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争霸天下 > 第一卷 帝国的边城 第四章 他在哪儿?
    更新时间:2013-03-02

    (书可以养肥了再看,但收藏不能忘记。没有收藏,我没有动力。)

    第四章他在哪儿?

    方解问了问题,但没有人及时回答。

    红裙女子有一双让男人难以挪开目光的长腿,她坐在房梁上,姿势有些不雅,作为一个女子来说,她绝不应该把自己的腿开的那么大。因为开的大,所以长裙褪到了她的膝盖以上,露出来的两条小腿白的有些炫目,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

    如果这双腿出现在红袖招里,便会引来无数金客们贪婪的眼神。

    如果这双腿的主人愿意,那么必然会有不少人匍匐在她脚下,亲吻她的脚趾,甚至含在嘴里允-吸。

    很美的腿,很美的脚。

    她没有喝醉,但醉眼朦胧的看着下面仰视着她的那个清秀少年郎。她知道,以这个角度看上来的目光必然会看到某些不该看到的东西,但她却丝毫都不在意。

    要知道当年带着这个少年郎从那座久负盛名的大山里逃出来的时候,是她每日给这个家伙换尿布,给他喂饭,甚至在他小时候的大部分夜晚里,这个无耻的家伙总是喜欢搂着她的脖子才能睡着。

    那一年,她才十二岁。那一年,那个败类夜里在她胸脯上摩挲也摸索不到什么。

    当然,如果她知道这个家伙很小的时候就在捏转那粒粉红的时候心有邪念的话,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把这个败类阉了。

    可谁又能想到,还是婴儿的他心理年龄就已经成熟?

    她知道他是个天才,但绝不知道他这个天才其实开了外挂。

    而蹲在书架后面还在回味着狗肉香味的干瘪老头怔了一下,看着方解认真严肃的表情叹了口气。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从来不会离开自己身边半米以外的剑匣,想着剑匣里藏着的那个大秘密心里就一阵唏嘘。

    这么多年来,剑匣一直在他手里。

    这么多年来,只有他知道剑匣里藏着什么。

    就连沐小腰都不知道。

    坐在房梁上的红裙女子就是沐小腰。她的腰很细,非常的细。与之对比,她的臀很翘,她的腿很长。

    当年那个人将还在襁褓中的方解交给他们的时候,曾经单独将沐小腰和干瘪老头叫进自己的书房里嘱咐过。但十五年过去,沐小腰不知道那人对干瘪老头说了什么,干瘪老头也不知道那人对沐小腰说了什么。

    “商国恨,你来说!”

    沐小腰向后一仰躺在了横梁上,一条雪白的大腿从横梁上垂下来来回晃动着。

    “原来你叫商国恨。”

    方解有些艰难的将视线从大白腿上移回来,看着穿了一件十五年没见他换过的脏皮袍的干瘪老头说道:“我一直以为你就叫大犬”

    沐小腰以前一直叫他大犬,因为他的鼻子灵敏到了让狗都嫉妒恨的地步。仙到极处,称大仙。魔到极处,称大魔。狗到了极处……是商国恨。这么多年来,靠着他的鼻子躲过了无数次危机,也找到了无数条出路。方解到了这个世界上之后才发现,原来人的鼻子也可以运用到如此神奇的地步。

    一般的毒物,只要在他鼻子前面一晃他就能分辨出来。

    他的鼻子甚至能分辨出从面前飞过的苍蝇是公的还是母的,记得当初方解不信,问他如何区分,大犬信誓旦旦的说母苍蝇带着一股子淫-荡骚-味……因为这句话,他被沐小腰毫无来由的打歪了鼻子。

    “沐小腰!请你叫我的名字!”

    瘦如枯木干柴的老头指着沐小腰咆哮道:“我有名字!”

    “好吧大狗”

    躺在房梁上的沐小腰摆了摆手,看不到她的脸。

    “我叫大犬!”

