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争霸天下 > 第一卷 帝国的边城 第二章 闷骚大掌柜
    更新时间:2013-03-01

    (求收藏红票!)

    第二章闷骚大掌柜

    出了边军将军府的大门,方解踩着厚厚的积雪一路往金元坊的方向走。因为积雪太厚了些,所以踩在上面发出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

    “方解啊,听说今日出去杀贼了?”

    不远处出来倒洗衣服脏水的何婶笑呵呵的问道。

    这是个坚称自己十年前是如花一样娇嫩美女的妇人,或许生活真是一块肥肉膘,才喂养了十年就把一朵花变成了水桶腰满脸麻子的大婶,但毫无疑问的是,这并不妨碍何婶到了现在依然骄傲。

    “是啊,何婶最近又俊了,前几日老陈家新过门的媳妇看着也没你顺眼。”

    “哎呀……你小子现在才发现老娘人比花娇么?当年老娘行走江湖上的时候,追老娘的人能从樊固城排到帝都去。”

    “何婶您这句话算是说到我心坎里去了,每次见到您我都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就好像在春暖的时候坐在绿油油的草地上欣赏一朵盛开的鲜花,别提多享受了。”

    何婶的圆脸居然一红,忍不住扭捏着问道:“那你说,老娘像一朵什么花?”

    方解仔细的思虑了一下,然后诚挚的说道:“喇叭花。”

    “为什么呢?”

    何婶一怔,很是有些不解的问道。

    方解看了看何婶的巨胸和圆脸,随即真诚的赞美道:“越往上开的就越大。”

    “方觉晓!”

    一声暴怒的呼喊在小巷子里炸响,然后某人惶惶如丧家之犬般从小巷子里蹿了出来,速度之快竟是令人咋舌,紧跟着,一只巨大的木盆从巷子里飞出来,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摔了个稀巴烂。

    方解只觉得耳旁生风,心中得意的想到看来这几日自己的轻功又精进了不少。

    还没跑出去三十步远,就听见何婶在后面用能震动整座樊固城的声音喊道:“方觉晓,老娘安排了后天带你相亲,是城东老吴家的闺女,若是你敢迟到,老娘就砸了你金元坊的招牌!”

    方解立刻顿住脚步,回头看着何婶问:“砸了金元坊……你的分红不想要了么?”

    何婶叉着腰虎吼道:“你就告诉老娘你去不去!”

    还没容得方解回答,大街上各家各户的房门窗户陆续打开,有少女站在窗边急切的喊道:“方觉晓,你要是敢去相亲我就跳下去!”

    “方觉晓,你要是敢去找别的女子,我现在就出家为尼!”

    “方觉晓!你这个负心郎!”

    有妇人暴怒道:“方觉晓!你要是敢负了我家闺女,我剁了你的命-根子喂狗!”

    有少妇凄婉落泪,后悔自己怎么这么早就嫁了人。

    只有才二十六岁就已经守寡五年的孙寡妇,斜着身子靠在门框上磕着瓜子柔媚道:“小方解,以后取了媳妇也要常来啊。”

    方解哪里还敢多做停留,脚下一点如出了膛的炮弹一样奔了出去。飞奔经过孙寡妇门前的时候,他忽然又猛的止步然后迅速的在孙寡妇饱满的胸脯上捏了一把:“每次都是你不嫌乱,总让我背黑锅,我要是真吃了你也就罢了,偷看了你洗一次澡,难道你还要报复我一辈子么……”

    捏了一下,手感极佳,方解忍不住又捏了一下,甚至能精准的隔着厚厚的棉衣找到那一粒凸起的位置:“这算利息!”

    方解得手之后立刻又开始飞奔,留下红了脸的孙寡妇惊掉了一地瓜子。

    想到这次竟是真的被那小东西得了手,孙寡妇就忍不住来气:“方觉晓,有本事你下次再来摸试试!”

    方解一边跑一边回头喊道:“我才不会上第二次当!看着挺鼓……你到底垫了几层棉花啊!”

    孙寡妇脸色大窘,掩面回房不敢回头。

    回答房中的孙寡妇将上衣解开,从亵衣里一股脑掏出来一大团软绵绵的緤布,随手都抛在地上,孙寡妇微怒着自言自语道:“老娘若是不垫高点,你能抓的住?”

    可一想起刚才隔着这么厚的东西,方解居然能准确的触到某点她的脸就忍不住红的发烫。

    “妈的……老娘居然被一个半大的小子给调戏了。”

    想到这里,孙寡妇猛的站起来脸色决绝。

    吃我豆腐哪是那么容易的,让老娘抓着机会,一口气榨干了你的豆腐脑!站在屋子里的孙寡妇就好像一个斗士,士气高昂。而此时那些站在窗口看着方解狂奔而去的小媳妇和少女们,视线迷离,有人忍不住看着那背影花痴道:“跑起来都那么帅……”

    哎呀!

