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对面女神看过来 > 第038章 下三滥的玩意
    校园里整个上午也没什么事发生,叶乘风无聊的坐在保安室里玩电脑,不是看小说,就是玩游戏,要么就是看看日本大片,很快打发了半天时间。

    不过说来也奇怪,今天再也没遇到哪个学生来翻门逃课的,倒是有几个学生在上课期间走过来看看,一见保安室是叶乘风,吓的立刻掉头就走了。

    要到中午放学的时候,覃龙和尹毅两小子骑着摩托车过来,一见门口的哈雷883,都惊羡的围观了起来。

    叶乘风坐在保安室里,朝着外面道,“看归看,弄掉了一点漆,就刮你们一层皮!”

    覃龙和尹毅两人也是骑摩托的,不过他俩都是豪爵,两辆车加起来都不够买哈雷一个轮子的。

    尹毅掏出一根烟,进了保安室递给叶乘风,“风哥,你这车也忒他妈拉轰了,能不能让弟弟我也感觉一下?”

    叶乘风香烟照接,但却摇了摇头,覃龙连忙拿着打火机进来给叶乘风点上火,“我们不开,就坐在上面感觉一下!”

    他见两人一脸诚意和期待的看着自己,只好点了点头,“坐归坐,别他妈瞎搞,还是那句话,弄掉一点漆……”

    “知道,知道,刮我们一层皮嘛……”覃龙和尹毅如蒙圣恩一般出了保安室,兴奋的坐在哈雷883上找感觉。

    叶乘风到中午放学的时间了,自己也坐在保安室里半天了,这时叼着香烟走了出来看着两人。

    此时覃龙正坐在哈雷上,就好像已经骑着在高速公路上和人飙车一般,还作出了各种架势。

    一旁的尹毅看的干着急,“龙哥,你快点,该我了……”

    叶乘风吐了一口香烟,朝两人道,“你俩整天就这么无所事事的?”

    覃龙一边感觉着哈雷,一边朝叶乘风道,“我们还能做什么?书也读不好,也不会什么手艺,唯一会的就是打架,对了,风哥,要不我们兄弟跟你吧……”

    尹毅本来还在催着覃龙呢,听这话立刻也回头道,“是啊,风哥,我们跟你吧……”

    叶乘风朝两人一笑,“你们要跟我?跟我做什么?做保安么?”

    不过他感觉怎么那么熟悉,好像自己在刚辍学之后,也有人问自己,自己也这么回答过。

    看着眼前的两个少年,叶乘风似乎感觉自己老了。

    就在这时放学铃声打响了,学生们潮水般涌向校门口。

    覃龙和尹毅接到孙红和刘丽,和叶乘风道了别,开摩托车走了。

    温柔这时也走出了校门口,路过保安室时,看都没看叶乘风一眼,直接出了校门。

    叶乘风本来还想和温柔打一声招呼呢,刚想叫她,却见她坐上一辆残疾车就走了。

    学校门口从哄闹,逐渐又变成了死一般的沉寂,叶乘风坐在保安室里伸了一个懒腰,准备乘着学生放学去附近买点午饭。

    这时周国强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两个饭盒,递给叶乘风一个,“学校食堂打的,乘热吃吧!”

    叶乘风感谢一声,给周国强搬了一张凳子过来,和他一起午饭,“周主……不是,周校长,你中午放学不回去么?”

    周国强一边吃着饭,一边朝叶乘风道,“现在学生没以前好带了,而且学校还有住堂生,离不开人!”

    叶乘风停下了筷子,看着周国强斑白的两鬓,心中一叹,当时自己在学校的时候,总觉得周国强是多管闲事。

    而如今作为过来人的他再看到周国强,听着他说的这些话,心中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

    周国强见叶乘风没动筷子,“怎么?食堂的饭菜不可口?”

    叶乘风摇了摇头,继续拿起筷子吃饭,嘴上却朝周国强道,“再不好带,也比我当年好多了吧?”

    周国强笑着和叶乘风道,“你总算知道你当年有多捣蛋了啊?”

    说着又是一叹,“不过龙翔高中和东城高中不太一样,这个学校的历史遗留问题更多,学生情况更复杂,我做校长这几年一心想要改善这种情况,可惜啊……”

    他说到这里不禁一声长叹,手下的筷子也停了下来,突然想到什么,看向叶乘风道,“对了,说说你吧,你怎么会来龙翔做保安了?”

    叶乘风见周国强将话题引到自己身上,立刻胡诌道,“我能有多大出息?瞎混呗,能有个保安做就不错了!”

    周国强却朝叶乘风一笑,“不要妄自菲薄,我记得当年你是以超出分数线二十多分考进东城高中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开始学习成绩直线下降了……“

    叶乘风听周国强说到这里,不禁也想起了当年自己刚入高中的时候。

    是啊,如果不是那天在校外被欺负遇到花姐,说不定自己现在又是一个样子呢。

    正想着就听校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一辆银灰色的福田风景突然在校门口停了下来。

    车门哗啦一声打开,两个汉子从车里扔出了一个血淋淋的蛇皮袋后,迅速的关门又开走了。

    周国强和叶乘风见状都放下手里的饭盒,站起身来看向窗外。

    叶乘风意识到情况不对,在车子开走之前,先记住了车牌号,这才和周国强一起出了保安室。

    地上的蛇皮袋上满是血迹,里面装着的东西一动不动,周国强此时脸色铁青,额头顿时满是冷汗。

    叶乘风见状立刻先扶着周国强回保安室坐下休息,自己走到蛇皮袋面前,先看了一眼,暗想这里不会是人吧?

