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对面女神看过来 > 第025章 情人还是老的好
    叶乘风没有吭声,点上一根烟,刚抽了一口,花姐就从他手里拿了过去,叼在自己嘴里,他只好重新点上一根。

    一男一女两个人坐在公园的凳子上抽着香烟,抬头看着夜空,什么话也没有说。

    花姐一根烟抽完,这才看向叶乘风,“阿风,我们认识也有七八年了吧?”

    叶乘风吸完最后一口香烟,将烟蒂弹的老远,看向花姐,“嗯?”

    花姐一脸失望地摇了摇头,“我以为凭我们的交情,你会什么话都和我说呢!”

    叶乘风没有吭声,又点上一根香烟,却又被花姐抢了过去,叶乘风夺了过来,“我记得你戒了!”

    花姐轻叹一声,“有些东西可以戒,有些一旦沾上就跟着你一辈子了……”

    叶乘风似乎没听明白花姐这句话的意思,痴痴地看了花姐一会后,还是将香烟递给了她。

    花姐夹香烟的姿势,是叶乘风见过的女人当中最好看的。

    特别是她修长的手指,如果不是自己认识她,还以为她是个钢琴家。

    这不禁让叶乘风想到了自己还在读高一,第一次遇到花姐的情况。

    那时候的自己,还是一个青涩少年。

    叶乘风永远不会忘记那天,自己走在放学的路上,然后遇到了学校附近的流氓,被打的浑身是伤。

    流氓一边殴打着自己,一边教训自己,让他离某个班花级女生远一点。

    路上路过的学生,没有一个伸出援手,都和看笑话一下看着自己,那个时候叶乘风一度以为自己会死在那里。

    就在他绝望的时候,一个清澈响亮的女生声音响起,“都住手……”

    叶乘风努力抬起自己快被打断的脑袋,看着面前站着一个短发女人,一脸不屑的看着殴打他的人。

    她的手指就像现在这样夹着一根香烟,而那群欺负自己的人好像很惧怕她的样子,上前恭敬地叫了一声花姐后,迅速的逃走了。

    而花姐只是走到他的面前,看了他一眼,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叶乘风记得自己当时看她的眼神,感觉十分的羞愧,自己堂堂一个男人,却要一个女人来保护。

    所以他没有回答花姐的话,而是将头埋的更低,本来以为花姐还会继续追问,但是却没有。

    等他再次抬头的时候,花姐已经走远了,而她的肩膀正被一个黄毛青年搂着,两人一路说笑,身后跟着一群小弟。

    所以从那天开始,叶乘风就暗暗发誓,以后绝对不会让人欺负,更不会要女人来保护自己,一定要强大自己。

    第二天上学,叶乘风不但没有离班花远一点,反而更是故意的去接近他。

    借着自己接近班花的时候,他发现了某个男同学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对。

    放学后,叶乘风在学校门口等着那个男生,等他刚露面,就拿着一块板砖冲了上去,对着那男同学的脑门就砸了下去。

    当时学校门口还有刚下班的老师,及时制止了叶乘风,这才没有砸死对方。

    不过他的这一板砖也开启了自己的另一个人生,从此以后,学校的学生看到叶乘风就和看到魔鬼一样躲的远远的,没人再敢招惹他。

    直到两个月以后,叶乘风在放学的路上,再一次遇到了花姐,她坐在马路对面的公交侯站台,依然抽着香烟。

    但是叶乘风从她的眼神中看不到当日她救自己时的意气风发,而是一种难以言表的伤心。

    叶乘风当时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走过去坐在花姐的一侧,就这么默默的陪着她。

    他看着花姐一根香烟接着一跟香烟的抽,也伸手和花姐要了一根香烟。

    那是他第一次抽烟,呛的眼泪都下来了。

    花姐这才笑了出来,不过两人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抽着烟。

    两人坐在公交侯站台一直到半夜,花姐这才扔掉干瘪的烟盒,站起身来,看着叶乘风,“走!”

    叶乘风什么也没问,起身跟着花姐漫步在深夜的马路上。

    一直走到了花姐的住处,花姐才转身问他,“要不要进去……”

    当时叶乘风心中犹豫了一下,花姐长的不算特别的漂亮,但是对于他来说,却和学校的那些校花、班花没有什么区别。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花姐已经打开了房门,拉着叶乘风走了进去,刚进门,花姐就吻住了他。

    对于叶乘风来说,这不止是他第一次遇到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更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近一个女人。

    他只记得自己当时浑身炙热,脑子已经完全不受控制,就这么和花姐拥吻着,一直吻到她的眼泪都流了下来。

    叶乘风见状,立刻朝花姐道,“是不是有谁欺负你?告诉我,我废了他……”

    花姐擦了擦眼泪,看着叶乘风,失声笑了出来,“到底和以前不一样了!”

