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纨绔世子妃 > 第一卷 笑繁华 第四十四章
    云浅月的手刚刚挑开帘子一条缝隙,还没看清楚外面情景,突然就被容景伸过来的手拦住,她疑惑地转头看向他。

    “你不是很困吗?既然如此就在车中睡吧!”容景道。

    “我如今不困了。再说车里睡哪里有房间里睡得舒服。”云浅月挥开容景的手就要下车。

    容景看着云浅月似乎在犹豫,并没有撤回拦阻的手。

    “喂,你拦着我干嘛啊?”云浅月推不开他手,挑眉看着他。

    “你的头发乱了,我帮你弄一下吧!”容景道。

    “是吗?不至于吧?我已经很小心不弄乱它了。”云浅月伸手去摸头发,皱眉道。

    容景先她手一步到了她头顶,指尖轻轻一挑,一头好好的孔雀同心髻被打散,朱钗,玉步摇,珠花齐齐掉下,她一头柔顺的青丝披散开来。

    “喂!”云浅月惊呼一声,已经未时已晚,她顿时瞪着容景,“明明没乱!”

    “乱了!”容景不看她道。

    “你……”云浅月挖了他一眼,恼道:“如今这才叫乱了!”

    “我给你重新扎上!”容景不知打哪里变出一把梳子,开始伸手捋云浅月头发。

    “不用你!”云浅月打开他手,张口冲外面喊,“彩……”

    “外面如今人定然太多,你若是喊一声都会看过来,难道你想要别人都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吗?”容景扬眉,摆弄着手中的梳子,“披头散发,衣冠不整。如果你想,我不反对!”

    云浅月一噎,那个“莲”字顿时吞回了口中,她脸色极其难看地看着容景,披头散发是真的,但她何时衣冠不整了?心中恼恨自己刚刚没他手快,没好气地道:“你会梳头?”

    “自然会!”容景道。

    “那……你梳吧!”云浅月任命地闭上眼睛,谁叫她不会梳古代这头发,只能让他梳了,反正她也不喜欢那个发髻,如今散了也好。但还是不放心地嘱咐道:“你轻点儿啊,别拽疼我头皮。”

    “好!”容景重新抓住头发,果然梳子很轻地滑过云浅月一头青丝。

    云浅月对男人会梳头向来不抱什么希望。无聊地将那些掉在车厢的玉步摇和珠花拿在手中把玩。看来这个时代的制作工艺还是特别落后的,这么上等的玉石,却是打磨抛光的技术极差,而且样式也太过简单,细微处雕刻清理的也不彻底。而且这些日子她也看了她的那些首饰,除了金银只有玉,也没有什么宝石之类的。若是她去开采些宝石做成首饰来卖的话,估计一准发家。

    这样一想,云浅月顿时来了精神,偏头问容景,“你家有多少钱?”

    “怎么?你真想数我家的钱?”容景挑眉,斜睨了她一眼,手下动作却不停。

    “问问。”云浅月道。

    “大约五十万两黄金。”容景道。

    五十万两黄金啊!一两黄金相当于现代四千人民币,那五十万两黄金也就相当于现代的二十亿了。这个世界一文钱买一个肉包子,物价比高,那个世界一块钱一个肉包子,也就是相当于目前那个世界的二百亿了,二百亿人民币的确也还算有钱人吧!但也不算太有钱,毕竟他们家是王爷嘛!若是按照他家实力庞大估计可以随意开采金山金矿。她又问:“你家是不是开采金矿?”

    “你以为金矿谁都能开采?而且那么容易开采?”容景淡淡道:“这天圣皇朝的金矿也多不过两座而已。有皇室驻扎大量兵力把守,不是谁想开采就开采的来的。”

    “哦,那你家那么多钱哪里来的?”云浅月又问。

    “几代世袭存下来的家底被我扩充而已。”容景道。

    云浅月闻言叱了一声,“原来那是你家祖宗的钱,也不是你的钱啊。居然还花得心安理得,看你奢侈的,居然坐沉香木打造的车。”

    “荣王府祖宗将军出身,只会打仗,不会持家敛财。自从我接手荣王府掌家的钥匙才存储了这些积蓄,而且如今荣王府所有家业都在我手中把持着,除了那王爷之位我还未继承外,钱都归我管,你说那些是不是我的钱?”容景反问。

    “呃……那倒是了。”云浅月哑口,感兴趣地问道:“那你都做什么?居然赚了这么多钱?”

    “你问的似乎是我的私事。”容景提醒云浅月。

    云浅月撇撇嘴,这就是有钱人,果然有赚钱的招都藏着掖着,怪不得容景这么黑心呢!估计都是敛财锻炼的。她闭上嘴,想想又不甘,问道:“谁想知道你的私事了,我只是想知道这整个天圣,或者说这一片大陆,谁最有钱!”

    “我!”容景毫不犹豫地道。

    “五十万两黄金也叫最有钱?第一首富?”云浅月睁大眼睛看着容景,见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这也叫有钱?世界上首富排行榜第一的那是六百多亿美元,而且随便拿出一个在排行榜上的也是几百亿,她顿时不屑,“这片大陆还真是穷啊!”

    “云王府连十万两黄金都不称。”容景再次提醒她。

    靠,原来她家比他家还差远了。云浅月有些不服气,“我将来肯定比你更有钱。”

    “嗯,希望!”容景道。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什么叫希望?她肯定会有钱的,只要她随便勘测一座宝石矿藏利用起来,那岂不是就有钱了?不过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宝石。想到这不由皱眉,随即一想她上一世累死累活,这一世还想给自己找麻烦,简直是吃饱了撑的。若是去开采矿,那就要劳心劳力,哪里有日日清闲舒服?这样一想兴趣立即没了,催促道:“你好了没有?”

