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婚宠军妻 > 017章 初次见面
    谭宸也是接到小区保安的电话才知道竟然有记者过来了,他住的地方保密性非常强,除了一群发小死党外,根本没有其他人知道,只有刚刚沈书意接电话的时候将地址给报出去了,这么快记者就过来了,那么是电话里的那个男人将地址泄露给媒体的?

    看着被两个保安护在身后根本无法脱身的沈书意,纤瘦的身影在人群里被挤的那么狼狈,谭宸也不知道为什么表情一冷,刚好支援的四个保安也过来了,所以谭宸直接推开记者挤到了人群里,长臂一伸直接将沈书意给扯到了自己身边护了过来。

    我的鼻子!如同撞到了铁板上,鼻头酸痛的厉害,生理泪水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滚落下来,沈书意抬起头哀怨的瞅着救自己的谭宸,原本自己鼻头就不挺拔了,这么一撞估计直接塌了。

    六个保安组成了人墙,谭宸直接搂着沈书意退到了小区里,一保安亭里的保安眼明手快的将电动门给关上了,这才制止住了疯狂的记者。

    “来接你的人是谁?”沉声开口,原本冷酷的声音里莫名的夹杂着一股怒气,尤其是看着沈书意红着眼擦着泪水的样子,她该是肆意而张扬竖着一身刺,即使爆粗口也好过现在这样流泪无助的模样。

    谭宸流过血流过汗,却没有流过泪,所以看到沈书意红着眼眶,鼻头红红的,被围堵的记者给挤的发丝凌乱,心里头莫名的有些烦躁,不就是打电话的那个男人将地址泄露给媒体了,有什么可伤心的!

    “男朋友。”撞的还真痛,声音嗡嗡的,沈书意低下头揉着鼻子,实现上挑瞅着眼前结实的胸膛,明明不是一身魁梧肌肉的大汉,可是为什么胸膛硬的跟石板一样!

    那为什么会通知记者来这里?谭宸看着怀抱里低着头闷闷的沈书意,没有了她那张牙舞爪的样子,可怜巴巴的,谭宸眼神一寒,冷着表情掷地有声的丢出两个字,“分手。”

    “啊?”正揉鼻子的沈书意错愕的一愣,猛地抬起头,咚的一声响,头顶心直接撞到了谭宸的下巴,只感觉脑袋被撞的嗡了一下,沈书意原本就哀怨的小脸这会直接皱成了包子,比起鼻子这一撞才真的痛,难道自己和这个冰山男人犯冲!

    “记者!”谭宸下巴也被撞的痛了一下,不过他并没有多在意,想要伸过手给沈书意揉一下头顶,可是刚伸出过去的手却又僵硬的收了回来,只余下冷沉的目光看着沈书意,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的,这样的男人根本没有当男朋友的资格。

    “不是他。”沈书意揉着被撞痛的头顶抬起头,笑着感激的看了一眼冷意四射的谭宸,虽然这话他说的太唐突,但是沈书意明白谭宸根本不懂什么人情往来,因为误会秦大哥了才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来自己看人的眼光果真不错,谭宸看着冷,但是绝对是一个好人。

    沈书意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张扬恣意,阴蒙蒙的晨光里她的笑如同阳光一样,整个人身上都洋溢出一种热烈而明亮的感觉,可是谭宸却皱着眉头,他不喜欢沈书意这样,她盲目信任的这个男人并不值得她信任,果真脑子不好使,太笨了,被人卖了估计还给别人数钱。

    “小意!”秦炜烜浑厚的嗓音带着几分怒气响了起来,他大步的走了过来,冷冷的目光阴沉的看了一眼谭宸,随后直接将沈书意给拉到了自己身边,霸道的宣誓着主权。

    纵然有再多的怒火,可是在外人面前秦炜烜还是维持着自己理智沉稳的一面,一身灰色的笔挺西装,峻朗的脸庞上目光如炬,阴沉的看了谭宸一眼,冷声开口,“多谢谭连长对小意的照顾,改日一定登门拜访。”

    “你来了。”沈书意扬起笑,只是那目光里却没有往日的喜悦和柔软,很多事,沈书意并不是不清楚不明白,只是不想剥开血粼粼的事实而已,徒增伤感,如同今天这记者是怎么过来的。

    “嗯,我们回家吧,伯父伯母和素卿都在担心你。”秦炜烜沉声的开口,大手揉了揉沈书意的头顶,顺便将她有些凌乱的发丝给理顺,完美的压制住阴霾不悦的情绪。

    谭宸面无表情的看着动作带着几分刻意的秦炜烜,早上的新闻谭宸也看到了,自己女朋友发生这样的事情,他竟然还能穿的如此整齐笔挺,领带都系的如此完美,钻石袖口也没有落下,这个男人根本不值得托付终身,可是看着沈书意竟然呆笨的没有发现这些细节,反而乖巧任由秦炜烜揽着她的肩膀,谭宸直接冷漠的转身就离开,没有见过这么笨的!

    小区这边还有侧门,保安带着秦炜烜和沈书意从侧门上车离开了揽月苑,汽车里,副驾驶位置上,沈书意看了一眼冷怒着一张脸开车的秦炜烜,这个时候他完全没有了刚刚在外人面前的压制,情绪很差,皱着眉头,寒着一张脸,阴霾的表情让沈书意笑了起来,至少在自己面前秦大哥是真实的。

    嘎吱一声,秦炜烜将汽车停了下来,愤怒的目光看着完全不知道反省的沈书意,终于压制不住怒火咆哮起来,“小意,你真的是太任性太胡闹了!你让素卿的脸差一点毁容你不知道吗?”

    不是安慰,不是询问,而是怒火冲冲的斥责,沈书意低着头,放在腿上的手猛然的攥紧了几分,压抑下那骨子里透露出来的钝痛,然后扬起头看向朝自己咆哮的秦炜烜冷笑着,一字一字的道:“原来秦大哥大清早过来接我就是为了兴师问罪的?”

    “小意!有时候我都恨不能将你打一顿!”秦炜烜一愣,忽然明白过来自己这个时候说这话太不合适,看着沈书意倔强冷笑的模样,心头一悸,秦炜烜伸过手将固执的人给搂到了怀抱里,大手抚着她清瘦的后背,“如果不是你和素卿过不去,会在大半夜跑出去吗?会遇到歹徒吗?小意,为什么你不成熟一点理智一点,不要让我担心!你知道看到新闻的时候我差一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想要冲到公安局将那混蛋给千刀万剐了。”

    ------题外话------

    下午六点二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