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争霸天下 > 第一卷 帝国的边城 第十二章 很大很大
    更新时间:2013-03-04

    (继续求收藏)

    第十二章很大很大

    “或许是这世上无耻之人见的不多,所以在我看来你在无耻上倒是天下第一,一骑绝尘,无人可及。”

    入夜之后,金凤被方解好说歹说劝回了回去。沐小腰和大犬这才从藏身处出来,目睹了刚才那香艳一幕的沐小腰脸色显然有些不好看,尤其是当看到这个已经几乎瘫了的人却在金凤品箫的时候,还挣扎着抬起手捏住那少女胸脯让她更加的恼火。

    她走到方解床前,拉了一张凳子坐下。

    方解讪讪的笑了笑道:“我这只是正常的医疗检查……我总得对自己的身子负责不是?”

    “检查没错”

    大犬商国恨不习惯坐着,他宁愿在一旁的地上蹲着:“只是检查的时间久了些,非得等到喷出来检查才算完成?就算要喷出来,你就不能配合些尽快喷出来?”

    方解认真道:“我就是为了检查是不是还能正常喷出来。”

    “结果你满意了?”

    大犬笑问。

    “不满意……喷的一点也没比原来远。”

    沐小腰瞪了他一眼,一言不发的把他身上的被子掀开丢在一边。方解顿时觉得身上一冷,想抢回被子奈何手脚疼的根本不听使唤。可怜他只能用无助的眼神看着沐小腰,奈何现在他的眼睛里根本什么意思都传达不出来。

    眼皮肿的老高,眼睛眯着一条缝难看的要命。

    仔仔细细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沐小腰随即叹了口气:“大狗……这是我第一次觉着,原来你看起来没那么丑了,他现在这模样,还不如你……全身上下肿成这个德行,居然还有心思让那丫头给你吹!”

    “吹这个字用的真妙!妙到了极处!”

    方解一本正经的说道,他无法阻止沐小腰,索性认了命,愿意看就随便看去,反正从小也没少看。

    商国恨嘿嘿笑了笑,凑过来看了看却倒吸了一口冷气:“果然肿的很大,小方解,你知不知道现在很霸气啊。”

    方解得意的笑了笑:“日后更霸气。”

    日后两个字,说的格外给力。

    “呸!”

    沐小腰啐了一口,伸手在方解小腹上按了一下。才一触碰,方解顿时喊了出来。只是他的声音却根本没有发出去,张大了嘴巴干嚎。他虽然剧痛,可也知道一旦喊出来外面金元坊的伙计肯定冲进来看他。沐小腰和大犬跟在自己身边的事,樊固城里没一个人知道,李孝宗也不知道。

    沐小腰比划了一下方解小腹上那五个指印,皱着眉头喃喃道:“是个男人,手掌很宽厚。手指修长,以五指发力,力道却同时封住了气海丹田。好诡异的手法,好霸道的修为!大犬……当今江湖上能做到这点的,有多少人?”

    商国恨摇了摇头:“不清楚,但应该不会超过二十个。”

    “你们知道我怎么了?”

    方解忍不住问道。

    “不知道。”

    沐小腰摇了摇头:“如果下手的人是要杀你,那么你早就碎成一滩肉泥。但他到底做了什么,我还想不明白……咦?”

    前面的话还没说完,她就忍不住轻咦了一声。虽然声音不大,但语气中的惊讶还是瞒不住人。

    “怎么了?”

    方解立刻紧张的问道。他知道沐小腰和商国恨都是高手,虽然不知道有多高,但肯定是世外高人的那种高。这一声轻咦,让他顿时紧张害怕起来。

    “居然……”

    沐小腰转过头看向商国恨,一脸的不可思议:“居然……通了!”

    商国恨脸色一变,伸手按住方解的手腕,片刻之后忍不住笑了起来:“真他娘的不可思议,小方解,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人啊,竟然用这么霸道的手段替你通了气海,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通了?”

    方解感觉自己的心都快挑出嗓子眼了,激动的下面那个东西都忍不住跳了几下。沐小腰眉头皱了皱,随即扯过被子给方解把身子盖住。她转过头装作去倒水喝,掩饰住脸色上微微的红晕浮现。

    “确实是通了。”

    商国恨肯定的说道:“脉象上起了变化,这瞒不住人。”

    “通了多少?”

    方解忍不住急切问道。

    他心里却想到,我就说那青衫男子不像是个坏人,想不到竟然这么大本事,沐小腰和商国恨想了十五年办法都没做到的事,那青衫男子竟然旦夕之间就给解开了。由此可见,那个青衫男子才是真正的世外高人的高。

    “气海通了,一百二十八处气穴……”

    商国恨看了方解一眼,忍不住叹了口气:“通了一处。”

    ……

    ……

    “你不要这样沮丧……通了一穴总比一穴不通要好的吧?一穴不通的时候,你就算身体锻炼的再强壮最多拉开两石的硬弓,虽然在普通人中已经算是佼佼者,可终归只是普通人之中的佼佼者,这一穴通了之后……”

    商国恨故作神秘的笑了笑,勾起方解一些好奇。

    “怎么样?”

