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争霸天下 > 第一卷 帝国的边城 第二十五章 一心向道
    更新时间:2013-03-09

    第二十五章一心向道

    清乐山,地处大隋东南,过长江再向南三百二十里,连绵起伏,虽然不雄峻壮阔,但却是一等一的风景秀美之所。大隋之东疆沿海万余里,临海陆地唯一不归大隋管辖的地方便是东楚,但东楚在大隋东北,是个大陆延伸出来的半岛,面积尚且不及大隋京畿道大。

    清乐山在大隋东疆靠南,正是四季皆有好风景的地方。

    这清乐山虽然不大,远不及狼乳山脉,昆仑山脉,燕山山脉这些大山,但名气较之于前面几座山也丝毫不逊色。

    原因无他,只因为清乐山上有一气观,一气观里有萧真人。

    大隋皇帝心高气傲,历代皇帝皆是如此,容不得天下任何一国有超大隋之处,这份贪念也正是大隋建国至今依然朝气蓬勃的缘故。大隋的每一个皇帝都有雄心抱负,别处有的大隋要有,别处没有的大隋也要有。

    蒙元帝国有大雪山大轮寺,大隋便捧起来清乐山一气观。

    大雪山上有大轮明王,一气观里有萧真人。

    佛宗讲求无欲无求,但毫无疑问从心底里看不起大隋的道宗。毕竟这天下除了大隋之外其他地方,皆笃信佛宗。即便是在大隋,佛宗之人只要在官府报备之后,也是可以建庙传教的,但毫无疑问大隋百姓对佛毫无尊敬之心,而之所以大隋朝廷有这份大度,还是因为皇帝的贪念。

    别处有的,大隋自然也要有。

    一气观建在半山腰,从山下往山上走只有一条石阶小路,一共两千九百九十九级,再走一步就进山门,取三千大道之意。石阶两侧从山脚到山腰全是山桃树,这树结的果子酸涩并不美味,但仔细品之也别有一番风味。这些年一直在传说一夜遍山桃树一夜桃花开一夜仙桃熟的神话,其实哪里有什么仙桃,不过是骗人的噱头而已。

    一气观其实并不大,从观主萧真人往下数,算上末代弟子一共也只有八百人。这人数也有寓意。一气观号称天下道教正统,也号称天下妙术皆出此处。但人心向道,道道不同。所以八百弟子又称八百道,出正统而修己道,所以又称旁门。

    旁门八百,左道三千……皆出一气观。

    当年大隋皇帝御临此处,知道这些寓意随即哈哈大笑,赞了一声清乐山好气魄,旁门左道也皆是正统。

    江南虽然春暖来的早,但桃花依然远没到盛开的时候。枝头上倒是吐了新绿,看着那嫩芽甚至想过去掐一片放在嘴里咀嚼。

    顺着石阶,一个身穿锦衣的中年男子缓步而上,这人看不出年纪到底有多大,气质成熟,面容倒是还颇清秀。下颌上有微微泛青的胡子茬,不过一点也不显得邋遢。中等身材,不胖不瘦,走路的步伐也不大,中规中矩。

    在大隋,凡是身穿锦衣者身上必然有功名。普通百姓,便是家财万贯也不能着锦衣。这是朝廷礼制,逾越了是要下狱问罪的。

    这中年男子面带微笑,脸色和气,一边走一边赏山景,但看到路边一块大石上题着几个字之后立刻停住脚步,然后郑重施了一礼。

    “那是三年前陛下到清乐山游玩的时候留下的墨宝,本想移到大殿里去,可陛下却说在这里看到这石头,在石头上随情写了几个字,那就摆在这里,何必要挪动它?若它有灵性,扰了它修行岂不是一件大罪过?”

