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对面女神看过来 > 第029章 利益
    张文峰本来想和叶乘风说,如果张森再有什么差池,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两个女的。

    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就害的张森又挨了一刀,连忙示意手下跟自己出去。

    走到门口,张文峰本来还想说几句狠话,毕竟就这么出去太没面子了。

    但是一想自己要是多话,估计又要害张森吃苦,所以忍住什么也没说。

    张文峰刚出门,叶乘风立刻就去将门锁上,随即去将温柔和舒瑾身上的绳子解开,拿掉两人嘴里的布条。

    舒瑾刚可以说话,立刻就朝叶乘风道,“你到底搞什么东东啊,怎么招惹的都是这些人?”

    叶乘风没搭理她,舒瑾虽然长相身材都可谓完美,但他天生对这种拜金女没什么兴趣。

    他走到温柔面前,问温柔有没有,温柔至今脸色苍白,根本不看向叶乘风。

    叶乘风知道温柔现在肯定想着尽量和自己保持距离,甚至不愿意看到自己。

    他这时拿出一把钥匙,走到舒瑾面前,将钥匙交给她,低声朝她道,“这是我在东城的一所三室两厅的房子钥匙,一会你可以先带温柔过去!”

    舒瑾诧异地看了一眼叶乘风,那眼神好像在问他,你自己有房子呢,怎么跑到这里来和自己抢租温柔的公寓?

    不过她今天也的确被吓着了,心想这些人既然能找到这里来第一次,就肯定能找来第二次,这里的确已经不安全了。

    所以舒瑾想也不想的将钥匙握在手中,瞥了一眼温柔,才和叶乘风道,“我就怕柔柔不肯去!”

    叶乘风朝舒瑾道,“那就要看你这个姐妹来劝服了!”

    他说完立刻又回到沙发前,看着沙发上有气无力的张森,又让舒瑾去找来纱布,帮张森包扎一下。

    舒瑾闻言立刻和叶乘风道,她巴不得这个家伙流血身亡呢,为什么要包扎?

    不过她说的也是气话,看着沙发上的张森脸上、腿上都是血,要是真死了,估计她也脱不了干系,所以还是去找来了纱布。

    张森虽然流了不少血,已经没什么力气了,但还是朝叶乘风冷笑道,“不要你假好心,叶乘风,我告诉你,除非你今天杀了老子,不然你以为你能出得了这个门口?”

    说着张森又看了一眼舒瑾和温柔,“我看你能保护她们到几时……啊……”

    他刚说到这里,叶乘风用纱布在他腿上的伤口处用力一拉,顿时痛的他的大叫了起来。

    门外的张文峰听到屋内传来张森的惨叫,立刻敲门,“叶乘风,你敢动森哥,我保证你和你的妞都不会有好下场!”

    叶乘风却懒得理会门外的张森,这时帮张森包扎好伤口后,点上两根烟,递给张森一根。

    张森先瞪了叶乘风一眼,但还是接了过去,抽了几口烟,感觉自己又有了一些精神。

    叶乘风抽了一口烟后,朝张森道,“我说森哥,其实我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

    张森只管抽烟,不理会叶乘风,他抱定心思,只要叶乘风今天不杀他,那他就肯定要杀叶乘风,对了,还有屋里的两个妞。

    却听叶乘风道,“你自己弟弟是什么人,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当年如果不是他自己欺人太甚,我叶乘风会追砍他?”

    张森依然还是抽烟,他想着又暗道,不对,要让叶乘风生不如死,先让手下当着他的面轮流上屋里的两个妞,然后再一刀一刀活剐了他,这才解气。

    却听叶乘风继续道,“就今天这件事来说,我好好在龙翔高中做保安,难道也碍着他事了?”

    张森闷哼一声,直接将香烟掐灭,“你他妈别和老子废话,要杀要剐给个痛快话吧!”

    叶乘风却继续抽着香烟,朝张森道,“我来这之前,我朋友的一个摩托店被人砸了,你知道吧?”

    张森冷哼道,“我他妈怎么知道谁砸了你朋友的摩托店?谁他妈知道你又得罪谁了?”

    叶乘风却朝张森笑道,“可是砸我朋友店的朋友,说是森哥你让他们去的……”

    张森本来没在意这事,听叶乘风这么一说,立刻破口大骂,“我草,老子连你朋友的店在哪都不知道……算了,你觉得是,那就是吧,反正是不是又有什么他妈区别!”

    叶乘风却朝张森笑道,“我相信不是森哥你让人做的,而且还知道是谁这么做来陷害森哥你……”

    张森心中一动,满脸诧异的看着叶乘风。

    叶乘风立刻朝张森道,“其实我和森哥你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利益冲突,我和令弟不过也就是为了一个女人闹了一点小矛盾罢了,我混东城的,森哥你是混西城的,本来就河水不犯井水的……”

    张森道,“你他妈到底是什么意思?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别和老子拐弯抹角的!”

    叶乘风又给张森点上一根烟,“森哥,你应该知道,真正和你有利益冲突不是我叶乘风,而是这个要陷害你的人!”

