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婚宠军妻 > 031章 天生相克
    “不长眼睛吗?怎么走路的。”就在沈书意要到洗手间的门前,突然从一旁出来两个男人,直接向着沈书意撞了过去,然后还恶人先告状的吆喝起来,明显就是故意找茬。

    “对不起。”沈书意后退了两步拉开和男人的距离,抬起头看了一眼围过来的四个男人,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笑意,她都怀疑自己上辈子是不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否则怎么麻烦事一桩接着一桩来。

    “说对不起就行了,那还要警察做什么?”被撞的男人趾高气扬的冷哼两声,嘴巴里叼着烟,斜着眼睛打量沈书意,她因为喝酒脸颊是红扑扑着,水汪汪着一双大眼睛,挑着眉梢看人的时候有股清冷的傲气,让人蓦地感觉心里头痒痒的。

    “那你们想怎么样?”沈书意眯了眯眼睛,因为说话带笑小酒窝微微的显露出来,活动了一下手腕,虽然当初离开龙组的时候沈书意被告知不能在外人面前展露身手暴露身份。

    不过因为之前差一点被范远国这个强奸犯侵犯的事情被媒体曝光,沈书意昨晚上才接到了一条信息,她可以稍微暴露一点身手,自保完全可以的。而如果有人来查,就会查到沈书意上初中的时候,因为下午经常逃课,其实是去了一家武术培训班跟着一个古武界的师傅学了一年多的功夫,这个信息完善了,沈书意以后即使遇到什么事完全可以自己动手了。

    之前因为她一直在N大,在学校了基本没有什么危险,所以龙组那边也没有多在意什么,可是范远国的新闻一曝光出来,龙组这边也知道沈书意如今进入社会之后,麻烦事也就多了,所以才给她弄了这个假资料。

    “进洗手间,用你的小嘴巴伺候哥几个舒服了,自然就算了,否则的话!”男人的话没有说完就阴险的笑了起来,其他几个男人更是附和的阴笑着,一个个色欲熏天的瞅着沈书意吞口水,之前在包厢里等了一个多小时,也喝了不少酒,这会性趣可是高昂着。

    沈书意也笑了,刚准备活动一下筋骨,可是身后却有脚步声传来,在一阵淫秽无比的笑声里,脚步声一步一步带着沉稳的节奏,而来人的呼吸放的很是缓慢,沈书意快速的转过身回头看了过去,水润的大眼睛里凌厉的寒光一闪而过,虽然被准许暴露一点身手自保,但是如果有真正的高手在,沈书意自然不敢大意。

    不是吧?当谭宸的面容出现在视线里时,沈书意直接瞪圆了眼睛,为什么每一次她刚想要动手的时候都能碰到他!

    刚想要教训这些不长眼的混混,能活动筋骨的沈书意可以热血沸腾,可惜谭宸的出现,一切戛然而止,憋屈的沈书意挫败的瞅着谭宸,他这简直是自己的克星!

    几个混混也转过头看向了过来的谭宸,其中一个人快速的走了过来,叼着烟,对着谭宸喷了一口白色的烟雾,“兄弟,这个卫生间坏了,劳驾多走几步去楼上的。”

    谭宸直接无视说话的混混看着一旁很是不满的沈书意,黑眸微沉,随后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冰山面瘫脸,只是不明白沈书意她在不满意什么?不过这扭曲表情的样子还真是呆。

    “小子,和你说话没有听见吗?”不得不说谭宸无视人的特质绝对很招惹仇恨值,虽然他给人一种冷峻的寒意,可是面无表情无视人的眼神绝对能让任何一个男人感觉到被挑衅了,所以被无视的混混直接吼了一嗓子,一脚向着谭宸的踹了过去,“妈的,敢和我嚣张。”

    小混混踹的狠,可是谭宸速度更快,直接一脚踢中了小混混踹过来的小腿上,咔嚓一声,沈书意可以举爪子保证她绝对听到骨头被踢断的声音。

    小混混砰的一声被踹出了几米远,摔在地上抱着小腿哀嚎起来,刚一动,小腿上立刻传来尖锐的刺痛,骨头被踹断的痛苦让小混混红了一眼,狰狞的咆哮着,“我操你妈的混蛋!都给我上!”

