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争霸天下 > 第一卷 帝国的边城 第十六章 赚能忍赔不能忍
    更新时间:2013-03-06

    (求收藏)

    第十六章赚能忍赔不能忍

    “妈的!”

    方解狠狠的骂了一句,然后从背后将那柄大隋的制式横刀抽了出来,这是他准备从樊固带走的唯一一件有怀念意义的东西,那身大隋边军的号衣都留在了金元坊后院,带走的就这一柄横刀。

    他身上有三千九百二十七两银子,其中三千八百两为银票,一百二十七两银子。按道理这些银子也是樊固城的回忆,带到长安城去看到这些银子就会想起樊固。但毫无疑问,银子是用来花的。方解这样性情的人绝不会因为这银子是在樊固赚来的,就舍不得在长安城里把它花掉。

    银子除了能买来想买的,本身就再没别的用处。

    最起码不是用来回忆的。

    横刀不同,这横刀上面凿刻着方解的名字,还有他所在队伍的名字。樊边甲字队方……这六个字,才是回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柄横刀会被方解挂在长安的新居书房里,每每看到都会让他想起樊固城里的那些熟人,还有值得记住的往事。

    这横刀,就是他和樊固城斩不断的联系。

    而他现在抽出了横刀,要做的却是斩断这联系。

    因为这号角声。

    不出意外,号角声响之后起用不了十分钟,训练有素的大隋边军就会赶到这里,沐小腰和大犬商国恨可以不在意那六个飞鱼袍,但绝对挡不住八百边军。沐小腰只有五品上的实力,商国恨五品下。就算他们两个都是八品高手,也照样挡不住八百边军。八百边军,展现出来的战力可绝不仅仅是八百人那么简单。

    因为边军善战,而且装备精良。

    边军有连弩,有硬弓,甚至还装备有大隋兵部去年才研制出来的开花炮。开花炮就是炸弹,虽然威力远比方解记忆中的炸弹要小的多。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八品高手也不一定能躲得开丢过来的上百个开花炮。就算炸不死,难道还炸不伤?羽箭密集,开花炮犀利,八百边军困死一个八品高手绝不是天方夜谭。

    在强大的军力面前,个人的实力再强只怕也难以起到决定性作用。

    所以方解抽刀,因为他知道他只有十分钟时间。

    守在城门口的是丙字队的同袍,城墙上的人要跑下来大概需要五分钟,门口的二十个边军就是方解必须要斩断的联系。

    “你去帮沐小腰!”

    他低声嘶吼了一句,然后猛的朝着前面冲了出去。也许他在抽刀的那一刻心里很苦楚,因为那些边军士兵都是他的朋友。但他不会有一丝犹豫,因为今天晚上这些朋友极有可能要了的他命。

    大隋军律如山,边军不可能违背军令。

    方解也不可能愿意丢掉自己的命,哪怕为此要杀人。

    大犬也没犹豫,纵身一跃就冲了过去,没去帮沐小腰,而是冲向了那些守门的边军。方解的身子顿了一下,但很快就加速追了上去。他知道大犬的选择才是最正确的,而他的决定中不可否认还带着些可笑的妇人之仁。

    如果他冲上去,能伤人就不杀人。

    大犬冲上去,能杀人绝不伤人。

    方解在心里苦笑,嘲笑着自己的幼稚。大犬杀那二十个虽然精悍但没有修为的边军士兵用不了多久,最起码比他要快。而大犬杀完二十个边军,估计着沐小腰那边也差不多解决了剩下的五个飞鱼袍。

    这才是最冷静的选择。

    方解握刀的手微微颤抖。

    冷静,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就在他深呼吸的时候,迎面砍过来一柄大隋的制式横刀。出手的,恰是那个吹响号角的队正:“方解!不管你犯了什么事都不要这样,只要你留下,我在将军面前帮你求情。”

    队正砍了四刀,说了一句话。

    第五刀他没能砍出来,因为方解的横刀卸掉了他握刀的右臂。这是方解第一次伤人,但他似乎没有一点手软。这样伤人或是杀人的刀法,方解每天都会很刻苦的练习。练习时候的每一次出刀,他的眼睛里似乎都能看到敌人的身影。