    不过看着那形状似乎不像,回头看了一眼保安室,见周国强此时正站在窗口看着,他一咬牙还是打开了蛇皮袋子。

    叶乘风解开绳子,好在里面不是人,而是一只狼狗,狗头和身子就连着一层皮了,血腥味扑鼻,显然是刚杀的。

    周国强这时已经走了出来,看着口袋里的死狗,怔了半天才道,“黑仔?”

    叶乘风立刻又系好了口袋,先把它拎到一边,这才问周国强道,“周校长,这是你家的狗?”

    周国强神情有些恍惚,脸色苍白,叶乘风立刻又扶着他进了保安室,给他到了一杯水,却见他端着水杯的手都在颤抖。

    叶乘风突然想到了些什么,立刻问周国强道,“周校长,今天康氏创建的人来找你了?”

    周国强一听这话,顿时诧异地看向叶乘风,“你认识姓康的?”

    叶乘风道,“不认识,只是听过名字而已……”

    周国强道,“今天来的是康氏创建老总的小舅子,叫高瑜,他们想让我答应卖了龙翔的地皮!”

    叶乘风一脸恍然,外面的人都叫康涵康爷,自己当时还想着,康涵怎么才三十出头呢,原来车里的人是他的小舅子。

    不过听周国强这么一说,他也确认了自己之前的猜测完全正确。

    只是他现在还不知道,康氏创建是不是已经从鄢晚畴手中拿到了拆迁项目。

    “太不像话了!”周国强这时捏着拳头,愤愤的捶在桌子上,“我不同意搬走,他们就杀了黑仔……还有没有王法了?”

    叶乘风立刻朝周国强道,“按理说,学校的地皮都是公家的,他们不应该找你才对啊!”

    周国强道,“你不了解龙翔高中的历史,它实际上是一所私立学校,当年是一个叫龙翔的商人投资建设的,是专门为留守孩子建的学校!”

    叶乘风恍然道,“那他们不是应该去找龙翔么?”

    “龙老先生早就过逝了!”周国强道,“他在临终前,把学校赠出来成立了一个龙翔基金,委托历任校长来打理……龙老先生千叮咛万嘱托,不管如何,都不能卖学校,要给留守孩子希望!”

    叶乘风顿时明白了,现在这块地皮能做主的就是周国强了。

    这时一个路人骑车路过学校门口的时候,看到了血淋淋的蛇皮口袋,吓的差点从车上摔下来。

    叶乘风立刻和周国强说,要先把黑仔处理掉才行,周国强忍痛点头。

    他老伴走的早,女儿早年又在外面读大学,唯一和他相伴的就是黑仔,他是把黑仔当儿子在养。

    叶乘风拎着蛇皮口袋到学校西面的一个空地,挖了一个深坑,将黑仔埋掉。

    回来的路上看到一辆福田风景就停在不远处,他看了一眼车牌,确认无误后,才快步走了过去。

    到了车附近,隐隐听到车里传来一个人的声音,“瑜哥,你放心吧,那老不死的吓的脸都白了,我保证他不敢再和你废话了!”

    叶乘风走到车边,敲了敲车窗,车门顿时打开,一个手里拿着三星大屏手机的男人探出脑袋,一脸诧异地看向叶乘风。

    还没等他看清叶乘风的样子呢,眼泡上就是一痛,身子直接被叶乘风从车子里拖了出来,一拳打中了腹部,倒在地上呻吟了起来。

    车上还有几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叶乘风就一脚踩中了地上那人的腿裆,随即跳上车,对着车里的几个人就是一阵猛踹。

    等叶乘风下车的时候,有人从车尾拿出了一把带血的砍刀,显然就是杀黑仔的那把,朝着他劈了过来。

    叶乘风一把夺了过来,到在手上往后一挥,地上那人刚从蛋疼中缓过神来,顿时有感觉耳朵这边一阵火辣辣的疼,一摸满手血,耳朵没了。

    车上的人全吓傻了,怔怔地看着叶乘风不敢说话,生怕下一个被下耳朵的就是自己,就算不被削了耳朵,被在裤裆踹一脚也吃不消啊。

    叶乘风拿起地上的电话,“瑜哥是吧?有什么光明正大的来,别他妈搞这种下三滥的玩意……”

    电话里传来瑜哥的声音,“你他妈谁啊……”

    叶乘风朝着电话吼了一声,“我他妈是龙翔高中的保安……”

    他说完就将三星手机摔的粉碎,大咧咧的走了,完全一副十步杀一人,深藏功与名的架势。

    临走的时候他还把刀往后一扔,正好插在了地上那人的裤裆中间,离他的小伙伴只有半公分。

    那人一个忍俊不禁,浑身打了一个哆嗦,尿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