有……”

    “没有?没有怎么这些日子小姐去哪里都让你跟着,却独独将我谴开了?人人都说你雪梨与太太房里的喜儿一样都成了小姐的心腹!刚才喜儿走的时候还特意将你拉到一边说悄悄话,我来问你,你却不肯说!你们早就是一伙的了!”青梅咬牙,略略提高了些声音。

    雪梨急急辩解:“喜儿不过是夸我之前送她的那只荷包绣工好,想……”

    “呵,总算露了马脚了吧?你好端端的送她什么荷包?我整日与你在一块儿我怎么不晓得?你不就是背着我偷偷讨好那边吗?亏得我是个实诚人,被你这般耍弄”青梅撇嘴嚷道。

    “大晚上的,你鬼叫什么!”朱嬷嬷伸手在青梅胳膊上拧了一拧,青梅吃疼想喊,一对上朱嬷嬷那瞪过来的目光,忍痛将呻吟咽了下去。

    见青梅老实了,朱嬷嬷皱眉看向雪梨。雪梨咬着下唇,想要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什么。

    朱嬷嬷原本还想要问问,可是想着还有事情要赶紧去办便暂且按捺住了,只瞪着两个丫鬟道:“明日再找你们算账!还不快进去伺候小姐!”

    两个丫鬟都低头应了一声是。

    朱嬷嬷刚刚转过身去又调转头来问:“你们之前去后院要水,见到刘嬷嬷了没有?”

    雪梨低声道:“之前魏嬷嬷请诸位嬷嬷们喝酒,刘嬷嬷多喝了几杯被小丫鬟扶了回房休息了。”

    朱嬷嬷这才想起来,魏嬷嬷认为自己比那牛嫂子资历老,又有个成气的大儿子在煤栈里当二管事,因此以为自己当这个外事嬷嬷已经是十拿九稳,因此下午的时候就给院子里的人通了声气儿,晚上要请大伙儿吃酒。

    她今日因为要去外头办些事情就推脱了没有去,只接了魏嬷嬷一个三分的银裸子做茶钱,

    朱嬷嬷不由得在心理叹气:这魏嬷嬷怕是要白欢喜一场了。

    虽是这么想着,可是这事儿毕竟与朱嬷嬷干系不大,反正她茶钱也收了,且是魏嬷嬷自己主动给她的,万没有再吐出来的理儿。

    于是朱嬷嬷半点犹豫也没有就朝后院里刘嬷嬷的住处去了。

    路过后院一个供婆子丫鬟们当值的时候歇息的耳房的时候,隔着帘子有些许亮光和笑声从棉布帘子下的空隙里泄露出来,应当是魏嬷嬷她们吃了酒后在一起说话。

    紫薇院里并不严禁丫鬟婆子们私下里设宴席,毕竟谁都会有喜事。只是不允许因此而误了差事。喝酒也只允许喝不怎么会醉人的果酒,且还是限量的。刘嬷嬷估计是个酒量十分浅的,才会饮几杯果酒也上头。

    朱嬷嬷只站在耳房外的帘子边上侧耳听了一会儿,然后便看了看左右,抬步往刘嬷嬷的住处走去。

    刘嬷嬷此刻靠坐在床头被一个小丫鬟伺候着茶水,听见有人推门进来的声音她抬头一看,先是一愣,然后忙笑道:“是朱嬷嬷啊?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朱嬷嬷平日里与刘嬷嬷的死对头关嬷嬷走的近,因此刘嬷嬷与她的关系不过是一般。见她今晚不请自来,实在是有些纳闷儿。

    朱嬷嬷脸上挂着热络的笑,看了一旁伺候的小丫鬟一眼:“有些事情想要与你说说,便自个儿过来了,你可别怪我不请客自来。”

    “哪能啊。”关嬷嬷客气地笑了笑,对小丫鬟道,“你去小厨房看着灶台,今儿三老爷在正房留宿,晚些时候说不定会要热水。”

    小丫鬟应声下去了。

    朱嬷嬷转头看着丫鬟轻轻将房门带上了,这才笑吟吟的上前:“我今儿过来是有桩好事。”

    “好事?”刘嬷嬷不解地道。

    朱嬷嬷点了点头,越发凑近了些:“听说你之前也想要外事嬷嬷的差事?”

    刘嬷嬷闻言似笑非笑:“朱嬷嬷的消息倒是灵通。”

    朱嬷嬷摇头笑道:“你可别与我怪声怪气的,我今儿只问你一句,这差事你还想不想要了?”