    大隋的制式横刀很锋利,卸掉一条胳膊就好像切开一块豆腐般轻易。

    那队正一怔,然后才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

    大犬回头看了一眼,眼神里闪过一丝赞赏。在他回头的时候,一柄横刀斩向他的头颅。他的眼睛依然看着方解,手却恰到好处的握住了那刀锋。他手上戴着一副有钢刺的手套,横刀竟然不能斩入。

    下一秒,大犬的另一只手已经掏空了那边军士兵的心口。如狼爪一样,他的右手狠狠的戳进那士兵的心口,再抽出来的时候,手里有半个血肉模糊的心。他收回视线,脚下一点朝着另一个士兵冲了过去。

    三分钟。

    守在门口的二十个边军士兵死了十七个,伤了三个。十七个都是大犬杀的,三个都是方解伤的。与此同时,沐小腰杀了第三个飞鱼袍,在她身边还围着三个。但是很显然,那三个飞鱼袍已经没了斗志。

    “你猜……他们对你会不会手下留情?”

    大犬问。

    方解看着倒在地上哀嚎的三个边军士兵,无言以对。

    大犬没继续说什么,朝着沐小腰的方向迅速的冲了过去:“你去打开城门,自己先出去,你甩不掉我们两个的!”

    方解点了点头,然后看到城墙上的边军士兵已经快要冲到城下。他猛的冲向城门,忽然发现城门前忽然多了两个人。

    “有意思,想不到小小樊固竟然藏龙卧虎,两个五品……这有一个……”

    慕大摇了摇头,不屑的撇了撇嘴:“没品?”

    “你才没品!”

    方解高高跃起,一刀斩向慕大的头顶。这一刀,是他刻苦练习这些年来,劈出的最快一刀,最凌厉一刀。

    ……

    ……

    风是在天黑才停住,雪却是下午时候就停了的。就在边军校场那排木屋里那一声凄厉的哀嚎声之后,乌云似乎也被吓了一跳转身逃走。邱小树死了,从吴陪胜把他当做第一个审问的对象开始,其实已经注定了死亡。

    后面的人或许还有生路,但既然他是第一个,不管他画押还是不画押,都会死。不同之处在于,画押,他会等一会儿再死。不画押,他立刻死。

    听到这一声哀嚎传出来,边军牙将李孝宗默默的转过身走向大营外面。踩着积雪,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他知道自己这样做,会失去樊固八百边军的拥戴。这拥戴是他用了三年才换来的,不容易。但今天之后,士兵们都将仇视他,仇视来的很容易。

    他其实一点也不后悔做出这样的决定,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前程不能毁在这个偏僻寒冷的小地方。

    人生如戏,谁都在演戏。

    一个大隋演武院出身而且成绩优异的人,而且还出身世家,怎么可能把眼界定格在这小小的边城?

    “三年……也够了。”

    他轻声自语了一句,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大营。在边城这三年,就是他晋位的资本。有这三年,兵部提拔他朝廷里的人找不到反对的借口。只要他回到帝都,凭他的本事最不济也会晋升为四品郎将,不是从四品的果毅,而是正四品的鹰扬。

    官至鹰扬郎将,就可以开府建衙。

    一个如此年轻就做到四品鹰扬郎将的人,朝廷里无论哪个世家都愿意拉拢。前途无量,只要不出大错,或许真有可能如演武院周院长预测的那样,三十岁之后他就没准做到一道总督。正二品的封疆大吏,光耀门楣。

    这才是右骁卫大将军李远山帮他的原因,至于什么同宗同族,去他妈的吧。

    李远山正是因为看出李孝宗前程锦绣,才会下大本钱拉拢。好歹都是李家的人,最起码不能让李孝宗站到别人身边去。朝廷里的水本来就深不见底,若是连这点小把戏都看不透彻,李孝宗也就没必要回帝都了。

    即便没有吴陪胜,没有李远山,没有朝廷派下来的执法使,什么都没有……或许在他回帝都之前也会杀了方解,因为他不允许自己的人生履历上有一丝污点。既然帝都来了人,那么他为什么不顺水推舟?

