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纨绔世子妃 > 第一卷 笑繁华 第三十九章
    云暮寒目光定在云浅月捂着嘴的手上,那手白皙娇小,如一汪白玉。他微微抬眸,就见她眼珠子滴溜溜在转,极是灵动。眉目也无往日阴郁之气,而且眉眼之间闪着清雅之光,他不由眼睛微微一眯。

    “好啦,你别那么看我,怪吓人的。我真不说话了,也不乱问你了。”云浅月躲开一步,不明白哪里出了错让她这个哥哥如此看着她。怪慎得慌的。

    云暮寒收回视线,指向下一个名字,淡淡的声音听不出任何不同,“这是玉镯。”

    云浅月捂着嘴点点头。玉镯就是老王爷身边那个大丫鬟嘛!

    “这是林恕!”

    林恕是谁?云浅月想着排在前面被提到,应该是府中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他是父王的长随!”云暮寒无奈解释。

    云浅月“哦”了一声,原来是她王爷的长随啊!这个人她似乎还没见。

    “这是绿枝。”

    绿枝又是谁?云浅月一脸不懂的样子。

    “绿枝是父亲身边的贴身侍墨。”云暮寒又解释。

    侍墨是个职位?云浅月依然不懂地看着云暮寒。

    云暮寒清淡的脸上终于染上无奈,“我真怀疑你这些年是不是生活在这府中,怎么连府中人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侍墨?”

    云浅月捂着嘴,唔哝两声。

    “我没不让你说话!”云暮寒有些无语。

    云浅月想着这人清淡的脸上也终于有表情了。她功不可没啊!拿开手,立即开口反驳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些年我一门心思追着那死太子后面跑了?哪里有心思管别的?我和父亲也不亲,不知道他身边的人有什么稀奇?这府中下人那么多,我哪里都能记住名字?我自己这院子里的人我还认不清呢!”

    云暮寒彻底没了言语。云浅月见他一副彻底无语的样子不由心下得意。哑口无言了吧?

    “你说的也有些道理,是我疏忽了。”云暮寒重新将目光定在白纸黑字上,继续解释道:“侍墨就是父王身边添香侍候笔墨的女子。”

    “通房?”云浅月想到这两个字,就说了出来。她知道古代大家的老爷公子都是有通房的,不由蹙眉看着云暮寒,“你也有通房?”

    云暮寒清淡的脸终于黑了,“我没有通房!”

    “哦!”云浅月点点头,“那有小妾了?我有嫂嫂了?大嫂嫂?小嫂嫂?”

    “我也没有小妾,没大婚,你哪里有嫂嫂?”云暮寒似乎磨牙了。

    “哦,那你也有侍墨?既然这侍墨不是通房,那是什么?暖床的?”云浅月又问。

    云暮寒忽然转头死死瞪住云浅月。

    云浅月吓得后退一步,有些惧怕地看着他,连连改口道:“好,我不问了,我不问了还不成吗?你爱有什么有什么?有什么我也不问了。”

    云暮寒瞪了云浅月半响,收回视线,似乎深吸一口气,又恢复淡然道:“我什么都没有。侍墨也没有。侍墨是专门侍候父王书房书画笔墨的女子,帮父王打点奏折行走等物。不同于府中姨娘、小妾、通房。而是父亲身边独特的存在。也可以说是女长随。”

    “哦!”云浅月恍然大悟。就是秘书嘛!看来这绿枝当王爷的侍墨定是才女。她不禁疑惑地看着云暮寒,“既然如此好用,那你为何没有?”

    “不需要!”云暮寒吐出简单的三个字,“我们继续!”

    好吧!人家不需要还有什么问的。云浅月识相地闭上了嘴。

    云暮寒又指向下面的人名,“这是红梅,这是海棠,三姨娘身边的两大近身侍婢打点三姨娘一切起居,这是关婆婆,三姨娘的陪嫁丫鬟。这是翠儿,三姨娘的二等丫鬟,掌管三姨娘院中一些琐事,这是丽儿,三姨娘的三等丫鬟,掌管涮洗……”

    云暮寒一个个人名指下去,一边指一边解释。

    云浅月佩服地看着他,在他停顿的空挡又问:“哥哥,你也太厉害了吧?你是不是没什么事儿专门盯着三姨娘了?连她身边一个小小涮洗的丫头你都一清二楚。三姨娘长得很美吗?或者是她院子里的丫鬟都很漂亮吗?”

