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对面女神看过来 > 第009章 湿了一地身
    屋内昏暗,等温柔打开房灯的时候,叶乘风才看清,这个房间的确和她的房间格局相似,而且收拾的一尘不染。

    温柔领着叶乘风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把电视、冰箱、微波炉、煤气灶和卫生间的热水器都看了一遍后,问叶乘风怎么样?

    其实她不知道,这间房子就算是一无所有,叶乘风也会毫不犹豫的租下来。

    本来这房子温柔是准备一千一个月出租的,但想到毕竟叶乘风今天帮过自己,所以给他打了八折,但是要先付三个月的房租。

    叶乘风没带那么多现金,只给了五百块钱定金,说剩下的改天给她,反正都是在一个学校上班,跑不了。

    温柔收下定金后说,今天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家里也没东西下厨,她那边有方便面,一会给他送一包过来,就回了自己屋。

    叶乘风也没挽留温柔,心想反正以后住对门了,而且又在一个学校上班,朝夕相对的时间多了去了,不急在一时。

    温柔送方便面来的时候,顺便带来了一个吹风机,她知道叶乘风没有换洗的衣服,可能也不愿意穿她的衣服,所以让他洗澡后,自己吹干了衣服明天穿。

    叶乘风连声道谢,送温柔出门后,将方便面泡了吃完,便去卫生间放水洗澡。

    站在喷头下面,叶乘风的脑子里突然想到之前在温柔房间的事,温柔光滑的胴体顿时浮现在他眼前。

    但是不知道自己的小伙伴是之前撸过一管子了,还是老毛病又犯了,居然没什么反应。

    叶乘风也没多想,赶紧洗完澡出来将衣服用吹风机吹干后,晾在阳台,随即跳到床上,打开电视机。

    床上的被褥看上去都很新,只是颜色和花纹都很女性化,而且有一股淡淡的香气,却不是温柔钟爱的白色,想必是之前房客留下的吧。

    叶乘风在床上伸了一个懒腰,感觉浑身舒坦,拿起iphone5手机,先把温柔的手机号存上。

    本来想给温柔发个信息,但是一想,现在和人家也不算太熟,这样冒然发短信过去,只会对人家造成困扰,最终还是没发。

    叶乘风打开微信,看了一下朋友圈里的那些朋友发的一些照片和牢骚话后,打开了一个叫“狼.友联盟”的微信公众账号,看了一会。

    联盟里一共六十多个人,都是一些风流成性的狼.友,世界各地的都有,他们喜欢在群里分享一些自己最近的泡妞经验和风流韵事。

    一年多以前,他被他一个朋友拉进去群的,当初也只是好奇而已。

    其实叶乘风不喜欢分享这些,他觉得男女之间的事,属于个人隐私,没必要拿出来说。

    更何况到处和人说这些事,是对女人的不尊重。

    平时他也很少看这个群,只是偶尔进来和一个叫“风中追风”的狼.友聊几句,这货对女性心理的分析还是很有见地的。

    可惜这货不爱随便加人,除了在这里能找到他,别无其他方式。

    看了一圈,都是一些狼.友最近的艳遇,一些美女的照片,还有几张狼.友和美女们的艳照。

    风中追风近期都没有发过言,还有不少狼.友表示怀念他,更有人开玩笑的说会不会是染上什么不干净的病了?

    叶乘风没有多想,将iphone丢到一旁,看着乌黑的窗外,听着哗啦啦的雨声,和之前无数个夜一样,那样的冷清和无聊。

    如果是一年之前,叶乘风又岂会孤枕而眠,他每个晚上的枕边人都会换成不同的美女。

    然而自从得了这个病后,他的夜晚都是如此,一个人看着天花板,直到睡去。

    不过今天的心情还是和以往有少许不同的,至少他知道了能让自己小伙伴再展雄风的方法。

    不知不觉,叶乘风也觉得有些累了,关了电视,闭上眼睛,脑袋里全是温柔。

    以至于外面的雨什么时候停的,他都不清楚。

    迷迷糊糊之中,他好像看到了温柔,她正站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快乐的跑着。

    在叶乘风的梦里,温柔也一如既往的无暇,她依然是穿着她最钟爱的白色。

    梦中的温柔一直跑在他的面前,速度并不是太快,但任他如何费劲了力气,温柔始终都和他有一步之遥,怎么都追不上。

    这个时候,一阵异动吵醒了叶乘风,他睁开眼睛,房间一片昏暗,只听到客厅那边有轻微的响声。

    叶乘风心中奇怪,难道是遭贼了?

    想着小心翼翼的坐起身来,看向客厅那边,虽然房间很是昏暗,但依稀能看到一个黑影。

    那黑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没有动弹,叶乘风从黑影的外形判断,她应该是个女人。

    叶乘风不禁纳闷了,难道是女贼?

