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争霸天下 > 第一卷 帝国的边城 第三十四章 两不相欠
    更新时间:2013-03-15

    第三十四章两不相欠

    方解装作歉然的看了一眼崔略商,然后一个箭步跳过去,拉开长袍将崔略商挡在身后压低声音道:“崔公子快转过头去,别让她们看到你的摸样。这该死的马早不惊晚不惊,非得在这当口惊了,畜生就是畜生!”

    崔略商没看到方解对大犬使了眼色,感激的看了方解一眼迅速转身将裤子提了起来。此时他臊的脸色通红,烫的几乎可以煨熟一颗鸡蛋。他出身陇西崔家,虽然不似博陵崔家那般名声显赫,可也是陇西数得上的望族。一出生就受到良好的教育,从不曾干过这样丢人的事。

    初始脱裤子时候的刺激荡然无存,剩下的全是羞愧惊慌。

    他一边提裤子一边还忍不住懊恼的想,那些如花似玉的美人儿若是看清了自己的摸样可怎么办,这事若是传了出去自己在襄城可还怎么混?这件事若是被同窗们知晓,只怕在人前就休想再抬得起头了。

    越是想,越是恼火。

    心里悔着千不该万不该受了这少年的怂恿,不然怎么会如此丢人?可这少年第一时间跑过来挡着自己,非但没有落井下石反而让自己快些转身,这人倒是还讲几分义气。

    他虽然出身世家,也说不上愚笨,可从小就不如其他兄弟灵活聪慧,看事情极单纯,这样的人在世家中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正因为没什么城府,虽然他是家里嫡出的孩子,可他父亲一直也不怎么喜欢他。

    他从小与他父亲关系也不如何融洽,父亲逼他读书写字他越发的叛逆。最后他父亲也几乎放弃,随他性子去了。他和襄城里几个世家出身的公子关系不错,可那几个人哪里是真心实意的与他交朋友,不过是拿他当冤大头,十次喝花酒倒是有九次他来结账。

    他心里念着方解讲义气,又怎么会知道就在他转身提裤子的时候,方解却悄悄挪动了半步,将他那半边白花花的屁股让了出来。这下倒好,红袖招那边的姑娘们顿时尖叫起来,其中却没什么惊慌,根本就是在起哄。

    听到那些美人儿的尖叫声,崔略商更是窘迫,说了一声兄弟再会,提着裤子就往前跑了出去。

    “小兄弟,到了襄城来寻我就是。我过阵子就要出发往帝都去参加演武院的考试了,你若是也往帝都那边咱们也好顺路同行。”

    声音远远的飘过来,他人已经转过了山坡消失的无影无踪。

    方解嘿嘿笑了笑,道了一声轻功倒是不俗。大犬拉着那驽马,嘿嘿笑着回来说道:“没想到还遇到个以后的同窗,这事干的不地道了……凭白给红袖招那些丫头们饱了眼福,回头得跟她们要些好处去。”

    沐小腰根本就懒得理这两个龌龊的男人,这十几年流亡,大犬和方解干这样的事简直可以说轻车熟路,也不知道坑了多少老实人。沐小腰从不觉得上天公平就是因为这俩货,若是老天真的惩恶扬善这俩货早就应该被劈死了才对。

    “方解,今晚吃什么?”

    大犬笑够了揉了揉肚子问道:“咱俩上山转悠转悠,看看能不能猎到什么野味怎么样?吃干粮吃的几乎想吐,再闻不到肉味我宁愿回樊固城去。”

    方解点了点头道:“反正天色还早,咱俩上山去转转也行。”

    大犬把拉扯的驽马拴好,问躺在马车里的沐小腰:“你去不去转转?你看这地方到处都是准备采花的淫蜂浪蝶,我们两个不在万一有色胆包天的钻进马车里可怎么办?虽然我和方解不把你当女人看,可你毕竟是女人……”

    “滚!”

    沐小腰骂了一句。

    大犬挨了骂也不生气,扭头就走。他这种自己找骂的行为每天都有,用方解的话说就是大犬身上最值钱的就是他的贱。

    两个人上山之前,方解先跑去红袖招那边和一个护卫借了硬弓和箭壶,他出樊固的时候就带了一柄横刀出来,硬弓和羽箭不是他私人的东西所以就都留下没带。当然,这横刀也不是他私人的东西。方解的射艺其实不俗,若不是如此当时李孝宗也不会放心的让他进斥候队。

    在樊固的那些日子出去杀贼,方解每次都会找个地方藏起来,肉搏厮杀的事他不愿意干,远远的放几支冷箭把马贼中最凶狠的放翻的事倒是没少干。只是他毕竟不是纯粹的这个世界的人,心里对于杀人经过了十五年依然多多少少还有些抵触。

    让一个现代人把杀人这种事不当回事,并不容易。

    两个人顺着山坡往上爬,也不走现成的路,越是不好走偏僻的地方野物越多,人多的地方兔子都不见得能碰到一只。

    转了半个多时辰,猎到了一只獐子和两只野鸡,已经足够晚饭所用所以两个人返回。走到半路的时候大犬忽然拉了一把,抽了抽鼻子压低声音说了三个字。

    “有杀气。”

    ……

    ……

    在当初保护方解逃亡的二十几个人中,沐小腰和大犬都属于很特殊的人。两个人的战力都算不得高,在队伍中地位却仅仅比沉倾扇稍微低一些。沐小腰能感知敌人实力,大犬能嗅到杀气。