    “知道了大狗。”

    方解不解,他发现自己和这两个人相处了十五年,还是不了解他们,他在椅子上坐下来喃喃的说道:“商国恨……这名字多好,带着点淡淡的沧桑,要是不看见你的模样,这名字也能糊弄几个情窦初开的小丫头了……你却不喜欢,难道比大犬还难听?”

    “因为大犬是主人给他起的名字。”

    沐小腰在上面慢悠悠的说道。

    “好吧”

    方解坐直了身子,一字一句的说道:“告诉我,你们嘴里的主人到底是谁,和我是什么关系。这么多年来都是你们在保护我,我很感激。但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我会被人追杀?是不是和你们嘴里的那个主人有关系?如果是,那么请给我一个解释。我总不能一直这么糊涂下去,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你是方解”

    大犬认真的回答道:“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方解。”

    “是啊是啊”

    方解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这是这些年我第一百二十七次问你们我的身世,也是你们毫无新意的第一百二十七次给我这个答案。没错,我是方解,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方解……身边有两个变态高手,但却不能修行的方解,对吧?”

    犹豫了一下,他有问了一句:“你们两个是变态高手吧?”

    沐小腰摇了摇头,大犬却点了点头。

    “这个……”

    大犬犹豫了一下,然后有些怅然的说道:“别担心,我一直不相信,你这样的出身怎么可能不会修行?就算是个普通人气穴一百二十八也要开个三五穴,你这样一窍不通的肯定是有什么问题。但我想不到问题在哪儿,你别急,等咱们到了长安之后找个医道大家给你看看。”

    方解无语,不死心的又问了一句:“真的不打算告诉我,我到底是谁?”

    “不到时候!”

    大犬摇了摇头,钻回书架后面蜷缩着躺好:“到时候我把剑匣给你,你自然就知道了。”

    方解看了看那个灰黑色脏兮兮的剑匣,眼神里都是绝望。从小到大,他已经不止五百次试过打开那个剑匣,但可惜的是一次都没有成功过。

    他将视线从剑匣上收回来,看着眼前的账目:“我除了会赚钱,还会干什么?”

    躺在横梁上的沐小腰轻轻的叹了口气,用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呢喃道:“一百二十八穴窍……能通才怪……”

    她摸了摸怀里某处,那件她藏了十五年的东西。

    ……

    ……

    距离樊固城数万里之外的长江之畔,一个不起眼的小渔村里。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四五具尸体,穿着一样的衣服,但致命的伤口却不一样,如果是经验丰富的验尸仵作看到这些尸体的话,最起码能在这些尸体上看到四种杀人的手法。天下在百多年前大定,格局已成,乱世结束,所以杀人这种事变得不再寻常,今天竟然一下子死了十几个,不得不让人重视。

    从三十里外的县城赶来的捕头方恨水蹲下来仔细查看了一下这些尸体。

    一样的装束,浅灰色的长袍,身边也看不到有兵器。

    方恨水看了看其中一具尸体的脖子,低声自语:“捏碎了颈骨……杀人的人好大的指力。还有一个用刀的,一个用棍的,另外一个用的是什么?锤?斧?”

    他转头看了看旁边的尸体,脸几乎被砸平,已经看不出五官的模样,鼻子碎了,眼睛被震的挤出了眼眶,便是嘴里的牙齿都几乎落尽,这必然是重武器重重的砸在面门上造成的伤势,可他偏偏不能确定这重武器是什么。

    太大了,不像是是锤或是斧子。

    应该是一件很平的东西,如果是锤以这个力度砸在脸上的话,头都会爆掉。

    这种死法,让方恨水的脑子里毫无来由的想到一件东西。

    蒲扇

    没错,就好像一柄巨大的铁制蒲扇扇在这个死者脸上似的。

    “捕头!”

