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争霸天下 > 第一卷 帝国的边城 第十五章 雪月夜 号角声
    更新时间:2013-03-05

    (第三更,求收藏)

    第十五章雪月夜号角声

    才短短半日的功夫,整个樊固城就已经被大雪覆盖了一层。看不到了青砖红瓦,举目看过去到处都是令人心里畅快的白。樊固城里没有大富大贵之人,如果非要说有那么方解勉强算是一个。

    但方解的钱其实并不多,他是金元坊的大掌柜,他是红袖楼的主人,客胜居也是他建的,可他只能算是个高级打工者,是他带给了樊固城富庶,这三座楼子每年的进项足有二十万两。但他也只是分红利而已。因为最初建立金元坊筹措来的钱,没有他一个铜板。每年除去分给百姓的红利之外,大部分的钱都必须交给李孝宗管理。

    他虽然不大手大脚花钱,可好歹身上有个斥候队副的身份,平日里应酬也多,他名下那么多产业自然每次都是他请客。所以这两年多来也没攒下多少,翻箱倒柜的把银票银子都搜罗起来算了算,也就三四千两。这几千两放在樊固算是一大笔钱,可到了长安城只怕只不够出入几次如半月楼那般的高档场所。

    所以当方解发现自己只有这些家当之后,难免有些郁闷懊恼。

    “以后绝不能搞集资企业!”

    他嘀咕了一声,将银票都塞进怀里,剩下的大约二三百两银子装进包裹,举步之前又忍不住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床头衣架上的边军军服。黑色皮甲,蓝色号衣,黑皮靴,还有节庆时候才会披上的大红披风。

    “可惜……本想今天去求李孝宗,把我的军功凑齐了再去长安。现在军功不够,要参加演武院的考试还要再费周折。身边的银子也不多,只怕在帝都都不够收买一个七品芝麻官的。”

    “不能去大营那边,那四个高手全在那个方向。”

    沐小腰低声说道。

    方解不舍,但绝不会犹豫。

    在些年来他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不犹豫。该走的时候必须走,绝不能拖泥带水。虽然厮杀用不到他,但他也不想做一个毫无意义的废物。也正是因为这么多年一直被人保护,他自己面对追兵几乎没有自保之力,所以他对修炼有着一种偏执的渴望。

    “几品?”

    他跟在沐小腰身后问。

    “有个破了六品已经稳稳站在七品境界的,很熟悉,必然是李孝宗,不算他……剩下的四个,三个六品上,还有一个竟然感觉不大仔细,似乎也在七品境界。这人气息阴沉,应该是故意藏着。咱们小心些,可能藏身在暗处,最好别遇到一个专门在暗处伏杀的刺客。”

    沐小腰和大犬都知道,这样的夜里最让人防不胜防的便是那些从不肯正面与人交手的刺客。

    “小腰姐,这么多年你一直不肯透露。”

    方解一边走一边笑问:“你能在方圆二里之内感觉到敌人的气息,甚至精确的判断是敌人的实力,那你自己到底是几品?如果咱们不逃正面打这一架,凭大犬和你能不能把他们干脆利落的放翻?”

    “不能”

    沐小腰回答的极干脆,然后有些骄傲的说道:“任何人进了方圆二里的范围,都逃不过我的感知。一品也好,九品至强高手也好,都瞒不住我。所以这么多年来虽然逃的辛苦却一直有惊无险,所以当初在南燕大理城分开的时候,是我和大犬跟在你身边而不是麒麟他们那些人。”

    “这么嚣张,那你到底是几品?”

    “你能不能不问?”

    沐小腰白了他一眼,然后忍不住微怒道:“如果我高于七品,我会逃?一个八品修为的人灭掉樊固城里这五个六七品的高手也不成问题,虽然有些费事,但绝不会有太大风险。所以你能不能别这么白痴?既然决定逃,必然是打不过的。”

    “那当初保护我的人中,最厉害的是谁?”

    “沉倾扇”

    大犬在旁边答话道。

    “就是那个漂亮的一塌糊涂的冷冰冰的总是抱着一柄剑的姐姐?哎呀……想不到她竟然那么厉害,有没有九品?”

    “没有,但应该在八品中甚至有可能是八品上。”

    大犬回答道。

    “你们烦不烦?”

    沐小腰瞪了他们一眼,随即一把攥着方解的腰带把他丢出了墙头。方解这些年已经被当石头似的掷惯了,稳稳落地,一眨眼间大犬和沐小腰也跃了出来。

    一边往城西方向疾驰,大犬一边说道:“当初保护你的这些人,说起来本事最大的还是沐小腰,如果不是她的感知力那么强,这些年也不知道会遇到多少次凶险。沉倾扇再能打,只怕也早就被拖死了。本领第二的那个,自然就是我了……我虽然感知不到敌人的实力,但我能更准确的知道敌人的方位,从而找出逃跑的最佳路线。沉倾扇可以轻易杀我,但我也可以轻易的让沉倾扇杀不到我。”

    “你几品?”

    被沐小腰拎着的方解有些无聊,不需要他自己跑虽然不会累,但说起来一个男人被女人拎包裹一样拎着跑路,怎么说也有些寒碜。

    “五品下。”

    大犬如实回答道:“所以,如果和今天这些敌人哪怕其中一个正面相遇,咱们只怕也逃不了。一个六品上的高手,干掉咱们三个也不费什么力气。”

    “啊?”

    方解以前也问过,但大犬和沐小腰只是不说。现在他才明白,远来这两个在自己眼中有世外高人那么高的家伙,并不是如想象中那样高。沐小腰虽然不说,但他从大犬的话里也能推测出,她最多也就是个五品上的实力。沉倾扇可是八品上啊,要是她在身边的话根本没必要逃嘛……

    “别那么看我!”