    前十二年,若不是因为他们两个在,只怕二十几人的队伍早就被人杀尽了,能还活着七个已经实属不易。当初在南燕国大理城商议分开走的时候,谁留在方解身边谁负责引走追兵有过一番争论。

    本来沉倾扇的意思是她留下,其他人带着偷来的那个少女往另一个方向逃走。但沐小腰极力反对,理由只有一个,沉倾扇武力值虽然高,但早就被那些追兵认准了,若是她守着方解根本就逃不出去。

    沉倾扇没坚持,因为她知道沐小腰说的对。这也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难得产生默契的一次。

    当时沉倾扇让沐小腰挑个搭档,沐小腰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大犬商国恨。大犬的修为在剩下的七个人中是最低的,但毫无疑问沐小腰的选择没有错。沉倾扇作为领队没有多说一句话,带上其他人转身就走。

    那一年方解十二岁。

    对于大犬鼻子的能力,方解没有一点怀疑。

    所以当大犬极力的压低声音说了有杀气三个字之后,方解立刻就蹲了下来借助野草藏住了身子。

    大犬朝一个方向指了指,低声说最起码还要在二百米之外,但沐小腰不再也无法知道那边的人什么实力,万一是真正的高手这二百米的距离一点也不保险。这世间并不缺乏有能力远距离杀人的高手,符师是其中之一,道门的高手据说也能飞剑伤人,但却没人见识过,估摸着是道门宣扬出来的噱头。

    这山上就有一座道观,道观中人十之八九都能修行。

    大犬打算绕过去,方解却担心有人对红袖招那边动了歪心思,打算悄悄潜过去看看,大犬算计了一下距离红袖招的营地也没多远,就算遇到高手打不过,可带着方解逃走还是有些把握的。所以两个人低声商议了几句,拔了一些野草编成帽子戴上略做伪装就朝着那个方向悄悄潜了过去。

    幸好这暮山林子够密,草也够深,两个人就好像发现猎物的豹子一样,伏低了身子缓缓前行。走了大概一百多米,大犬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方解点了点头,两个人随即悄悄爬了上去。

    这大石头掩映在一棵大树后面,爬上去恰好被枝杈挡住身形。方解小心翼翼的拨开树叶往前看,发现在二三十米外站着四五个人。皆是身穿锦衣的年轻男子,看样子应该都是出身豪门。

    其中最惹眼的一个,是穿了一身雪白衣衫手里还拿着一柄折扇的年轻男子。这人看起来二十几岁年纪,面如冠玉,倒是生的一副好相貌。只是无论怎么看,身上都透着一股子阴气。

    “也不知道总督大人是怎么想的,今年推荐往长安参加演武院考试的竟然是崔家的那个废物!”

    其中一个身材矮小还有些驼背的瘦削男子啐了一口骂道:“也不知道崔家使了多少钱,竟然给那个废物买来了这般好的机遇。”

    另一人道:“要我说,襄城若是只选一人参加演武院的考试,也必然是咱们李公子无疑了。论样貌人品,襄城里诸多世家的公子那一个比得上?论武艺修为,咱们李公子十二岁开窍,如今已经是三品实力,放眼整个河西道也是屈指可数。那个崔家的废物凭什么拿了这名额?”

    “话不能这么说。”

    被人称为李公子的那白衣男子啪的一声收起折扇:“上一届演武院招生,总督大人推举的就是我李家的人。上上次招生,推举的还是我李家的人,这襄城又不是只有我李家一家,也该轮到别家了。让人说我李家垄断了襄城送往演武院的考生,这可不好。”

    “他去了也是丢咱们襄城的脸!”

    那矮小的汉子说道:“若是让咱们李公子去,只怕就算不能拔得头筹,三甲还是毫无问题的,那废物去了难道还能考的进去?白白浪费了一个名额,想想就觉着生气。演武院三年开考一次,咱们襄城每次只能保举一人。这是多难得的机会,竟是被他抢了去!”

    “要想让他去不成,也不是没有法子。”

    另一人冷笑道:“崔家死一个废物,估摸着也翻不出太大的风浪来。只要咱们手脚干净,查也查不到。”

    “李公子,只需你发话,咱们今晚就要了那废物的命!”

    “这不好吧”

    那李公子又将折扇展开,面露为难道:“略商好歹还是咱们的熟人,也吃过他请的几次酒,要人性命毕竟不好。”

    矮小的汉子赞道:“李公子就是仁义,咱们谁不佩服?您说,那该怎么办?咱们都听您的?谁不知道您非但在李家出类拔萃,便是整个襄城也当属青年才俊之翘楚。六年前的李孝宗将军,三年前的李伏波,比起您来还要差上一筹的。”

    “对,我们都听您的!”

    其他几个人附和道。

    那李公子摇了摇折扇道:“杀人总是不好的,略商虽然愚笨但怎么说平日里和咱们也还算亲近……就废了他的气海,断了他的腿脚吧,怎么也不能把情分斩尽,把事情做绝不是?”

    “公子仁义!”

    几个人齐声赞道。

    大犬看了看方解的脸色,忍不住压低声音说道:“这事跟咱们没关系,那傻小子合该命里有灾。”

    “是没关系…….”

    方解笑了笑道:“但这事我要管……就当是那姓崔的运气吧。最主要的是……我看那白脸小子就不爽,更不爽的是他居然姓李!为了进演武院我没办法对李孝宗下手,当然咱们三个加一起也打不过他。但是今天不一样,这姓李的孙子不过三品修为,也不知道是李孝宗的兄弟还是子侄……既然让我碰上了,那就帮姓崔的一次,我耍他一次,帮他一次,两不相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