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嫡谋 > 正文 第29章 爹爹的剑术
    “五小姐……”

    任瑶期顿住脚步,回头看去。

    周嬷嬷站在明间与左次间的门口轻声唤住了她。

    看了一眼左次间的内室,任瑶期朝着周嬷嬷打了个手势,周嬷嬷会意,轻手轻脚的跟着任瑶期走到了西次间。

    “母亲她向来浅眠,醒了一次她就再难睡着了。嬷嬷有话不妨就在这里说吧。”任瑶期。

    周嬷嬷看着任瑶期感叹的一笑:“五小姐,您……真的变了许多。太太很高兴,奴婢也很高兴。”

    任瑶期笑了笑,由此可见她小时候是多么让人头疼的存在?幼时的记忆她已经很模糊了,因为承载了太多的痛苦,她总是避免让自己想起。

    “嬷嬷可是有什么话想要与我说?”任瑶华已经先行回去,任瑶期想着周嬷嬷可能是有什么话想要单独与她说。这可是破天荒的一遭。

    周嬷嬷想了想,说道:“之前奴婢去净房查看的时候,在外头的雪地上发现了几行脚印。”

    “嬷嬷能分辨出来是谁的脚印?我记得中午的时候母亲曾要过两次热水。”任瑶期问道。

    周嬷嬷点头:“原本是不好分辨的,后院的粗使婆子们为了保暖穿的都是厚底的棉鞋,尺寸也比较大。丫鬟们大多爱好看不喜欢那粗笨的厚底棉鞋,又常在屋里伺候,所以宁愿受一些冻穿绣花棉鞋。可是刚刚奴婢在那些脚印中看到了一双靴子的鞋印。”

    任瑶期闻言感兴趣地笑道:“嬷嬷观察的倒是仔细,那您可是知道那靴子的主人?”

    周嬷嬷肯定的点了点头:“管着柴火的关婆子今日穿了一双鹿皮小靴子,因那靴子小了,不合她的脚,她走路的时候有些……丫鬟们暗地里笑话她的时候被奴婢听见了。”

    “关婆子?”任瑶期偏头想了想,依稀记得是个长的高壮的婆子,平日里与她房里的朱嬷嬷有些往来。

    “她女儿是九小姐房里的二等丫鬟。”周嬷嬷回来以后经过任瑶期的提醒,很快就将院子里各路人马的底细都摸清楚了。

    “九妹妹么?”任瑶期沉吟道。

    原本她就猜到今日来偷听的人定是与方姨娘那边脱不了干系,毕竟别的房里的人不会对她们母女之间的闲聊感兴趣。只是依着她对方姨娘的了解,方姨娘应该不会派个这么粗心的婆子过来明目张胆的听人墙角,八成是这个婆子想要讨好那边自作主张的。

    “嬷嬷之前怎么不说?”任瑶期问道。

    周嬷嬷闻言犹豫了一下,继而一叹:“五小姐,三小姐的脾气您是知道的。若是让她知道偷听的人是谁,她定是会闹出来。奴婢,奴婢还是怕她中了他人的圈套。所以想着还是暂时闭口不提,五小姐您虽然年纪小,却是知道轻重缓急的,加上您刚刚说要动手处理了那些人,奴婢就想着要告诉你知道,也方便您以后行事。”

    任瑶期点了点头:“我知道了,那便先不说吧。”接着又问道,“嬷嬷可知道这位关婆子平日里与谁不合么?”

    周嬷嬷有些惊讶的看了任瑶期一眼,见她只淡淡笑着,也看不出什么别的意味,便也没有急着多问,想了想点头道:“倒是有一个,就是后院管热水的刘婆子。”

    任瑶期原本也只是随便问问,毕竟周嬷嬷跟着李氏回来也没有几日,问她这些她不一定知晓,不过看来还是她低估了周嬷嬷了。

    “是侄女在五太太那里管账的那个刘婆子?”

    “对,正是她。这管热水的婆子平日里还能用热水从大方的丫鬟手上换些钱。管柴火炭火的婆子却因为府中对普通的柴火炭火都供应的足,上好的银丝炭却是管的极严,且下人房里都是禁用明火的,所以捞不到太多了好处。关婆子极为不满刘婆子这个从外院调进来的婆子得到差事比她好,经常在刘婆子找她要柴火的时候为难,两人互相看不顺眼。虽然两人一直没有大闹,但是院子里的人都知道她们两人不合。”

    任瑶期沉吟了片刻,对周嬷嬷点头道:“我知道了,多谢嬷嬷告知我这些。”

    她‘醒来’的时日尚短,虽然暗中打探了一下院子里的人,却不可能像周嬷嬷这样打探的这么清楚细致。

    见任瑶期说着话已经站起了身,周嬷嬷不由得问道:“五小姐,眼看着年关就要来了,您可有想好了法子?若是到时候任由三小姐闹的话,怕是我们紫薇院会吃大亏的。”周嬷嬷始终记得上次任瑶期分析的那些,不然她也不会任由那些人在紫薇院里杵着。

    任瑶期冲周嬷嬷一笑:“嬷嬷别急,说不定很快就需要您帮忙了。”

    周嬷嬷忙道:“小姐说的哪里话,有什么需要奴婢的地方,小姐尽管吩咐一声就是了。”

    任瑶期从李氏的正房出来,路过西跨院的时候发现里面传来了舞剑的破风之声,以及极有韵律的轻喝声。

    任瑶期的身子不由得一顿,她在西跨院的门外立了许久,直到身后的丫鬟冷的打了一个大喷嚏她才回过神来。

    “我去看看爹爹。”她轻声说了一句,似是自言自语。

    一走进西跨院,任瑶期便看见庭院中的雪地里任时敏手中拿了一把三尺长剑正舞得剑声如唳,宛若蛟龙。纯白的宽袖袍子随着他的剑姿飒飒翩飞,剑刃偶尔反出一道刺眼的雪光。瞧起来似乎是煞有其事。

    见任瑶期走了进来,任时敏挽了一个剑花收了剑势,有些自得的冲着任瑶期道:“瑶瑶,爹爹的剑术是不是又有进步了?”

    若是以前,任瑶期一定会顺着他的意思夸奖一番。

    可是任瑶期却仅仅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手中的剑,轻声道:“是很好看,可惜全是花架子。”

    任时敏不以为然:“小孩子懂什么?这次进京,连那些镖师见了我的剑术都只有夸的,与我对局了几次,都败在我手上。”

    任瑶期看着自己的爹爹,闭了闭眼,肯定的道:“爹爹,女儿不是骗你的。你的剑术只是一个花架子罢了,到了真正会武之人面前,不堪一击。”

    ***********

    眉南已完结文:[bookid==《名门闺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