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争霸天下 > 第一卷 帝国的边城 第二十九章 真正的精兵
    更新时间:2013-03-11

    第二十九章真正的精兵

    方解没心情和大犬讨论关于一个月疼几次的问题,他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仔细回味沐小腰之前说的话。他总觉得自己隐隐间明白了什么,可沐小腰说的听起来很浅白却总好像蒙着一层雾。方解其实也知道这一层雾是什么,因为不能修行所以看不清修行本质。

    前面红袖招的人也在停车做饭,她们吃她们的也从来不招呼方解三人,倒是老瘸子偶尔过来寻沐小腰交谈一会,沐小腰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自从老瘸子酒葫芦里的西北烧以惊人的速度减少之后,连老瘸子都很少再来了。

    每每沐小腰对老瘸子爱理不理的时候方解就来气,真想替老瘸子狠狠打沐小腰的屁股几下。在方解看来,这和有钱人不懂穷苦人艰辛是一个道理,真的很欠揍。

    他不能修行,而沐小腰是能修行且天分不俗,还有一个估计是九品强者的师父上赶着教她,她还不怎么乐意……这就是差别,让方解有时候想起来就唏嘘无语的差别。

    会疼。

    方解想到了这个关键之处。

    他从来没有感觉过体内经脉被拓宽的那种撕裂般的疼,但是他可以从脑海里想象出那种感觉。他靠坐在草坡上,身后是松软的枯草,闭上眼想象着……作为一个空降到这个世界的人,方解前一世没少看那些神乎其神的网文小说。里面对于修行的描述千奇百怪,总之是一件很刺激很爽的事。

    可为什么在这个世界,疼痛会伴随修行一生?

    气海有内劲,贯通四肢百骸……

    他闭着眼,开始幻想气海到底是个样子。存在于话语中的东西,却很难想象到一个具体的形态。比如人人丹田内都存在的气海,只怕行医一生的老郎中也不敢说自己知道它是个什么模样。

    气海无形,内劲无形,但这无形的东西却能让有形的身体变得健壮,一旦气海内的劲气能在四肢百骸中游走,最终改变经脉,淬炼血肉,那么人强大到徒手生裂虎豹也不是难事。据说大隋的左前卫大将军罗耀十五年在攻打雍州的时候,硬生生将商国皇族最后三个八品上的修行者拍成了肉泥。

    其中还包括一个八品上的符师。

    八品上的符师,是整个世界上都难得一见的绝对强者。据说符道修行超过八品,就已经能影响一场小规模战争的胜负。事实上,当年这个八品上的符师就是一个人守着雍州皇城城门,挡住了数百名精锐的大隋战兵进攻的步伐,数百精锐战兵猛攻多次而不能冲入。

    一符化火,最先冲过去的十几名大隋士兵顷刻间就被烧成了灰烬。

    一符化电,之后举盾列阵往前碾压的大隋士兵手里坚固的盾牌就被击的粉碎,手里的锋利钢刀甚至都被烧的通红,根本不能握住。

    一符化石,几十块城砖突然改变形态,变作尖锐的石刺疾飞而出,将失去了盾牌的大隋士兵戳死了十几个。

    一个八品符师守在城门前,几百名训练有素的大隋府兵竟然不能靠近。军中随即急调来两名七品上修为的将领,两人联手,竟是没能招架住三道符,一个被巨石砸成了肉泥,一个被火烧成了一团焦炭。

    也正是因为有这个符师守住了最后一道城门,商国的皇帝才能趁机从宫城另一侧逃走。虽然……他最后的下场还是被罗耀命人用绳子活活勒死。

    就在得知皇帝已经出城,这名符师准备撤走的时候,大将军罗耀到了。

    感受到了罗耀那一身冰冷刺骨的杀意,符师根本就没敢有一点保留。第一道符化作闪电之矛,前后五道,用一种肉眼几乎追寻不到的速度刺向罗耀的前胸。第二道符化作两块千斤巨石,忽然出现在罗耀左右,如两扇沉重的大门一样狠狠关闭。第三道符化作一道火墙,熊熊烈火在符师身前燃烧挡住了他的身影,符师做出这三道符之后立刻转身就逃。

    罗耀的眼神一直看着那火墙后依稀可见的身影,缓步向前。

    两块巨石轰然而来,罗耀不躲不闪。巨石狠狠的撞击在他身上,然后……巨石碎裂,化作一地的石砾。坚硬的石头,竟然没能在罗耀身上留下一点伤痕。第二道符化作的闪电顷刻而至,罗耀依然不躲不闪,甚至向前的脚步都没有停顿片刻,步伐依然稳重,每一步跨出的距离好像计算过一样,惊人的一致。

    闪电正中罗耀的前胸,剧烈的闪动之后光芒逐渐散去。

    罗耀依然前行,只是上半身的衣衫都被闪电烧掉。阳光下,那一身古铜色的肌肤泛着一种冷幽幽金属般的光泽。

    巨石碎,闪电落。

    罗耀出手,隔着火墙打出一拳。

    然后他看都不看转身就走,甚至没有说一句话。

    待火墙散尽,冲过来的大隋士兵在城门口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那个八品上的符师。直到冲进城门之后众人才惊讶的发现,那符师的尸体镶嵌在皇宫大殿前的石阶里。从城门到登上大殿的石阶,最少也有五十米的距离。

    也不知道那符师是跑了这五十米之后被一拳隔空砸进了石阶中,还是被一拳轰飞了这五十米镶嵌进石阶中。

    这个故事方解在流亡到南燕大理城的时候听到过,每次回想起来脑海里出现罗耀那霸气一拳他心里都会难以平静。虽然在方解看来这个故事传了十五年肯定比当时实际的情况夸大了不少,但丝毫不影响罗耀在方解心中成为目标的决心。

