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纨绔世子妃 > 第一卷 笑繁华 第二十章
    李芸被彩莲拉着,将整个身子的重量都靠她身上,更是将头也倚在了她的肩上。

    “小姐,您好好走,您这样奴婢走不了路。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院子啊!”彩莲觉得小姐真是变了,以前的小姐绝对不会拉她上马,更不会将自己这样亲密地靠着她,虽然身上的重量很重,但她心里却是甜滋滋的。若不是她一直没离开小姐,她真以为换了一个人呢。不过这样的小姐可亲的让她喜欢。

    “嗯!”李芸身子直了几分,但还是没松开彩莲。

    彩莲轻松些,拽着李芸也走快了脚步,一主一仆绑得像是一根麻花。

    李芸虽然困得迷糊,但还是不忘时而在转弯处默记一下路。大约走过了十多分钟,眼前终于来到了一处院子,还没走近,就闻得阵阵花香。她吸了吸鼻子,感觉这花清雅好闻,气息如兰,看来是院子中栽种了兰花。

    “终于到了!”彩莲长舒了一口气,用袖中擦了擦额头细密的汗珠。

    “嗯,你辛苦了,我们可以睡觉了。”李芸感觉除了兰花香还有浓浓的脂粉味,不由蹙了蹙眉,从彩莲身上移开,直起身子。

    就在这时,只听她院子内传来一声尖刻的女声,“呦!妹妹,我说你如今送走了景世子可是舍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会留景世子促膝夜谈呢!”

    话落,只见院子内走出几名女子,俱是绫罗绸缎,粉黛钗裙。面容娇柔貌美。一名女子走在前面,尖酸的话语和嫉妒的脸色损坏了她的美感。

    几个人一出来,浓浓的脂粉味扑面而来。

    李芸捏住鼻子,想着幸好这个身体主人品位虽差但没有这样脂粉气,否则她这一日刚活过来还不被粉再呛死。

    “云浅月!你那是什么表情!”那女子看到李芸嫌恶的神色,立即一怒。

    李芸扫了几名女子一眼,虽然早先没见到样貌,但听到声音也知道是去云老王爷那里闹的女人。看来是在云老王爷那里吃了噶,不甘心又跑她这里来了。她就不明白了,她这个身体不是不好欺负吗?怎么这些女人还敢来找麻烦?同是女人,都说女人不为难女人,她也懒得计较,摆摆手道:“你们有何事明天再说。今天我困了。”

    几名女子同时一愣,早先那名女子立即露出不屑的神色来,“云浅月,你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女人居然妄想嫁给太子殿下,如今更是妄想把上景世子,简直是可笑!你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几斤几两?你这个从小就对琴棋书画和女红礼仪白痴的女人!几个大字都反复学也学不会,你凭什么能得天圣奇才的景世子照拂?”

    李芸想着原来这个身体主人连几个大字也学不会啊!真是笨!

    “哼!你会武功管什么?还不是那上不得台面的花架子!女人最重闺中礼仪,端庄贤淑,你看看你站哪一样?太子殿下不喜欢你那是太子殿下英明。你以为景世子能对你另眼相待帮助你就是看上你了?别做梦了!景世子是谁?那是比太子殿下还要有才华有眼光的人。”那女子又道。

    “就是!要说这天圣上下轮到谁让景世子另眼相待也轮不到你。丞相府的秦玉凝小姐,宫中的清婉公主,还有荣王府的二小姐容铃兰小姐,还有孝亲王府的小郡主冷疏离,还有文大将军家的太子侧妃表妹文如燕,还有兵部侍郎家的赵可菡……这些女子哪个拿出去不是一等一的才女,你看看你这个蠢货哪里能比?”另一个女子也道。

    “就是!你这些年闯了祸还不多吗?父亲都懒得理会于你,要不是你有爷爷罩着,早就不知道死了几回了。尤其是一直恬不知耻地跟在太子殿下屁股后,而太子殿下看也不看你,你将咱们云王府的脸都丢尽了。”另一个女子也不甘落后,极尽嘲讽道。“昨日你火烧了望春楼,那可是死了几百人呢!群臣上书皇上请求惩罚你,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用狐媚的伎俩魅惑了景世子和染小王爷出面帮你。要不是他二人,你今日哪里能回得来云王府?早就蹲在刑部大牢等死了。”又一个女子道。

    “可不是嘛!莫不是她去望春楼也和那里面的女人学来什么狐媚伎俩?否则怎么能让景世子和染小王爷出手相助。”早先那第一个说话的女子听到别人这样说,立即紧紧盯着李芸,“说!你到底用了什么狐媚伎俩!”

