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争霸天下 > 第一卷 帝国的边城 第四十一章 三人行 五人也行(下)

争霸天下 第一卷 帝国的边城 第四十一章 三人行 五人也行(下)

    更新时间:2013-03-19

    (求大家收藏本书)

    第四十一章三人行五人也行(下)

    马车前行,铜铃叮咚。

    看着车厢上挂着的那个铜铃,项青牛有些欲哭无泪。他现在更加确定这个黑衫少年不是什么好人,就算不是修罗道降临人间的恶魔也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蛋。在得知自己是暮山观的人,得知自己在暮山观有几千两银子的积蓄之后。那个家伙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自己身无分文,强行搜身在发现他身上只有一个铜铃之后,竟是连这不值钱的东西也掠夺了去。

    他本以为碰到一辆马车是自己的运气,现在才知道是噩梦的开始。

    “那是我吃饭的家伙。”

    他委屈的看了方解一眼,试图把那个挂在马车上的铜铃要回来。

    “还不如说是你骗钱的家伙。”

    方解白了他一眼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那是做什么用的,一般在消息比较闭塞的地方,穷乡僻壤,你一手拿着个布幡,一手晃荡这个铜铃,还要喊几句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对不对?”

    项青牛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没说过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我一般都喊前知一千年后知一千年的。”

    “佩服!”

    方解抱了抱拳:“这铃铛就当你的饭费好了,挂着一路上摇摇晃晃的也解闷。对了……你说你也去帝都,你去做什么?”

    “我要去演武院。”

    “啊?你也去演武院。”

    项青牛一怔,看向方解问道:“你的意思是,你也是去演武院的?不然你为什么用了一个也字?”

    “我不是!”

    方解摇头道:“不过我有一个朋友就在前面襄城城外等我,结伴去帝都。他是今年参加演武院考试的考生,而且是世家大户出身的啊。世家就意味着有钱,有钱就意味着一路上吃喝不愁了。”

    “那可太好了!”

    项青牛瞬间忘记了自己之前的担忧和害怕,立刻睁大了眼睛对方解认真的说道:“你知道我去帝都是做什么的么?我谅你也猜不出来。”

    方解看着他笑呵呵的说道:“你还没说你是不是确定我是个死人?是不是确定我是修罗道越界过来的?如果你真的确定的话,你就不应该在我面前这么得瑟啊……你信不信我显露出真身,一口吞了你?”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否真有六道存在。”

    项青牛讪讪的笑了笑回答道。

    方解微怒道:“那你刚才那么害怕!”

    项青牛道:“这是道祖留下的说法,道祖功参造化,那么高的修为那么深的智慧,想来不会胡说八道的吧?既然道祖说有,想必还是有一定道理。”

    方解哼了一声:“道祖佛祖都不过是神棍罢了……你去帝都到底干嘛。”

    “我是监考!”

    项青牛挺起胸脯说道:“我是这次演武院招生的监考!”

    “哎呀”

    扑通

    项青牛被方解一脚踹在屁股上,他哎呀一声从马车上掉了下去,极没有高手风范的脸落地,肥硕的身子在官道上砸起一片尘烟。落地的一瞬间,如果能用慢镜头回放的话,就会发现他脸上的肥肉如波涛般荡漾开来的美景。

    这个在道门身份仅次于清乐山萧真人的胖子忍不住怒骂了一声,然后爬起来扭着肥-臀一撅一撅的又追上来。看他胖的离谱,可跑起来倒确实不慢。没多久追上马车,从车厢后面又爬了上来。

    他本想钻进车厢里,可忽然想到车厢里还有一个美艳如妖精的女子,而且还是一个有一双雪白雪白的大腿,纤细纤细的小腰的女子。一想到这个他就吓得一激灵,又自己跳车跑到马车前面,撅屁股把方解往一边挤了挤坐在他身边。

    他一上车,拉车的那驽马立刻痛苦的呻吟了一声。

    “你要是知道你踹了什么人的屁股,你一定会后悔。”

    方解冷哼一声道:“你真贱,踹你下去自己还爬上来。”

    项青牛看着方解认真的说道:“如果让人知道我是今年演武院的监考,你能想象会有多少人上赶着用八抬大轿抬着我走吗?你能想象会有数不清的钱财珠宝堆在我面前你这马车都装不下吗?你能想象帝都城里纵然是三四品的大员见了我也会毕恭毕敬的模样吗?我坐你的马车还真是给你面子……哎呀!你又踹我!”

    扑通

    方解看着那肥硕的身子第二次落地,忍不住鄙视道:“老子虽然也坑蒙拐骗,但老子也不敢吹这么大的牛-逼。你要是演武院的监考,老子就是演武院的院长周半川!”

    胖子极艰难的第二次爬上马车,拍打着身上的尘土忍不住哀求道:“我就搭个顺风车,你就不能懂点好客之道?”

    “你不吹牛-逼就不踹你。”

    “唉……为什么你就不信呢?”

