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对面女神看过来 > 第007章 一夜秋雨
    不过温柔家的卫生间可不是什么露天浴室,卫生间甚至都不是半透明的磨砂玻璃门。

    温柔刚进卫生间,里面就传来了一阵滋滋的水声。

    虽然什么都看不到,叶乘风还是一阵暗爽,至少能进女神的房间,已经算成功的第一步了。

    这时一阵阴风从阳台的窗口吹来,叶乘风打了一个喷嚏,赶紧用毛巾擦了擦湿了的头发。

    身上的保安制服已经完全湿透了,只好脱下来,放在一旁的地上。

    乘着擦身体的空闲,叶乘风在温柔的房间里转了一圈,打量了一下温柔的住所。

    这是一间公寓式的小单间,进门就是沙发,后面是一道木制隔断,一个硕大的金鱼缸里,只有两条金鱼,正在快乐的追逐。

    隔断后一米五宽的床上,是白色的床单被褥,整理的一个褶子都没有,床头的墙上是一张温柔的半身生活照。

    照片中的温柔好像比现在要年轻多了,而且头发也比现在短,清纯之中又带有几分青涩,完全和现在的温柔是两个感觉。

    简单的白色衬衫下,一条臧蓝的褶子群,一手扶着单车,一手拿着一个风车,一双眼睛俏皮的看着叶乘风。

    叶乘风站在床前,盯着温柔的照片看了许久,最后朝着照片喃喃道,“你好,我叫叶乘风!”

    又一阵凉风吹来,叶乘风感觉神清气爽,凉风之中又伴随着一阵淡淡的洗衣液香味。

    他深吸一口气,就好像闻到了温柔的体香一般。

    他这才移开了目光,见床一侧是雕有白莲的玻璃移门,门后是阳台,晾着几件女性内衣裤,随着窗口的风在摆动。

    叶乘风顿时有种按捺不住的冲动,吸引着他走到阳台,拽住一个文胸放在鼻间。

    如此近距离的贴在温柔的文胸上,一阵酥酸麻软的感觉充斥着他的脑子,就好像他贴着的就是温柔的胸脯一般。

    叶乘风立刻感觉小腹一阵火热,一股邪火在迅速上涌,比之前几次都要强烈。

    他顿时感到湿漉漉的裤子里,那团橡皮糖一般的家伙,如今好像打了鸡血,正欲冲破裤子的枷锁,得到罪恶的释放。

    而这个时候耳朵里再听卫生间里若有若无的水声,叶乘风的脑子里不禁开始浮想联翩了。

    在卫生间里,温柔正一件一件的脱去身上的衣物,一览无遗的站在喷头下面,水在她雪白光滑的肌肤上溅射。

    水花灯光的照耀下,温柔的身体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光晕,就好像大海里的白珍珠,那样的晶莹剔透,那么的无暇。

    温柔的玉手在身上轻柔的搓擦着,说是搓擦,更像是抚摸,抚摸着身上每一处肌肤。

    不过还没来得及往下想呢,卫生间的门突然嘎吱一声打开了。

    叶乘风连忙松开了拿着文胸的手,要是被温柔看到这一幕,不立刻报警说,至少也拿着扫帚赶自己出门。

    他转头看去,一阵白腾腾的水蒸气中,一双细白嫩长的大腿迈出了门口,看的叶乘风的小心脏扑通一下跳到了嗓子眼。

    温柔缓缓地从卫生间里走出来,身上只是穿着一件白色的裹胸浴巾。

    她修长的脖子和胸口还有几滴水珠,在灯光下闪闪发亮,事业线好像得到解放一般深不见底。

    此时她一边往沙发方向走,一边侧着头,用毛巾搓擦着湿漉漉的长发,坐到沙发上一甩头,将一头秀发甩到身后,又用毛巾擦拭了一下胸口的水珠。

    叶乘风也算是见过不少美女了,但此时温柔给他的感觉,就好像他第一次接触女性身体时一样,那么的期待,那么的兴奋。

    不自觉中,叶乘风咽了一口口水,倒吸一口凉气,连忙用擦身体的毛巾挡住在的小腹前。

    而就在这时,温柔突然“哎呀”一声,栽倒在地上,裹在身上的浴巾也被撑开了,此时就等于盖在她的背上。

    温柔趴在地上呻吟了几声,努力想要起身,最终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好像摔的不轻的样子。

    叶乘风顿时愣了一下,体内的**顿时也消失不见了,小伙伴再次从傲立的擎天柱变成了软皮糖。

    我去,老天爷,你丫耍老子呢,还是跟哥的老弟有仇啊?

