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争霸天下 > 第一卷 帝国的边城 第十八章 买一送一
    更新时间:2013-03-06

    (收藏)

    第十八章买一送一

    要不是被人踩在脚下,要不是现在这情况真的危急到了极处,方解真想耐心的和老板娘解释一下,阉人可不是用剪刀的。剪刀可以剪布裁出漂亮衣衫,可以剪纸做出精致窗花,可以剪很多东西,但肯定不是专门用来剪那个东西的。

    “你快走吧!”

    方解近乎是哀求着喊了一句,因为吐了血嗓子里火辣辣的疼,喊出来的声音都透着一股沙哑。

    “哎呦你个负心汉,小小年纪就开始欺骗女人了,说好非我不娶这就变心了?这要是再大几岁还不得骗到皇宫里去?老娘最恨的就是男人负心,今儿不剪了你那没毛的东西老娘就不姓杜。”

    她非但不走,反而大步朝着方解走了过来。

    慕大眼神一凛骂了一句:“滚!”

    幕二却摆了摆手道:“大哥,别让她滚啊,这个又矮又丑的男人剥皮实在无趣,这女人虽然年打扮的土里土气但还算是个标志的人儿,要是剥了皮做一盏宫灯,想来也是极漂亮的。”

    “别耽误正事,速度快些!”

    慕大冷声说了一句,便不再理会。

    幕二嘿嘿笑了笑,放弃大犬举步迎着老板娘走了过去:“你放心,我手艺在帝都出了名的好,剥下一张完整的人皮也用不了许久,大理寺监牢里暗道上挂着的灯笼都是我做的,一盏比一盏漂亮。”

    “真的很快?”

    老板娘停住脚步,怯怯的问了一句。

    “肯定很快!”

    幕二嘿嘿笑着,从怀里摸出一柄短刀,一边走一边晃动着说道:“这刀子也不知道剥了多少人皮,可从出了帝都之后就只用过两次,刀子寂寞,我也寂寞。你这模样虽然老了些,但勉强还说的过去。不辱没了我这刀……”

    嘭!

    一声极突兀的闷响出现,然后就不见了幕二的身影。紧跟着又是嘭的一声,似乎是什么东西重重的砸落在地上似的。慕大连忙回头去看,却见幕二竟然被镶嵌进了城墙里!

    幕二的身子就好像出了膛的炮弹飞出去,在城墙上砸出来一个挺大的坑。

    太快!

    快到连慕大都没有看到是谁出的手,换句话说,他猜到是那穿着极土气的女子出的手,却根本就没有看清!莫说看到那女子如何出手,甚至连那女子行动的轨迹都没有捕捉到。等看清了幕二整个人镶嵌进城墙里的时候,才发现那女子竟然站在幕二刚才站的位置上。

    “老娘最不爱听的,就是别人说我老!”

    老板娘脸色阴沉的嘀咕了一句,似乎很生气。

    幕二的后背撞击在城墙上,也不知道撞碎了几块城砖,他的身子就好像虾米一样佝偻着,大半个身子都在城墙里面嵌着。碎石落地,嘭的一声闷响之后,一团烟尘荡了起来。幕二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嘴里不住的往外溢出鲜血。这一下太重,也不知道断了几根肋骨。但他毕竟是六品上的高手,强忍着剧痛挣扎着想从墙里面走出来。

    嘭!

    又是一声闷响,再看时,老板娘竟是骤然出现在幕二身前!

    一只穿着绿色绣花鞋的脚蹬在幕二的胸口,硬生生把他又往城墙里面塞进去几分。尘烟再次荡起,幕二整个人都没入城墙之中。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惊讶的无以复加。方解躺在地上侧着脸,张大着嘴巴看着老板娘完全傻了。大犬眼睛几乎瞪出来,似乎依然不相信自己看到的场面。而沐小腰则有些呆傻的站着,喃喃了说了一句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瞒得住我?

