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未来之当妈不易 > 正文 第三十五章这个男人很眼熟4
    “小轩,你觉得妈妈刚才做的对吗?”叶真真把叶志轩搂在怀里,看着他乱糟糟的小卷毛和灰扑扑的小脸,还真像个小乞丐。

    她本来想拿出包里的湿巾给儿子擦擦脏兮兮的小脸的,但手伸进包里之后,却是一顿,终于还是没把湿巾掏出来。

    这么相似的两张脸,如果都擦干净了,所有人都会看的一清二楚了吧?

    “妈妈,这个叔叔好眼熟啊。”叶志轩看了看正在输血的骆启戎,迷惑的说道。不记得见过这位叔叔啊……

    叶真真掏出梳子,给他梳着乱成杂草的小卷毛,在叶志轩小朋友不知道的情况下,给他梳出个刘海,两边的鬓角也都梳到两侧。

    梳完之后,叶真真捏着儿子的下巴,仔细端详他灰扑扑的小脸:虽然发型变得比刚才的杂草样还难看了,但基本上不会有人认出这两张脸长得相似了吧?

    怎么可能!

    这又不是需要的时候可以在明明都是同一张脸的情况下还能清除的分辨出彼此的不同或者明明是同一张脸只是换了下发型衣服就完全认不出来的漫画里,即便是发型变了,脸上都尘土也能清楚的看得出这张精致漂亮的小脸好嘛!

    “因为他跟一个跟你很熟的人长得很像啊。”叶真真垂头丧气的回答。

    如果骆家的实力不是很强的话,她大概会二话不说的带着儿子跑路,等将来儿子长大成才了再带他去认父亲。

    不过,现在,自家母子的公民id都被骆启戎的机甲智脑给记录在案了,以骆家的势力动动小手指就能把自己从小到大的事情查的一清二楚了。

    小轩的爸爸,不是个坏人,相反是个很负责任也很正直的人,可就是因为这个,叶真真才会担心,自己过往的黑历史被翻出来的话,在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们的眼里,自己还有没有资格抚养他们的子孙。

    他们又会不会怀疑自己性情大变的原因呢?

    叶真真手里拿着梳子,重新开始一下一下的梳理着叶志轩的小卷毛,梳理好之后,又掏出湿巾一点一点的擦干净了小孩儿脸上的尘土,温柔的替他整理好凌乱的衣服。

    怎么办呢?

    “妈妈,你怎么了?”叶志轩敏感的觉察到妈妈的异样,不安蹭到她的腿上,坐下。

    感受到他小小的柔软温热的身子依赖的靠着自己,一向乐观又神经大条的叶真真却很难像平常一样乐观起来。

    她把叶志轩搂在怀里,牵强的勾了勾嘴角,“没什么,等回家妈妈再跟你解释。”

    小轩是个天才,这一点常识缺乏的叶真真的感触并不深,可在一篇主角无敌的种··马文里,抛开其他因素,一个配角光靠着自己的努力和勤奋,个人实力和智慧竟然能够超越拥有主角气运金手指大开的主角,这是何等的天才。

    这也许是一个作者的失误,或者作者根本没意识到这点,因为在小说前期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主角都在忙着认识各路妹子,和她们培养感情,把她们拉到自己床上,顺便霸气侧漏的踩扁各路情敌,至于发展自身势力和对付情敌的具体事物,都是叶志轩负责干的,他如果不强哪能做到这些。

    这个结论是一个爱较真的读者在一篇长评里详细的分析之后指出来的。

    这样一个天才,是无法掩饰自己身上的光芒的,而一个从远古延续到今的超级家族会放任其游离在家族之外吗?

    显然不可能。

    正苦恼的头都快炸了的叶真真不由得又瞟了骆启戎一眼,却正正的对上了一双清明深邃的黑眸。

    叶真真反射性的把自家小孩的小脑袋压到自己胸口,眼尖的看到骆启戎的眼神极快的闪过一丝波动,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蠢事!

    什么叫做贼心虚,这就叫做贼心虚!

    叶真真,你就不能长点儿心吗?!

    叶真真无语凝噎,抬头望天,虽然只能看到救护车的车顶……

    为什么会这样,今天之前她还过着没心没肺的快乐日子,整天大脑放空都没有任何问题,今天一下子就面临即便用脑过度都无法解决的难题了……

    难道是之前过的太悠哉了,被老天爷鄙视了吗?

    叶志轩乖乖的随着妈妈的力道把脸埋在她的胸前,看似安静,小小的脑瓜里却一刻也不听的思考着。

    妈妈肯定是遇到什么难题了,会是什么呢?

    好像从自己说那个中校面熟开始妈妈就不对劲了?

    自己很熟的人?到底是谁呢?

    我很熟的人只有妈妈啊,还有——我自己!

    叶志轩的身子猛地一僵,终于知道那个男人为什么会看起来眼熟,因为他跟自己长得很像!

    跟自己长得很像,让一向神经大条的妈妈异常紧张的人,难道是……爸爸?

    小家伙惊讶的张开小嘴,难得脑筋停止转动了。

    这个人怎么会突然出现?

    关于父亲的问题,叶真真曾经很民主很公开的跟叶志轩谈过。双方一致达成决议:先当没这个人存在,等叶志轩长大了有本事了,再去试试看能不能找到自己的爸爸,找到后再考虑要不要认爸爸。

    “谢谢你们送我过来。”骆启戎俊朗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语气非常真诚。

    虽然身体强壮,但刚才有那么一小会儿他还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了,所以不知道叶真真母子是怎么通过那个该死的医生上到救护车上的,现在倒是有点儿好奇。

    目光不着痕迹的在救护车里扫了一圈,没发现那个混蛋,他就大概猜到事情的经过了。

    哼!

    骆启戎的眼神一寒,为了贪图功劳竟然想对自己下手,本来只是想让那个人在医生的行当里除名,现在看来,这么丧心病狂的一个人渣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还有他的后台,最好祈祷自己手上干净点儿,说不定还能留条活路,否则……

    “不,不用客气。”叶真真结结巴巴的回答道。

    “孩子这种姿势不会不舒服吗?”骆启戎好心的提醒道。

    叶真真知道自己这样很没出息,可她真的紧张的都快发抖了,而且不管骆启戎长得再帅,身材再好,气质再具有军人的阳刚硬朗,她也完全不想跟他讲话。

    她想下车!

    非常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