    但是一想又觉得不太可能,如果是小偷进门,肯定会到处翻找值钱的东西。

    怎么可能会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呢?

    叶乘风心中一动,难道是温柔觉得今天让自己冒雨回家,心里有点过意不去,所以半夜三更的过来补偿自己?

    不过他很快就清楚,这种可能仅限于他的yy,如果温柔是这种女人,那他也不会为她心动了。

    正想着,却听客厅里又传来了哐当一声,好像是易拉罐在地板上滚动的声音。

    随之那道黑影便站了起来的一霎,叶乘风已经知道她绝对不是温柔。

    她的身形比温柔要高许多,而且要倩瘦许多,唯一的相同点,就都是一头长发。

    叶乘风立刻屏住呼吸,一动不动,他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要做什么。

    那女人居然朝着床边走了过来,很快走到了床边。

    叶乘风闻到了一股明显的酒气,不过见那女人并没有要上床的意思,而是直接路过的床边,走去了阳台。

    那女人站在阳台上,打开了窗户,叶乘风这才注意到外面的雨已经停了。

    借着昏暗的余光,隐约的看到那女人手里拿着一个易拉罐,半趴在窗口,时不时的喝上一口。

    叶乘风心中一阵纳闷,这女人对房间的结构显然比他还要了解。

    不然也不至于不开灯的情况下,就能从客厅摸到阳台而不碰到任何东西。

    女人此时一连喝了好几口,随即用力将酒罐从窗口扔了出去。

    但并没有传来易拉罐落地的声音,显然楼下的积水还没有退。

    叶乘风百思不得其解,这个女人到底什么人啊,为什么对这个房间的布置这么清楚?

    还有,她怎么进来的?

    他正想着,这时却见阳台的女人身体在一阵微颤,嘴里好像好在念叨着什么。

    声音不大,他听的不是很清楚,只是听到了“混蛋……不是好东西……”

    叶乘风现在感觉自己有些尴尬,不知道是不是该从床上下来,去问问那女人怎么会进自己房间。

    但是又怕这三更半夜的,自己这么冒然的出现,会把人家吓死。

    但是就这么坐在床上,好像也不太对劲,总不能自己就这么坐着,任由一个莫名其妙的,喝了酒的女人站在自己家阳台吧?

    刚想到这,阳台的女人从阳台走了出来,一边往客厅走去,居然一边脱着身上的衣服。

    叶乘风心中不禁一凛,她还真把这当成自己家了?

    那女人走到客厅的时候,正好开始解开身上的文胸,脱去小裤裤,随手扔在一边,不一会就进了卫生间,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叶乘风一阵莫名其妙,这到底什么情况?

    听到卫生间里传来了一阵水声,料想这女人应该是在里面洗澡,他这才下了床。

    这时他发现那女人扔在地上的衣服都是湿的,估计是冒雨过来的,衣服旁边都是水渍,湿了一地。

    叶乘风从阳台开始捡地上的衣服,一路捡到客厅沙发旁的文胸和内裤。

    衣服上除了女人特有的香气之外,还有很重的酒气。

    他随手将它们丢在茶几上,这时见茶几上还有几罐没开的啤酒。

    他一抬脚就听哗啦一声,一个易拉罐滚到了一边,仔细一看,地上有好几个已经喝完的空罐子了。

    本来叶乘风害怕惊动正在洗澡的女人,但是卫生间的女人似乎根本就没听到外面的响声,里面的水声还在继续。

    叶乘风坐在沙发上,一阵纳闷,虽然他对付女人自问还有一套。

    但是这三更半夜的,突然有一个女人跑进自己的住处,还对屋内的环境比自己还熟悉,这还是头一次遇上。

    就在这时,却听吱呀一声,卫生间的门打开了,里面的灯光正好斜照在沙发的一侧,一条修长的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我去!叶乘风瞳孔顿时放大,血脉顷刻开始膨胀。

    这女人居然就这么一丝不挂,若无旁人的从浴室里走出来了。

    但是由于反光的原因,叶乘风根本看不清女人的脸,也只是依稀能看到女人的身材轮廓。

    撇开看不清的脸庞和肤质不说,这女人的身材完全可以用完美来形容。

    而且她身材格外的高佻倩瘦,从叶乘风的角度来看,估计这女人不比自己矮多少,做超模都绰绰有余了。

    由于沙发那边背光,女人很显然没有注意到叶乘风的存在,一边走出卫生间,一边用毛巾擦拭着头发。

    女人看都没看沙发上的叶乘风一眼,直接就走向了阳台那边,将窗户关上,随即便倒在了床上。

    这是什么情况?叶乘风脑子里又一阵yy,难道是老天知道了老子今晚空虚寂寞冷,所以派了一个天使来慰籍一下自己?

    正在这胡思乱想着,却听床上的女人传来了一阵啜泣声,突然一阵大喊,“谭方弘,你就是个乌龟王八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