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嫡谋 > 正文 第15章 布局
    芜菁的话让任瑶华面色微冷。

    “是什么人?”

    “那六安家的是不久之前从庄子上来的,她与外院门房当值的徐婆子是妯娌。”

    “门房的徐婆子?”任瑶华一愣,愕然道,“莺儿的婆婆?”

    芜菁点头:“正是她。六安家的今日带进来的那条狗正是从徐婆子那里借来的。”

    任瑶华闻言,脸上神色变幻莫测,突然她转头瞪向了任瑶期:“竟还真让你猜对了!如此一来,五婶婶她想不怀疑我也难。”

    “这层关系五婶婶也很快就能查到。”任瑶期笑了笑,看向任瑶华。

    任瑶华眼眸微眯,迈步在屋子里走了几步。

    “莺儿与她婆婆关系如何?”任瑶期没有任瑶华那么焦虑,反而打探起了不相干的事情。

    芜菁忙道:“奴婢那日听朱儿姐说莺儿姐运气不错,她公婆对她很是看重,她家男人也是个老实本分的。莺儿姐在家中向来是说一不二的。”

    “说一不二?”任瑶期微微挑眉,仔细咀嚼着这几个字。

    “呵!”任瑶华冷笑,“好一个说一不二!”

    任瑶期睇了任瑶华一眼,笑道:“若非如此,这赃要如何栽到你身上来?定然是你暗中指使了你以前的侍女动员了她的家人来给为你出头。”

    “现在要如何?总不能眼睁睁让那贱人得逞,躲在暗处渔翁得利吧?”任瑶华咬牙道。

    “办法么……自然是有的。”任瑶期想了想,缓缓道。

    任瑶华瞪了过来。

    任瑶期从正房出来之后,将朱嬷嬷叫了来。

    在李氏和任瑶华去庄子上的时候,这紫薇院里最大的管事嬷嬷就是朱嬷嬷,这让她着实风光了一阵子。

    可是自从任瑶华回来之后,这紫薇院里的事情她便是一点儿手脚也插不进来了。因此这几日,朱嬷嬷的日子也是极为不好过,她甚至还想过要去求方姨娘。

    只是方姨娘这几日不见人,听说是染了风寒,身子不适。

    “嬷嬷怎么无精打采的?”任瑶期打量了朱嬷嬷几眼,皱眉道。

    朱嬷嬷看了看左右,凑到任瑶期身边,一把鼻涕一把泪:“哎哟!小姐您是不知道啊!这几日奴婢的日子也不好过!那三小姐她看您不顺眼,对待咱们这些终于您的奴才哪里会有好脸色?就说昨日吧,管事新从库房里搬了几个梅瓶出来,奴婢瞧着其中一个天青烟雨色的是您曾经想要来摆到厅里,冬日里插梅枝用。可是管事说这梅瓶是找出来给三小姐的。奴婢好声好气的求了几次,最后却被三小姐身边的几个刁钻的丫鬟给羞辱了一顿!奴婢这张老脸哦……”

    任瑶期火冒三丈:“岂有此理!任瑶华当真欺人太甚!”

    朱嬷嬷偷偷看了任瑶期一眼,见她果然是怒容满面,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她听院子里的丫鬟说,这几日三小姐与五小姐的关系并不像以前那样剑拔弩张了。可是她是最清楚任瑶期的性子了,尤其是在还挨了任瑶华一个巴掌的情况下,是怎么也不可能咽下这口气的。

    “可不是嘛!小姐您也是夫人嫡出的,可是到了三小姐那里,您连个庶妹都不如!”

    任瑶期想了想,突然笑了。

    朱嬷嬷一愣,有些莫名其妙:“小姐?”

