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纨绔世子妃 > 第一卷 笑繁华 第四十章
    云暮寒去而复返实在让云浅月感觉意外,她看着他漆黑的脸心里发颤。连忙放下僵住的手,讪讪地对着他笑了笑,“哥哥,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云暮寒盯着她,一顺不顺。

    云浅月讪笑的脸僵了下来,抿着嘴看云暮寒。

    半响,云暮寒忽然道:“你若是不想我教你学掌家也可以。”

    “真的?”云浅月一喜。

    “不过我会去请荣王府世子过来叫你,我想若是他来教你的话,你估计很乐意学。也许还很快就能学会。”云暮寒话音一转,又道。

    云浅月嘴角一抽,容景教她?想起那人外表看着雅致,其实心黑着呢!还是不必了。她立即摇头,讨好地走过去伸手拉云暮寒胳膊,“谁说我不乐意哥哥教我了?我乐意着呢,你快进来,咱们现在就继续学。”

    “这可是你说的,若是你再不好好学,我当真对你不客气。”云暮寒躲开她的手,绕过她重新进了屋。

    云浅月伸手摸摸鼻子。她这是倒了哪辈子霉了?

    彩莲、赵妈妈、听雨、听雪四人对看一眼,齐齐捂住嘴忍住笑意退了出去。

    云浅月磨磨蹭蹭走到桌前,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看着桌子上白纸黑字,无奈道:“好,你继续吧!我这回好好学就是。”

    “嗯!”云暮寒哼了一声,也一撩衣摆坐了下来,继续指着白纸上的黑字往下念,“朝烟、朝梦,五姨娘贴身一等丫鬟,打点五姨娘一切起居,钱婆婆,五姨娘陪嫁丫鬟,秋叶,五姨娘二等丫鬟掌管五姨娘院中一些琐事,方思,五姨娘的三等丫鬟,掌管涮洗……”

    云浅月点头。看来这三姨娘和五姨娘的位份在这云王府中来说不比被没贬为侍妾之前的凤侧妃差多少。否则一个院子也不会有二三十人侍候。如今凤侧妃倒台,看来这二人还是最大了。

    “彩莲,你的贴身婢女。赵妈妈,以前掌管浅月阁小厨房。听雪、听雨,以前掌管浅月阁院内打扫。如今都被你提到身边。”云暮寒见云浅月半天没吱声,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认真地盯着他手指的地方,继续低下头念下去,“燕蝶,大小姐云香荷贴身婢女,姜婆婆,大小姐奶娘。白露,二小姐云香霞贴身婢女,何婆婆,二小姐奶娘……”

    云暮寒的声音清淡,吐字纯清。云浅月开始还端正而坐,后来渐渐没有骨头一般地趴在了桌子上,只盯着他手指看。想着一个大男人长这么好看的手做什么?

    “好了。这些我都念完给你听了,记住了吗?”云暮寒收回手,看着云浅月。

    “没有,太多了,哪里记得住?”云浅月头也不抬地摇头。

    云暮寒也不气,继续道:“那重新再来一遍。”

    “好!”云浅月点头。

    半个时辰后,云暮寒又抬头问云浅月,“这回记住了吗?”

    “没有!”云浅月再次摇头。

    “那……再来一遍!”云暮寒又重新指向开头。

    又半个时辰后,云暮寒抬头看向云浅月,见她正郁郁着一张脸看着那些字,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他一叹,伸手揉揉额头,问道:“还没记住?”

    “嗯!”云浅月无精打采地点头。

    云暮寒眉头皱起,忽然一叹,“是我太急了些,那就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头学起吧!”

    “好!”云浅月附和。

    云暮寒站起身,重新拿起一张纸,提笔在上面写了个云字,将笔递给云浅月,“你来写这个字。”

    云浅月接过笔,用小手紧紧攥住,一副生怕它从手里滑出来的样子。

    云暮寒见了摇头,提点道:“不用抓的那么紧,它掉不出来。”

    “哦!”云浅月乖巧地点头,看着白纸却半天下不去笔。

    “写吧!”云暮寒有些头疼。

    “嗯!”云浅月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提笔用力地向纸上画去。

    “不用太用力。”云暮寒再次出声。

    云浅月再次点头,闭了闭眼睛,脑中用力想着自己第一次学写字写出的东西什么样。就算她自诩记性极好,但想了半天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也早已经忘记,如今脑中清晰地记得的都是怎么将字写好。她睁开眼睛,不由泄气。

    “放松写,写错了没关系。”云暮寒声音温和了许多。

    “这可是你说的哦!我写错了没关系的?”云浅月歪着头看着云暮寒。发现这个哥哥那日第一次在皇宫见觉得为人定是孤傲冷漠,如今看来也不是嘛!

