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嫡谋 > 正文 第24章 见面
    李氏闻言更加惊讶。

    任瑶期任瑶期与任瑶华不同,她自幼不得任老太太的欢心,所以她最不喜欢去荣华院。

    平日里除了晨昏定省,她是能不去就不去。

    任瑶期知道李氏在想什么:“我正好要去找四姐姐,所以不过是顺便去看上一眼罢了,母亲不用担心。”

    李氏见她坚持,便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对任瑶华道:“华儿也一起过去看看吧?”

    若是以前,李氏绝对不会说这样的话,只是最近任瑶期与任瑶华姐妹两人的关系有所缓和,这是李氏与身边几个亲近之人有目共睹的。

    “不用了,我去去就回,三姐姐留下来陪您说话吧。”任瑶期一边说着一边往外去了。

    她心里有事,一路上只顾着带着丫鬟们埋头往前走。绕过九曲回廊,正要从花园拐过去的时候听到了花园里有几个男子的交谈声顺着风飘了过来。同时她还听到好几双靴子踩在雪地里的“咯吱”声越来越近。

    “三叔带了我们来园子不是说要亲自采梅花树上的雪煮茶吗?府里头梅树到是种了几颗,竟没有一枝开了的……咳咳……”一个少年的声音不满地抱怨道。

    “失策!失策!不过益均啊,不是三叔说你,你也应当多出来转转才是,总闷在房里没病也会给憋出病来了。”任时敏悠然道。

    “三老爷,您没瞧见三少爷他刚刚又咳嗽了吗?糟了糟了,肯定是出来吹了风着凉了,等会儿回去大太太定会揭了我的皮!少爷,既然没有梅花,咱还是回去吧?您得仔细着自己的身子!”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急急道。

    “??拢n僖?ツ睦锘孤值牡侥愎芏?芪鳎扛?摇??瓤取??鄙倌瓴宦?胤19鳎?从直豢人陨?蚨稀?p>  “少爷……”

    任瑶期听到这里,便明白了是此时是她爹爹和三堂兄在园子里。

    三堂兄任益均是大老爷的次子,有从娘胎里带来的不足之症,曾有相士断言他活不过十岁。这些年来大太太四处寻找补身的秘方,每日给他炖补汤,一日三餐只也吃药膳,可以说她这位堂兄是在药罐子里泡大的。

    如今任益均十六岁了,虽然小病不断,却也还活的好端端的。

    想着又是自己的爹爹将这位极少出门的堂兄拐了出来,还让他在雪地里吹冷风,任瑶期不由得一阵头疼。任益均若是真的因此得了什么伤风闹热的,大太太定是又会将这笔账算到他头上。

    任益均因为身体不好总是被拘在自己的院子里很少出门,加上家中上至老太太下到兄弟姐妹们都纵着让着他,让他养成了有些古怪孤僻的性子。他与同辈兄弟包括他的嫡亲兄长之间的关系都是淡淡的,唯独与任时敏这个三叔十分投缘。

    任瑶期记得自己上一世也不喜欢这个阴阳怪气,脸上从未有过笑容的三哥。

    直到后来,爹爹死后任家不敢将他的尸身抬回来。

    六月的烈日下她跪在荣华院的庭院里哭着恳求任老爷子和任老太太为爹爹收尸,最后差点中暑昏厥也没有让里面的人有半分动静。

    就在那时候任益均拄着拐杖阴沉着脸走了过来,拉起她就走。

    她昏昏沉沉跌跌撞撞的被他拉到了任家的“三省堂“,那里是供奉列祖列宗牌位的地方,是任家的祠堂。

    “你哭有何用?他们的心是冷的,血也是冷的。你应该这样……”说着,任益均举起手中的拐杖就将供桌上的十几个牌位一股脑儿地扫了下来。

    她当时吓得整个人都傻了,眼睁睁地看着他扔了手中的拐杖,疯了一般地往地上的牌位上踩踏,一边还破口大骂道:“吃着我们的供奉却任由子孙们遭罪,纵着任家那些龌蹉的人作践我们,这样的香火断了也罢!”

