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争霸天下 > 第一卷 帝国的边城 第七章 长安来的执法使和草原来的奸细

争霸天下 第一卷 帝国的边城 第七章 长安来的执法使和草原来的奸细

    更新时间:2013-03-03

    (求收藏红票,新书榜咱们不争,不代表咱们不能。)

    第七章长安来的执法使和草原来的奸细

    青衫男子站在窗口,没有去看红袖楼里那个布置华丽的舞台上令人目眩的舞姿,他看着窗外,似乎天际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的主意。冷风从开着的窗户外面卷起来,吹动他身上洗的稍微发白的青衫。

    或许是因为风太冷了些,坐在椅子上的息大娘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只有她自己知道,其实风再烈也不会让她觉着冷。她冷,是因为这个青衫男子刚才说的话。他说他要去大雪山,是这句话让她觉着骨子里都在发冷。是那种无可抵抗的寒冷,冷进了骨髓,冷进了心里。

    “必须去?”

    她问。

    息大娘一点也不老,虽然眼角上有些细细的鱼尾纹,但她的面容依然精致,尤其是她的眉和眼最美,美到了极致。眉如垂柳叶,眼如一泓水。毫无疑问,如果她现在想找个男人嫁了,想要娶她的男人可以排队到樊固城外去。

    方解虽然是红袖楼的房东,但他却只见过一次息大娘。

    只这一次,方解就很难忘记息大娘的眉眼。

    不是他好色,而是这眉眼确实太美了些。

    息大娘的名字就叫做息画眉,但她的眉不是画出来的。天生这样一双让人过目不忘的眉,天生一双让人过目不忘的眼。眉眼间浑然天成一种淡淡的媚意,不浓烈,不做作。自她还是少女的时候,也不知道迷倒了多少男子。有多少男子愿意为她倾家荡产,又有多少男子愿意为她淡看生死。

    但她却迷上了他。

    她命格里的克星。

    “芯儿还好?”

    他没有回答息画眉的问题,而是问了一个问题。

    “很好……难得你还能想起她。”

    息画眉看着他的背影说道:“十年前你将芯儿丢给我便一走了之,十年不知生死。这十年来,芯儿不止一次问过我你在何处。这两年来问的才渐渐少了,或是她信了我给她的答案。但你的心怎么就这么狠?为了你心里那偏执的念头,竟是连她也不顾了?”

    “你对她如何说的?”

    青衫男子依然没有回答息画眉的问题。

    “我说你死了。”

    息画眉咬着嘴唇说道。

    “也好。”

    青衫男子转过身,笑了笑:“让她以为我已经死了,心里便没了牵挂惦念,这样对她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再过十年,或许她就会彻底忘记了我。心里没了我,她的日子便能多几分开心快活。我给她的记忆,似乎没有一件是应该记住值得记住的。”

    “必须要去。”

    他突然回答了她第一个问题。

    青衫男子再次将视线看向灰蒙蒙的苍穹,眼神平淡却藏着一股火一般的斗志:“这个世界里满眼都是顺从和卑微,总得有个人去尝试做些什么。有人制定了规则,渐渐的人们也习惯了这个规则,从而理所当然的卑躬屈膝……渐渐的忘了自己是个人。”

    “人,一撇一捺,当顶天立地。”

    她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的心不狠。”

    他回答了她第二个问题:“如果我的心再狠一些,十年前就不会放那个人走。如果他不走,这世界也就不会有这么多不公。如果我再狠一些,就不该珍惜自己的残命而犹豫不决,以至于让他的徒子徒孙带着他远遁回去。我用了十年休养伤势,他也用了十年……但是你知道,他有诸多灵丹妙药,所以恢复的应该比我快一些,再不去,我更没有机会。”

    “既然你明知道,为什么不能等到有绝对的把握再去?”

    息画眉声音极尖锐的喊了出来,胸口的起伏越发的剧烈起来。

    “再者……你就不怕引起一场浩劫?”