    “快了!”容景按住最后一缕青丝绾好,将云浅月手中的玉簪拿过插在她发间。

    “主子,太子殿下如今已经下车,走过来了!”这时弦歌在外提醒。听着车厢里面的对话他冷峻的脸不时抽搐,他就不明白了,这浅月小姐哪里值得世子亲自动手为她绾发?这些年除了他外,世子从不让人近身三步之内,老王爷也不行,更别说女人了。尤其还是这么一个说话做事没有一点儿女人样子的女人。实在令人费解。

    “嗯!”容景应了一声,依然不慌不忙。

    云浅月皱了皱眉,这个死男人真是让她厌恶,偏偏还总出现在她面前。

    “景世子为何不下车?月妹妹可是醒了?”夜天倾走过来,伸手去掀帘子。

    弦歌瞬间出手拦住夜天倾,冷峻的脸面无表情,“太子殿下请稍后,主子刚刚也睡熟了,属下刚刚喊醒他。如今正在整理衣冠。”

    “哦?”夜天倾挑眉,凤目深邃,显然不信,不撤回手道:“世子居然也睡熟了?不可能吧?山路如此颠簸,世子焉能睡得着?”

    “太子殿下知道我家世子身体一直不好吗?自然受不得山路颠簸,小睡片刻也是正常。”弦歌寸步不让。浅月小姐虽然未和太子殿下有任何婚约,但是云王府和皇室可是有婚约的,而浅月小姐是云王府唯一的嫡女,自出生起就背负着入宫的责任,皇上没表态之前,她自然是第一人选。如何能被太子殿下看到世子给浅月小姐绾发?

    “本太子是男子,世子又不是女人,衣冠不整又如何?难道还怕我看了去?”夜天倾掀不动帘子,暗暗运功,帘子却依然纹丝不动,他脸色微沉,虽然早就知道容景身边这个侍卫武功高强,却没想到如此之高。

    “我家世子虽然不怕,但是浅月小姐可是女子。”弦歌提醒夜天倾。

    “月妹妹将来可是要入本殿下太子府的,如何怕本殿下看了去?难道在你家世子面前她也衣衫不整不成?你且闪开!”夜天倾眸光盯着紧闭的帘幕,他到要看看云浅月和容景在做什么?孤男寡女,共处一车。难道她就不顾及自己的名声吗?连清婉如此喜欢云暮寒还分车而坐的,就算她不顾及,容景连这个也不知道?云老王爷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做什么!难道忘了她将来是要入宫的吗?他心下恼怒。

    弦歌抿唇不语,但手却依然不让夜天倾掀开帘子。

    夜天倾看向弦歌,“你虽然是景世子的贴身侍卫,但也没权利阻拦本殿下!”

    “弦歌退下!”车内容景忽然出声,声音温润。

    弦歌听到容景吩咐,缓缓撤了手,站在一旁。

    夜天倾手猛地去掀车帘。不妨从里面突然亮出一只手先他一步挑开了车帘,云浅月露出一张绝美的脸庞,依然云鬓高绾,但这云鬓比早上彩莲给梳的孔雀同心髻可是差了很多,让她整个人虽然依然美丽不可方物,但还是减了几分触动人心弦的明艳。

    夜天倾似乎被这突然触目出现的容颜晃了心神,怔怔地看着云浅月。

    女子眉目灼灼,容颜清丽脱俗,一身紫衣绫罗让她看起来高雅尊贵,但偏偏她身姿柔弱,脖颈纤细,手腕如雪,整个人说不出的温婉如水。如大海浪潮,一波波地冲击他的心脏,使得他刹那似乎不会呼吸了。

    云浅月则是面无表情地看了夜天倾一眼,冷冷道:“太子殿下似乎说错了,云王府女子入的是皇宫,可不是你的太子府。若我没记错,你如今还不是皇上吧?”

    夜天倾闻言顿时惊醒,骤然停住了手,看着云浅月,眼神陌生,似乎从来不曾认识她一般。但当他意识到她说的话是什么,面色一僵。

    “再说云王府可不止我一个女儿,我曾立誓不入宫自然就是不入宫的。”云浅月看着他僵硬的面色,继续道:“另外我再提醒太子殿下一句,我的哥哥只有云暮寒一人。我可不记得我何时是太子殿下妹妹了,你我不过是路人而已,何况我可要不起你这样身份高贵的哥哥。太子殿下要慎言才是。”

    话落,她打开夜天倾僵在车前的手,纵身一跳,轻飘飘下了马车。

    刚一下马车这才注意眼前不远处有好几个熟悉的面孔,清婉公主、容铃兰,冷疏离,玉凝,还有几位那日她在观景园见过的小姐都站在一起,一个个衣着光鲜,绫罗绸缎,珠翠灿华一片,尤其金晃晃的首饰相当刺目。她哼了一声,庸俗!视线转向别处,正看到云暮寒从车中出来向她这边看来。

    云浅月瞪了云暮寒一眼,他别想一件衣服就算了,被关了这半个月的仇大了。移开视线去寻找彩莲的身影,只见彩莲、听雨、听雪的马车被挤在了最后方,那三个丫头似乎想过来,但被前面的公主小姐挡住了过不来,也不敢强行挤过来,只是一个个神色无奈地看着她。

    彩莲目光定在云浅月头上,看到她换下了发髻,不满地嘟起嘴,样子有些可爱。

    “容景,我住哪里?”云浅月回头问容景。什么聆听佛音和沐浴佛光,她没兴趣。睡觉比较打紧,如果睡得精神了她可以参观参观这千年古寺,只要不见那个神棍就成。

    她喊容景喊的自然而然,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妥。却不知包括夜天倾在内几乎所有人都变了脸色。尤其是丞相府的玉凝小姐,手里的帕子不由一紧。