    叶乘风没有说话,却听花姐和他说,没有任何人欺负她,是她自己的问题。

    在他的再三追问下,花姐才说她今天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她,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怀孕了。

    叶乘风当时脑袋一蒙,脱口而出,“我娶你……”

    花姐显然也被叶乘风的这句话说的蒙住了,看了叶乘风良久,这时伸手抚摸着叶乘风的脸,“算了,不要说傻话了……”

    叶乘风坚定地朝花姐说要娶她,花姐还是一笑了之,“你现在说这些话只是冲动,哪个男人会娶不生孩子的女人?”

    他还想说什么的时候,花姐伸手挡住了叶乘风的嘴巴,嘘了一声,“这样的感觉也挺好,你愿不愿意做我一辈子的情人?”

    叶乘风显然没太明白花姐的意思,愕然地看着她,她不让自己娶她,却要自己做她一辈子的情人?

    花姐松开了手,坐到床边,从抽屉里拿出一包烟,点上两根,递给叶乘风一根。

    “在你找到你想要结婚的对象之前,我们就保持这种关系,或者我们之间有一方厌倦对方了,也可以提前结束,这样不是很好么?”

    叶乘风抽着香烟,看着花姐,还是那句话,“我会娶你……”

    花姐一笑,朝叶乘风招了招手,拉着叶乘风坐在自己身边,将他的手拉到了自己的胸口。

    叶乘风当时有一股触电的感觉,在认识花姐之前,他也交往过女生,但是做过最大的举动,也就是搂过腰,亲过嘴。

    这还是他第一次接触到女人的胸部,那种感觉是他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

    当晚叶乘风就留在花姐那过夜,将自己人生宝贵的第一次交给了花姐。

    一夜之间,花姐教了他很多东西,有男女床第之事,也有女人的心事。

    当晚他才知道,花姐的真名叫花若岚,正是他所读的那所学校的毕业生,比叶乘风大三岁。

    之前花姐的男朋友知道她不能生后,要求她做他一辈子的情人,但是他会和别的女人结婚,这才是花姐那晚伤心的原因。

    那晚之后,叶乘风几次要求娶花姐,都被她拒绝了,但是他们的关系始终保持着,一直到今天。

    花姐也许是经过了之前的打击,所以并不在乎叶乘风去追其他女人,甚至还会鼓励他。

    叶乘风辍学后没多久,在路上遇到了花姐之前的男朋友。

    对方有五个人,他只有一个人,而结果是那五个人都被送进了医院。

    也是那一战后,叶乘风在东城有了名号。

    叶乘风想着以前的事,却听花姐突然问自己,“在想那妞呢?”

    “嗯?”叶乘风转头看向花姐,摇了摇头,“没有,我想起了以前,我们刚认识的时候!”

    花姐看了叶乘风一眼,随即笑道,“是不是觉得我老了?”

    叶乘风笑着摇了摇头,“没有,你在我心里和当年一样!”

    花姐看着叶乘风,眼神微微一颤,不过很快回过神来,“对了,你这一年到底做什么去了?也联系不上,玩的和人间消失一样?”

    叶乘风并没有对花姐隐瞒,他和花姐本来就无话不谈,包括任何事,所以将这一年来自己到处求医的事和她说了。

    花姐听到叶乘风说他居然不举了,诧异地看着他,最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不举?保安?真的假的?”

    叶乘风无奈的耸了耸肩膀,“你见过哪个男人用自己这种事开玩笑的?”

    花姐又笑了笑,随即一本正经地看着叶乘风,“那个叫温柔的女人,真的能引起你的欲望?”

    叶乘风点了点头,“本来我以为是因为她和学校有关,但是那天遇到她的空姐朋友,似乎也有点反应!”

    花姐闻言一阵犹豫地看着叶乘风,“难不成是制服诱惑?”

    他摇头表示不太清楚,而这时花姐却一把拉过了叶乘风,吻住了他的嘴。

    叶乘风热烈的反映着,却突然感觉裤裆一紧,低头一看,花姐正隔着裤子抓着他的小伙伴,还一脸诧异的道,“真的没什么反应啊!”

    他不禁苦笑一声,本来还以为是一年没见了,所以花姐才会如此,没想到是在试探自己。

    花姐坐直了身子看了一眼叶乘风,“看来你真的武功尽失了!我是不是该考虑换一个情人了?”

    叶乘风闻言看向花姐,随即一把将花姐拥入怀中,吻住了她的双唇,良久后才松开,“你舍得么?”

    花姐双晕有些泛红地看着叶乘风,随即爽朗的一笑,“情人当然还是老的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