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婚宠军妻 > 023章 别有目的
    “用女朋友和其他男人有染的谣言来吵架,秦大哥你感觉很了不起?”沈书意根本没有想到秦炜烜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心里头痛的一缩,却还是冷笑一声的驳了回去。

    “没有上床,小意你会这么维护一个只见了几面的男人?”秦炜烜同样是笑容冰冷,眼神显得很是残酷,抓着沈书意肩膀的大手用力的收紧。

    忽略着肩膀上的痛,沈书意看着不可理喻的秦炜烜,如果说他是真的吃醋,沈书意可以理解,可是事实根本就不是如此,她了解秦炜烜,同样的他也了解她的性格,挣脱开秦炜烜的手,沈书意直接向着大门口走了过去,一抬眼就看到二楼走廊上,沈素卿那得意洋洋的笑容。

    “小意,抱歉。”看着离开的沈书意,秦炜烜率先恢复了理智,快速的一个上前握住了她的手,这一次却没有用力只是用自己的温热的手掌包裹着沈书意柔软纤瘦的小手。

    “小意,我只是感觉你对谭宸不一样,我有些失控了。”秦炜烜敛了怒容,英俊的脸庞显得有些的疲惫,左手揉了揉眉心,因为忙碌沈书意的事情,再加上生意上的事情,秦炜烜也没有怎么休息好,眼下都有些黑眼圈了。

    “我没有维护谭宸,我只是不想你们因为没有必要的理由打起来。”沈书意笑了笑,反握住了秦炜烜暖意融融的大手,对谭宸只不过是见过两次的陌生人而已,只是因为谭宸很有可能是军区某些特别部门的人,所以沈书意才会留心了一点,真的动手打起来,沈书意明白秦炜烜只有被打的份。

    俊脸上表情阴沉了一下,不过秦炜烜倒是没有再反驳沈书意,状似不经意的开口道,“中午怎么出去了?媒体还在闹的沸沸扬扬的,不要随便出门,听素卿说你出去了,我连午饭都没有吃就过来了,你也知道外面那些记者为了新闻有多么疯狂。”

    “到现在还没有吃?”沈书意一愣,看着示弱的秦炜烜,他的目光深邃黑沉盛满了暖暖的关切,“我去给你弄点吃的,知道自己胃不好就定时吃饭!”

    看着急匆匆向着厨房走过去的沈书意,她的心里眼里也只有自己!秦炜烜那压制的怒火这才散了去,至于谭宸算什么东西,想要和自己抢人,也不看看有没有这个本事!

    沈书意的小楼厨房什么的一应俱全,冰箱里有鸡蛋和面条,沈书意开始忙碌起来,秦炜烜颀长的身影站在厨房门口,看着为自己忙忙碌碌的沈书意,“中午去哪了?遇到记者了没有?”

    打鸡蛋的手一滞,秦大哥或许只是担心自己而已,沈书意一面忙一面回答,“去了风雅阁吃饭,周子安和他的一个表弟周淮找了我,是沈素卿告诉你我出门的?”

    “没有,网上又有人闹腾起来了,我回来问问你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明显是有人在幕后下黑手。”秦炜烜看了一眼沈书意那忙碌的纤瘦背影,小意太精明了,如果自己说了是素卿说的,她肯定又要和素卿闹,其实素卿只是关心小意而已。

    不过周家?难道能去风雅阁用餐,这一次N市想要打造一个古玩一条街的计划,秦氏集团想要拿下工程建设这一块,只是全球经济危机之下,房价也被打压的厉害,所以很多房产公司都不景气,都瞄准了这一次古玩街的工程建设。

    而秦氏集团毕竟在N市不过二十年,和那些黑道政界关系都密切的房产公司竞争太薄弱,秦[email protected]本都准备放弃了,如今这心思又死灰复燃了。

    “是周子安要针对谭宸?所以拉你下水。”秦炜烜毕竟精明,沈书意就说了这么一句,他立刻就将事情给想了个通透。

    原本也是,谭宸只是军区一个小连长,沈家虽然有些家产,但是毕竟韬光养晦了不少年,能利用媒体将看守所犯人出逃的事情给曝光出来,这就需要相当的权力,如果是周家一切都说得通了,负责公安这一块的毛市长这一次要跌个大跟头了,周栋市长很有可能成为这一次的N市的市委书记。

    又说了七八分钟,沈书意将面条端上了白色的橡木桌子,“快吃吧,反正我已经拒绝周子安了。”

    “你啊,这性子还真是拗,你就不担心周子安一个生气会打压沈家。”了解事情的前前后后,看着沈书意那桀骜不羁的模样,秦炜烜无奈的叹息一声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小意这性子太执拗,什么人都敢得罪,不过这倒是好借口让自己和周子安见上一面。

    至于陷害谭宸的事情,也不需要小意出面的,到时候沈家召开一个记者发布会完全就行了,不过小意如果知道了只怕又要大闹一场。

    一面吃着面条,秦炜烜一面算计着,如果只是为了报复谭宸而让小意这么生气,秦炜烜感觉不太值得,可是如果可以和周子安搭上关系,说不定能拿到古玩街的建设权,这就非同一般了。

    秦炜烜虽然也活动在政界和商界,甚至和N市的黑帮都有些联系,但是他毕竟比周子安这些N市的太子dang们大了不少,也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所以只能算是点头之交,并没有什么交情,这可是难得的一次机会。

    不过让沈伯父出面开记者发布会,秦[email protected]光复杂的沉了沉,这件事必须得计划好,否则就会落得人财两失的境地。

    沈书意收拾着灶台,看了一眼低头吃面的秦炜烜,心里头隐隐的有些不安,了解一个人,喜欢一个人,就会注意到他的情绪变化,眼神变化,即使是细微的,甚至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一些小动作小习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