    听到这句话,青衫男子显然怔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语气平淡:“浩劫早晚都会来,与其等到无法抗衡的时候来,倒是不如早点来的好,最起码,人们会有些许的机会活下来。”

    “先生不会同意你去的。”

    息画眉想到了最后一个阻止他的理由。

    “你错了。”

    青衫男子回身,看着息画眉温和道:“你不了解先生,若我不去……早晚他也会去,等到先生不得不去的时候,浩劫才是真的将至。你知道他身处那个位置,总会有诸多不便。所以,先生不会反对我去。”

    “他难道会眼睁睁的看着你去送死?”

    “不会”

    青衫男子轻声道:“先生会为我烧一炷香,洒一捧纸钱。”

    沉默

    两个人都陷入沉默。

    或许是为了打破这恼人的沉默,青衫男子有些好奇的问:“刚才坐在下面看舞的有个少年郎,穿一身黑衣,被几个边军士兵拉走的那个……你可认识?”

    “认识……他叫方解,这个楼子的主人,红袖招的房东。”

    “小小年纪,倒是让人刮目相看。”

    “他很会赚钱。”

    “他快死了。”

    青衫男子喝了一口茶,在说一件和他毫无关系的事。只是那个小家伙让他有些好奇,而那个小家伙身体里的东西又让他厌恶。那般狠毒的手段,也只有他看得出来,也只有那个人用的出来。

    “死就死吧。”

    息画眉的心思根本就没在这个问题上,而且在她看来,那个少年郎虽然不讨厌,但生死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

    ……

    从地牢里走出来,方解深深的吸了一口外面清冷的空气。地牢里潮湿发霉的气味让人不舒服,里面的阴暗和寒冷更让人不舒服。在里面的时间久了,心里都好像堵了什么东西似的。

    那个叫完颜离妖的北辽人是个聪明的家伙,而且方解看得出来,这个人在北辽族的地位绝对不会低,其他的北辽人虽然刻意装作淡然,但眼神里对完颜离妖的尊敬是掩饰不住的。

    不知道那到底是个多凄苦寒冷的地方。

    方解想到完颜离妖说十万大山之冷的那些话,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紧了紧身上的皮袍,心里懊恼的想着,若是自己能练功的话,就能和沐小腰大犬那样无视严寒。樊固城的冬天已经冷的出奇,但沐小腰依然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长裙。至于大犬……那个家伙虽然穿了见翻毛的皮袍,但里面根本就没穿内衣……

    走出地牢大院的时候,方解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如果这次的事情解决了的话,那么自己的军功加起来就攒够了。只要李孝宗给自己开一封推荐信送到兵部去,就能参加演武院的考试。如果能顺利考进演武院的话,结业之后最不济也是一个校尉。而自己这样虽然常年累月不曾间断的练武,但因为不能修炼在军中也不会得到重用。

    可是……演武院,毕竟重的是武。

    当然,如果在其他方面表现足够好,说不得能留在演武院任一个小吏。在算学和乐曲方面,方解还是有一定自信的。

    只要能留在大隋演武院里,那些这么多年一直在追杀自己的人就算吃了雄心豹子胆,难道还敢跑去长安惹事?就算他们敢进长安城,难道还敢在演武院里惹事?

    一想到自己的前途格外的光明,方解的心里也畅快了不少。

    心情好,他就想去云计狗肉吃炖锅。

    他是樊固城里最特殊的那个,所以八百边军全都集结起来备战,而他却能无所事事的在大街上闲逛,找不到人陪着自己一起去,他只好勉为其难的去独吞一锅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狗肉炖锅。

    方解走到云计的时候,苏屠狗正在屠狗。

    满手血腥的剥皮,看到方解走过来苏屠狗在围裙上抹了抹手上的血,笑呵呵的站起来说道:“方小哥,又来光顾我家生意了。”

