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争霸天下 > 第一卷 帝国的边城 第三十四章 试试?
    更新时间:2013-03-14

    第三十四章试试?

    方解这两天一直过的有些迷糊,每天要做的事好像除了跟着马车跑二三十里路就再也没了别的可做。他这样看起来有些白痴的举动,从一开始就被红袖招那些姑娘们当做笑谈,到后来甚至已经成了她们的娱乐活动。

    方解跟着马车跑,前面那七辆红袖招的车子里总会有不少美人儿从车窗里探出头,挥舞着手里的漂亮手帕对方解招手。

    “小方解,追上姐姐,姐姐给糖吃。”

    “小方解,别理她,追上姐姐的马车,上车来陪姐姐聊聊天。”

    “小方解,姐姐车上有好玩的,追上来就许你玩。”

    方解听着这些话傻跑,也不追上去,总是保持着相同的距离,不远不近。刚好能看清那些姑娘们的俊俏模样,若是看到有人对他招手,他也会装作憨厚老实的招几下表示回应,总能招来姑娘们银铃般的笑声。

    她们以为他不懂风情,却哪里知道某人一直瞄着她们因为马车震动而震动的胸脯使劲的看。他尤其喜欢红袖招里一个叫暮秋的姑娘,看着腼腆,每次别的姑娘招手逗弄方解,她只是抿着嘴儿笑。

    她不是最漂亮的,也安静,可是比起那些叽叽喳喳的姑娘们,反而她才是最显眼的那个。当然,方解之所以一眼就注意到她,是因为她的胸脯规模最大。这姑娘平日里也不见下车怎么走动,除非沿途碰到小河或是湖泊,否则整日待在车上也不厌烦。由此方解发现,这是一个非常喜欢水的女子。

    女子本就是水做的,再喜欢水,此女的性子必然温婉。方解曾经大言不惭的如此下定论,赶车的大犬嗤之以鼻,沐小腰冷哼一声。

    方解找方解的乐子,姑娘们找姑娘们的乐子。这一路上本就乏味,能有点乐子也好。

    自从上次遇到那五百右骁卫精步营的人马之后,这十天来再也没遇到什么危机的事。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刺激的,也不过是前日夜里有大概六七头的一群西北狼打算突袭营地,一开始那些野狼是惧怕火堆,后来撞起胆子往前摸索前进,好不容易挨近了营地却又被下了车的大犬一嗓子都吓跑了。

    方解和沐小腰见怪不怪,倒是红袖招里的姑娘们都被吓了一跳。嚎起来比狼嚎还要难听的人,她们可是第一次见到。不过大犬这一嗓子不白喊,姑娘们对这个貌不惊人且脏了吧唧的男人的态度顿时大为改观。

    有人赞道有大犬睡觉都安心,比养一头大獒犬还管用。这话大犬知道了以后险些冲过去把那不懂事丫头片子扒了裤子打,要不是方解拦着他或许真就闹出点乱子来。当然方解也是一番好意,他一直说扒了裤子打屁股这事让我来让我来,大犬后来被他拦的没了脾气,让方解去方解反而没了胆子。

    沐小腰扭了扭祸国殃民的腰肢,还翘了翘那圆润的屁股极尽挑逗的对方解说,你要是真没胆子可以先练习一下,从小腰姐这找点勇气。没事,小腰姐随你打保证不吭声。

    如果方解不是跟沐小腰相处了十五年知道这妖女的厉害,说不定看着那挺翘浑圆的屁股真就一鼓作气冲过去了。正因为他了解,所以他也免去了一番灾祸。沐小腰等了一会儿见方解真没胆子上来打自己屁股,说一句无趣扭头又进马车里睡觉去了。依然不管不顾的露出自己那一双大白腿,便宜了方解那双贼眼。

    到了离开樊固第三十六天的时候,车队到了山东道和河西道交界的暮山,这山论规模大小在大隋境内的群山中连前二十都排不进,但胜在险要奇峻,也有不少文人骚客来此游览,山腰那座道观里留下的诗词墨迹也数不清有多少。