    “你和我住在后山的静心斋,主持慈云大师早就给安排好了。”容景微微一探身,缓步下了马车,看了云浅月一眼,神色一如既往温润雅致,似乎也没觉得她喊他名字有何不妥,对一旁的弦歌吩咐道:“你带着她过去安顿好再来找我。我先去灵隐大师处。”

    “什么?我和你住一起?不要!”云浅月立即反对。

    “景世子,月妹妹毕竟是未嫁女子,和你住在一起怕是不妥吧?怎么说也是要顾忌名声的。”夜天倾沉着脸道。容景吗?她到叫的顺口。多少年没有人敢叫他容景了?连父皇都叫一声景世子。

    云浅月虽然讨厌这个人还喊她月妹妹,但他说的话她倒是没反对。原因不是顾忌什么狗屁名声,而是她实在不想和这个人黑心的人住一起。

    “如今这香泉山入山人流混杂,三教九流之人怕是混进来也有许多。即便灵台寺已经清查人数,也难免有一两条别有用心的漏网之鱼。既然云爷爷将浅月交给我带着,她的安全我自然责无旁贷。景是守礼之人,浅月也是云王府嫡女出身,太子殿下难道怀疑我们会有什么?”容景看向夜天倾,淡淡挑眉。

    “景世子品行如何本殿下自然不会怀疑,月妹妹自然也品行端淑,不会做出有损声名之事,只是毕竟一个院子,还是多有不便的。”夜天倾道。

    “太子殿下大可放心,静心斋虽然是一处院子,在内部实则是二进院子。景的院子和浅月的院子相邻而已,还是不妨碍的。”容景话落,不再看夜天倾,对云浅月道:“静心斋是整个灵台寺最清净之所,正好适合你休息睡觉。”

    “那行!就那了。”云浅月立即同意,她想着和容景一个院子,杂七杂八的人估计不会容易进去,可不是清净吗?她懒得再磨叽,对弦歌道:“带路!”

    “是!”弦歌对云浅月一礼,当先带路。比对夜天倾居然还恭敬几分。

    云浅月再不理会别人,懒洋洋地跟在弦歌身后,还不忘对她的三个婢女一挥手,“彩莲,听雨、听雪,你们还傻站在那做什么?还不快跟上!”

    “是,小姐!”三人立即应声,从容铃兰和冷疏离中间挤了出来。

    那二人被挤开,顿时恼怒地瞪着三人,刚要怒斥,只听容景再次开口,“这里地势偏高,后山虽然清静却是寒气稍重,你睡觉之时记得盖上被子。”

    “知道了!”云浅月不耐烦地摆摆手。真婆妈!

    其他人此时已经不能用惊异来形容,容铃兰更是睁大眼睛看着容景,这是她哥哥?这是她那个从来对别人冷淡无视甚至不假以辞色的哥哥?连她爷爷都难以亲近他,如今他凭什么对云浅月关爱有加?

    冷疏离也是惊异,但她更是在意夜天倾的态度,此时见夜天倾额头隐隐青筋爆出,薄唇紧抿,一脸阴沉,她更是确定了心中的猜测。太子殿下还是在意云浅月的,而且看起来比她想象的还要在意。云浅月凭什么?

    玉凝忽然闭上眼睛,粉红的唇瓣有些发白,紧紧抿成一线。景世子若真是因为荣老王爷的托付的话,也不必关心云浅月到这等地步,连她受寒都怕吧!见夜天倾不言语,云浅月要走远,她忽然鼓起勇气柔婉地开口道:“景世子真是关心月姐姐,比云世子看起来还要关心呢!”

    众人闻言这才想起云浅月的哥哥云暮寒也是在的!看看容景,又看看云暮寒。

    云暮寒好似没听见提他,眼皮都不眨一下,面部更是没什么表情。

    云浅月虽然走远,但也是听得清清楚楚,闻言回头看了玉凝一眼,目光从她紧抿的小嘴上落到她因为紧张而紧攥的帕子上,最后又落在她一眨不眨定在容景脸上的视线上,忽然明白了什么,笑了。

    她的笑声轻且无声,别人未曾听闻,容景却回头看了她一眼,云暮寒也向她看来。

    云浅月对上两张容颜,想着她早先在车中还想着容景和云暮寒似乎很像,因为一样腹黑成性,喜欢威胁人,但如今看起来还是不同的,不但表象不同,本质更是不同。似乎这一刻她顺利地从那两个人表皮突破进去剖析了他们的内心。

    云暮寒是那种从骨子里透出的冷傲淡漠,由内到外,拒人于千里之外,不但不令人亲近,花草树木离他近了怕是都会担心冻死;而容景则是天生尊贵,他不冷傲,他的是自傲,且有自傲的资本,但他外表丝毫表现不出来,他雅致,温润,看着亲和,但实则是他站在了云端之上,受众人推崇,却也冷漠地俯视着别人。

    想到此,云浅月大大地翻了个白眼,收回视线,转身继续向前走去。在她看来这两个人根本就是两株烂桃花而已,看看将玉凝和清婉公主迷惑的怕是要神魂颠倒了。

    “云爷爷既然将她交与我,我自然要保她无恙,若是染了风寒自然也是我的责任。云世子负责的是清婉公主安稳,自然抽不出时间理会她,所以,我如此嘱托关心也并不框外。”容景从云浅月身上收回视线,看向玉凝,目光淡淡,声音亦是淡淡,“秦小姐,景这样回答你可满意?”

