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婚宠军妻 > 049章 餐厅找茬
    听着关煦桡那推销谭宸的话,活脱脱就像谭宸是万年单身汉找不到人结婚一样,沈书意干笑两声,转过目光看着开车的谭宸,不认识的时候她是以为这个面瘫男人绝对的沉默寡言,性子冷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可是接触之后,沈书意已经透过现象看本质了,谭宸虽然面瘫,但是绝对不老实,不但腹黑,会威胁人,而且还强势,哪里是居家过日子的上好人选!这样的男人根本很难相处,你说什么他绝对不会听,一意孤行,而且还自来熟的厉害。

    并没有去风雅阁吃饭,回市区的路上堵车了,所以等到了市区都快九点了,看到一家意大利的西餐厅,谭宸就直接将车子开过去了。

    “哥,你这是看上人家沈小姐了?”借着沈书意去洗手间的机会,暖黄的灯光之下关煦桡暧昧的笑着,打趣的看着面无表情的谭宸,俊雅的面容显得格外的和煦。

    小一辈人里,谭宸比他们大七岁,关煦桡出生的那一年,谭宸已经去了国安部接受训练,十年后回来,那个时候小小的关煦桡第一次见到父母口中经常提起的谭宸哥哥,那个如同谭叔缩小版的面瘫儿子。

    十岁的关煦桡第一眼看到谭宸之后是有一点点害怕的,谭宸虽然只有十八岁,可是那一身冷厉凛冽的气势太吓人,而且关煦桡听到关曜这个父亲说谭宸手上是见过血了,那就代表谭宸杀过人,关煦桡当时真的有点害怕,带着几分拘禁走过去礼貌的喊了一声哥。

    小一辈人里谭宸和谭亦同岁年长他们八九岁,谭沐和沐谭这兄弟俩,还有顾家的双胞胎顾钧澈和顾岸,加上糖果和关煦桡自己,他们都差不多的年岁,所以每一次面对谭宸都像是面对长辈,尤其是他酷似谭骥炎的那一张冷漠脸庞,眼神漠然的让人感觉到害怕。

    而谭亦因为性格的关系,面带优雅,性子极好,虽然有年岁的代沟,但是和他们处的也挺好,唯独对谭宸这个哥哥都总些的惧怕,如同看到了家里的长辈一样,不敢在他面前放肆。

    直到相处久了,关煦桡这才发现谭宸这个大哥其实很好相处,不管他们如何胡闹,他都纵容着,就连顾钧澈这个天天宅在电脑前的宅男和顾家闹矛盾离家出走,也是谭宸帮忙周旋的,所以关煦桡这才对谭宸没大没小了。

    反倒是对谭亦有些的忌惮,谭亦笑起来很好看的,带着金丝边眼镜,优雅如同西方童话里的王子,可是很多时候他才是真正的腹黑阴险,得罪不得。

    “怎么突然回来了?”谭宸沉声的开口,看着笑容微微一顿的关煦桡,势必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否则煦桡不会突然决定回N市。

    N市是关家的地盘,只是关家的势力都在军区里,倒是没有涉及到政界,如果当年关老爷子没有去世,关叔叔接手了关家,那么关家的势力必定扩展了很多,可是那一年关家的动荡导致后来关家势力分为了两个派系,虽然没有牵扯到关曜,但是关家的发展其实还是被遏制了。

    “没什么,关家都分裂了十多年了,当初老爷子是想要让我接手关家的,如今我已经军校毕业了,自然是要回来趟这一趟浑水了。”关煦桡温和的笑着,可是那和煦的笑容里却有凌厉的寒光一闪而过,灯光之下还是那一张俊逸的脸庞,可是却生出了几分冷寒凛冽。