    这暮山一半在山东道内,一半在河西道内,属于两地共同管理的地方,但说白了也是两地都懒得管的地方。若不是大隋各道划分之后辖属极其严格,山东道总督袁崇武甚至早就把这半边山送给河西道了。

    河西道好歹还在山下镇子里设了一个小小的衙门,山东道这边连个当差的都看不到,原因很简单,因为这暮山离着河西道总督衙门所在的襄城并不远了。河西道最著名的地方就是襄城,不说总督衙门在这,河西道多世家大户,其中十之四五都在襄城居住。而且襄城还是陇西郡的郡治。

    不得不说的是,李家的大宅子就在襄城。

    自从上一代家主李乱被先帝封为国公之后,李家在陇西郡的地位无人可及。便是河西道总督杨修臣见了李家的老太爷也要尊一声世伯。要知道杨修臣算起来还和大隋皇族沾着点边,杨修臣的先祖是当初追随大隋太祖打天下的功臣之一,论着辈分是太祖的堂弟,出了五福,已经没什么血缘关系。

    杨修臣的先祖当年因公封为郡王,不过不是世袭。三五代之后也就渐渐凋零,到了这一代,杨修臣做到一任总督已经是他们家族近六十年来最大的官。

    暮山距离襄城还有一百二十八里,恰好是长安城南北方向的长度。

    距离天黑还有至少一个时辰,可息大娘却下令停车休息。仆从下人们开始搭建帐篷,选了依山之地,那些仆从也不像是普通人,选的地方易守难攻,虽然只有十几个人,但动作迅速干净,看得出来大多也是军武出身。

    沐小腰睡马车,方解懒得搭帐篷,大犬自然更懒得干这事,他可以随地而睡,而方解一向喜欢和沐小腰挤挤。

    ……

    ……

    河西道比起山东道来,虽然只隔着一座暮山但气候要好得多。这暮山最绮丽的景色便是一山两色,南山绿木成荫,北山却是冰雪覆盖。

    河西道多世家大户,这山的景色又颇有看点,所以从天气稍微暖和一些,就有不少世家出身的公子小姐来这里游玩。若是玩的疯了不想回家,半山腰的道观倒是个好住处。干净,常备热水,饭菜可口,收费也公道,一点也不像是个道观,更像是家客栈。

    正因为游人多,所以红袖招这么多莺莺燕燕一下车,立刻就引起不少人围观,尤其是那些世家出来的纨绔,一个个瞪大了眼珠子几乎都不会挪动步子。若不是红袖招这边十几个彪悍的仆从在,气势颇足,否则也不知道有多少登徒子早就上来搭讪了。

    即便如此,还是有几个自觉家世显赫的年轻男子过来故意找话说。一个个明明没什么学问,却非得装出一副斯文模样,假惺惺做姿态,倒是让红袖招的姑娘们找到了乐子,指手画脚品头论足。

    这样大方的举动,反倒让那些公子们更加的不肯走了。

    后来小丁点带着息大娘的口信来,让姑娘们都老实点,不然被人抢了进山十个八个轮一个息大娘可不管,姑娘们这才收了心思回帐篷里休息。

    看不到了美人,那些公子们顿时索然无味。

    也正是这个时候,依然恋恋不舍的公子们才发现距离红袖招营地不远处有一辆孤零零的马车,马车上坐着一个穿老土之极的皮袍的中年汉子,透着一股子土里土气,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

    这面貌猥琐的男人也就罢了,最起码老老实实的坐在马车上。最让斯文公子们不能容忍的是,有个身穿深蓝色布衣长袍的少年郎,虽然眉目清秀可举止更加的猥琐不堪,竟然只隔着一辆马车,距离红袖招营地不过十几米就敢脱了裤子撒尿。

    有辱斯文,绝对的有辱斯文。

    看那少年身上的衣衫虽然不是锦衣,但也是书生款式,最起码是个识文断字的,怎么能做出这样的龌龊事来?