    罗耀不能修行,他也不能。

    劲气无形,体有形。

    感觉不到气海……

    方解缓缓的睁开眼,看向苍穹……那就索性不再去想它,人的身体本就是绝强的武器。

    ……

    ……

    就在方解告诉自己放弃修行气海这决定的同时,前面红袖招的第二辆马车里,一只握着玉杯的纤纤素手忽然停了一下,忍不住往方解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她的目光穿透不了马车的车厢,却似乎看到了什么。

    她放下玉杯,美眸看向一边闭目养神的息大娘。

    息大娘微微笑了笑,摇头:“有骆爷在,无妨。”

    握着玉杯的玉手缓缓抬起,玉杯接触到了那两片红唇:“这次……好像骆爷也应付不来。”

    息大娘一怔,起身,在车厢里翻出一个精致的紫檀木盒子,打开之后从里面取出一件东西。

    “十年不用,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她语气有些萧索,似乎是勾起了什么回忆。

    也正是在这这个时候,躺在马车里睡觉的沐小腰忽然猛地坐起来,她的脸色一变,从马车上一跃而下。只是一个恍惚,她就已经出现在方解身边。

    方解看到沐小腰下了马车愣了一下,笑了笑道:“怎么,难道你除了能感知到高手的实力,还能感知到我这样坚强坚定的人又下了一个了不得的决心?是不是因为我这决心让周围的空气发生了变化,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气场?”

    “去红袖招那边。”

    沐小腰没理会方解略带着自嘲的话,表情变得格外凝重:“马上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大犬也从草丛里钻了出来。他站在沐小腰身边,看向正南方向,两条本就不浓密的眉毛几乎纠结在了一起。

    “杀气太浓……咱们根本挡不住。”

    方解这才看到,大犬的手上已经戴好了那一双带钢刺的手套。而一直不知道被沐小腰藏在什么地方的红绫,此时就缠绕在沐小腰的腰畔。

    “感觉不出有特别强的人。”

    沐小腰看着大犬,疑惑的说了一句。

    “这是这么多年来,我第二次闻到这么浓烈的杀气。我实在不敢想象,一会儿要出现在我面前的人,手上到底染了多少血,有多少条人命。小腰……不怕你笑话,我的腿现在在打颤,要不咱们都退到红袖招那边?那个老瘸子变态的强,或许还能挡得住……如果挡不住,咱们立刻就逃。”

    “好!”

    沐小腰没多说一个字,拎着方解的腰带转身就往后掠了出去。

    当他们三个冲到距离大概百米外红袖招营地的时候,发现那个老瘸子已经站在了队伍最外面。他手里拎着那个巨大的不像话的酒葫芦,眼神微微眯起。

    方解丝毫也不觉得被沐小腰拎着腰带跑过来是什么羞耻的事,自然而然的站到了老瘸子身后。

    站好之后想了想,又退了几步站到一辆马车后面。

    老瘸子冷哼一声,满是不屑。

    “怎么样,能感觉的出来吗?”

    他问沐小腰。

    “一个六品,十二个四品,剩下都是不超过二品的人,大部分是一品。”

    老瘸子点了点头,脸色却一点也没变轻松。

    方解忍不住问:“既然大部分是些一二品的人,为什么你们会这么如临大敌?”

    沐小腰的目光盯着远处,轻轻从嘴里吐出几个字:“超过五百人。”

    ……

    ……

    方解不是没有见过几百个男人在一起出现的那种壮阔场面,上辈子看古惑仔的时候百十人凑在一起的镜头就够让人觉着过瘾了。尤其是当所有人身穿同样的服饰,哪怕只有几十个人聚拢起来看着也颇有气势。

    在樊固,他是一个合格的斥候。

    樊固有八百边军,方解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在边军训练的时候找个地方坐下,看着那排列的整整齐齐的边军操练。八百这个数字说起来并不多,可当你亲眼看到八百名身穿统一号衣的边军整齐划一的操练的时候,就会真正理解这个数字凝聚在一起的力量。

    在樊固三年,方解依然觉着八百边军集结的时候很拉风。大隋的边军战力很强,狼乳山那边的涅槃城里可是足足有两千骑兵。由此可见蒙元帝国的人,对大隋边军的重视程度有多高。

    方解不是个没见识的人,最起码八百边军经常见。

    可是当沐小腰刚才说的五百人出现在方解面前的时候,他还是不由自主的张大了嘴巴。

    如果说樊固城那八百边军就是方解在今生见过最精锐的军队,那么踏着尘烟而来的这五百士兵让方解对精锐这两个字有了重新的认识。来的不是骑兵,而是步兵。也正是因为不是骑兵,方解的震撼才会从第一眼看到就变得无以复加。

    五百步兵,踏出来的尘烟如骑兵过境,漫天黄沙中一道黑线如浪潮翻涌。。

    五百步兵,奔跑起来的速度竟然快如奔马!才看到黑线出现顷刻间那浪潮就到了跟前。

    五百步兵,骤然停住竟然阵型纹丝不乱!那么快的速度奔跑,在一声令下之后士兵们立刻停住脚步,方阵还是方阵,士兵之间的距离甚至都没有多少改变。

    动如奔雷,静如重山。

    厚重的一个五百人组成的方阵停住,尘烟往前荡了出去。待尘烟散尽,那些黑甲士兵的真容随即露了出来。没有战鼓,没有号角,甚至没有一个人说话,静的让人似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没有看到金黄色的绣龙战旗,但在大隋的国境内这样的精兵自然不可能出自别处。

    方解看着那些士兵,不由得在心里感叹了一声。

    这才是真正的精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