    玉凝脸一白,连忙微微一礼,强自柔婉笑了笑,柔声道:“景世子所言极是,玉凝并没有其他意思,只是羡慕月姐姐不仅有个好哥哥,而且也能得世子照拂。”

    容景不再看她,目光落在云暮寒脸上,“云世子照拂公主是艳福,我不过是被云爷爷强加了个累赘而已,她实在是太过麻烦,这一路惹得我头疼不已。云世子有这样的妹妹,怕是会日日头疼。”

    你个死容景!看我以后日日累赘麻烦你,最好是麻烦死你!云浅月虽然走远,按理说再听不到那边声音,但不知为何那边的声音还是清晰地灌入了她耳中,她有些疑惑,随即恍然大悟,她有武功啊!顿时为这一发现高兴起来。想着不知道能听多远。

    “原来是这样!”玉凝忽然捂着帕子轻笑了起来。整个人一改刚刚紧张沉重,如今说不出的灵动绝美。

    夜天倾看了玉凝一眼,顺着她目光看向容景,只见容景根本并未看玉凝,而是正伸手揉着额头,神态似十分苦恼。

    “要不咱俩换换?我不怕麻烦!”云暮寒声音刻板,但对着容景却不见冷淡。

    清婉公主小脸顿时一白。

    “景可享受不了云世子这等福气,只是麻烦几日而已,还能受得住。再说”受人所托忠人之事。“,怎么可以答应了云爷爷却做不到呢!”容景松开手,浅浅一笑。

    云暮寒不再开口。

    “阿弥陀佛,老衲听闻太子殿下、景世子、云世子、公主已经莅临荜寺,有失远迎,还望诸位恕罪!”一个年约五十多岁的老和尚急急赶来,一身方丈纱衣,正是灵台寺主持慈云大师。声音洪亮,对着几人一礼。

    “大师客气了!父皇派本殿下来瞻仰灵隐大师风采,沐浴佛光回去,为我天圣子民祈福。多有打扰处,还望大师见谅!”夜天倾恢复太子丰仪,双手背负在身后,话语虽然说得谦逊,但行止神情却显示一国储君高高在上的地位。

    “太子殿下严重了,吾皇圣恩,荜寺福气。”慈云大师微微一礼,转头对容景道:“景世子大病初愈真是可喜可贺!老衲恭喜世子!”

    “多谢大师。苍天怜悯景,让我多活几年而已。”容景声音温浅,没有夜天倾的高高在上,显得平易近人,无端那一浅笑,让人顿时亲近不少。

    “世子大劫过去,如今紫气东来,以后定可安然无恙长命百岁。”慈云大师面色含笑,又打了个佛偈,对容景道:“师叔如今在达摩祖师堂内静候景世子,说景世子若是到了自行过去便可。世子是自己人,老衲就不奉陪了,先引领太子殿下和云世子,公主和各府小姐等人去安顿,随后再去寻世子叙话。”

    “好!大师勿须顾忌我,我自便就可。”容景点头。再不看别人一眼,当真缓步向灵隐大师所在的达摩祖师堂自行走去,连一个引路的小沙弥也无。

    夜天倾眸光微沉,虽然看着是容景受了慢待一般,但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灵隐大师是隐世高人,除了皇上外,寻常人难以得见其一面,更难得其一句话,如今容景单独去他禅房,可想而知对于容景来说,灵隐大师岂止是高看,简直就犹如贵宾。“太子殿下,云世子,公主,各府小姐请!老衲早就着人安排好了院子。这就引领诸位前去。”慈云大师对几人再次一礼。

    “劳烦大师了!”夜天倾颔首。

    慈云大师当前引路向山寺南方的院落走去。

    “大师,我们住得朝南,景世子和月姐姐住所在北,如此是不是照应不到?”玉凝看了一眼北方,只见容景身影已经拐过了一座寺庙向后而去,她微微蹙眉,柔声问道。

    “灵台寺本就不大,后山只有两座院子,再无其它多余地方,一处灵隐师叔住了,一处景世子住了,世子喜静,而又正好和师叔论法。所以,众位恕罪,南山虽然不甚清静,但老衲再不安排其他贵人,若是大家不喧哗,应该也是清静的。”慈云大师看了一眼玉凝,笑着道。

    玉凝点点头,再不多说什么。

    “哥哥也不知道想什么,怎么就答应了云老王爷的托付要照顾云浅月。那个女子坐没坐相,站没站相,据说大字不识一个,学习了半个月才将云王府中的名单认会,真是蠢死了。”容铃兰不满地恨恼道。

    “就是!”冷疏离附和地点头。

    夜天倾看了二人一眼,薄唇微抿,并未说话。

    清婉公主看向云暮寒。

    云暮寒淡而冷的眸光看向容铃兰,“二小姐是在说我教得不好吗?一连半个月都教不会妹妹?不是她蠢,而是我蠢了?”

    容铃兰一惊,这才想起云暮寒在身边,顿时看向他,当触到他淡冷的眸光心头一颤,连忙笑道:“铃兰怎么敢说云世子,只是那云浅月愚蠢……她纨绔不化众所周知,如此耽误世子时间,实在是……”

    在云暮寒冷淡的注视下她再也说不下去。

    “她学习掌家是皇上准了我俩月假期全力施教的,照二小姐这样说来,也是皇上愚蠢,不该给暮寒假期了?既然她是块顽石,就理当一直顽石下去?二小姐是在怀疑圣意不智?”云暮寒挑眉。

    容铃兰面色一白,她不明白往日她说云浅月不好从来不避讳人,云暮寒也是听到过数次都置之不理,像是没听到一般,今日为何偏偏维护云浅月了?她后退了一步,连忙摇头,“我没这样说,只是说她学的有些慢……”

    “没这样说最好,若是这样说传到皇上耳中,恐怕是二小姐是要获罪的。”云暮寒不再看她,冷冷警告道:“他是我妹妹,我不希望再听到有人如此说一句她不是的话。若是再被我听到,不管是谁,休怪我不客气!”

