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嫡谋 > 正文 第26章 观棋不语
    之前听闻任时敏说要去园子里的暖阁中品茶下棋,任瑶期便径直从游廊中出来,往通往花园的小径里走去。

    任家的花园亭台楼阁,水榭飞檐皆是南边的风格,虽然因为地利的原因,花园里许多的畏寒的花草不能成活,不过时令花卉也都是每季都有换的。所以园子一年四季都少不了花团锦簇。

    园子当中有湖心亭一个,那是夏日乘凉的好去处。不过因为那儿四周种的都是些春夏季的时令花草,秋冬时节的湖心亭入目不是枯荷残枝就是白茫茫一片,且四面透风,寒风刺骨,所以秋天一到,任家的主子们便都舍了亭子去了西北角坐落于梅林中的暖阁。

    暖阁虽然不大,却是烧有地龙,且四面窗户都是蒙的玻璃纸,能隐隐看见四周的疏影横斜,精致静雅。任时敏时常会来这里作画。

    任瑶期走近暖阁的时候里面寂静无声,任瑶期却依旧是脚步不停。

    “你们去那边亭子里候着吧,我与父亲说几句话就出来。”不远处的亭子里,两个丫鬟正围着一个碳盆烤火,看样子应该是分管这暖阁的丫鬟,被里面的主子谴了出来。

    见这边来了人,两个丫鬟起身,其中一个正想要迎过来,喜儿不等她们过来就笑着快步走了过去。雪梨原本想说什么,看了任瑶期一眼,想了想,还是行了一礼转身跟着喜儿去了。

    任瑶期抬手掀开了暖阁的帘子。

    暖阁当中摆着一个矮几,任益均与一个陌生少年分坐两端。任时敏打横坐着,手里拿着个小茶壶一边啜饮一边观战。三人不管是对局之人还是观局之人皆是全神贯注,连有人进来了都没有察觉。

    倒是蹲靠在一旁的任益均的小厮抬头看了过来,见任瑶期轻轻朝他打手势,他便又蹲了回去。

    这是任瑶期第一次正面看清楚这位传说中的韩家少爷。

    只见他外头毛皮披风已经脱下,身上只穿了一件袖口与襟口皆绣有兰草的白色袍子,乌发修眉,鼻梁高挺,嘴唇薄成一抿,微微偏头思索的表情认真沉寂,从她的角度看去能感觉到他微微垂下的眸子眼尾微扬。

    这是一个相貌出众的男子,且气质沉稳。

    似是察觉到了任瑶期的目光,他抬眸看了过来,狭长的眸子乌黑深沉如冬夜。

    任瑶期不动声色地垂眼,朝着他的方向福了福,然后目不斜视地走到了任时敏身边。

    任时敏这才看见她,不由得面带惊愕,却还是轻轻朝她摆了摆手示意她先不要出声,有话等棋局完了再说。观棋不语,且不可打扰下棋之人的思路,这是任时敏向来遵守的。

    任益均皱眉朝她瞪了过来,面色带着毫不掩饰的不快,又很快转过了头,不再看她。

    任瑶期便静静的立在任时敏身后,半点声气儿也不出的盯着面前的棋盘。

    任益均与任时敏之所以投缘,是因为两人爱好相近。除了喜欢吟诗作对,弹琴画画之外,还酷爱下棋,且两人都算的上是个中好手。

    可是,尽管如此,这盘棋任益均也是是露了败势。

    一刻钟之后,任益均长吁了一口气,投子认输。

    “我又输了!”任益均这么说着,语气却是没有半分不快。然后他转向任时敏道,“三叔,这家伙当真厉害,我三战三败,还是换你上场吧?你一定得杀一杀这家伙的威风!”

    韩公子低头一笑,默不做声地捡拾棋子儿。

    任时敏观战了半日,早就犯了棋瘾,有些跃跃欲试,他看向任瑶期小声商量:“瑶瑶,有事情能否等爹爹下完了棋再说?”