    张森抽着香烟,一阵沉吟,眼神几经闪烁,他内心中似乎已经想到了几个人选了。

    叶乘风继续又道,“他为什么要冒你的名,砸我朋友的店?还不是为了让我来找你麻烦,加上我们之间本来就有误会,只要我来找你了,我们之间的矛盾就会越来越大,那么那个人岂不是就昨收渔翁之利了?”

    张森眉头一紧,他自己有几个对手,他心里比谁都清楚,但是他的对手也不少,实在想不到是谁,直接朝叶乘风道,“你就直接说是谁吧!”

    “康涵!”叶乘风立刻朝张森道,“我听说,森哥你和康涵几年前为了西郊开发区的拆迁闹过矛盾,最后这块肥肉被你抢到手了,康涵一直怀恨在心……”

    张森眼神几经变化,最终纷纷地道,“康涵这老小子……麻痹的……”

    不过这时一想叶乘风不会这么好心的将这件事告诉自己,肯定有什么目的,立刻朝叶乘风道,“你告诉我这些,是什么意思?”

    叶乘风立刻朝张森道,“你知道帝豪建筑今年在西城还有好几个开发项目吧?帝豪的鄢总和天哥很熟,帝豪在东城的所有拆迁项目,都是交给我们来做的,但是如果要在西城开发,就必须要在西城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这可是上百亿的开发项目……”

    张森也听到这个项目,为了这事,也不知道托了多少关系,送了多少礼,但最后连鄢总的面都没见上。

    这时他听叶乘风突然提到这件事,脸色顿时一动,怔怔地看着叶乘风,“你的意思是……”

    叶乘风立刻朝张森道,“森哥,其实我们出来混的,有几个人真他妈是砍人上瘾的?无非就是为了钱,一切都是为了利益,你说是不是?”

    张森对叶乘风的话表示默认,现在这个社会发展的太迅猛了,谁如果不是逼不得已,愿意整天过那种刀尖上的生活?

    不过他心中默认,嘴上却什么都没有说,去听叶乘风继续道,“我救过天哥的命,对天哥有恩,要不然当年我落在你手里,天哥也不会极力的保我,这点你应该清楚!”

    张森有点安奈不住性子了,完全已经忘了今天自己是来找叶乘风寻仇,而现在是被叶乘风挟持的,“你就直接说,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叶乘风朝张森笑道,“今天无论是我伤了森哥你,还是森哥你伤了我,得益的只有康涵,但是如果我们能化干戈为玉帛,化怒气为财气的话,你猜康涵会不会气的跳起来……”

    张森基本明白了叶乘风的意思,“你是说,你可以说服胡啸天,让他去说服鄢晚畴,把西城的拆迁项目都交给老……交给我来做?”

    叶乘风看着张森道,“你不想?西城是老城区,可开发的地方还有很多,我听说帝豪又盯上了好几个地段,以后的项目会接踵而来!”

    “想……”张森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我怎么会不想……只是我没太明白,你为什么要帮我?”

    叶乘风朝张森一笑,“我对康涵和陈岚鑫不熟,虽然也没什么实际的冲突,但是我知道这两人太工于心计,城府太深,而森哥你……虽然我们之间有点误会,但是我也从中知道森哥你是睚眦必报,恩怨分明的真汉子,虽然做事有点冲动,但是也不失男人本性,比起伪君子来,我更愿意和真小人做朋友……”

    张森听叶乘风这么说,不住地点头道,“不错,康涵和陈岚鑫就是两狐狸,谁要是和他们交上朋友,那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他说着又看向叶乘风道,“叶乘风,你如果真能把这个项目给我搞定,我可以向你保证,以前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而且以后,你就是我张森的朋友,在西城,谁要是和你过不去,那就是和我张森过不去……”

    叶乘风心中一笑,这时看向张森脸上和腿上的伤,张森见状立刻摸了摸脸上的伤口,“只要能谈妥这些,我的伤势不算什么,男人嘛,身上没点伤,还叫什么男人……”

    说着又看了一眼温柔和舒瑾,朝叶乘风道,“何况今天的确是我太过鲁莽,冒犯两个弟妹了,这几刀是我应该受的……”

    舒瑾和温柔闻言不禁心中都一动,自己什么时候变成张森的弟妹了,他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她俩都是叶乘风的女人?

    叶乘风也不否认,又问张森道,“那令弟的事……”

    张森立刻和叶乘风保证,“那混小子的事,不是问题……”

    叶乘风又问,“我堂弟叶垚……”

    张森继续保证,“我保证他也会没事……今天他和我老弟都是去看热闹的,根本没他俩的事,他们都是被冤枉的!”

    叶乘风闻言满意地朝张森伸出了手,“那就多谢森哥了!”

    张森哈哈一笑,握住了叶乘风的手,“我该要谢谢你才对,我还是那句话,以后你就是我张森亲弟!”

    等张文峰再进门的时候,诧异地看着叶乘风和张森有说有笑,就和相交多年的老朋友一样,不禁一脸的茫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