    容铃兰还想解释什么,顿时噤了声。

    冷疏离心下也是一颤,自然闭口不语。

    清婉公主看了二人一眼,脚步不自觉地离二人远了些,她那日皇宫才明白云暮寒其实是维护他妹妹的,就像他所说,他妹妹再不好也是他妹妹,而且是亲妹妹,不准许别人欺负。她快走两步跟上云暮寒,柔声道:“她们不过是羡慕月妹妹被景世子照拂,你就莫要生气了。月妹妹其实是聪颖着呢,只是她的心思从来就不下在识字知理上来而已。琴棋书画,针织女红在她看来还不如习武来得痛快。所以如今慢些也是正常。不过只要下工夫,又有你教导,将来定会是个才女。”

    云暮寒仿佛没听见,一生不吭。

    清婉公主习以为常,也不再开口,默默跟在他身边。

    夜天倾扫了云暮寒和清婉公主一眼,男子冷漠,女子却亦步亦趋,时刻注意男子表情变化,他心思一动,看着二人神情有些微恍惚,眼前映出一个女子曾经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的身影,他是否那时候也如此时的云暮寒一般冷漠?不,云暮寒即便冷漠也不曾厌恶,他那时候眼里心里真真实实显示着烦闷和厌恶,而如今那人看都不看他一眼,即便看到眼神却是如他以前一般对他冷漠和厌恶。他不由闭了闭眼,脸色有些青白。

    “太子殿下,您不舒服吗?”冷疏离时刻注意夜天倾神态,此时立即出声。

    夜天倾定了定神,回头瞥了一眼,只见容铃兰和冷疏离都看着她,眼中含着同样的颜色,除了担忧还有浓浓的爱慕和情意。以前这种眼神是他最为自傲的。觉得这样的大家闺秀才能配得上他,可是如今再看二人为何全然没有了以前的感觉?甚至一想到这二人以前最爱欺负云浅月,他心里还有一丝恼怒和不喜。

    “是不是日头太毒了?”容铃兰也担忧开口。刚刚被云暮寒警告的怕意散去,看着夜天倾。想着只要云浅月不和她争夺太子殿下,她以后就不再理会那蠢女人又如何?

    “我无事!”夜天倾转过头。

    容铃兰和冷疏离对看一眼,再默不作声。太子殿下从来就深不可测,有些事情不是她们该知道的自然就不敢再多问。这也正是她们喜欢夜天倾的地方,觉得这样深不可测,尊贵威仪的太子殿下才能令她们少女之心满足和臣服。

    玉凝走在最后面,不时地回头看向后山。看到前面五人,她心中惨淡一笑,曾经她走在后面嘲笑清婉公主和容铃兰、冷疏离,觉得她们苦苦追逐的男人将他们自尊践踏实在不必。如今却不由得嘲笑自己,她甚至还不及她们,她们可以看得见够得着,而她却连那人的衣角都够不到。以前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她从内心深处就觉得那样的人只配世人仰望于云端高处,可当有一天那人真正从云端高处走下来对人拈花一笑时,那笑容却不是对她,可想而知对她的冲击该有多大。

    玉凝脸色不停变幻,许久,她攥了攥拳,不,绝对不能!她还有机会不是吗?

    一行人再无人言语,只听沙沙的脚步声或轻或浅。

    慈云大师在心里打了声“阿弥陀佛”,都是一群痴男怨女。他深深一叹。

    但说云浅月,她走得远了还能清晰地听见身后说话,十分高兴。认真地听了起来,可是没走几步就听不清了,她不由皱眉,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多不过十几丈的距离,嘟了嘟嘴,但这还是不影响她高兴的心情,她在现代可是没有内功的呢!如今有了内功,自然还是高兴的,偏头看弦歌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她立即问道:“喂,我能听到他们说话呢!你能听到吗?”

    弦歌回头看了云浅月兴奋的脸一眼,点点头,“能!”

    “那你现在也还能吗?你能听多远?”云浅月知道容景这个侍卫似乎武功高深,否则也不能拦住夜天倾掀不开车帘了。

    “现在也是能的。在下大约能听清楚两里之内的动静。”弦歌道。

    “两里地?”云浅月睁大眼睛。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垮下脸,她能听到的就是这么几步,看来有内功也不高深了。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

    “属下这只是小事儿。若是世子大约可以听清这整个灵台寺的动静。”弦歌道。

    “什么?”云浅月一个趔趄。容景这么牛叉!她睁大眼睛看着弦歌。

    弦歌心下想着是该让浅月小姐了解一下他家世子的本事了。否则她总是在世子面前太过嚣张。只不过是世子不和她一般见识而已。尤其是她居然这一路还骂了世子不少话,连他这个侍卫都看不下去了,也难得世子不气不恼,还任由她。遂肯定地点点头,“以世子的功力,也许还不止!”

    靠!云浅月打量了一眼灵台寺,怎么也有方圆五里。容景能这么牛?打死她也是不信的。若是这么牛岂不是成半仙了?她撇撇嘴,“你就吹吧!”

    弦歌等着看云浅月冒出对他家世子崇拜的星星眼,可是不成想等了半响得来的是这么一句,他脸一黑,郑重地道:“属下从不吹牛!世子的确有这个本事。”

    “嗯,你干脆说你家世子成仙了,很快就能荣登极乐世界算了。牛在天上,看到没有?都是你在下面吹的。”云浅月佯装抬手指了指天空。

    弦歌不由得跟着云浅月看向天上,天空碧空如洗,哪里有什么牛。他收回视线,看到云浅月一脸欠扁的笑,顿时停住脚步,气怒道:“浅月小姐,你不相信可以,但不可以侮辱我家世子。”

    “谁侮辱他了?哪儿敢啊!他可是容景,我说一句他不好,别人的吐沫星子估计就能将我淹死。”云浅月看着这个冷峻的侍卫一脸气怒,心情大好,摆摆手,“那就算你家世子这么牛好了。”

    什么叫就算?他家世子的本事自然是大的!否则如何历经十年长盛不衰,将历年的文武状元都比了下去?他瞪着云浅月,给她纠正,“不是就算,是本来就是!”

