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嫡谋 > 正文 第18章 归人
    五太太自出生到现在,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如今被个她从未看上眼的妾给摆了一道,她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当即便怒气冲冲的跑到了荣华院里找任老太太告状。当时,任老太太正与肖大姑用午膳。

    五太太可不管那么多,闯进来后就开始哭闹,控诉方姨娘包藏祸心为了让自己的女儿出头,设计了任瑶玉。最后还将静坐一旁的肖大姑也一并骂了进去。

    任老太太当即就沉下了脸色:“放肆!谁允许你没大没小随处撒泼的?任家的脸全给你丢尽了!给我滚回去!”

    林氏还从未见过对她这般疾言厉色的任老太太,愣了愣之后就开始哭。

    这时候大太太得到消息赶了过来,将林氏拉到一边劝慰。

    肖大姑面色尴尬的起身告辞,老太太十分恼火林氏的不识大体,在外人面前让她丢了脸面,说了几句场面话挽留了肖大姑几句之后,才朝桂嬷嬷使了眼色让桂嬷嬷送肖大姑出门。

    桂嬷嬷看懂了老太太的意思,小声吩咐了大丫鬟金莲去拿银子,然后陪着笑脸送肖大姑出去。

    等人一走,任老太太就发作了:“是我平日纵你太过了才让你这般没了分寸!从今日起你给我去祠堂里跟玉儿一同闭门思过!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出来!”

    五太太委屈的不行,她之所以在任老太太面前这般放肆是因为任老太太平日里待她跟待女儿似的,偶尔她任性那么几次,任老太太还会为她在妯娌和晚辈们面前遮掩。

    她母亲林大太太曾经提醒过她多次,让她长点心眼,婆婆再好都不可能是亲娘,让她在婆家谨慎些行事,她向来不以为然。

    “娘,若不是方雅茹那个贱人设计我家玉儿,我怎么会急?”五太太语气软了些,哭着道。

    任老太太却是气得拍桌道:“什么贱人?就算她没有嫁到我任家来也是你表姐!你说方氏陷害了玉儿,可有人证或物证?玉儿却是已经自己承认了那布偶是出自她之手!”

    五太太语塞,她确实是拿不出证据的。

    可是她与方雅茹打了二十几年的交道,她比长辈们更了解方雅茹的为人。若是说这次的事情方雅茹没有掺合,她是死也不信的。

    凭什么别人都倒了霉,就她得了好处?这种桥段在她方雅茹的生命中重复上演了无数次,她就是凭着不断的将别人踩下而上位的。

    “让人将桌子撤下去,我不吃了!”任老太太见她不说话,认定她是胡搅蛮缠,十分火大。

    大太太见那一桌子素菜基本上还未动过,便陪着小心劝了几句。

    那边五太太却是不甘心道:“娘,你关我去祠堂我没有怨言。可是玉儿她身子骨弱,能不能先让她回来?至于您说的证据,我……我暂时还拿不出来,不过我会让人去我娘家让我娘派个厉害的婆子过来,那布偶有没有人动过手脚我就不信查不出来!”

    任老太太额角青筋一跳:“老大媳妇!把她给我关到祠堂去!谁要是敢没有我的允许私自出府,一旦发现,乱棍打死!”

    “娘——”

    大太太忙上前去将林氏拉住,小声道:“五弟妹,你怎么这么糊涂?虽说你曾是林家女,如今却已为任家妇。有道是家丑不可外扬,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娘家人插手?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娘家你在婆家受了委屈吗?”

    大太太看了老太太一眼,又道:“再说了,你娘家的长辈们自然都是千好万好,可是……那些婆子们却不见得个个儿都好。你还记得以前你身边的那个陈嬷嬷吗?”

    林氏一愣,似是想起了什么,脸上一白。

    林氏作为林家最受宠的女儿,出嫁的时候身边怎么会少得了厉害的陪嫁婆子和丫鬟?这个陈嬷嬷就是她娘当初千挑万挑给她挑出来的。

    陈嬷嬷也着实是能干,她所知道的关于方姨娘的那些事情也都是从陈嬷嬷口中听来的。

    可是几年前,这个陈嬷嬷却是被发现偷汉子,还曾悄悄放了男人进内院偷|欢。这件事情差点连累她也名声扫地,最后还是任老太太使出铁血手段帮她善的后。也是因为那次,她身边的几个婆子和丫鬟不是死的死,就是卖的卖。

    林家也因为这件事情理亏,而不敢再送人过来。

    好在让任老太太对她十分疼爱,她在任家也没有吃过什么亏,所以林家便也放了心。

    如今听大太太提起这桩事情,林氏自然是满身的不自在,也不敢再说要回娘家搬救兵了的话了。

    “还杵在这里做什么?我的话没听见吗?”任老太太冷着脸赶人。

    “是,娘。我这就带五弟妹出去。”大太太恭顺地道,接着又拉了憋屈的五太太往外走。

    正当这时,桂嬷嬷匆匆跑了回来,满脸欢喜地道:“老太太,三老爷和五老爷回来了!马车已经到了门口了!”

    任老太太脸色好看了许多:“老三回老五回来了?不是说被大雪阻了路,要耽搁几日的么?”

    大周朝不禁商户出身的人参加科举,任家的二老太爷年轻的时候曾想过要科举取士光耀门楣。可惜屡试不第,最后也不过是中了个秀才。

    好在到了他这一代,任家也不缺钱,任老太爷便使了不少钱让弟弟谋了个官身,虽然没有正经的差事,却也成为了燕北设在京城的一个大商会的会长。

    二房老太爷的大儿子任时远在任家排行第二,留在了白鹤镇伺候母亲,排行第四的小儿子任时序则与二老太爷一同在京,娶的是一个五品京官的嫡女,并在岳家的帮助下谋了一分内务府采办的差事。

    大房的五老爷任时茂每年都有几个月跟着自己的叔父在京城,学一些官场上的应酬往来。

    三老爷任时敏算是任家的一个异数,他不喜经商也不爱做官,却只对吟诗作画弹琴舞剑之类的高雅之事感兴趣,自比魏晋风流名士。他这次进京是去参加京城五年一次的画会的,已经离家半年。

    今日兄弟二人结伴而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