    似乎是听到了沐小腰的自语,老板娘理了理额前垂下来的发丝轻笑道:“你这样的人倒真是世所罕见,竟是能感知别人的实力。可惜……你修为还是太低,要瞒得住你的感知,绝不是什么难事。据我所知,光是这樊固城里就不止我一个人能做到。”

    “还有别人……”

    被别人困住没有让沐小腰沮丧,老板娘的一番话却让她沮丧到了极处。

    “自然是有的,最起码我们家当家的不也瞒住你了吗?”

    她漫不经心的说话,似乎完全没把慕大放在眼里。

    “你……你是谁!”

    慕大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

    “我是你老娘!”

    老板娘说这句话的时候,距离慕大还有至少二十米的距离。说第一个字她开始迈步,第二个字脚抬起,第三个字脚落下,第四和四五个字,是在慕大身前面对面对他说的。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只有不足半米,几乎只是一眨呀,老板娘就已经站在慕大跟前。

    啪!

    一个清脆之极的耳光声响起,连静夜都被撕碎。这耳光太响亮了些,估摸着城东的人都能听到。五个清晰的指印在慕大的脸上缓缓浮现,清晰的能从那指印上看出脉络来。这一下打过之后,让在场本就傻了的众人更傻了。

    “哎呀……又忘了发力,让我们家当家的看到,又该笑话我了。”

    老板娘看着慕大脸上红红的手印,歉然一笑道:“我再来一次,抱歉啊。”

    慕大虽然愣了,可哪敢再站着不动,立刻脚下一点试图向后跃出去避开老板娘,可他的脚才要发力,老板娘的第二个耳光就再次重重的扇在他脸上,这一次不似刚才那一下响亮,但却将慕大横着扇飞了出去。慕大根本控制不住身子,后背也狠狠的撞在城墙上。嘭的一声,紧挨着幕二也被镶嵌进城墙里。

    “爽!”

    老板娘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道:“十年没这么爽了。”

    ……

    ……

    “大姐啊,你要是打爽了能不能先把我扶起来?”

    方解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确定不是做梦,然后可怜兮兮的看着老板娘说道:“我肋骨都不知道被他踩断了几根。”

    “老实趴着!”

    老板娘没回头对他喊了一声,把碎花蓝布棉袄的袖子挽起来走向城墙里镶嵌着的那两个人:“老娘还没爽够!”

    方解乖乖继续趴着,嘴里却忍不住赞叹道:“霸气,太他娘的霸气了。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苏屠狗被收拾的那么服服帖帖。”

    大犬也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看着大步往城墙那边走去的女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娶这样一个女子,还不得被折磨死。方解……你说他老公还活着?奇迹……真他娘的是个奇迹。”

    “竟然……”

    沐小腰还是呆呆的站在一边,目光都有些呆滞:“竟然感知不到……这怎么可能,她到底用了什么办法……怎么可能瞒得住我?”

    老板娘却不理会这三个人,快步走到慕大身前,看着这个扭曲的人冷声说道:“看样子这些年你们兄弟没少祸害女子是吧?你能干一个时辰是吧?一边干还喜欢挖人的眼球,喜欢割人的鼻子是吧!”

    她说到能干一个时辰的时候,手起剪刀落咔嚓一声将慕大胯-下那东西剪了下来。说到喜欢挖人眼球的时候,剪刀已经将慕大的两颗眼球从眼窝里剜了出来。说到喜欢割人鼻子的时候,她竟是把剪刀随手丢在一边,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捏住慕大的鼻子,把一个鼻子硬生生从他脸上拽了下来。

    片刻之间,慕大的脸就变成了一个血葫芦。

    “一个时辰!”

    嘭的一声,老板娘一拳砸在慕大胸口,慕大的身子一弯之后又被砸进城墙里几分。老板娘似乎是打出了火气,打一拳说一句一个时辰,连说五句,连打五拳。五拳之后,哪里还能看得到慕大的身影,竟是硬生生被砸进一个脸盆大小的深坑里。

    砸没了慕大,老板娘一把将幕二从城墙里拽了出来,随手一丢,丢沙包一样丢出去至少二十米远。下一秒,老板娘已经出现在慕大身边。被这样暴打,幕二偏偏还有一口气活着。他艰难的睁开眼,想乞求却根本无法开口。他的眼神里都是恐惧,无边无际的恐惧。

    “你知道老娘的丈夫是干嘛的吗?”