    所以,立刻就有几个正义的公子觉得这事不能不管。在一群天仙般的姑娘们身边有这样一个少年,简直就好像在一朵白莲旁边拉一泡屎那么恶心。

    于是,在襄城里也小有名气的崔公子忍无可忍,带着四五个仆从快步走了过去,面带凶恶。

    方解恰好刚把裤子拉下来尿到一半,看到那一伙人气势汹汹的人过来,立刻就明白怎么回事,忍不住摇头笑了笑。

    可是尿到了一半正爽快的时候,收是收不回来了。

    “哪里来的龌龊小贼,怎么在这山景美色之地做出这样令人不齿的事?!那边就是一群天仙一般的漂亮人儿,你在此处……此处小解简直有辱斯文!无耻!败类!”

    崔公子走到距离方解四五步的地方站住,冷冷的打量着方解说话。他说话这话的时候方解刚刚尿完,扶着那东西抖了抖笑道:“这位公子,难道你不撒尿?”

    崔公子本来就怒,看到方解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还抖着那玩意更怒,当看到方解抖的那玩意竟然比自己的大上两号更怒道了极处。明明看起来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少年,怎么能那么大?简直一点天理都没有。

    “说话更是粗俗!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山野之人!这暮山岂是你撒野的地方?乖乖的滚远一些,本公子不愿再见你!若是不从……”

    崔公子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方解打断:“若是不从,你就让你手下把我打成猪头是不是?这位公子……看你衣着品味皆不凡,想来身世必然不俗,而且绝对是心中有沟壑腹中有才学,不但相貌一品人品必然也是一品的。你这等儒雅之人,怎么能做出指使随从打人这等粗俗事?”

    这话让那崔公子一怔,心里倒是有些得意。

    “你倒是个有见识的,既然看得出来本公子不是俗人,那你还等什么?自己走远了吧,免得伤了你这少年。”

    他说话倒是客气了不少,显然方解的马屁效果不小。

    “这位公子一看就是最正派之人,我诚心敬佩。”

    方解把裤子提好,整理了一下衣衫抱拳道:“在下商国恨,从河东道游历而来能与公子相识也算是在下运气。请问公子尊姓大名?”

    “崔略商”

    “哎呀,您名字里有个商字,我名字里也有个商字,更是缘分!”

    方解凑近了说道:“真是难得难得。刚才公子批评的极对,在下诚心拜服。只是……”

    他神神秘秘的表情吞吞吐吐的话语让崔略商一怔,他下意识的问道:“只是什么?”

    方解压低声音道:“公子为人正派,不说也罢。”

    “你倒是说说,这话说一半多别扭?”

    “唉……既然公子想知道,那我就说了吧……公子,你仔细想想……”

    方解压低声音说道:“那边就有一堆美人儿,隔着这么近对着那些妞儿洒一泡尿,岂不是很爽之事?”

    “啊?这……大大的不妥!”

    崔略商有些难为情道:“读书人,怎么能做这等事……”

    “试试?”

    方解嘿嘿笑了笑说道。

    “不行,我是读圣贤书的。”

    “试试?”

    “怎么能做这样的无耻事?”

    “试试?”

    “传了出去,我崔略商在襄城还怎么见人?”

    “试试?”

    “呃……好吧,试试,你切不可说出去。”

    “放心!”

    崔略商脸一红,咬了咬牙闪身到马车后边,撩开锦衣脱下裤子,对着红袖招营地方向准备洒一泡有生以来最刺激的尿。也怪他不争气,那东西竟然硬了起来。

    方解嘿嘿笑了笑,对大犬使了个眼色。大犬了然,点了点头,突然跳下马车一鞭子抽在那驽马屁股上,驽马吃痛猛的往前冲了出去。

    大犬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哎呀不好!马惊了!”

    这一声大喊,红袖招那边的人顿时朝这边看了过来。只见一个面貌斯文的家伙,正扶着那硬邦邦的东西一脸猥琐的对着红袖招这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