    任瑶期朝朱嬷嬷招了招手,朱嬷嬷将耳朵凑近了些。

    “嬷嬷你放心,我这就帮你出这口气!原本我还想看在母亲的面子上忍她一忍的,不想任瑶华她才回来几日就这般嚣张,对我也是想打就打想骂就骂,我是不想再忍她了,定要将她再弄到庄子上去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朱嬷嬷面上一喜,忙道:“那小姐您有法子了吗?”难怪这几日都没有闹起来,原来五小姐是在找机会。

    任瑶期点头:“这是自然。我今日发现了任瑶华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朱嬷嬷一愣。

    任瑶华笑了:“你知道今日祖母院子里发生的事情吧?八妹妹被禁足了。”

    朱嬷嬷想了想,小心道:“听说是八小姐身边的两个丫鬟将脏东西带进了内院?”

    “其实根本就不关八妹妹的事,这是任瑶华在背后捣鬼!”任瑶期一口咬定。

    朱嬷嬷眼珠子一转:“小姐此言当真?”

    任瑶期斜了朱嬷嬷一眼:“自然为真,我是听说今早那个污蔑八妹妹的婆子是任瑶华的人。只要我去将这事儿告诉五婶婶,你猜五婶婶会饶了她吗?她才回来就做出这种陷害姐妹的事情,祖母定是会将她又打发到庄子上去的!这一次她想再回府,那可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朱嬷嬷琢磨了一会儿,想着以五太太的性子,确实是不会让任瑶华好过。

    “小姐说的对,弄走了五小姐,这院子里还是您最大!”

    于是,任瑶期带着朱嬷嬷去了五太太的院子。

    五太太刚从祠堂偷偷看完任瑶玉回来,正在为怎么把女儿弄出来的事情发愁。听闻任瑶期过来的消息,还有些奇怪。

    等任瑶期行完礼毕,五太太也懒的与她寒暄,直接道:“你到是稀客。”

    任瑶期知道五太太自来就不喜欢她们,便开门见山的将自己之前对朱嬷嬷的话重复了一遍。

    果然,五太太愣了愣之后,恨的咬牙切齿:“任瑶华!她竟然敢!”

    任瑶期与五太太同仇敌忾:“她有何不敢的?您不知道,自从她回来之后,我可被她给欺负掺了!平白无故打了我一巴掌不说,今日又将我叫过去狠狠教训的一顿!我任瑶期与她势不两立!”

    五太太见她比自己还激动,倒是冷静了些,看了她一眼道:“可是,任瑶华为何要这么做?”

    “自然是为了将八妹妹赶出荣华院,她自己住进去!”

    五太太皱眉,摸着茶杯沉吟了片刻:“这些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任瑶期闻言似是有些犹豫,悄悄往朱嬷嬷那里看了一眼,朱嬷嬷朝她鼓励的眨了眨眼,任瑶期轻咳一声道:“哦,这个……这个是我自己从任瑶华的丫鬟那里听到的。”

    她们主仆这番互动看在五太太眼里却是让她有了别的想法。

    五太太想着,莫非任瑶期这话其实是从朱嬷嬷那里听来的?

    “这是你身边的朱嬷嬷?”五太太的目光再朱嬷嬷身上转了几圈。

    朱嬷嬷忙低头做恭谨状。

    任瑶期点头,有些没心没肺:“五婶婶若是有什么话尽管说,朱嬷嬷是我的心腹,平日里没少帮我的忙。”

    五太太闻言却是笑了笑,低头喝了一口茶,不置可否。

    这朱嬷嬷是谁的人,任瑶期不知道,她可是知道的。

    “五婶婶?你什么时候去祖母面前揭露任瑶华呀?”任瑶期急切地道。

    “哦,这个……先不急,我还得去查证一番。”五太太敷衍道。

    任瑶期又看了朱嬷嬷一眼,然后道:“对对对,事关重大,确实是要自己去查一查才好。这个六安家的是莺儿的婶婶,莺儿又是我娘的人,以前在紫薇院的时候最是听任瑶华的话了,这事儿你随便一打听就能打听出来!”

    五太太听着有些漫不经心,却是问起了别的事情:“我许久没见到你姨娘了,她最近在忙什么?”

    任瑶期道:“姨娘她这几日病了,一直没有出门呢。”

    五太太笑了笑,有些意味深长:“哦……又病了啊?这到像是她的性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