    “没关系。”云暮寒不再看她。已经做好了她写错的准备了。

    云浅月低下头,嘴角勾了勾,忽然提笔,照着云暮寒写的字画起来。足足有半柱香一个云字才写完,完后她自己看着那字都有些看不下去。但还不得不装作高兴地喊云暮寒,“哥哥,写完了!你看,我是不是写对了?”

    云暮寒低下头,看着白纸上不能称做字的涂鸦,嘴角一抽。

    “怎么了?是不是写得不好?”云浅月看着云暮寒,心里鄙夷自己姥姥家去,但还是装作泄气恼恨地扔下笔,“我说我写不好,你非要我写。我不学掌家了,难死了。”

    “若是爷爷知道你将云字写成这样,他的拐杖定会招呼到你身上。”云暮寒叹了口气,拿起笔,对着云浅月道:“看着,要这样握笔,要这样写。”

    云浅月点点头,盯着他的手。刚劲的字迹在他手下渲染到白纸上,说不出的好看。

    “你来!”云暮寒将笔递给云浅月。

    云浅月接过,继续涂鸦,完了又看向云暮寒。

    “继续!”云暮寒又道。

    云浅月只能再继续涂鸦,完了又看向云暮寒。

    云暮寒这回不再看她,伸手拿起桌子上的账本翻开,对着她道:“写一百张云字帖,写完了一起给我看。”

    “一百张?”云浅月笔险些攥不住。

    “对,一百张。”云暮寒道:“一张也不准少。反正我们时间多的是。”

    云浅月看着那个云字,顿时欲哭无泪。

    抬眼看云暮寒,那人似乎打算和她做长久战了。她小脸五颜六色不停变幻,一时间煞是好看。脑子也不停地转圈,想着她现在还能不能纠正错误?能不能一下子就写好让他满意?能不能说她都识得这些字,也能写好这些字,也会看账本,也能掌家,全全不用学习了,能不能?

    估计不能!若是那样的话,她就会被发现不是真正的云浅月,会被当成妖孽,被打杀了的。还在这里当个狗屁小姐!她怎么就这么倒霉来到这个大字不识的小姐身上?

    云浅月越想越有想拿块豆腐拍死自己的冲动。最后,颓然地趴在了桌子上,对云暮寒道:“哥哥,你今日真没有什么事情要做吗?”

    “没有!”云暮寒看也不看她。

    “那你先回去,我自己写成不?我写完让彩莲给你送去。”云浅月问。

    “不成,我就在这里看着你写。”云暮寒摇头。又补充道:“不准多话了,赶紧写。否则我要爷爷来看着你写。”

    这个死男人!云浅月咬牙。无奈,只能铺好纸,一点点在纸上涂鸦起来。

    一百张字帖不大会儿就被她画完了,还没开口,云暮寒就道:“继续写下一个字,孟字。也写一百张。”

    “写完孟字呢?我是不是可以休息了?”云浅月问。

    “不可以,写完孟字再继续写下一个。直到全部都写会为止。”云暮寒又道。

    “太不人道了!我不写了!”云浅月腾地站起来,恼怒地瞪着云暮寒,“我要出去玩,我要去和夜轻染赛马,我要……”

    “要不要我去请容景过来看着你写?”云暮寒截住她的话,淡淡问。

    “我……”云浅月感觉黑云压山,怒气突然就熄灭了,慢悠悠坐下来,恼道:“才不要。那个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我……我写就是了。”

    “这就对了。写吧!”云暮寒继续看账本。

    云浅月心中徘腹了云暮寒祖宗十八代,最后看着那人不动如山。她无奈,拿起笔继续涂鸦起来。她希望赶快天黑。

    好不容易混到中午,云浅月以为这人还不回去吃饭,没想到云暮寒吩咐赵妈妈他就在浅月阁吃了。云浅月彻底感觉到了什么叫做暗无天日。

    傍晚时分,云暮寒检查完云浅月写完的一千张纸,点点头,扔下一句“明日继续。”后终于就走了。

    云浅月在他走后,四仰巴拉地将自己扔在了梨花木的大床上,有气无力。

    佛曰:装也不容易啊!

    ------题外话------

    谢谢亲梦凌如若琉璃(4鲜花),么么,o(n_n)o~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