    刘嬷嬷闻言狐疑地道:“朱嬷嬷这话是何意?不是说已经定了魏嬷嬷或是牛嫂子吗?魏嬷嬷的赢面儿当要大一些。”

    朱嬷嬷撇了撇嘴:“实话与你说了吧,太太打算先定两个外事嬷嬷下来,等年后再从这两个嬷嬷中挑一个正式接任。这牛嫂子是一个,另外一个……另外一个还未定。”

    刘嬷嬷一惊,微微坐直了身子:“此话当真?那魏嬷嬷……”

    “嗨,你管他那么多做什么?你只要告诉我你想不想当这分差。”刘嬷嬷摆了摆手,微微一笑,一脸的高深莫测,好像谁要这差事不过是她一句话的事情。

    刘嬷嬷琢磨了一会儿,有些怀疑道:“你有门路?”

    朱嬷嬷又是一笑,没有说话,却是一副默认的样子。

    刘嬷嬷这下考虑的时间更久了些,说实在的,新空出来的这个位子院子里的二等嬷嬷们谁不眼红?可是如今三太太回来了,这事儿最终还是得三太太定,偏偏她们与三太太的人都没有什么交情,就算是想要走走门路都没有法子。

    只是……

    “这话你怎么不与关嬷嬷说去?我记得你们两人关系向来不错。”刘嬷嬷也不是个笨的,仔细想了想就觉得有些不对。

    朱嬷嬷似是早就料到她有这么一问,不慌不忙地笑着道:“我即便是有些门路也是需要为主子考量的,关嬷嬷她是与我有些私交,可惜她家那侄儿实在是个扶不上墙的烂泥。你想必也知道,这外事嬷嬷的差事虽然很有些油水,偏偏我们三老爷是个求精的,到时候若是差事出了漏子我这个举荐之人可是要担责的,一般人我可不敢举荐。我瞧着满院子,除了魏嬷嬷的大儿子也就是你刘嬷嬷的二儿子有出息。”

    这话刘嬷嬷听着心理舒坦极了,对朱嬷嬷的防备也没有那么深了:“那魏嬷嬷……”

    朱嬷嬷但笑不语。

    刘嬷嬷想起来今日魏嬷嬷请大伙儿喝酒,朱嬷嬷没有去,想着是不是两人之间有了什么过节?又或者是朱嬷嬷的主子方姨娘对魏嬷嬷不甚满意?

    朱嬷嬷一直在注意着刘嬷嬷的表情,见她有些动摇,又好像有些疑虑,眼珠子转了转,突然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哎!罢了,我便与你露些底吧。你来我们紫薇院也有些时日了,应当知道我们五小姐在三老爷面前是最得宠的!而这后院之事虽说是太太做主,可是谁都知道只要三老爷一句话,太太从来不会说一个不字的。”

    刘嬷嬷琢磨着朱嬷嬷这一番话,似是有些了悟:“你是说让五小姐在三老爷那里……”

    “嘘——”朱嬷嬷装模作样地看了看四周,“你心里清楚就行了,不必说出来。”

    刘嬷嬷沉吟了片刻:“院子里的规矩我是知道的,想必嬷嬷你也需要打点一番,不知道需要多少……”刘嬷嬷做了个手势。

    朱嬷嬷十分欢喜刘嬷嬷的上道,故作迟疑了一番:“按理说我不应当开这个口,可是如你所料……这事儿我还需要打点打点。这个数如何?”朱嬷嬷比了个二十的手势,意思是要二十两银子。

    刘嬷嬷又沉默了许久,二十两银子不算少数,不过她也不是拿不出来,何况若是真能谋到这份差事,给三老爷办几回事儿钱就能回来了,连带着还能让家里的小儿子露一露脸。

    只是,这事儿万一不成……这银子……

    朱嬷嬷似是刘嬷嬷肚子里的蛔虫,当即笑道:“这样吧,你先给五两的定钱,等明日我办妥了这件事儿你再付余下的?这五两我也给你立个收据。”朱嬷嬷是空手套白狼,因此自信满满。

    刘嬷嬷一愣,觉得若是这样的话自然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若是最后事情不成她手里有收据,就连五两银子也能要回来。

    这便宜若是她还不占的话,那就白活了这么些岁数了,于是刘嬷嬷立马笑道:“朱嬷嬷心诚,我自然也是个爽快的,那就这么说定了。”

    朱嬷嬷掩嘴一笑,心下却是得意不已。

    刘嬷嬷下床来从自己的衣柜子底层翻出了五两银子,朱嬷嬷去唤了丫鬟取了纸笔印泥来,她不会写字,不过她们这些内宅婆子丫鬟之间暗地里银钱往来的字据自有一番术语符号,只要数字对上号,最后用按下手印就成了。

    两人最后分开之时,皆大欢喜。

    ***********

    谢谢okeeffe亲的扇子。

    感谢爱奈何,毛巾被被1986的打赏。^^~`

    [bookid==《名门闺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