    靠!一连串狂轰滥炸让李芸本来浓浓的睡虫给赶没了。她不恼怒,相反佩服地看着面前这些个女人能叽里呱啦一大堆话贬低她都不带喘气的。怪不得云老王爷嫌她们碍眼呢!在她看来这些女人就是吃饱了没事儿干,欠抽!

    “就是,快说你是怎么魅惑了景世子和染小王爷!”一众女子都紧紧盯着李芸。

    李芸想着看来这才是她们今日来的目的了,也是她们最关心的话题了。想来不止是她们,就是这整个京城上下多少人怕是如今还正在想着那二人为什么出手帮她呢!可是她怎么知道?她又不是那二人肚子里的蛔虫。

    “不知道!”李芸很是干脆地给出一个答案,挥手赶人,“我要睡觉了。你们赶快回去吧!”大晚上在这里跟她叽歪,也不嫌累。

    “你……云浅月!你别不识抬举!”当先那女子大怒。

    “我就是不识抬举了又怎么样?”李芸的火气被引了上来。她想睡觉就这么难吗?

    “姐妹们,这个死丫头还越发胆子大了。我们今日就教训教训她,让她知道知道别以为有老王爷宠就不知好歹了。也不看看这云王府的后院主母是谁?”当先那女子走来,挥手一巴掌就打向李芸。

    云王府后院主母?这个身体的娘似乎早死了,显然不是她妈了。李芸看着挥过来的手,心中恼恨。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就是一句屁话。有些女人就是下贱,她不教训她们的话,她们永远不知道自己犯贱找打。

    想到此,李芸眸光微沉,冷冽之气溢出。刚要出手,彩莲忽然从后面冲出来挡在李芸面前,只听“啪”的一声脆响,那女子一巴掌煽到了彩莲脸上,彩莲被打得一个趔趄,但依然还是稳稳护在李芸面前。

    “彩莲!”李芸一惊,伸手扶住彩莲。

    “大小姐!老王爷还没睡呢!若是知道你们欺负小姐,老王爷定不会饶了你们的。”彩莲捂着脸对面前的女子警告。

    “你个下贱蹄子滚一边去!”那女子根本不听,没打到云浅月打得她手却很疼。顿时更怒,撩起裙摆照着彩莲就一脚踢去。

    李芸想着泼妇也不过如此。刚刚她没想到彩莲挡在她前面让她得了手,如今怎么还能让?伸手拽开彩莲,怒道:“你够了没有?别以为我忍你让你就怕了你!”

    “死丫头!你以为有爷爷给你撑腰你就不怕了?爷爷如今病着呢!哪里有空管你这个死丫头。我今日就非要教训你不可。”那女人一脚没踢到,手脚并用向李芸招呼来。

    李芸带着彩莲躲开她的脚,瞬间出手攥住了女子挥来的手腕。微微一用力,女子疼得尖叫起来。声音惨烈,比之杀猪不遑多让。

    李芸冷哼一声,犹如未见她疼得惨白的脸,手上再次用力。她从来不轻易出手,只要出手必然会让那人受到一生的教训。今日非要将她手腕掰碎不可。让她永远看着手腕就能想起她来。再也不敢来惹她。反正她有些看明白了,虽然有老王爷宠着,她似乎要在云王府立足也不容易。云王府的后院必是还藏着一尊给这些女人撑腰的大佛!她今日就先严惩了这些个小虾米,看看那尊大佛到底是哪个!

    ------题外话------

    昨日很感动,无限感动,谢谢亲们的祝福,爱你们!我一定加油,多多码字,给大家呈现一部爱情传奇。至于期待的二更,那个,不久后一定会有一次。O(n_n)O~气温下降,大家出门多多加衣。↖(^w^)↗O(n_n)O~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