    “其实是来看你老婆的。”

    方解恬不知耻的说了一句,然后站在一边看苏屠狗剥皮。他发现苏屠狗这个人虽然老实到可以称之为懦弱的地步,但杀狗剥皮这种事竟是被他干出了艺术感。云计狗肉杀的狗不是家狗,而是狼乳山脉里的山狗,与狼一般的凶狠。到了冬天狼乳山脉上的猎物少了,山狗经常成群结队的下山来袭击农畜。

    猎人们猎了山狗,一般都会送到云计。

    “快进去吧,外面冷。”

    木讷的苏屠狗憨笑着说道。

    “屠狗哥,你每天都在杀狗,会不会做恶梦?”

    方解忽然极认真的问。

    苏屠狗放下手里的刀子,沉默了一会儿认真的回答道:“或是杀的太多了,再恶的山狗便是化作狗鬼也不敢入我的梦,若真是敢入我的梦来,再杀一次就是了。”

    语气平淡,却让方解心里一震。

    “有道理”

    方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转身往云计里面走去。

    “方小哥……”

    苏屠狗忽然叫住方解,犹豫了一会儿说道:“最近这段日子应该多喝些酒。”

    “为什么?”

    方解问。

    苏屠狗讪讪的笑了笑:“天冷。”

    方解伸出一根中指:“你家的酒是不是最近卖的少了?”

    走进云计的门,方解没有看到苏屠狗眼神中的怜悯。苏屠狗蹲下来继续剥皮,一边动手一边喃喃的自语道:“只是你没少在我家吃酒也花了不少银子,觉着以后要是少了个大主顾有些可惜罢了……也不知道谁这么狠毒的手段,多喝些酒血脉流通的还能顺畅些,不然……”

    ……

    ……

    就在方解在云计要了一个狗肉炖锅的时候,樊固城牙将李孝宗的书房里也来了一个客人。

    这个人穿了一身皮袍,翻毛的帽子遮挡住了头脸。走进李孝宗书房之后,他才将厚厚的帽子摘下来放在火炉边上,不多时,那帽子就被烤的冒出来一股一股的白烟。

    这个人身材极瘦,便是脸上也看不到几分肉。眼眶深陷,颧骨凸出,猴子一样的脸型,偏偏还留着一撮山羊胡。所以看起来有些滑稽,但李孝宗看到这个人却不敢笑。他恭恭敬敬的倒上一杯茶递过去,垂首站在一边。

    “虽然你是李家旁系还是庶出的子弟……但大将军对你还是颇多看重。”

    这人接过茶杯扫了李孝宗一眼,恨其不争的叹了口气:“所以还要我这么冷的天跑几百里的路来提点你……兵部和大理寺的人在一个半月之前就已经出了长安城,一路上办了十几个案子,牙将以上的就杀了四个,还有一个从四品的郎将……这次陛下是真的动了怒,你要好自为之。”

    “你应该知道,陛下最厌恶的就是官员贪墨……尤其是军方的人贪财,若是查实的话你连一点活路都没有。别以为你修为不俗,你要知道,这次兵部和大理寺下来的人中最少有三个六品以上的高手,还有一个十年前就破境的符师……”

    “卑职不敢心存侥幸。”

    李孝宗垂着头,脸色有些发白。

    越过五品为破镜,六品以上的高手在军中必然受到重用。他虽然在一年前入破境,但绝挡不住三个破境高手的联手一击。更何况,这次下来的人里面还有一个最让人头疼的符师。

    “听说之所以你会变得贪财,是因为一个叫方解的?”

    山羊胡哑着嗓子问。

    “是”

    “大将军听说,有蒙元帝国的细作潜入了樊固城,试图收买拉拢樊固边军……被牙将李孝宗识破,这件事……大将军会如实对兵部和大理寺的执法使说。”

    “卑职……”

    李孝宗艰难的咽了口吐沫,满嘴的苦涩:“卑职明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