    不远处,一个捕快从地上捡起来一颗圆圆的东西拿起来看了看,却没有看出是什么,这颗东西掉落在沙土里埋住了一大半,若不是他走过的时候蹚起来沙子也发现不了。一个奇怪的木制小球,但上面有一个小孔。

    方恨水走过去,将那颗珠子接过来看了看随即脸色一变。

    “是佛珠!”

    他低呼了一声,然后转身回去,蹲下来逐一将那些尸体头顶上的帽子扒掉,当看清了这些人脑袋上的戒疤,方恨水的脸色立刻变得有些难看。

    “都是佛宗的人。”

    他站起来,表情凝重。

    虽然大隋对那些张嘴闭嘴渡人渡己的佛宗弟子没什么好感,而且佛宗的人在大隋也没有特权。但这件事确实太不一般了,只怕他这个小县城的捕头是压不住的。佛宗在大隋之外有着绝对尊崇的地位,甚至有几个国家的帝王都是佛宗直接选出来的。

    世间最大的权利不是在某个帝王手里,而在大雪山大轮寺里!

    大轮明王说一句话,比任何一位帝王的话都要有分量。

    佛宗和大隋本土道教历来相处不怎么愉快,如果佛宗借着这件事向大隋问责的话……方恨水打了个寒颤,转身吩咐道:“将尸体都运回县衙,听凭县令大人处置。”

    距离命案现场几百米之外的一颗大树上,藏身在浓密树杈上的人见捕快们离开,嘴角挑了挑从大树上一跃而下,几个飞掠就不见了踪迹。转进一片树林,他脚步不停一路冲到林子最深处。

    “夜枭……怎么样?”

    他才停住脚步,从一棵大树上跃下来一人拦着他问道:“那些大隋的狗鼻子都走了么?”

    叫夜枭的男子点了点头道:“走了,不过看样子今天这个小捕头有点本事。横棍……少主呢?”

    “在里面二里处……你叫她少主还顺了嘴了”

    “叫了这么多年,怎么能不顺嘴!”

    夜枭笑了笑,快步往林子里面跑了过去。

    在一棵异常高大的槐树下面,两个人手持兵器戒备。一个是看起来足有两米半高的壮汉,他站在那里就好像一座铁塔似的。长江沿岸的冬季虽然不冷,但总是比不得夏日时候的温热。可这壮汉却精赤着上身,展露出一身古铜色的肌肤。最引人注目的,则是这个人身上鲜红色的麒麟纹身。

    此人太过于雄壮,让人看了都会心生惧意。他手里拎着一柄巨大的朴刀,刀背竟然比门板还要厚。

    另一个是个用斗笠遮住脸的人,垂着头,正在擦拭着自己手里的兵器,很特别的兵器。

    那是一对……铜钹。

    在大槐树下面坐着两个女子,一个低着头似乎是睡着了。她怀里抱着一柄剑,没有剑鞘,也没有剑匣。剑身如一泓秋水,动人心魄。因为低着头,所以看不出这女子的样貌,看其身材就已经令人瞩目。

    在抱剑女子的身边,也是一个女子。

    她看起来十五六岁年纪,支着下颌看着天。

    她有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在一袭白衣下衬托的更加醒目。她的脸色很白,有些虚弱的白。她的身材瘦弱,单薄的肩膀惹人怜惜。

    看眉目模样,她不是那种美的倾城倾国的女子。第一眼看上去,她很普通。如实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她的五官都很精致,若是再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她其实也挺迷人。最迷人处,便是那一双明亮干净的眸子。很干净,干净的让人妒忌。这双眼睛里看到的东西,或许会与别人不一样吧。

    “少主”

    夜枭从远处疾掠而来,有些急切的说道:“咱们得走了,追兵还会找来。”

    “去哪儿?”

    白衣少女摇了摇头,有些伤感的说道:“你们还打算让我做多久的替死鬼?”

    五个人,保护一个少女。

    她说她是替死鬼。

    而她替死的那个人,在哪儿?

    这是她经常想到的问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