    云暮寒再次抬起头看向云浅月,这次不止是脸黑了,连清淡的眼睛都是黑的。只听他清淡的声音一改,冷冷道:“云浅月!”

    “在!”云浅月哆嗦一下,立即站定。

    “想要掌家,你就要清楚这府中有多少人,更要清楚每个院子多少人,每个人都是做什么的。否则你如何掌家?”云暮寒道:“三姨娘和五姨娘是除了凤侧妃之外比较受父王宠爱的两名贵妾。你说该不该知道她们院中之事和院中之人?”

    “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这么清楚呢!”云浅月觉得她这样怀疑人家一个大帅哥的人品实在很差劲,于是立即自我反省一番,但还是忍不住道:“这的确是掌家的人该学习的,可是我就不明白了,那你既然这么明白,什么都清楚,你还教我做什么?干脆你自己掌家不就得了?”

    “我是男子,如何能管这后院之事?”云暮寒似乎怒了。

    “男子也可以管家啊!你看孟叔不就是咱们府的大管家吗?”云浅月觉得她摆脱这个麻烦忽然有希望了,立即上前一把抓住云暮寒衣袖,眼睛再次晶晶亮地看着他,“哥哥,反正学这个东西好难,我就不学了,你就掌家吧好不好?反正你是世子,整个云王府将来都是你的。你掌家正好将后院都攥在手里,将来你的女人进门再接手,如今你这样辛辛苦苦教给了我的话,我也管不了几天家,反正我是要嫁人的嘛,你教了也白教,还不如不教,不教你也就不必这么辛苦,你也可以不用像皇上请假了,你还可以……”

    “你说完了吗?说完给我立即松手!”云暮寒声音忽然像是冰山崩塌,顷刻间都凉到底了。

    云浅月身子一颤,仿佛要被冻僵,但还是没松手,继续求道:“哥哥,你也知道我不是那块料,就不学了好不好?这东西真不是人干的,我觉得我还没学就开始老了好几岁,要真是学会了掌家估计会少活好几年,你就去和爷爷父王说,由你掌家两全其美,对了,你定亲了吗?哪家的小姐?她会掌家吗?要是会那就好了,我现在就去将她喊来提前来给咱们府里掌家,若不会的话,那你就教她吧,她……”

    “闭嘴!”云暮寒忽然怒喝一声,甩开云浅月,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抬步向门外走去。青色锦袍衣袂如风,看不见他有多快,转眼间就推开了门冲出了浅月阁。直到他离开,似乎他身后所过之处还一阵凉飕飕的风。

    这叫恼羞成怒?

    云浅月看着门口珠帘晃动,刷拉拉响,似乎昭示着那人濒临盛怒的边缘。她眨眨眼睛,再眨眨眼睛。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声透过珠帘传了出去,似乎震得珠帘晃动的响声更大了。

    “小姐?您做了什么将世子给气走了?”彩莲第一个冲了进来,一张小脸发白。

    “是啊小姐,老奴看到世子出去时脸都黑成碳了。这可是从来就没有过的事儿。”赵妈妈也紧张地随后跟了进来,见云浅月大笑,立即问。

    “是啊,世子踩坏了院中两株兰花呢!似乎都气得不择路了。”听雪道。

    “就是,那两株可是上好的翠兰。”听雨也附和道。

    云浅月依然笑不可支,越想越好笑。一双眼睛几乎眯成一条缝,她好不容易止了笑,但眉眼依然笑意浓浓,对四人摆摆手,“没事儿,哥哥去找未来嫂嫂替我来掌家了。不用管他。”话落,她伸了个懒腰,舒服又轻松地道:“终于不用学习了啊,真好!”

    “谁说不用学的?继续!”门口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冰寒刺骨。

    嘎!云浅月伸懒腰的手僵在半空中,猛地回头,只见云暮寒黑着脸站在门口正凉凉地看着她,她忽然感觉头顶上有一群乌鸦飞过,那么黑,那么黑……

    ------题外话------

    谢谢下面亲们的钻钻和鲜花!

    吕奶奶(4钻石5鲜花)、joboni62(5鲜花),么么O(n_n)O~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