    老板娘在幕二身边蹲下来,手掌放在幕二胸口猛的一按。刺啦一声,幕二身上的衣服就全都往四周碎裂飞了出去。也不知道老板娘之前用的什么手段,打的这般重,幕二身上竟是看不出多少伤痕。

    她从地上捡起幕二的那柄短刀,一字一句的说道:“苏屠狗是屠狗的,最拿手的就是给山狗剥皮。但整个樊固城里也没人知道,剥皮是老娘教他的!”

    “几个不入流的下三滥,就敢为非作歹。丢的不仅仅是朝廷的脸面,还是整个大隋的脸面!真要装凶恶,那就去西边大雪山找佛宗装凶恶。佛宗不是说什么佛也有金刚怒目之时吗,那你们就去剜了佛的眼睛,割了佛的鼻子,剥了佛的皮!没这胆量,却在自己家地盘上行凶作恶,不杀你不剥你老娘今后都会气的睡不着觉!”

    这番话说完之后,地上已经多了一具血尸。

    随手将一具完整的人皮丢在地上,老板娘从袖口里抽出一块手帕擦了擦手,然后站直了身子,舒展了一下腰身:“这才算爽完了。”

    她舒展完之后,猛的转身看向某处房顶:“死瘸子,老娘爽完了,你看够了没有!”

    ……

    ……

    一间民房房顶上,顺着房脊躺着喝酒的老瘸子忍不住摇头叹了口气,仔细认真的将酒葫芦的塞子塞好,然后栓在自己腰畔。他从房顶上坐直,看着下面的老板娘有些无奈的说道:“你杀你的人,我看我的戏,我不管你,你何必朝我发脾气?”

    他一边说话,一边又确认了一遍那酒葫芦是否栓好。葫芦只是个普通的葫芦,葫芦里的酒是最便宜的西北烧。在樊固城的酒肆里,十个铜钱就能灌满这一葫芦。这个葫芦虽然普通,可上下两个肚都比人头还要大。西北烧这酒有多便宜,由此可见一斑。

    老板娘抬起手指着老瘸子骂道:“你就告诉我,如果老娘不来你会不会出手!”

    老瘸子点了点头道:“自然会,不然我干嘛来?”

    “那你为什么不出手!”

    老板娘又问。

    “你不是来了么。”

    老瘸子笑了笑道:“再说,我出手也不会救那个没品的小娃娃,更不会救那个比我还丑的家伙。若不是老头子我看上了这女娃的好潜质,兴许今天根本就不回来。招惹朝廷这么麻烦的事,躲还来不及。打不着狐狸惹一身骚的事,老瘸子我最不愿意去碰了。”

    这句话说完,他的人已经到了沐小腰身前。老瘸子看着沐小腰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道:“愿不愿意给我做徒弟?老瘸子我找了一辈子徒弟,临死之前竟然走了逆天的运,居然真被我找到一个顺眼的。本打算过几年看看你的潜质到底有多好,奈何你要走……你到底愿不愿意?”

    沐小腰有些痛苦的晃了晃脑袋喃喃道:“又一个……我竟然也没有感知到!”

    老瘸子刚要说话,就听见后面有人大声说道:“我替她做主了!以后她就是你师父,你就是她徒弟……呃不是,她就是你徒弟,你就是她师父!这么高质量的徒弟,你就算想买都买不到!”

    老瘸子笑了笑道:“你倒是干脆!就冲着得一个好徒弟的份上,你说吧,有什么要求我可以满足你。”

    方解艰难的爬起来,坐在地上大口喘气。等胸腹里的气血顺畅了才一本正经的说道:“买一送一,要了我才能要她。”

    “我买你?!”

    老瘸子瞪着眼珠子说道:“瞎了眼也不买你!”

    方解摇了摇头认真道:“错了!”

    他抬起手指着沐小腰说道:“她是买的,我是送的。”

    老瘸子几乎是下意识的说道:“就买她一个行不行?送的不要行不行?!”

    方解咬了咬牙,斩钉截铁:“不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