    刹那间,原本三个混混直接向着谭宸攻了过去。沈书意无比同情的看着刚刚还气焰嚣张,可是瞬间就断手断脚的几个混混,谭宸出手真的狠戾,虽然他顶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能下这样的狠手,敢下这样狠手的绝对不是一般部队出来的,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保护普通人民,所以即使对这些混混动手也只是会让他们轻伤,否则动辄断手断脚,闹到部队里,直接就会被开除,谭宸敢这样做,虽然很是嚣张,不过必定是有嚣张的本事,当然了,沈书意不得不赞叹一声他嚣张起来还真是帅呆了。

    “不知道躲开吗?”虽然谭宸可以肯定有自己在绝对不会波及到沈书意,可是看着她就这么站在原地不知道退到安全地方的呆样子,谭宸依旧有些不高兴。

    再加上她满身酒味,面瘫脸就更加黑了,女孩子竟然在中午就喝的这么多!而且喝酒最伤胃,虽然谭宸和谭骥炎这个父亲不对盘,但是他也是知道谭骥炎的胃不太好,都是童瞳在用药膳和食补调养着。

    被训斥的沈书意瞅了一眼谭宸,终于明白为什么每一次看到谭宸都有种见到教官时的恐惧感了,因为他每一次都能从自己身上发现看不顺眼的地方,然后黑着一张脸,冰冷冷的丢出简短的训斥,让人不寒而栗。

    “不知道求救吗?”谭宸冷声的开口,准备算总账了,上一次遇到范远国的时候也是如此,她难道就不知道喊几声救命?想到此,谭宸脸色更加不悦,黑眸阴沉阴沉的锁住沈书意。

    “那个一时忘记了。”被训斥的沈书意习神经紧张的绷直了身体,一脸陈恳的认错,心里头直纠结,这是闹哪样,他不是面瘫吗?为什么板起脸的时候这么恐怖,那眼神跟刀子一样,剐的她的小心肝一颤一颤的,沈书意都不明白自己为毛要怕。

    “呆。”没有被沈书意良好的认错态度取悦,谭宸总结性的直接丢出一个字。

    “我哪里里呆了?”原本还认错的沈书意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不满意的瞪圆了眼镜瞅着谭宸,懊恼的拍了拍小胸脯,“我也有是身手的人,只是还没有动手你就来了。”

    “范远国。”她不说谭宸还好一点,她这么一说,谭宸直接黑了脸,危险的眼神半眯着看着沈书意,有身手还被范远国给侵犯了!

    那个时候不是老大还不准暴露身手吗?沈书意恼的差一点咬碎一口银牙,抬起眼对上谭宸那张面瘫脸,快速的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心虚不已的笑了一句,“上一次事发突然给忘记了。”

    这样的理由他会相信吗?沈书意在心里头无奈的叹息一声,有点不安的看着面无表情的谭宸,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谭宸会不会继续问下去,果真撒一个谎就需要无数个谎言来圆。

    谭宸并没有说话,眼神就这么平静无波的看着沈书意,无形的压力绝对能让人小腿肚都吓的打颤,半晌之后,看着沈书意那表情越来越扭曲,即将要炸毛了,谭宸终于大发慈悲的收回目光,沉声的开口,“所以才说呆。”

    一口气差点卡在喉咙里,憋屈的沈书意几乎想要对着谭宸的面瘫脸狠狠的挥出小爪子,将他的峻脸给抓出几道血痕来,不过终于还是忍下来了。

    “我去洗手间!”沈书意扯起脸皮笑了一下,快速的向着一旁的洗手间溜了进去,而洗手间外谭宸无声的勾了一下嘴角,看她这憋屈的样子还真的挺逗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