    “好,本来就是!”云浅月很识时务地点头,看着弦歌的脸色她要是不顺着他的话说他估计能拔剑杀了她。看弦歌脸色稍好,她立即转移话题,“喂,既然……”

    “浅月小姐,我不叫喂,我叫弦歌!”弦歌提醒云浅月。

    “好,弦歌啊!我问你,既然你家世子这么牛叉,能听到方圆几里的动静,那岂不是他日日夜夜不用干别的了?专门听别人的动静说话算了。”云浅月从善如流地改口,忍不住心里替容景悲哀,本事大了也没啥好处嘛!要是她估计能疯了,日日被耳边的声音烦死,也不用每夜想睡好觉了。

    “浅月小姐,习武之人要懂得收放内力自如。到我家世子的境界只要不自己外放内力和故意去探知周围动静的话,与普通人无异。而且去探知周围动静是一件很损耗内力的事情。要知道内力是习武者的灵魂,耗损一成内力怕是要一个月才能补回。所以,我家世子定是不会去做的,这种事情一般也无人去做。”弦歌看向云浅月,想着都说云老王爷亲传了浅月小姐一身武艺,可是如今看来这浅月小姐就是个半吊子,不识字就算了,居然连习武都是一知半解,实在令人堪忧。

    “哦,原来如此!”云浅月点点头,一副受教的样子。

    “据说浅月小姐也是自小习武,按理说不会如此不能收放内力才是。可是属下观察你体内似乎有真气乱串之象。”弦歌看着云浅月,眸光疑惑。

    “我哪里知道。”云浅月耸耸肩。若她是真的云浅月估计还知道怎么回事儿,可是偏偏她不是啊!而且连丝毫这个身体的记忆都没有。只觉有东西在他小腹下时而汹涌如海,时而了无踪迹,时而暖时而冷的,幸好不影响她生活,她也搞不懂,也就只能任由它去了。估计这就是弦歌所说的真气。

    “属下也看不出,估计我家世子能知道的。浅月小姐可以像我家世子讨教一二。”弦歌收回视线,继续向前引路。

    “嗯!”云浅月应付似地应了一声。像容景讨教她才不会!反正时间长着呢,这东西在它体内活动它的,只要不妨碍她就行,以前没有武功不也一样能攀高爬低,如今她才懒得费心。顺其自然就好。

    弦歌再不开口,想着这浅月小姐看起来神经大条且愚不可及。但是越是接触越发现她令人看不懂。别人都梦寐以求,循规蹈矩,被尊崇膜拜的东西,在她看来却是一文不值。不知道她心里认为什么才是她最看重的。余光扫见云浅月悠哉悠哉地左看看右望望,他本来不解轻视和刚刚恼怒的情绪等都褪去,对她多了一分探究的尊重。

    “千年古刹,也没啥好看的,不过是老了点儿而已。”云浅月对灵台寺给出评价。

    “这是被尊称为天下第一寺,是当初建朝时候始祖皇帝亲自赐名。寺院九九八十一院落,僧众数千人,当初始祖皇帝在落环山一战中兵力匮乏,后来据说是灵台寺众僧持枪上阵杀敌,才助始祖皇帝拖了困境。”弦歌估计这浅月小姐也是不知道灵台寺来历,所以给她解释道。

    “唔,原来还有这个背景。真是可怜了这一帮子和尚,都出家了还破戒杀人。阿弥陀佛,罪过啊!”云浅月做出个悲悯的表情。

    弦歌顿时无语。

    当时灵台寺此举被天下传诵,毕竟那一战是决定性战役,自此始祖皇帝屯兵筹备万全才彻底反击,前朝一应散乱的藩王一一击败。灵台寺众僧立了大功,被始祖皇帝高高封赏,千古传诵的篇章,可是到了这浅月小姐这里就居然成了可怜了……

    “一将功成万骨枯!和尚立功怕也是图这寺庙的千载基业香火繁荣。不过都是沽名钓誉,为名为利而已。我看没啥好值得推崇的。”云浅月再次给出评价,轻叱一声,不屑道。

    弦歌一怔,看见云浅月嘴角嘲弄的笑容,他不由想起世子曾经谈论起当年众僧上阵杀敌时候的情形,那时候世子虽然没说什么,但似乎也是这种嘲弄微讽的表情。这一刻,他忽然觉得身边这个女子是和世子站在了同一个高度。

    不过那表情只是一瞬间,云浅月忽然嘻嘻一笑,对弦歌问:“你知道这寺庙里有尼姑吗?和尚和尼姑结婚吗?”

    弦歌瞬间打碎了刚刚的想法,觉得他真是鬼迷了心窍了,这个女人满脑子都是污秽乱七八糟的思想,如何能和世子站在一个高度?他扭过头,板着脸道:“浅月小姐慎言,这寺中都是出家人,高僧,皈依佛门,如何能住着尼姑?更遑论与尼姑大婚了,简直就是笑话,无稽之谈!”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现代和尚和尼姑可不就是通婚嘛!这个不先进的古代啊!连人都是榆木脑袋的。她立即道:“哼,现在没有而已,以后一定会通婚的!”