    任瑶期点了点头,任时敏便立即高高兴兴地与任益均换了座位。

    战局再次开始。

    任瑶期依旧是默不做声地看着,存在感级低。因此也没人觉得她站在这里碍事了。

    这次任时敏坚持的时间可能比任益均要久一些,只是最后依旧是铩羽而归,输了两个子儿。

    任瑶期看着最后的棋局,若有所思。

    再来一盘,结果也是一样,这一次任时敏输了三个子儿。

    任益均哈哈大笑,伸长了手去拍韩公子的肩膀,十分欣赏地道:“你小子,真不错!”

    任瑶期不由得微微一愣,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任益均笑,且还是开怀大笑。这一笑,他身上原本有些阴郁地气质历时烟消云散,少年人的活泼生气散发了出来,到是俊朗了几分。

    任时敏也目含欣赏地看着韩公子:“云谦,我认输!”

    任瑶期看着任家的两位男子,终于明白为何上一世从来不管后院之事的爹爹会突然心血来潮的操心起他女儿的婚事了,他是真心希望这位韩云谦给他当女婿的。在他眼里画好,字好,棋品好是他择友的标准也是择婿的标准。

    而几个女儿中任瑶华的年纪与韩云谦最为合适。

    “再来一盘?”任益均兴致勃勃的提议。

    韩云谦却是往外看了看,带着些歉意道:“时候不早了,我母亲和妹妹怕是已经回去了。今日就到这里如何?下一次我做东道,请二位过府品茶下棋。”

    任益均这人脾气很怪,他若是看你顺眼,就会对你十分容忍。相反若是你惹了他的厌,他便处处与你过不去。

    韩云谦对了他的胃口,所以拒绝了他的提议他也不见着恼,反而点头道:“如此也好,三叔您说呢?”

    任时敏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也不强求,笑着道:“那就下次再下,我今日得好好研究一下制胜之道才行。”

    韩云谦起身告退,任时敏也起身:“我陪你出去。”

    韩云谦忙道:“您是长辈,云谦怎能劳您相送?云谦还要去一趟老太太那里,告辞一番。”

    任时敏突然想起来女儿还在这里等着他,不由得有些犹豫地看了任瑶期一眼。

    任益均却是摆摆手:“计较这些虚礼做什么?云谦还能怪我们怠慢了他不成?我让多宝送他过去吧。三叔你坐下来与我探讨一下之前的棋路如何?”竟是一点也不见外的模样。

    韩云谦微笑着点了点头,又向众人作了一揖。

    “韩公子,多宝送您出去。”任益均地小厮上前来道。

    韩云谦跟着多宝走了,任瑶期静静的盯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了暖阁里,自始至终未发一言。

    “三叔,我们来将之前的棋局再复盘如何?”任益均跃跃欲试,一边说着,一边着手恢复棋盘,正是上一局任时敏刚露败势的时候。

    “瑶瑶,你找爹爹有事?”任时敏笑着问女儿。

    “三叔,有事情等会儿再说也一样。”任益均不满地瞪向任瑶期,十分不耐。

    任瑶期冲着任时敏眨了眨眼,然后蹲下身来帮着任益均复盘。

    任益均看了她一眼,见她没有差错,便也随她去了。

    任时敏哈哈笑着摸了摸任瑶期地头,坐到了任益均对面。

    “我记得,刚刚就是在这里三叔你开始输的。云谦那一着下的极妙!顷刻间就定下了半壁江山。”说着任益均落下一子,正是之前韩云谦的棋路,“三叔,再给你一个机会反败为胜如何?”

    任时敏托着小茶壶,摸着下巴琢磨了许久,正要落子,却见旁边突然伸出了一之纤细白嫩的小手,拿过他手中的白子儿,往棋盘上一放。

    任时敏一愣,没有反应过来。

    任益均却是生气了,正想骂人,眼睛在棋盘上一扫,双眼立即瞪圆了:“秒……招!”

    “那位韩公子当真那么厉害?”任瑶期撑着下巴做了个鬼脸,一脸的不服气的道,“我可不这么看。”

    ******

    [bookid==《名门闺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