    回帝都,就需要交际。交际,就需要钱。

    他之所以放弃攻打涅槃城的打算,不是因为方解的劝说。而是因为他发现这确实是个生财之道,他需要钱。打涅槃城,是为了让陛下还能记得自己。陛下喜欢血性热的年轻将领这是公认的事,就算打涅槃城引起什么祸端,出于大隋皇帝的骄傲,也不会屈服于蒙元帝国的压力。

    但这是冒险,而方解提出来的赚钱更让他满意。

    有了足够的钱,回到帝都之后给几位掌权的大员送足,比打下来涅槃城还要有作用,宰相一句美言,顶的上杀敌上万的功劳。

    他觉得方解是上天送给他的礼物,而现在,这个礼物……没价值了。

    走出大营的时候,他还忍不住想起第一次见到方解时候的情形,那个脏兮兮的少年郎,拦在自己的战马前面大言不惭的说:“大将军,您想发财吗?”

    他记得当时让他决定和这个少年谈一谈的,不是那句您想发财吗,而是前面的三个字让他心里很高兴。

    大将军。

    只有傻子,才会称呼他这个小小的从五品牙将为大将军。当然,这是一个让人心里很舒服的傻子。而后他才发现,方解不是傻子。

    在樊固这三年,很精彩。

    这是李孝宗对自己在樊固这三年所下的定义。

    他顺着樊固城最宽的那条街,用了十五分钟的时间走到一家已经关了门的店铺门前。他伸手敲了敲门,说话的语气很客气。

    “请问,今天还做买卖吗?”

    房门拉开,出现在李孝宗面前的是一个面貌娇美身材也很不错的少妇。穿一身朴素的碎花蓝色棉服,腰间还系着围裙。她的手上脸上都是面粉,看来正在做饭。

    “是李将军,真对不起,当家的出了远门,他回来之前不做生意了。”

    “那能不能和你聊聊?有件很重要的事,我觉得你应该听听。”

    李孝宗微笑着说道。

    少妇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她让开房门,却没有关门。李孝宗进门之后挨着火炉坐下,嗅了嗅忍不住赞道:“樊固城里最香的酒,就在你家。我还记得名字也不俗……叫梨花酿?”

    少妇从柜台里拿出一壶梨花酿,放在李孝宗身前:“你来的巧,还有一壶,如果你再来晚些,今晚我自己就喝了。不过既然是最后一壶,我卖的会贵一些。”

    李孝宗嗯了一声,却没有喝酒:“我虽然不知道你们夫妻来自何处,为什么而来,且我不愿打扰你们,今日来是逼不得已。你们瞒得住樊固城里的所有人,却瞒不住我……不过,只要今夜你不胡乱出手,我坐坐就走,权当没有来过。拜访高人,却这样唐突,心中不免惶恐……”

    “让李将军亲自登门,倒是我们夫妻该惶恐才对。”

    少妇笑了笑,自己拿起酒壶一口气喝干:“我们夫妻最不爱管闲事,而且当家的不在家,我一个女子自然能避就避,更不会去招惹是非。如果不是因为胆小怕事,你猜我们会不会跑到这个冷僻的地方做小买卖?”

    “不管闲事,才是境界。”

    李孝宗笑了笑道,脸色松了下来。

    “只是……你要杀的人还欠着我点东西,你若是不介意,你替他还了我也行。不然人死了,我朝谁要去?”

    “多少?”

    李孝宗想不到,隐居的高手竟然这么市侩。

    “一条”

    少妇回答。

    “一条什么?”

    李孝宗不解。

    “一条命”

    少妇把腰间的围裙接下来,仔细认真的叠好放在桌子上:“老娘在他身上浪费了半壶十年梨花酿,才换回来他一条贱命。你说要了去就要了去,哪有那么容易的事?老娘这辈子什么都能忍,就两件事不能忍,第一,被苏屠狗那个家伙先绿了我这不能忍,第二是做生意赔了本钱不能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