    她被他疯狂肆意的模样感染,想着父亲的死因,心中恨意升腾,爬起来捡起地上的牌位一个一个的狠狠地砸到了墙上。

    等任家其他人闻讯赶来的时候,地上只剩下支离破碎的碎木头。祖宗的牌位被他们砸得一个不剩。

    任老爷子气得差点昏厥,大老爷上前就给了任益均一个耳光将他打倒在地,大太太也吓得瘫倒在了地上。

    他却是冷笑着环顾了一圈众人:“全是我砸的!家法什么的也都冲着我来!反正任家的人命也不值什么钱!”

    那是她第一次意识到这个自幼就被当作瓷娃娃一般对待的三哥,其实并没有他们所想象的那么柔弱回不堪一击。

    任瑶期转身又走了回来,正想着要将他爹爹和任益均劝回去,却听到一个陌生的少年的声音。

    “没有梅花上的无根之水用泉水煮茶也甚好,我那里正好有一坛新运回来的惠泉泉水,不如我现在让人回去取了来。”

    任瑶期脚步一顿,

    她透过前面几丛海桐的枝叶往花园里看过去,与任时敏和任益均并排走着一位大概十五六岁左右的少年。她离得不是很近,又有树木遮挡,看不清那少年的长相。只知道他身形颀长,身姿如临风玉树,不同与任时敏广袖宽袍的洒脱出尘,他有一种少年人身上极其难得的内敛沉稳。

    任瑶期大概猜到了他的身份。

    这时候她身后又有脚步声响起,回过头去任瑶期看见任瑶华正沿着回廊走过来,见她站在花园边的入口处欲进不进,不由得皱着眉头看了过来。

    那边任时敏正提议去花园当中的暖阁喝茶下棋,任瑶期又回转身往回走。

    “你在那里站着做什么?”任瑶华往园子里看了一眼,显然她也隐隐听见花园里有人。

    任瑶期朝着她一笑:“没什么,刚刚好像听到了爹爹和三哥的声音。原本想过去打声招呼的,却发现还有旁人与他们在一起。我还是不过去了。”

    任瑶华便不再过问,带头往荣华院走。任瑶华又看了一眼花园的方向,才跟在任瑶华身后走了。

    荣华院里,任老太太的正房里正热闹。任瑶华和任瑶期进去的时候便看见除了任老太太,任瑶音和任瑶玉之外,还有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和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子。

    那妇人长相清秀面容却有不健康的蜡黄,身体好像带着病的样子。

    靠着她坐的那位女子长相与她相似,只是一双眼眸不似妇人的大,而是斜长的单眼皮。她肤色极好,白皙剔透,衬得唇色不点而朱。

    都说一白遮三丑,可况她本身就不丑,因此瞧着十分水灵。

    “你们怎么过来了?”任老太太见任瑶华和任瑶期走了进来,有些惊讶。

    “我是来找四妹妹的。”任瑶华笑着走过去朝任老太太行礼。

    任老太太闻言便也不再追问,至于任瑶期是为了什么来,她更是不关心。

    “这是老三家的两个女儿,”任老太太对韩太太道,然后又吩咐姐妹两人:“韩家太太和韩家小姐。你们以前没有见过,过去见个礼吧。”

    任瑶华和任瑶期两人上前与韩家母女见礼。

    “我听肖大姑提起过,任家的小姐果然个个都出挑。今日一见果然没错。”韩太太笑着一手一个将任瑶华和任瑶期拉起来,打量着道。

    肖大姑这种人缘广会来事的人,对别人提起她的那些主顾向来都是只说好话,不会说不好的,

    任老太太笑道:“还是韩家姑娘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

    眉南已完结文:[bookid==《名门闺杀》]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