    弦歌再次停住脚步,郑重警告道:“浅月小姐,在下劝您这样的话再不要说一句了,这里可是灵台寺,若是被人听见,惹了灵隐大师和主持方丈以及众僧大怒的话,就是我家世子也保不了您。怕是会将您赶出山门去。”

    “赶走正好!这个破地方谁愿意待啊!”云浅月不以为然。

    弦歌一气,恼道:“在下想说赶走您是小事儿,会连累我家世子的。”

    “我跟你家世子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连累个屁啊!”云浅月翻了个白眼。

    弦歌顿时无语,看着云浅月,像是看怪物一般。这屁话能是大家闺秀说的?尤其还在男子面前,也太过粗鲁了,不知道世子怎么就答应了云老王爷照拂她。他真是替世子悲哀。冷峻的脸上不停变着颜色。

    “呀,你的脸和变色龙有得一拼。”云浅月似乎突然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有趣地看着弦歌的脸。那样子似乎想要上前伸手揉一把。

    弦歌猛地转身,大踏步向前走去。他真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云王府的女儿!若不是一直就知道云王府浅月小姐纨绔不化,不顾世俗,常常做出些惊天之举的话,如今他非要将她抓了见官说这个女人是假冒的不可。

    弦歌的脚步很快,转眼间就将云浅月落下一大截。

    云浅月也不介意,想着容景这个小侍卫简直太古板了,一点儿娱乐的细胞都没有。

    彩莲、听雪、听雨跟在二人身后,齐齐为她家小姐汗颜。在灵台寺说人家寺庙里住着尼姑恐怕她是千古第一人。还居然说和尚和尼姑通婚,也亏她想得出来。三人对看一眼,齐齐叹了口气。以前的小姐虽然不近人,但也还是知道什么是礼仪,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外人面前还是有大家闺秀淑女模样的。可再看如今的小姐,吃饭狼吞虎咽,走路每个正行,张口还粗言乱语,实在半丝女子形象也无啊!她们不由为她犹心。不知道小姐将来能不能嫁得出去。

    前面的弦歌也同时想着这样的女子估计嫁不出去,没人要,怪不得太子殿下不喜她呢!实在是令人难以接受。

    云浅月却一点儿自觉也没有,依然一步三晃优哉游哉踱步。想着怎么也是踩在了古董的地盘上,好好感受也是没差的。万一有朝一日能机缘下又回了那个现代也能为国家文物局研究文物做出些贡献来。

    再无人开口,走过一座座寺院,直向后山禅院。

    小沙弥忙碌地来回穿梭,看到几人都恭敬地打个佛礼,又匆匆而去。方向是达摩祖师堂的方向。那边已经隐隐传来佛音朗诵声。虽然不能亲眼所见,但也可以感觉定是人声鼎沸,极为热闹。

    云浅月想着容景陪着一头光秃秃和尚坐着的样子,不由喜滋滋地道:“最好你家世子今日就皈依佛门。我定然为他烧香庆祝。”

    弦歌再次停住脚步,面无表情地看着云浅月喜滋滋的脸道:“十年前灵隐大师就说过我家世子虽然有佛心,但无佛缘,这一辈子是不会皈依佛门的。浅月小姐大可以不必为我家世子担心。”

    话落,弦歌又继续向前走去。

    云浅月眨眨眼睛,眼中灰黑一片。该死的!灵隐那老神棍也专门和她作对。容景明明看起来就可以立马羽化登仙嘛!没眼光!

    彩莲通过这些天的接触自然知道云浅月想法,不由叹了口气,对云浅月低声道:“小姐,景世子对您多好啊!您如今这头是他给您梳的吧?男子的手何其尊贵,尤其是景世子那一双手,估计从来不曾给别人绾发过。如今对您有多不一样,您就知足吧!别盼着人出家了。”

    “哼,我头发就是被他弄乱的,他不给我梳头谁给我梳头!”云浅月提起这个就有气。明明她头发就没乱。硬是被僵硬着脖子脑袋受了半天折腾。

    “小姐,景世子怎么会弄乱您的头呢!定是您自己睡觉弄乱了。景世子好心帮您梳头。还遭您不待见!”彩莲嗔了云浅月一眼,又道:“而且荣王府的王爷和王妃很早就去世了,如今嫡系一脉就只景世子一人而已。他要是出家的话谁来继承荣王府?这话您以后可万不要再说了。”

    云浅月一愣,“你说容景的父母都去世了?还是很早以前?”

    “是啊,听说十年前因为北疆发生暴乱,王爷前去征讨,后来被困在了北疆,之后北疆之围是解了,但是王爷据说中了一种障毒,染了大病,在途中病逝,回来尸体早就冰透了。王妃和王爷伉俪情深,突闻噩耗就自杀殉夫了。王爷一生只娶了一个王妃,就生了景世子一子呢!景世子从那以后也大病一场,致使十年未曾出府一步。”彩莲声音极轻,埋怨道:“这事儿小姐应该知道的,只是您心思从来不关心别人而已。”

    云浅月心思微沉,没想到容景这么可怜,不过比起她自幼是孤儿来说也是幸福的。天下可怜去的人多了,至少他容景如今受天下人推崇,过得比别人舒服。想到此,微沉的心思松了几分,也压低声音道:“容铃兰不是容景的妹妹吗?怎么他就成了一脉单传了?”

    “小姐,您怎么越发糊涂了?”彩莲无奈,解释道:“荣王府子息庞大,景世子这一支是自圣祖皇帝起始延下来的嫡系,但这嫡系一门却专出痴情之人,所以子息单薄,到了这一代王妃更是生下世子后再未有身孕,所以只剩下世子一人了。而旁系的却是子息多的数不过来。容二小姐是荣王府二老爷的嫡系女儿而已。另外还有三老爷,四老爷,所以,景世子自然是容二小姐的哥哥。他的哥哥,弟弟,姐姐,妹妹们怕是多了去了。也不止容二小姐一人呢!”

    靠!云浅月嘴角不停地抽搐。古代的世家大族啊!真是可怕!

    “不止是荣王府如此,我们云王府也是如此的。只不过我们云王府嫡系枝繁叶茂,所以才显得比荣王府略微简单些而已。但说是简单,也是斗争不断,这小姐您是知道的。荣王府是以男子为贵,以景世子为贵,咱们府中则是以女子为贵,如今这嫡系一支因为小姐的娘王妃早逝,王爷又没再娶,也没再立正妃,所以女子独独就只小姐一人,就是以小姐为贵了。您如今的身份和将来所代表的身份让多少人嫉妒的眼睛发红呢!所以,可想而知,景世子那个世子位置和他的身份也不知多少人眼红的。您和景世子情形差不多呢!都是比较艰难的。”彩莲有叹息着道。

    云浅月有些无语。看看她什么狗屁运气,好不容易重活一回,还是个发光体,似乎想藏都藏不住。悲哀啊!