    “煦桡。”语调加重了几分,谭宸可不是容易被欺骗的角色,他沉着脸看着关煦桡,即使要接手关家,那也是从军区这边着手,他突然回N市做什么,而且还是只身一人。

    虽然关煦桡知道谭宸这个大哥对小辈们非常的放纵,可是他突然沉着脸还是很吓人,关煦桡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咖啡,笑着放松了身体靠在椅子上,无奈的坦白,“爸偶然得知到一个消息,当年老爷子突然离世怕不是意外死亡,我准备回来进入公安系统,这也算是子承父业了。”

    听到这话,谭宸表情凝重了几分,冷峻如刻的脸庞气息冰冷,温和的关煦桡也是面带冷色,虽然事情已经过了很多年了,但是如果关家人为了掌权而害了关老爷子,那么这件事关曜不会罢手,关煦桡也不可能置之不理。

    沈书意是借口去洗手间给谭宸和关煦桡有谈话的时间,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谭宸主动去机场接人,肯定是因为不放心,那个面瘫男人竟然还有这么体贴的一面,真是看不出来。

    “怎么?我们身上泼到红酒就想走了?”弹了弹西装上的红酒渍,男人阴沉的开口,几个同在雅座的同伴和他们身边陪坐的女人都咯咯的笑着,不怀好意的目光打量着遭受无妄之灾的沈书意。

    眼前这几个年轻的男人沈书意并不认识,但是他们身上那股官二代的纨绔气息倒是一眼能看出,被泼了酒的男人靠在桌子边,挑了挑眉梢,傲气十足,挑衅的看着沈书意,“这一粒扣子可都是上万的。”

    “那是,我们黄少的衣服可都是国外名牌设计师定做的,卖了你都赔不起!”阴阳怪气的女声响起,这是黄少今晚上的女伴。

    原本以为是一顿高雅的西餐,可是谁知道看到这个女人从洗手间回来之后,黄少他们突然就决定刁难这个女人,因此要去超跑俱乐部的计划也就泡汤了,而没有机会拿到那一辆价值百万的二手豪车,女人自然将不高兴的怒火发泄到了沈书意身上。

    沈书意看着这些明显是找茬的官家少爷们,无奈的笑了笑,自己上辈子肯定过的太幸福了,所以这辈子处处有人给自己找不痛快。

    听到这边的声响,谭宸带着关煦桡走了过来,冷漠的视线扫了一眼这一群二世祖们,随后将目光落在沈书意身上,“认识?”

    “找茬的。”沈书意虽然是沈家的小小姐,但是沈家韬光养晦之后,和这些世家都很少联系,沈书意自然也不认识这些官家少爷们。

    “你他妈的怎么说话呢?小爷有闲工夫找你茬?”黄少表情怒了起来,眉梢一挑,语调不悦的看着沈书意,又看了一眼谭宸,目光微微一闪,似乎想起什么来了,随即玩味的笑了起来,表情愈加的讥讽,“啧啧,什么时候一个穷当兵的也有资格来西餐厅吃饭了,我倒要问问餐厅老板是怎么做生意的,什么阿猫阿狗都放进来,也不嫌降低了格调。”

    “回去,菜凉了。”谭宸的面瘫脸绝对招惹仇恨值,对于黄少这么明显的侮辱,他却吝啬的连个眼神都懒得给,拍了拍沈书意的肩膀示意她过去吃饭。

    “你他妈的没长眼睛吗?”被彻底无视的王少怒的咆哮一声,直接将手里的酒杯子趴的一声摔在了地上,狰狞的表情看着谭宸,“你他妈的不过是个穷当兵的,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敢和小爷这样说话,老子整死你你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更何况这人还得罪了周少和周二少。

    “那你有种就整整看吧。”沈书意脆声笑着,目光还刻意的向着黄少的腿间看了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种呢。”

    沈书意不是怕事的人,她一般不惹事,但是事情到头上来了,也不是好欺负的,一开始黄少是针对自己的,谭宸过来之后直接将炮火对准了他,沈书意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这事肯定和周家有关系,所以她也乐得看热闹了,更何况自己一直吃瘪,这会总算可以出口恶气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