    说话的是一个身穿黑色道袍的老者,五十岁上下年纪,留着三缕长髯,手里擎了一柄拂尘,布衣布鞋,看起来倒是颇有仙风道骨。只是这人面相却不太好,三角眼,扫帚眉,越是仔细看越是透着一股子猥琐的味道。

    可他身份在那儿摆着,所以谁也不会真的以貌取人。

    他便是这清乐山一气观的主人,萧真人。

    “所以真人就在这建了个亭子,替这石头遮风挡雨?”

    锦衣男子笑问。

    “散金候……你当年捐了数十万金为长安修缮了一整面城墙,陛下重重嘉奖。我为这石头建了个亭子,其实与你建城墙也是一般无二的心思,无非是拍陛下马屁罢了。”

    大隋只有一个散金候,那便是被人称为大隋第一富的吴一道。据说他的财富,足足可以买下大隋一道山河。要知道大隋数万里江山,分作二十四道,一道山河……已经比东楚国的疆域还要大了。

    吴一道哈哈大笑:“我是个凡夫俗子,谄媚拍马屁的事自然要干。可真人你是修道之人啊……”

    “修道之人也是人。”

    萧真人微笑道:“修道之人也要吃饭,也想让日子过的好一些。陛下的墨宝留在山里,能吸引多少善客来观里上香散金候自然明白。”

    “市侩!”

    吴一道笑说。

    “还想更市侩一点。”

    萧真人驻足,看着吴一道认真的问:“天下首富到了一气观,难道不捐些香火钱?”

    吴一道招了招手,后面跟着的随从立刻上前,将手里捧着的一个紫檀木的盒子递给萧真人,萧真人身后的小弟子连忙接过去,只觉得盒子并不重,所以眉宇间难免生出些许轻蔑。心说普通富贵人家上山捐的银子也比这盒子值钱多了,堂堂天下首富竟然这么小气,果然是见面不如闻名。

    “萧真人张口,就值万金。”

    吴一道笑了笑:“这盒子里的银票在大隋任何一家钱庄都可通兑,不会少了分毫。不过,小一些的钱庄,只怕也兑不出这许多银子来。”

    “汇通天下。”

    萧真人由衷赞道:“比起修缮长安城一整面城墙,这才是真正的大手笔。”

    ……

    ……

    回到自己房间里的萧真人,和在外人面前的萧真人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安顿好了大隋第一富的吴一道,带着他走遍了半座山的萧真人把自己丢在床榻上,揉着发酸的老腰忍不住叹了口气。

    “要不是为了那一万两金子,我何必要陪这么久的笑脸。脸上的肉都笑得有些发僵,也不知道青楼那老鸨子整日都笑是不是有什么专门练嘴的独门秘籍。”

    一个小道童替他把鞋子脱了,手脚麻利的爬上床在萧真人的后背上捶打起来:“您已经名满天下的道门领袖,何必要为了几个铜臭这样劳累?若是传出去,山下的百姓,乃至于大隋的百姓还不得笑话您?”

    “你懂个屁!”

    萧真人回手在小道童脑门上敲了一记:“你爱不爱吃肉!”

    “爱吃!”

    “肉自哪里来?”

    “山下候屠夫送上来的。”

    “是白送的么?”

    “自然不是,当然要给银子。”

    “我要是不去应酬那些达官贵人世家巨富,凭着山下那些百姓送来的香火钱,你还想吃肉?!”

    萧真人冷哼一声道:“想吃肉就要有赚来买肉钱的本事,你能顿顿吃肉还不是我陪着笑脸厚着脸皮要来的?再这么不知好歹,我就罚你去后山园子里种菜。每日只给你吃青菜豆腐,看你还说的出说不出这风凉话。”

    “可好歹您也是大隋道统领袖啊……”

    “领袖个屁!”

    萧真人道:“要不是陛下争强好胜,你还不是要跟着我走街串巷的给人算命?你跟着我晚了些,你去问问你几个师兄,谁没骗过百姓家的银子?谁为了几十个铜钱没昧着良心说过假话?那些财主只要高兴就能多给几个钱,自然要挑好听的说。这一气观才建起来十年,还不是因为我当年骗了陛下说清乐山合该是大隋教门隆兴之地?”