    街口某人脚下一滑摔了一个前趴,帅的一塌糊涂。

    ……

    ……

    樊固是大隋最西北的一座边城,这座方圆只有三里半的小城是大隋西北边陲的最前哨。出了城门再向西不足六十里有一座并不高大巍峨的山脉,南北走向连绵不尽,用樊固城里那些边军的话说,那一片山包就好像数不清的奶-子。

    事实上,这条山脉就叫做狼乳山脉,据说在连绵不尽的大草原有着据对统治地位的蒙元帝国皇族就是苍狼的子孙,他们的祖先就诞生在这片山脉中。

    但是让蒙元帝国的人有些悲愤和无奈的是,自从东南那个叫大隋的帝国崛起之后这片山脉就再也不完全属于他们。当然,也不完全属于大隋。

    一百二十年前大隋高祖皇帝杨坚立国之后,如初升朝阳一般的大隋军队不断的向外扩充地盘,三十年间大大小小数百战从没有打输过一次。

    一直到大隋的军队向西打到狼乳山脉之后,西方最强大的蒙元帝国终于无法再忍受大隋这个新兴国度的咄咄逼人。四十万铁骑出草原翻过狼乳山脉进攻隋军,但实在让人有些无语的是,号称天下无敌的草原精骑在和大隋十二万府卫精兵决战中竟然没有占到一点便宜。

    虽然大隋军队缺少战马,但他们的百战精锐步兵组成的阵型坚固的就好像南边的燕山山脉一样难以撼动。四十万蒙元骑兵战死十一万,大隋的精锐士兵也损失了足足四万。不甘心受挫的蒙元帝国调集重兵,被人称为天可汗的蒙阔亲自率领二十万金帐骑兵支援,恰好与同样亲自率军赶来的大隋开国皇帝杨坚相遇。

    十万大隋左武卫,右武卫,左骁卫,左御卫的精兵与蒙元帝国的二十万金帐骑兵遭遇,靠着硬槊长矛巨盾组成的各种战阵,杨坚竟是三战全胜,硬生生将蒙阔逼回到了狼乳山脉的西面,此战被蒙元皇族引为奇耻大辱。

    自此之后双方激战六年,蒙元帝国无法找回颜面,而新生的大隋也无力杀入草原,最终双方在狼乳山下签订了协议,以狼乳山脉为界限,狼乳山脉以西为蒙元帝国的领土,狼乳山脉以东为大隋的疆域。

    于是便有了狼乳山这面的边城樊固,便有了狼乳山那边的名为涅槃的石头城。

    到现在为之这份协议已经过去了近百年,双方依然保持着和平。但不管是大隋还是蒙元,历任皇帝都想着真正击败对方成就万世威名。

    大隋地处中原农牧为主,缺少各种皮子,玉石,牛羊,尤其是没有战马无法深入草原作战。而蒙元帝国缺少铁器,盐巴,锦缎,茶叶和中原的美酒,他们的步兵又太孱弱,面对中原多如牛毛的城池也是毫无办法。

    狼乳山脉这边的樊固边军,还有那边涅槃城的狼骑都想着有朝一日打下对方的城镇,然后骑在对方士兵头上好好拉一坨屎。但三年前,大隋的第六任皇帝杨易和蒙元帝国第三十代可汗蒙哥会面之后,樊固城就有了另一个身份。

    市场

    大隋的商人可以将草原上紧俏的货物运送到樊固城里来,交换草原牧民手里的牛羊,皮子,玉石。每个月的初一,初八,十一,十八,二十一,二十八这六天为市场开放日,为了换回来必须的盐巴茶叶和锦缎布匹,牧民们早早的就要到城门外排队,无论寒暑。

    在这些牧民眼中,樊固城里的大隋边军着实令人厌恶。但他们却没有人敢闹事,因为边军将军李孝宗是个极公正严苛的人,凡是闹事的牧民轻则鞭笞三十,重则直接割了脑袋挂在旗杆上示众。所以牧民们恨他又惧怕他。

    不仅仅是这样,中原的商人若是有奸诈欺骗牧民,或是强买强卖的举动被李孝宗知道的话,一样的重罚不误。规矩依然简单,视情节严重,轻则鞭笞三十,重则割了脑袋挂在旗杆上示众。所以牧民们敬他又喜爱他。

    需要说明的是,挨过鞭笞三十的人没有一个挺过五天的。

    再需要说明的是,行刑用的鞭子上绑满了铜钱,一鞭子下去便血肉模糊。所以鞭笞三十和砍头唯一的区别就是,前者受刑的人也就是勉强能落下一具还算看得出人形的全尸。

    但边军牙将李孝宗还说过,欺负草原人不算什么,但坏了樊固城的规矩不行,若是逼得那些草原人不敢来了,每年十几万两白花花的银子就没了,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事。

    ……

    ……

    二月初八,是贸易市场开放的日子。牧民们老老实实的在城门口-交了进城税金,然后赶去市场交换自己需要的东西。而到了中午,樊固城就开始变得更加热闹起来。手里有余钱的牧民和赚了钱的中原商人就会涌进酒楼,青楼,还有赌场中潇洒快活。所以每逢集市的日子,青楼女子最恨的便是赶在这时候身子不方便,少赚了恩客腰包里的赏银。

    牧民们对于中原的锦缎和茶叶十分推崇,更加推崇的则是中原女子的肤白貌美。草原女子虽然也不乏美人,但大部分女子风吹日晒还要放牧,所以皮肤都很黑,而且腰身粗的好像水桶似的。和青楼里那些略施粉黛的女子相比,简直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这些牧民都豪爽,基本上不会带着余钱离开樊固城,他们只需要带走货物就够了,大隋的五铢钱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一点意义。所以楼子的姑娘倒是更喜欢草原牧民些,中原的那些客商反而小气吝啬的很。

    其实很多牧民来樊固城主要目的不是为了交换货物,而是为了进樊固的三座楼子里消遣寻刺激。

    所谓三楼,便是客胜居,红袖招,金元坊。

    一酒楼,一青楼,一赌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