    它可精贵的很呢,经不起你这样软硬兼施的折腾啊。

    不过他没多想,立刻过去查看温柔的伤势。

    这才发现温柔的脚下正是自己扔在地上的保安服,正是它拌着自己的女神的。

    叶乘风连声暗道罪过,连忙蹲下身去,推了一下温柔,依然没见她动,暗道不会就这么摔死了吧?

    想着立刻将温柔翻了过来,此时温柔胸口松散的浴巾里根本没有穿文胸,浴巾只是挡住了她一半的胸口。

    只怕稍微再往下一点,她傲然的双胸就能立刻蹦出来。

    不过叶乘风此刻哪里还有心情去看这些,连忙检查了一下温柔的额头。

    温柔只是左额角有些红肿,其他没什么外伤。

    至于浴巾里面有没有什么伤,他就不知道了。

    他又伸手放在温柔脖子的大动脉和鼻间,看还有脉搏和呼吸,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只是摔晕了。

    这时他才注意到,温柔胴体半露的身体上还有水珠,半湿的头发散在地上,和穿着衣服的温柔简直就判若两人。

    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美女,最性感的时候,绝对不是穿着衣服和一丝不挂的时候,而恰恰就是像此时温柔这样半.裸着。

    这样有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神秘感,对男人来说,更具有挑逗意义。

    叶乘风再次感觉小腹有异,有点忍不住想要去掀开温柔身上的浴巾。

    但他立刻又想到,自己以前泡妞,都是你情我愿的,从来没有强迫过任何一个女人,更别说是乘人家摔晕了占便宜了。

    想着叶乘风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伸手抱起温柔往床边走去。

    而就在这时,温柔身上的浴巾居然不适时宜的掉落在地上,半露的温柔彻底变成了赤.裸.羔羊。

    叶乘风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这难道是老天爷在暗示自己不要做缩头乌龟?

    他低着头看着怀中的温柔双眸紧闭,长长的睫毛在微微的颤抖,额头的红肿还历历在目。

    叶乘风看的有些于心不忍,此时将心一横,立刻将她放到床上,回身拿起地上的浴袍给她盖上。

    麻痹的,哥的确是想上温柔,但是哥风流绝对不下流,这种霸王硬上弓的事,肯定不做。

    但此时的温柔对他的确有莫大的吸引,暗想自己就算做了,之后大不了不在龙翔高中和这个小区出现就是了。

    本来自己会出现在温柔的生活里,也是为了治病,还有什么比自己治病更重要的么?

    随即又想到,温柔这种至今还是处女的女人,对感情肯定很忠贞,这点从她偏爱白色就可以看出来。

    她的衬衫是白色的,沙发是白色的,床单被褥是白色的,就连移门上的雕花都是白莲。

    最终他内心做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还是理智战胜了欲望。

    叶乘风坐在床边的皮凳上,伸手到口袋准备掏烟出来,这才发现自己的香烟全给陈辉了。

    虽然他内心的欲望消退了,但他小伙伴却一点没有消退的意思,一副傲然挺立,欲冲破一切障碍的样子。

    叶乘风自从经历了马红杰事件之后,一年来他的小伙伴从来都没有过如此的冲动。

    他憋的实在难受,暗想这样下去,就算不憋出内伤来,迟早也会按捺不住,对温柔再起邪念。

    唯一的办法就是释放!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有什么办法释放,要么就不要理会那些罪恶感,直接上去占有温柔。

    要么就是直接脱了裤子撸上一管子,何况撸管子其实也不是想的那么邪恶,适当的撸管子还对身体有益。

    不是有很多男人总喜欢在和女人正式做之前,先撸一次,以增强自己的办事能力么?

    所以他心理上并没有什么负担,只是对着一个昏迷的女人撸管子,叶乘风还是第一次,多少感觉有些别扭。

    正在叶乘风左右为难的时候,床上的温柔闷哼了一声。

    叶乘风这才回过神来,暗骂自己,都什么时候了,还满脑子想着这些事情,眼下不是救醒温柔更为重要么?

    想着上前查看了一下温柔的情况,发现温柔还没有醒,立刻在温柔的人中按了几下。

    但是温柔始终没有醒来,叶乘风毕竟不是大夫,他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最终还是决定先送温柔去医院再说,但是想到温柔身上什么都没穿,这样也不方便。

    立刻就去床头的衣柜里,准备给温柔找几件衣服穿上。

    刚找了一件衣服,掀开温柔身上的浴巾,准备帮她穿衣服的时候。

    床上的温柔突然闷哼了一声,叶乘风心下一动,看来她是要醒了,要是被她看到这一幕,还以为自己要非礼她呢。

    想着立刻盖好了温柔身上的浴巾,刚盖好,温柔就睁开了眼睛,四周看了一眼,最后眼神落在叶乘风的身上,满脸诧异地道,“我这是在哪?”

    叶乘风强定心神,连忙朝温柔道,“你总算醒了?刚才你摔了一跤,晕过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