    “啊?”

    小道童一惊,忍不住问道:“这事怎么没听您提起过?”

    “又不是什么长脸的事,说它做什么。去,给为师倒一杯水喝。”

    萧真人坐起来,把袜子脱了揉着发酸的脚,然后把食指插进脚趾缝隙里来回搓,脸上的表情随即变得极精彩起来。看他那个样子,简直这搓脚趾就是天下第一等享受之事。他此时的样子,哪里有什么天下道统领袖的风范。

    正在这个时候,忽然外面有人轻声问道:“真人可在?”

    萧真人一惊,手忙脚乱的把袜子鞋子都穿上,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贫道正看道德经又有些心得,还想和散金候说说你便来了,快请进。”

    吴一道微笑着走进来,随即皱了皱眉:“这道德经的味道似乎有些特别。”

    萧真人讪讪的笑了笑,摆了摆吩咐小道童上茶。

    吴一道站在一边看着墙上的山水画,待小道童出去之后忽然转过身,对萧真人郑重施了一礼。萧真人连忙上前扶着,笑道:“散金候捐了好大一笔香火钱,我还没有谢过,怎么散金候倒是先施礼了?”

    “不瞒真人,吴某这次上山,是有事相求。”

    “散金候请说,但凡贫道可以做到之事,断然不会拒绝。”

    吴一道起身,犹豫了一下说道:“那我就直接说了,也不绕什么弯子……家有一女……已经到了婚嫁的年龄,前阵子听宫里人说,陛下记着我当年修缮长安城城墙的功劳,打算将小女召入宫中为嫔,小女……小女性子粗野,我怕真进了宫惹恼了陛下招惹来祸端,所以想请……”

    “收你女儿为弟子?”

    萧真人皱眉道:“可道门弟子,是可以婚娶的……”

    “无妨,我只说小女一心向道,发誓不修为有成不下清乐山,陛下那边,总不好逼的太急。再说,小女虽然资质平庸,但我找人测试过,她气海一百二十八处穴位……倒是通了一百二十二处。”

    “收了!”

    萧真人几乎毫不犹豫的点头:“陛下若是问起,贫道自然会想个说辞。”

    “多谢!”

    吴一道一激动,又给萧真人施了一礼。

    “只是……这山中日子苦寒,我怕令爱适应不了啊。”

    萧真人叹了口气道。

    “我再捐五千金。”

    吴一道从袖口里掏出一摞银票放在桌子上:“小女三年的吃喝用度,这些只怕还是勉强够了的。”

    “既然令爱如此心诚,贫道怎么能关上大道之门?”

    “陛下那边若是问起……”

    萧真人摆手道:“放心,我又不是没骗过陛下……”

    就在这个时候,清乐山下来了一行六人。四男两女,风尘仆仆。

    在六人中,一个身高超过两米的壮汉尤为显得眨眼,他背后缚着一柄半扇门板大小的朴刀,寒光凛冽。最前面的是个黑衣汉子,身上没带兵器,面色阴沉,看着山门石阶怔怔出神。

    还有一个老者,腰畔挂着一对铜钹。

    一个秃顶的精壮汉子,手里拎着一根铁棍。

    那两个女子,一个手无寸铁,一个怀中抱剑。

    “这里就是清乐山一气观?”

    瓮声瓮气的壮汉忍不住问道:“那萧真人名扬四海,是大隋道门的领袖,别处不知道,可在大隋那是能和大轮明王相提并论的人物……咱们就这样冒昧上门,他会收留咱们?”

    抱剑的冷艳女子嘴角挑了挑:“他不收留,我就一日杀他一个弟子。一气观八百弟子,也要杀上一阵子的。”

    “不要。”

    一身黑色长裙的绝美女子摇了摇头,缓缓在石阶前跪下来:“我诚心向道,萧真人怎么会不收留?如能进了山门,你们也就不需日日厮杀。我来求,不用你们插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