    沐小腰一边跑一边说道:“之前不说,是因为樊固城里只有一个李孝宗是危险人物,但他不知道你身份,无缘无故不会杀你。现在说,是因为就要往长安逃了,长安城是个什么地方?卧虎藏龙!现在告诉你的意思是,你以后低调点,到了长安城能装孙子就别装爷爷。”

    “给整个长安城装孙子,我这压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方解忍不住感慨了一句,他曾经幻想过,以后到了长安不必担心那些莫名其妙的追兵,再有大犬和沐小腰这样的高手保护,自己在帝都是不是能装纨绔?调戏调戏黄花闺女,勾搭勾搭俊俏寡妇,谁惹他就让大犬上去暴揍一顿,用不了多久帝都玉面小郎君的名号也就打开了。现在看来,他发现自己想的太多了。

    ……

    ……

    雪夜,皎月,身边还有个长腿细腰的美女,这原本应该是个很浪漫的夜晚,如果不是在逃亡就好了,如果身边的沐小腰不是那么冷冰冰就更好了。这一年方解十五岁,沐小腰二十七岁。方解丝毫也不怀疑,抱过沐小腰那小腰的男人只有他一个。摸过沐小腰胸的男人,也只有他一个。

    但对这个女人,方解充满了敬畏。

    樊固城很小,从金元坊后院跳出来之后一路往西跑,用不了多久就能到城门,无论当值的边军是谁,方解都熟悉。可当他们冲到西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估计过于乐观了。

    西门当值的是他的熟悉的边军兄弟,还有六个身穿飞鱼袍的人。要知道这身飞鱼袍代表着的什么意义,便是在帝都这身衣服也能让绝大部分人心生畏惧。他们的官职品级不高,但他们的地位很高。

    大内侍卫处的人。

    “你怎么没感觉到西门这边也有外人?”

    “六个四品上,挡不住咱们!”

    沐小腰低声说了一句,随即猛的把方解丢向大街一边。等方解站稳的时候,沐小腰手里已经多了一丈红绫。那是她的武器,很漂亮夺目的武器。在大理城与其他五个护卫分开之前,方解很少看到沐小腰出手。因为在队伍中她只负责感知敌人,杀人有麒麟,有夜枭,还有沉倾扇。从大理城分开之后,三年,已经三年没有遇到过敌人了。

    所以,这也算是方解第一次认认真真的看沐小腰是如何出手的。

    一丈红绫。

    一丈之内,这就是沐小腰的世界。

    大犬没有上去帮忙,而是站在方解身边从腰畔摸出一双带锋利钢刺的手套戴好,那钢刺在月色下反射出冷森森的光彩。看着沐小腰婀娜的身影,大犬忽然感慨道:“这是个要强到了极处的女人,沉倾扇看不起她,但她又何尝看得起过沉倾扇?虽然那个女人确实强悍的一塌糊涂,可若没有沐小腰的感知,她未见得就能活到今天。”

    “沉倾扇是她师妹。”

    最后这一句话,让方解心里一震。

    他忽然心里一阵歉疚,虽然他并没有说错什么话。

    六个身穿飞鱼袍的大内侍卫,六个四品上的高手,若是放在军中也最少是从五品的牙将,李孝宗是个异类,以七品上的修为做牙将,本身就是朝廷有意在锤炼他。方解毫不怀疑,一旦李孝宗离开樊固城,必然平步青云。

    再者,樊固城的位置太过紧要,没有一个有实力的将军坐镇,朝廷也不放心。

    在吴陪胜看来用六个飞鱼袍守门已经足够重视方解了,甚至是大大的抬举他,可惜……沐小腰完全没把这六个人放在眼里。虽然她并不是战斗型的武者,但对付六个这个级别的敌人还不至于让她退缩。那一丈红绫在城西门旋舞,月色雪上,美的夺人心魄。红色的长裙,红色的长绫,围着一个身材婀娜的女子飞转,看着有一种妖艳之极的美感。

    尤其是她的长裙舞动时候,那一双白皙修长的美腿不时露出来,更是让人血脉喷张,连杀人都如此美,这便是沐小腰。

    红绫缠上一柄绣春刀,蛇一样顺着那身穿飞鱼袍的侍卫胳膊缠了上去。也不见沐小腰手上有什么动作,咔嚓一声,红绫猛然收紧竟然将那侍卫的手臂硬生生的勒碎!绣春刀掉在雪地上,立刻就失去了光泽。

    沐小腰一拽红绫,那粉碎了臂骨的侍卫被拉了过来,一条修长绝美的白腿狠狠的踹出去,穿着红色绣花鞋的秀气小脚正中那侍卫胸口。噗的一声,那侍卫的前胸立刻就坍塌下去一个大坑。

    红绫松开,那侍卫的尸体软绵绵的倒了下来。

    “一起上!”

    剩下的五个飞鱼袍围了上来,有人回头朝着那些边军喊道:“还不快示警?!”

    “示警?”

    领队的边军看了看不远处站着的方解,又看了看自己腰畔的牛角号。他不想举起号角,方解是他的朋友,但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身份……他是大隋的军人。他看到方解对他摆手,他也知道一旦自己吹响号角用不了多久边军就会集结赶来,一块赶来的肯定还有那些从长安城来的家伙。

    “对不起,方解。”

    那队正叹息一声,缓缓的把号角摘了下来放在嘴边。

    呜呜的号角声响起,在这个寂静的雪月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