    “你就能拉开两石半的硬弓!最起码,就是普通人中罕见之辈了。”

    噗……

    方解就好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浑身的力气全都被重新掏空。他躺在床上,双眼无神的看着房顶说道:“你不必骗我,普通人气海一百二十八处穴位也要开三五处,而我这般煎熬之后却才只开了一处。寻常人能拉开两石半的硬弓确实罕见,可军中那么多可以修炼之人,比如李敢当……虽然只是个下一品的武者,但拉开两石半的硬弓也是轻而易举。真打起来,我体魄再强也不是他的对手。”

    “也不是,练体终究不是没有前途。”

    沐小腰或是于心不忍,看着方解轻声道:“我知道在大隋朝廷右骁卫中有个叫殷破山的将领,也只是练体而不修内功,一身横练太保的功夫也是极了不得的。刀剑不入,箭斧不侵,阵前杀敌也罕逢敌手。”

    “练的好像石头人一样硬邦邦的有什么意思?”

    方解叹了口气:“算了,趁着这段日子无法走动,我把算学和音律方面的书册多看一些,等身子好些咱们就启程往长安去。盛夏时候便是演武院开门授课的日子,再不动身,此去长安万里迢迢怕是迟了。”

    “也好。”

    沐小腰看了看窗外浓重的夜色道:“在这个地方住了这许久,我们两个竟是从来没有走出去过一步。等到了长安就不必这么藏着,扮作你的随从也无妨。”

    “厌烦了?”

    方解问。

    沐小腰摇了摇头:“初时在这屋子里不出去,倒是安逸的令人着迷。只是这样的日子久了难免也会烦闷,前十二年都是浪迹天涯的飘荡,现在倒是怀念以往那日子了。”

    “你说……他们如今在哪儿?”

    方解忽然问了一句,很突兀。但沐小腰也好,商国恨也好,都明白他问的他们指的是谁。这三年,方解经常会问这句话。

    “或许活着,或许已经死了。”

    商国恨叹息一声。

    “不会。”

    沐小腰想了想说道:“若是他们死了,咱们也不会有这三年安稳的日子。只是不知道逃到什么地方去了,或许与咱们相隔数万里也说不定。当时商量好的,他们往东南,咱们往西北。”

    “那个女孩……一定很恨我。”

    方解轻声道。

    “怪她命不好吧……”

    商国恨道:“前十二年,我们都将你打扮成女孩,那些追兵从没见过你,认定了你真就是女孩。十二年前让你换了男装,又抓了一个与你面貌有二三分相似的女孩带走。要瞒过追兵也不是太难,咱们又是逆着追兵走过来的,应该还没有被人发现。小腰说的没错,若是那女孩死了……那些人发现不对立刻就会逆向查过来。”

    “希望她不会死,好好的活一辈子。”

    方解喃喃的说道:“终究是我亏欠了她。”

    “你还记得她叫什么名字么?

    他问商国恨。

    “是从江南沫家偷出来的女子,好像问过她叫什么……可我忘记了,你知道我记性一直不好。”

    商国恨歉然道。

    “沫凝脂”

    沐小腰纵身上了房梁,躺下之后淡淡的说出这个名字。

    “是个美人胚子。”

    ……

    ……

    “能不能看出是谁的手段?”

    商国恨见方解睡熟了,伸手在他脖子穴位处按了一下,方解身子一歪便昏了过去。以往他和沐小腰谈话,方解睡梦中也不知道被他这样按过多少次。他走到房梁下,看着沐小腰问道:“我总觉着有些怪异。”

    “看不出,这样的手段江湖上谁能使得出来本屈指可数,可算来算去,能使出这手段的人离着樊固最近的,是卧仙山上那个野人。听说前几年被李远山囚禁在铁笼里当野兽养着,肯定不会是他。咱们虽然不出屋子,樊固城若是来这样的高手咱们也能感觉到。除非……这个人强到咱们都感觉不到。”

    “不可能!”

    商国恨道:“就算感觉不到,我鼻子也能闻到。”

    “不想了,反正是对方解有利无害的事。这人既然出手,就不会害了他……倒是省却了你我费一番事,不然……为了不让方解被毒蛊吸成干尸,咱们就只能以本身血液滋养,一直到找到葵芫花,芳沁草,七角蛇这三味极罕见的药物。可天大地大,要集齐这三味药材哪是那般容易的,便是耗死你我,也未见得找的到。”

    “是他造化大,运气好。”

    商国恨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火炉:“你锦囊里是让毒蛊苏醒的药丸,我剑匣里是驱使毒蛊的法子。只需训练十日,他就变成一具尸人,无痛无觉,只知道听命行事。我想不明白……主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十五年,我日日在想,也想不通。毕竟方解是他的……”

    “想不通就不要想了。”

    沐小腰仰躺在房梁上说道:“反正咱们都回不去了。”

    “是啊……回不去了。所以还是赶快去长安的好,这里毕竟不安稳。长安城演武院,清乐山一气观,武当山三清观,这大隋能让那些人忌惮的也就这三个去处。清乐山,武当山,容不得咱们,只有去演武院。”

    “东楚蓬莱阁,南燕墨溪苑,十万大山的一品山庄,这些地方都算得上盛名之地,但也藏不住咱们。”

    “只有大隋,只有长安。”

    “听说长安很大很大。”

    商国恨说:“有一百个樊固城那么大。”

    “很大就很好。”

    沐小腰认真的说道:“很大,住到死也许都不会闷。”

    “那就住到死!”

    商国恨使劲点了点头,眼神希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