    项青牛托着腮帮子,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表情有些凄苦:“当初我在江淮道的时候,说自己是道祖转世都没人怀疑。那么大的谎话都骗了不知道多少人,如今说实话,反倒被人揍……这他妈的什么世道啊。”

    ……

    ……

    襄城东十五里送客亭

    方解看着面前这个面色有些阴沉,负着手站在亭子外面的中年锦衣男子心里忍不住有些不踏实。这个中年男人的身上透着一股上位者特殊的气势,虽然相貌说不上有多威严,但确实带着一种压迫感。

    这个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有些冷的扫过众人就让人觉着不舒服。

    四方脸,胡须修理的十分整齐,看起来四十几岁的人,除了小腹微微隆起略显发福之外,竟是保持了不错的身材这殊为不易。虽然他现在身上没有大隋的实缺官职,但却有着一个县侯的爵位。

    这样的人,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永远高高在上。

    所以当方解看到这个中年男人眼神中淡淡的轻蔑的时候,没有一点反感。方解曾经说过,狗眼看人总是低的。但他的脸上还是保持着看起来很真诚的尊敬,然后拱手俯身行了一个晚辈的大礼。

    “见过前辈。”

    “前辈?”

    中年男子微微一怔,随即摇头道:“你是略商的朋友,而且昨夜里帮了他不小的忙,说起来也是我崔家的恩人,若是你不嫌弃,就叫我一声伯父。”

    不等方解客气,中年男子继续说道:“昨夜里的事略商已经都仔细跟我说过,这件事你们虽然做的草率但终究是逼不得已。我崔家在襄城虽然算不得什么名门望族,但也不是任何一人想要欺凌就能欺凌的。”

    “略商要去演武院参加考试,这件事不可耽搁。你们是旧识,而且是至交,一同上路也有个照应,我也少了几分担心。”

    他摆了摆手,随即有几个仆从牵着几匹高头大马走了过来。

    中年男子看了看那有些破旧的马车微微皱眉:“既然是参加演武院的考试,自然还是骑马好些。不然到了帝都之后让人觉着你们过于安逸懒散,这不好。这几匹马送给你们,我再安排几个身手不俗的下人沿途保护,一应吃喝用度都会有人安排。”

    他回头看了一眼崔略商道:“你自幼性子散漫,我本对你不抱多大的期望。本打算待你沉稳下来之后,将家族的田产土地都交给你打理也就是了。但你姑姑卖了那么大一个面子,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才帮你将演武院考生的名额拿下来,你总不能辜负了她对你的慈爱关护,这次去帝都……尽你全力,不要让你姑姑失望。”

    崔略商连忙垂首道:“孩儿知道了。”

    崔家的家主崔右冷哼一声道:“你姑姑如今已经晋位贵妃,这件事李家刘家的人都知道,所以才没人捣乱,李家那小子和刘家那个败类只怕还没听说,不然怎么会生出这般凶恶白痴的念头来?你不必担心襄城这边的事,我倒是要看看谁能把我崔家怎么样!”

    “父亲,让你辛苦,孩儿不孝。”

    崔略商垂着头说道。

    “去吧,何必做这般小儿女的姿态?演武院要的都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不是扭扭捏捏的人。”

    说完这句话,崔右转身打算离开。走出去三四步之后,忽然又转身看向方解问道:“少年,你叫什么。”

    “方解,字觉晓。”

    崔右点了点头,看着方解平淡但语气认真的说道:“我崔家会记住这个名字。”

    说完这句话之后再次举步欲走,项青牛却不乐意,跳过去拦住崔右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你问那小子姓名,为什么不问我的?”

    崔右略微不满,但没有表现出什么:“请问这位道长法号是?”

    “没有法号,但这没关系……我告诉你,但你也不要被吓着。做好准备了吗?那你听好……我是今年演武院招生的监考,陛下特意派钦差请我去帝都的。”

    听到这句话,崔右的嘴角眉头都忍不住抽搐了几下。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招手把仆从叫过来要了银子,挑了最小的一块放在项青牛手里:“道长半路买茶吃,犬子考演武院的事就拜托你了。告辞……”

    项青牛看着手里的银子,忍不住就要发作。

    方解一个箭步跃过来捂着他的嘴,连拉带拽弄到马车上。

    ……

    ……

    “这位崔公子,你知道我去帝都是做什么的么?”

    项青牛坐在马车上,看着一边骑马同行的崔略商说道:“如果你知道我的身份,我保证你会吓得从马背上跌下去。”

    崔略商看了一眼项青牛,又看了看还在兴奋于骑马乐趣的方解。方解虽然是樊固斥候,但樊固城里只有四五匹战马,除了执行任务之外谁也不许碰。他一直喜欢纵马而行的感觉,此时能有一匹属于自己的马确实有些高兴。

    “身上带银子了吗?”

    方解问崔略商。

    崔略商点头道:“家父知道我大手大脚的惯了,自然备下不少银钱。不过钱财都在那几个仆从身上,我身上没多少。”

    方解道:“封一两银子的大红包给这位道长,他会保你考进演武院。”

    项青牛瞪了方解一眼,看着崔略商客气的说道:“银子就不必了,既然我身为今年演武院的监考,自然要遵守朝廷的法纪,断然是不收贿赂的。不过看你面相不俗,骨骼清奇,将来必成大器,这样,以后你每天管我酒肉,我白送你一卦如何?”

    “好啊”

    崔略商点了点头,心说反正自己也是要吃饭的,既然同行就是缘分,多交一个朋友也好。

    项青牛满意的点了点头,靠在马车上闭上眼休息。

    方解看了看大犬,看了看项青牛,看了看崔略商,马车里还有一个此时肯定又露着一双美腿睡觉的沐小腰,队伍越发的壮大,此去帝都也不会寂寞了。想到此处忍不住心生感慨,舒展了一下筋骨朗声道:“古人云……三人行……五人也行……”

    崔略商诧异道:“不是三人行必有我师么?”

    方解道:“三人行必有我师,五人行必有白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