    二人一番话落,弦歌已经带着她们来到了后山禅院,他停住脚步,指着面前的一处院子道:“浅月小姐,就是这里,世子住在西厢院子,您住在东厢院子。”

    “嗯!”云浅月停住脚步,打量这个地方。果然背靠青山,清幽静寂,可以听到有几声鸟鸣声,清脆悦耳。有清风拂来,阵阵清雅的花香,她吸了一口,觉得极是好闻,不由问道:“这是什么花的味道?”

    “回小姐,这是半枝莲的味道。这香泉山之所以得名香泉二字,是因为有两种珍贵的花。一种是半枝莲,一种是广玉兰。这两种花使得这山上的泉水都是花香味。等奴婢用这香泉山的水给您沏一壶茶您就知道多好喝了。”彩莲立即道。

    “嗯,那正好尝尝。”云浅月点头,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对着弦歌摆手,“你去找你家世子吧!我这里不用你了,告诉你家世子,我要睡觉,没事儿不准来烦我。”

    “是!”弦歌点头,对云浅月道:“这处院落都有隐卫暗中守护,所以浅月小姐尽可放心安睡。在下去寻我家世子。”

    “好!”云浅月再不看他,抬步向院内走去。

    弦歌则是施展轻功向达摩祖师堂而去。一边乘风而行一边想着多少女子希望能得世子青睐,偏偏这浅月小姐避世子如洪水猛兽。而世子还偏偏愿意靠近浅月小姐,他真是不明白了。不过这也不是他该明白的事儿。

    来到东厢院子,云浅月大步流星直奔主屋。

    彩莲等人地匆匆跟在她身后。

    屋内洁净无尘,早已经提前有人收拾妥当。云浅月看到宽大的床和香软的被子直接扑了上去,闭上眼睛舒服地道:“破马车颠簸的难受死了,还是床舒服啊!”

    彩莲无语看着云浅月,想着小姐怎么就这么爱睡觉呢!连累着她们也玩不上。不由苦着脸道:“小姐,如今是大白天,您昨日睡得很早啊?怎么还困?”

    “昨日你们吵闹了半夜,我哪里睡好?白天怕什么,困了就要睡!”云浅月闭着眼睛不睁开。

    “可是您还没吃早膳呢!我刚刚进来的时候看到小厨房有摆好的斋饭呢!您好歹吃了再睡啊!”彩莲想着最好是吃完饭别睡了,带着她们出去玩玩。

    “不饿,我不吃了,你们去吃吧!吃完你们自己去玩去,不用管我。”云浅月自然明白这三个丫头的心思,此时怕恨不得冲向达摩堂去聆听佛音呢!

    “那怎么行?奴婢们如何能留小姐自己在这?不行!”彩莲摇摇头。

    “有什么不行?没听说这个院子四下都是隐卫吗?我就在这睡觉能有什么事儿?丢不了,饿了自己去找吃的。你们别烦我,赶紧去玩吧!”云浅月挥手赶人。

    “让听雪、听雨去玩吧!奴婢在这里守着小姐!”彩莲还是摇头。

    “让你去就去。你们三个都去!”云浅月扯过被子盖在身上,还补充一句,“这是命令!快去,我要睡觉了。听了什么被感化的佛音回来和我说说。”

    彩莲有些犹豫,但耐不住早就想去看的好奇心和好玩的心思,见云浅月确实要睡觉不去看,只能点点头,“那奴婢三人就去了。小姐好好休息!”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

    彩莲三人对看一眼,转身走了出去,还不忘将房门给她关上。三人商量了一下,连饭也没吃,就兴冲冲跑出了东厢院子,直奔达摩祖师堂而去。

    云浅月听着脚步声走远,当真就睡了去。在她看来什么也不如睡觉香。

    刚睡没多久,便听一阵脚步声走进了院子,脚步声极轻,但她天生敏感外加有内功,所以听得极为清晰。

    云浅月蒙上头,心里想着谁敢来吵打扰她好眠,她一定用大锅炒了谁。

    “小王爷请留步,我家小姐在睡觉!”莫离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原来是夜轻染!云浅月困倦的头脑清醒几分。不过还是耐不住困意。夜轻染虽然和她交情算起来不错,但也大不过她睡觉。想着原来莫离也跟着她来了,不错!有这个人给他挡走了人她就可以放心睡了。

    “她在睡觉?”夜轻染停住脚步。

    “是!”莫离点头。

    “她大白天睡什么觉?怎么觉就这么多?是不是不舒服?你闪开,我进去看看她。”夜轻染绕过莫离向前走来。

    “小王爷止步。毕竟是小姐闺房。你进去多有不便!”莫离再次拦住夜轻染。

    “她难道大白天睡觉还脱衣服?”夜轻染瞪了莫离一眼,似乎也察觉不太妥当,对他挥挥手,“那你去喊醒她,就说我带她去玩。后山谷的半枝莲和广玉兰开得极是不错,可以去看看。还可以去河里摸鱼吃,这香泉山别的都不好,就是香泉水养的鱼超美味。我给她烤鱼吃。本小王的烤鱼技术可是一绝。一般人吃不到的。”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钻石、鲜花、打赏!么么,O(n_n)O~

    357901xiao(4钻石)、raphaellion(2钻石)、xukf13(1钻石)、jsmary(1钻石)、吕奶奶(1钻石)、雾临隐亭(100打赏)、梦凌如若琉璃(10鲜花)、飞扬阳光(10鲜花)、海在飞(1鲜花)、筱柚(1鲜花)、梦幻甜心(1鲜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