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婚宠军妻 > 011章 虚伪女人
    “不行,天依服饰是留给你的,怎么可以让小意进去胡闹!”沈父严厉的拒绝着,看着为难的沈素卿,沈父表情柔软而慈爱,这个孩子就是太善良了。

    身为长女,天依服饰就该是她的,更何况素卿身体不好,所以沈父早早的就决定了将天依服饰留给沈素卿,这样沈家的家业会一直延续下去,真的交给小意,说不定三五年里就给败的破产。

    对于沈父和沈书意之间的争执,沈母一直都是不参与的,她都是端直着身体坐在一旁,优雅如同西方油画的里贵妇,只是在听到天依服饰的时候,妆容得体的脸上表情闪烁了一下,目光有些锐利的看了一眼沈书意。

    没有想到她当年去念金融竟然是为了天依服饰,这个孩子心思还真是深沉,想到此,沈母对沈书意就更加防备了,不过沈父的话倒是让沈母放下心来。

    什么叫做天依服饰是沈素卿的!沈书意嘲讽的笑了起来,忽略着心里头被针给扎了一般尖锐的疼痛,攥紧成拳头的手收紧着,指甲狠狠的摁进了掌心里。

    沈书意扬起笑,看着一旁得意洋洋的沈素卿,幸好这些年她的自制力越来越好,否则沈书意这会绝对会是一巴掌扇了过去,她都不懂了,沈素卿真的是她的姐姐而不是什么生死仇人吗?

    “凭什么?我难道不是沈家的人,凭什么天依服饰就要留给沈素卿!”沈书意倨傲的挑着眉梢冷笑着,目光锐利如同刀子一般看向沈父,透露着一贯的强势,“难道我不是沈家人吗?”

    “沈家供你吃供你喝,供你将大学读完了,沈书意,我们已经尽到了父母的责任,天底下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你想要天依服饰,你可以凭着你的能力去打拼,不要整天想这些歪心思,想要霸占你姐姐的东西!”沈父也火大的咆哮着,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成功的父亲,礼义廉耻,温良恭谦,他从小就这样教育两个女儿。

    可是呢?素卿倒是温柔贤淑,才华横溢,偏偏身体不好,可是小意却自私自利,刻薄阴毒,没有一点姐妹情谊,从小大大就欺负素卿,好几次差一点害的素卿有生命危险,沈父对沈书意是真的失望到绝望了,可是血脉相连,这毕竟是自己的女儿。

    “我霸占沈素卿的东西?爸,你摸着良心说话,我霸占她什么了?好,你有两个女儿,天依服饰,我和沈素卿一人一半!”沈书意直接被沈父的话给气的笑了起来。

    看着愤怒将自己当成仇人的父亲,看着冷漠如同贵妇的母亲,再看着眉宇之间满是阴毒的姐姐沈素卿,沈书意嗤笑的冷哼着,要不是当年的她亲自拿了沈父的血液和自己的做了比对,她都怀疑自己不是沈家的女儿!

    看着沈书意固执的和沈父炒成了一团,沈素卿几乎想要大声笑,她想要走到沈书意面前,拍着她的脸,骄傲的嘲笑这个失败者,“上一世,你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吗?怎么就沦落成了可怜虫?”

    这一世,自己就算身体不好,就算有一天会死,自己也会拖着沈书意一起去死,在自己死之前,沈素卿要狠狠的报复,她要折磨死沈书意,要让沈书意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要让她众叛亲离,跪在地上哀求自己放过她!

    “爸,你不要气了。”沈素卿生生的将那股畅快给压了下来,装作左右为难的样子,站起身来向着气的浑身发抖的沈书意走了过去,拍着她的肩膀,如同一个性子温柔的姐姐,“妹妹,都是我不好,当年你大学填报志愿的时候,我知道你根本不喜欢金融,当初喜欢的是计算机,可是为了天依服饰却上了金融系,你放心,天依服饰我不要,我这个身体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去了,妹妹,天依服饰你好好守着,以后爸爸和妈妈就要靠你照顾了。”

    “爸,你也不要为难妹妹了,她为了天依服饰已经放弃了自己最喜欢的专业和兴趣。”沈素卿回过头来对着愤怒的沈父摇摇头,示意他不要为难沈书意了。

    “沈书意,你当年就存了这样的心思?”沈父不敢相信的看着沈书意,沈父喜欢舞文弄墨,沈素卿身体不好,说是上大学,其实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渡过的,沈父总认为女孩子虽然不至于像古代女子那样相夫教子,但是女孩子终究不适合去外面抛头露面的,所以沈父更喜欢沈书意去学教育学,或者医学。

    可是却没有想到沈书意固执的要选择N大的金融系,当时沈家也不亚于是一场大战,最后沈父还是妥协了,可是他是真的没有想到沈书意选择金融学竟然是为了日后霸占天依服饰,当年她才多大?高中毕业的孩子,才十六七岁,可是竟然就有这样歹毒的心思了!

    以前对沈书意只是大失所望,可是如今沈父只感觉沈书意根本不是自己的女儿!颤巍巍的指着一旁倔强的沈书意,沈父沙哑着声音,一字一字的狠狠开口,“你不要想了!天依服饰我绝对不会让你染指的!沈书意,你怎么这么恶毒!你的心是不是黑的,你姐姐身体不好,你竟然还心肠歹毒的想要算计她,沈书意你真是狼心狗肺!”

    以前沈父虽然再责骂沈书意,可是却不到今天这样的地步,沈书意脚步踉跄着,即使她的心已经被沈家给伤到结了厚厚的疤,可是此刻依旧钝钝的痛着,让沈书意有时候都痛恨自己为什么就不能狠下心来彻底离开沈家,她到底在眷恋什么。

    “妹妹,你别难受,爸爸是谁说气话而已。”沈素卿假惺惺的伸过手想要安抚沈书意,她已经料准了以沈书意对自己的痛恨和厌恶,绝对会推开自己,而且这会沈书意情绪失控了。

    “滚开!不要碰我!”沈书意不傻,即使她情绪再失控也知道这是沈素卿故意的,可是沈书意一狠心,看着奸计要得逞的沈素卿,冷酷一笑,用力的将她狠狠地推开,既然她要做戏,那么自己就让配合她做戏!不是装柔弱吗?我就让你装个够!

    “啊!”被沈书意那冰冷的眼神给吓到了,沈素卿啊了一声,整个人被她用力的一个推开,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头重重的撞到了木头茶几上,茶壶和茶杯被沈素卿的胳膊给扫到了地上,哗啦哗啦破碎了一地。

    沈书意如同愤怒的小狮子直接冲了过来,一把将沈素卿给大力的拽到了地上,冰冷的瓷片直接从她的脸颊上滑过,鲜血流淌出来,总是装模作样的沈素卿第一次真的惊恐起来了,脸上一痛,手一摸,指尖都是殷红的鲜血,沈素卿苍白了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